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专栏 > 吴签已“死”,郑爽当“立”?
吴签已“死”,郑爽当“立”?


本以为: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却不曾想:

吴签刚刚被一群“小女孩”乱拳“锤死”。

郑爽没想过伸出援手。

却想着“借尸还魂”。



吴亦凡跌倒,郑爽“还魂”?

吴亦凡这事儿。

因为@都美竹 24小时内没有放出更多“真材实料”。

再加上今早的推文画风突变和发布手机的不一致。

让事件又有了新的变化。


不过。

不管事件如何变化?

总归不是@Mr_吴亦凡工作室 放出的《十点澄清》能够力挽狂澜的。

顶多是侥幸逃避了司法处罚。

但却不可能全身而退。

毕竟。

事情闹得沸沸扬扬。

有了韩束带头、云听APP、立白、滋源、兰蔻、华帝、得宝、康师傅冰红茶、王者荣耀、腾讯视频尾随。

现在就连保时捷、乐堡啤酒、宝格丽、欧莱雅男士均已终止合作。

至此。

吴亦凡的所有代言。

只剩下路易威登还在“骑墙观望”。


再联想到最近:

吴亦凡名下大量“家族公司”注销。

新歌被设权限。

新片或难上映。

人设塌房还是小事。

或许。

还想“逃之夭夭”。

只是不曾想和他“心心相惜”的郑爽自己的“税务问题”一团乱麻。

这时没有拉他“一把”。

反倒踹了他“一脚”。


果然。

娱乐圈这玩意儿“死道友,不死贫道”。

郑爽就没想着这一出。

会让有关部门对于吴亦凡的问题更加审慎处理么?

只是日赚208万却舍不得给狗看病的郑爽大约一直活在自己的“乌托邦”里,不懂得什么叫做“同理心”。

这不。

郑爽刚想“洗白”。

@张恒KN 随手就甩给了她“十宗罪”。



郑爽为何觉得自己“又行了”?

但就像郑爽“致敬张恒的热搜 ”之后的表态。


郑爽已经对此“免疫”了。

毕竟。

这对“模范夫妻”的烂事破事儿早已经可以写就三生三世,铺就十里桃花。

虽然热度大。

双方支持者“势如水火”。

但只要官方不上场。

这就始终还是“家事”。

而且。

郑爽瞅着自己还有“粉丝基础”,“再次道歉”或许还有挽回的余地。

更何况:

吴亦凡这事儿一出。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 的“从轻”和“从严”就给了郑爽及时切入的时机。


吴亦凡



郑爽

对待吴姓艺人时。

不能仅凭“网曝”。

对待郑姓艺人时。

就要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

甫一看:

协会确实有那么一点“双标”。

但其实。

我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人类辅助生育技术规范》都明令禁止“代孕”。

郑爽这算是“顶风作案”。

自然严惩。

至于吴亦凡。

虽然2016年以来就爆料不断。

但如果不是都美竹爆料中涉及“强奸、诱奸、迷奸”以及“未成年”,这件事还真不好处理。

毕竟。

时间管理大师@罗志祥 也只是被行业封杀。

@陈冠希 更是个人喊出“无限期离开香港娱乐圈”。

况且。

协会在4月份郑爽被曝出“天价片酬阴阳合同”事件中也曾失声。

当然。

借舆论声讨协会只是其一。

第二个原因郑爽在博文中“申诉”的片酬一事。


她没有拿1.6亿片酬。

也没有过208万日薪。

税务机关至今没有“定论”。

很可能是因为这事儿背后牵扯着一些东西。

郑爽“交代”了多少?

还有多少“把柄”?

这些都是《倩女幽魂》天价片酬一事中那些资本和获利者需要考虑的东西。

郑爽这次的“声明”。

很可能是在指责那些“幕后黑手”不给力。

毕竟。

劣迹艺人能不能出镜,作品能不能播出?

终究只是“行业自律”。



“天价片酬”为何愈演愈烈?

近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倩女幽魂》项目原负责人原北京文化副董事长娄晓曦处获取了该剧的财务资料。

一份有着相关方签字的文件显示,在郑爽戏份杀青之际的 2019 年 8 月,已实际支出超 1.89 亿元的演员劳务,演员劳务预算金额 2.12 亿元。

这其中。

郑爽是最大的咖位。

其他的演员片酬加起来也就 3000 万元左右 。

而在4月底。

北京文化发布的《关于部分董事无法保证2020年年度报告和2021年第一季度报告真实、准确、完整的说明公告》,称部分董事无法保证2020年年度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虚假记载。


在这里。

郑爽有可能确实没拿到这么多。

但是也绝对不会少。

北京文化这里。

我们有理由怀疑部分董事层把这部剧做成了一个“局”,本想藉由流量明星的粉丝号召力“赌”一下市场回报,“中饱私囊”。

却不曾想:

这部原计划2020年下半年播出的剧因为年初张恒的爆料彻底崩盘。

当然。

影视圈从来不止一部《倩女幽魂》。

流量明星中也从来不止一个郑爽。

从郑爽被查。

到75位一线艺人注销200家关联公司随后又转战海南就可见一斑。


天价片酬。

阴阳合同。

对赌协议。

早已成为了行业“潜规则”。

早在21世纪初期。

天价片酬就已隐约浮现。

2000-2001年。

演员片酬占总成本的比例大约只有20%-35%。

2004-2005年。

这一比例已攀升至50%。

之后甚至一度高达60%乃至70%。

赵薇时代。

其出演《还珠格格》时身价为一集3000元,到了《情深深雨濛濛》身价已经飙升至一集10万。

杨幂时代。

其出演《神雕侠侣》时,拿的还是“打包价”,到了《宫锁心玉》身价已经飙升至30万一集,《谈判官》中身价一集高达86万。

2016年时。

据称耗资3亿成本制作的《如懿传》,被曝出仅霍建华、周迅两位主演的片酬合计就达1.5亿元。

及至今日。

某些顶流。

动辄就能拿到几千万乃至上亿的片酬。


面对这种乱象。

广电局出台了《限薪令》。

要求严格控制电视剧、网络剧和综艺节目中演员和嘉宾的片酬,主演片酬占比不得超项目总预算的70%。

优爱腾三大视频网站也联合正午阳光等六家影视公司发声明宣称,将严格执行单个演员单集片酬不超过100万,总片酬不超过5000万元。

但这只能防君子不能防小人。

2018年。

范冰冰在《大轰炸》中拿到3000万片酬,但仅拿出1000万报税,随后收到近9亿罚单。

阴阳合同首次进入大众视野。

2019年。

郑爽接力范冰冰进入京圈。


天价片酬依旧愈演愈烈。

直到郑爽小姐以一己之力撕开了影视圈的“遮羞布”。

与此同时。

2021年。

横店群演的薪酬也才120元10小时。

内地娱乐圈这么容易“捞钱”。

自然。

也就少不了@张娜拉 @黄致列 吴亦凡这样“见钱眼开”之辈。

那么天价片酬为何愈演愈烈呢?

第一:市场不规范

给了一些人和资本“操作”的空间用来洗钱、捞偏门或是财富大挪移;

第二:行业恶性竞争

一些资本影视制作发行单位不想着提升产品质量,只想用流量明星、炒作等手段粗制滥造压榨粉丝和流量的剩余价值;

第三:偶像制造证券化

当越来越多的明星不再出自一些专业院校,而是通过综艺、颜值、八卦甚至是网红出道,这种没什么真材实料的偶像很容易被资本裹挟成为“圈养”粉丝的工具人;

第四:教科书被公关粉丝低龄化

当“去鲁迅化”成为文化界共识,越来越多流量明星仅凭颜值、爆款就能进入教材甚至“演绎”伟人,@李子柒 与袁隆平“并列”,外国故事比中国事实还多,当教育界被资本“公关”,小孩子们已经很难判断对与错。

一切向“钱”的资本却不管那么多。


最后。

我们再聊几句。

如果说信奉“无国界”的资本是一驾重型火炮,对国家安全和经济有着很大的破坏力。

那么被资本裹挟的娱乐圈就是一把轻机枪,大一点会涉及到文化输出,小一点甚至能够干预九年义务教育。

当男孩开始穿起裙子。

女孩堂而皇之穿起了和服。

各路公知被洗脑“严于律己宽于待人”。

流量明星钻进了钱眼里。

这个世界怎么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