DoNews > 专栏 > IPO后,泡泡玛特应该NFT化
IPO后,泡泡玛特应该NFT化

泡泡玛特已经有了利用区块链技术进行数字确权,信息溯源的意识,也有一定的技术积淀去开展NFT“服务”。

作者/子雨

出品/新摘商业评论

在泡泡玛特最新披露的2021年Q3财报中,其整体零售收入同比增长75%-80%,低于上半年116.8%的营收增速。截止发稿前,泡泡玛特总市值788.59亿港元,较上市以来逼近1500亿港元的最高市值,已跌去大半。

潮玩、盲盒、抽合机、IP、主题公园……这些关键词汇聚到一起,勾勒出盲盒第一股泡泡玛特的轮廓。

去年12月,泡泡玛特成功赴港上市,上市首日市值超1100亿,超100%的涨幅在资本市场掀起了一股潮玩旋风的同时,也第一次让外界见识到了Z世代对潮玩狂热的购买力。

上市是一场资本的狂欢,也是企业一个新的起点。IPO后的泡泡玛特在持续强化IP孵化能力,向高端收藏玩具延伸,努力撕掉盲盒标签,以期向外界展现出一个极具增长潜力的新物种形象。

泡泡玛特不光是潮玩,如今更像是一个平台,泡泡玛特的核心是零售娱乐化,同时也是艺术品而非简单的潮玩。”泡泡玛特创始人王宁在接受封面新闻采访时所言既是对泡泡玛特的核心定位,也是泡泡玛特的未来方向。

众所周知,艺术品的高价取决于其稀缺性,泡泡玛特想从潮玩向艺术品锚定,就要率先解决艺术品造假、交易流通等问题。而区块链技术去中心化,不可篡改、账本公开性等特点能够极大提升交易效率,令艺术品交易过程、价格信息更加透明。

NFT是不可更改的非同质化代币,是一种利用文件标记数字证明的技术,能“让你打上自己的标签,证明作者是你”,也是连接现实世界与数字世界十分重要的载体。世界上不会有两个完全一样的NFT,就如世界上不会有两个完全相同的人,而NFT的这些特点天然与具备稀缺性的产品适配。

泡泡玛特想依托潮玩艺术品扩大商业想象空间,有意识地将NFT与潮玩艺术品结合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既能明确作者权益,亦能把收藏价值最大程度地量化,还能搭上元宇宙的列车。而在促成交易、拉升产品商业价值的过程中,泡泡玛特自身的价值也会慢慢凸显。

换言之,若想给资本市场讲出一个好故事,上市后的泡泡玛特应该NFT化。

一、盲盒or潮玩

泡泡玛特成立伊始,就把自己与非传统意义的玩具商家做了区隔,标榜自己是潮流玩具品牌。

在中国,潮玩零售是一片蓝海。弗若斯特沙利文咨询公司报告称,中国潮玩零售的市场规模由2015年的63亿元增加至2019年的207亿元,复合年增长率34.6%,2024年有望达763亿元。

每件潮流玩具都蕴藏着设计者的心血和灵感,是艺术具象化表达的最佳载体。

其实在泡泡玛特出现前,潮玩更多被定性为艺术家玩具,售价通常都在数千元到上万元不等,受众也多为小众圈层的玩具收藏者和艺术爱好者,2019年一幅Kaws早年画作甚至拍出了1.15亿港元的高价。

直到2016年泡泡玛特与Molly的创作者王信明签订独家授权协议,并在8月推出首个“Molly Zodiac”盲盒系列一炮而红,潮玩才得以在大众市场引爆。这一点,从泡泡玛特的营收上也有很直观的体现。

2017-2019年,Molly的收入占总收益的 25.9%、41.6%、27.1%,其次才是泡泡玛特25个独家IP中的Pucky。

可以说,泡泡玛特与Molly是互相成就的,没有Molly前的泡泡玛特,是一家连续亏损五年的潮玩连锁店。而没有泡泡玛特的Molly,也还是一个小圈子里的“Art Toy”。

如今的泡泡玛特已是抓住年轻人消费喜好的优质标的,盲盒“让人上头”,但究其根本,它的成功还要归功于对IP的开发与管理。截至2020年6月30日,泡泡玛特总计运营93个IP,包括12个自有IP、25个独家IP 及56个非独家IP。

但做潮玩的企业其发展依靠的不是IP而是IP的孵化能力,IP研发速度和多样性没能跟上企业在资本市场高速发展的脚步,一直是泡泡玛特上市后一直被外界质疑的地方。

尤其近几年盲盒热逐渐降温,又有52TOYS、酷乐潮玩等玩家入场,潮玩赛道开始变得拥挤,泡泡玛特必须努力为自己寻找一条新的增长曲线,才能在头部阵营站稳脚跟。

二、NFT点金万亿收藏市场

一个可行又有“钱景”的方向是:收藏品。

人们收藏的动机有很多,有人为了短期炒作,营造财富效应,有人为长期投资,把收藏品视为一种安全或差异化的资产类别,还有一些人则是纯粹体验收藏的乐趣。

高价稀缺的潮玩本身就带有一定的收藏属性,手办、变形、机甲、拼装模型、可动人偶…不同的材质、尺寸、创意形态承载着不同的风格和主题,收藏玩具用多元化的产品形态满足着不同玩家的需求,丰俭由人,为大家源源不断地带来快乐、陪伴、治愈,甚至成为一种社交的载体,融入我们的日常生活。

现实世界中收藏品市场规模每年超3700亿美元,而NFT有望将全球收藏品市场提升至万亿美金水平。

NFT的流转记录不可磨灭或隐藏,且随时可追溯,对高度品牌化的产品而言,NFT的价值就是能最大程度地保“真”。比如东南亚顶级线上奢侈品交易平台瑞宝仕基于唯链区块链技术打造了奢侈品防伪追溯解决方案,为平台上销售的手袋、皮具等奢侈品配备唯一身份标识,以此实现端到端产地追溯,NFT化进一步彰显了其交易品的价值。

再进一步延伸到其他供应链管理和跨境贸易场景,我们可以将每一批货物抽象为 NFT 看待(将数量、体积等作为附加参数写入),逻辑和信息更容易对齐,也便于对接和管理保险、海关、银行或进行多国协作。

从更贴近生活的角度切入,NFT也有广泛的应用价值。比如对于身份证明、财产证明、执照等现实资产进行NFT化,可以同时实现记录完整和网络隐私。假设你在数千里之外的另一个国家拥有一处庄园,你的硬件钱包中就可以储存NFT化的许可证、资产证明等,还能方便数据管理与分享。

现实数据上链能极大保障其安全与隐私性,而现实资产在链上NFT化则进一步释放了其流通性和可拓展性。

换言之,区块链技术的开放性意味着NFT会把收藏品推向新纪元。今年3月11日,著名艺术家 Beeple 的 NFT 作品在佳士得的拍卖落锤,最后一秒价格定格在 6934 万美金。这幅NFT作品,成为世界上第 53 昂贵的艺术品,Beeple 也进入了目前在世的艺术家中,作品价值排行榜前三位。

“最贵NFT艺术作品”的诞生让人们再也无法忽视NFT的价值,作为一种非同质化通证,且不可分割、独一无二的通证,NFT能够成为资产的链上权益映射,也可以成为一种独特的数字收藏品。

程序能够通过识别NFT来确认用户的权限,如此,NFT就成为了信息世界确权的令牌。

三、IPO后,泡泡玛特应该NFT化

泡泡玛特想要摆脱IP局限,向NFT化的收藏玩具迈进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事实上,NFT与公益事业、文娱产业乃至粉丝经济相结合,在现实生活中已有玩家成功试水,诸如王家卫推出其首部电影NFT作品《花样年华-一刹那》,《十三邀》的限量版黑胶唱片NFT以及腾讯与敦煌研究院发布的首款公益NFT等都在市场上带来了不小声量。

不过受制于国内大环境限制,国内NFT相关藏品将NFT概念定义为“数字收藏品凭证”或“数字艺术品通证”居多,本质还是由平台方基于各大IP,包括有版权的音乐、绘画、体育赛事、传统文化等领域的作品。

他们大多由官方推出,限制数量,联盟链提供技术支持且采用人民币计价,是一种砍掉了“代币交易”功能、用户仅可收藏展示的NFT服务。

这些NFT的推出,全程不需要加密货币的参与,未来如果泡泡玛特有意愿推出自己的NFT,走的也一定是“服务”的路子而非“交易”的路子。

再说回泡泡玛特:为什么IPO后的泡泡玛特应该NFT化。

泡泡玛特虽然是国内当之无愧的潮玩头部玩家,但它本质却是一门经营IP的生意,近几年泡泡玛特一个明显动作是发力限量款,加速布局艺术收藏玩具。

早在2020年11月,泡泡玛特就发行了4款“MEGA珍藏系列”1000%超大手办,分别是Molly地球的女儿、DIMOO初心者、BANANABOO和BOBO&COCO ,四款IP均出自泡泡玛特签约或合作的艺术家,且限量发行。

今年6月,泡泡玛特又推出全新MEGA珍藏系列——「MEGA珍藏系列1000% SPACEMOLLY × 海绵宝宝」和「MEGA 珍藏系列 400%SPACE MOLLY × 海绵宝宝」两款不同尺寸的手办。

这两款手办均达到了千元级别,最贵的甚至逼近5000元大关,泡泡玛特官方宣称MEGA珍藏系列已进入系列化开发阶段,并规划全年产品线,有固定的发售节奏。

用泡泡玛特IP合作与管理部总监接受外界采访时的话说,泡泡玛特推出MEGA珍藏系列是为了推动‘潮玩艺术化’打造的重要高端产品线,是对泡泡玛特产品线的横向补足,满足不同圈层用户的多样化需求,同时也有利于IP的艺术沉淀以及产品品类的结构调整。

但更值得关注的一个点是,每个MEGA珍藏系列的艺术收藏玩具都配有专属的收藏卡,印有产品ID和限定编号,象征其独一无二的身份。对于1000%的艺术玩具,藏品上将配有NFC芯片,手机靠近后即可通过泡泡玛特官网识别产品ID,实现多个维度交叉认证。未来还会与更多线上平台结合,进一步推动艺术收藏玩具的数字化。

这些动作释放了一个信号:泡泡玛特已经有了利用区块链技术进行数字确权,信息溯源的意识,也有一定的技术积淀去开展NFT“服务”。

近几年潮玩赛道大火,国内的消费者并不缺选择,除了泡泡玛特,52TOYS、酷乐潮玩、IP 小站、美拆、十二栋文化等企业,名创优品、KK集团等跨界玩家,以及乐高、万代、迪士尼等外国品牌都要来分一杯羹。

想要撕掉IP过度依赖的标签,提高产品收藏价值是泡泡玛特突围的一大路径,若时机成熟,推出让每一位消费者都能享受到独家权益且更具数字收藏价值的NFT,说不定想象空间能再扩大一倍。

2019年双十一,泡泡玛特称官方旗舰店销售额已达8212万,同比去年增幅295%,获天猫玩具大类TOP1,卖出潮流玩具超200万个。

潮玩的魅力又一次得到市场印证,刚刚结束的11.11,潮玩市场可见地迎来一场鏖战。未来,泡泡玛特必须用更多创意与新鲜玩法笼络住年轻人,才能坐稳它的“一哥”地位。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