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额对赌即将到期,王健林痛失万达电影

文/陈妍

编辑/大风

王健林还是没留住万达电影。

12月6日,万达电影突然停牌,给的理由是要筹划控制权变更。紧接着,万达电影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王健林先生拟将其合计持有的北京万达投资有限公司51%股权转让予上海儒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万达电影发布公告

这次交易最值得关注的点是,完成之后,王健林将彻底失去万达电影的控制权。遥想当年,万达电影也算是承载着王健林东方好莱坞的梦想,今年又恰巧赶上了电影行业的复苏,这个时间点彻底脱手,既是梦碎,也是迫于无奈。

毕竟今年以来,王健林干得频次最高的两件事就是卖股权和找钱。

据报道,2023年万达商管面临154亿元人民币境内公开债及4亿美元债,合计约182亿元公开债的集中到期,好不容易才全部按时完成兑付。如今年底的上市对赌期限将至,几年前埋下的雷,可能给万达造成400亿的现金流压力,王健林找钱的步子也迈得更大了。

对于万达和王健林来说,如今这个时刻,可以说是千钧一发。

王健林卖儿换钱,万达电影改姓“马”

卖掉万达电影这件事,也不是没有任何征兆。今年以来,王健林已经好几次抛售万达电影的股权。

早在7月11日,万达电影就发布公告,其控股股东万达投资打算把持有的1.8亿股公司股份,也就是公司总股本的8.26%,以协议转让的方式卖给东方财富的“老板娘”陆丽丽,这次股份转让的价格为21.73亿元。

仅仅过了一周,万达电影再次发布公告,北京万达投资拟向一致行动人莘县融智转让其持有的万达电影无限售条件流通股1.77亿股,转让价格23.31亿,占万达电影总股本的8.14%。

然后就迎来事件主人公上海儒意了,7月23日,万达电影发布公告,宣布上海儒意以22.62亿元为代价受让前者持有的北京万达投资有限公司49%的股份。交易完成后,上海儒意将通过万达投资间接持有万达电影2.13亿股,占总股本的9.8%。

用22.62亿元的价格换来万达电影9.8%股份,折合下来每股只有10元左右,明显低于当时万达电影每股13元多的价格,可以算作是贱卖。但大概也是没办法,据报道,万达换来的这笔20多亿元,是用于支付一笔4亿美元的债务到期。

等到这次51%股权转让完成后,上海儒意将完全持有万达投资,并透过该公司,间接持有万达电影20%的股权,成为万达电影新的控制人。

和前几次一样,王健林如今彻底放弃万达电影的控制权,还是为了换钱。按照万达电影停牌前271.33亿元的市值来估算,由于万达投资持有万达电影20%股权,这部分股权价值大概在54亿元左右,那么王健林又将到手20多亿元。

可以看到,今年7月份以来,王健林光靠万达电影就套现了超9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儒意是中国儒意全资子公司,而中国儒意背后站着的第一大股东,正是腾讯。

今年7月上海儒意在“救急”万达前,刚做过一次40亿港元的募资,其中36亿港元用于集团的电影及游戏业务发展及扩张,4亿港元用作集团一般营运资金用途。随后,腾讯就通过Water Lily认购了5亿股,对应8亿港元。如今上海儒意有底气“蛇吞象”接手万达电影,也少不了腾讯一直以来的支持。

一定程度上来说,腾讯也算间接接手了万达电影,马化腾在危急时刻拉了王健林一把。不过代价就是,从此以后,万达电影从王健林的“王”,改姓马化腾的“马”。

不计后果,能卖的都卖了

回过头来看,万达电影已经是王健林手里相对优质的资产了。

从资本市场的表现来看,万达电影的股价虽不及高峰时刻,但总市值仍然高达271亿元。再加上今年消费复苏,电影市场回暖,根据财报,今年前三季度万达电影收入约113.47亿元,同比增加46.98%;净利润约11.14亿元,经营现金流约37.96亿元。

这么不计成本地卖掉“现金奶牛”,也可以从侧面看出万达眼下危机有多大。

其实不止万达电影,今年以来,王健林可以说甩卖资产“上瘾”了。从电影公司股权到万达广场、金融牌照、盈方体育……但凡能被摆到货架上的,都拿出去卖了。

就拿万达广场来说,今年以来,万达已经抛售了多个万达广场。6月,万达把上海松江万达广场、西宁海湖万达广场、江门台山万达广场卖给大家人寿,预计整体交易价格在10-15亿元之间。

9月底,万达将旗下广西北海合浦万达广场转让给北海当地房企合浦旺和房地产;到了10月,上海万达广场置业有限公司的股权关系又发生变更,大连万达商管正式退出,接盘方是大家保险。

这还不算完,据澎湃新闻报道,最近珠海万达商管跟投资人交流时表示,万达集团正考虑卖掉些一、二线城市的万达广场以换取流动资金,目前在和险资机构洽谈。不过进展如何,还尚未可知。

万达今年来的种种举措,颇有种“拆东墙补西墙”的既视感,但对王健林来说,眼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山雨欲来,对赌大限仅剩23天

王健林“卖卖卖”的背后,最大的压力,还是来自对赌协议这块烫手山芋。更糟糕的是,距离对赌协议到期,已经没剩多少天了。

早两年,万达跟腾讯、蚂蚁、中信等投资人签了对赌协议,以每股25元的Pre-IPO价格筹集了380亿元,其中仅新加坡PAG一家就投入了180亿元。他们要求珠海万达商管最迟要在2023年年底完成上市,否则万达需要回购上述战投股份,并支付相应利息。

也就是说,如果珠海万达商管年底上市不成功,公司就要支付超400亿元的费用给投资方,这对原本就现金流窘迫的万达来说,基本是致命一击。

但想要在年底前完成上市,目前来看,也是困难重重。近几年来,为了万达商管能够上市,王健林四处奔走,把能做的都做了。但事与愿违,截至目前,珠海万达商管已经向港交所4次递表,前3次均失效了。如今市场条件并未向好,剩下二十多天,珠海万达商管可能连上市的流程都跑不完。

这似乎是命运开的一个玩笑,当年王健林一时冲动从港股退市,以为能重回A股拿到更高的估值,结果刚好撞上监管缩紧的枪口。等到他想重回港股时,又碰上港股市场表现疲软,重新上市难如登天。而这个一再推迟的IPO计划,也把王健林逼到绝路。

前段时间,又有消息传出,王健林正在紧急与投资者联系,希望上市时间最长推迟至2026年。但这个提议没有得到投资方的广泛接受,部分投资者认为时间推迟太久,无法预知未来的情况,3年时间变数太大。

危机当前,对于王健林来说,下一个小目标,或许是让万达先活下去。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标签: 商业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