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专栏 > 7·19,网络卢沟桥事件?
7·19,网络卢沟桥事件?


7月19日。

美国纠集欧盟、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日本和北约在内的多国和组织突然发表联合声明:

指责中国是微软Exchange遭黑客攻击的幕后主使。

还指责中国进行了通过勒索谋取经济利益等一系列“恶意网络活动 ”。


同一天。

美国3个政府部门发布的一份报告罗列了所谓中国黑客经常使用的超过50种策略、技术和方式。

拜登在回应华盛顿“没有要对北京实施新的惩罚”时表示:

我的理解是中国政府与俄罗斯政府不同,不会直接做这种事,但是他们在保护那些从事黑客攻击的人,或者为他们提供方便,这可能就是与俄罗斯的不同。

日本外务省称:

日方对恶意的网络攻击活动予以谴责并将采取严厉措施。

英国外交大臣拉布威胁:

要追究中国的责任。

挪威宣称:

今年3月对挪议会的网络攻击来自中国。

新西兰通信安全局事务部长利特尔发表声明:

中国政府支持的行为体在新西兰实施网络攻击行动。

加拿大外交部长、国防部长、公共安全与应急准备部长联名发表声明:

中国政府组织攻击了微软电子邮件服务器,盗取了个人信息和知识产权等。

美日态度含糊。

英国留有余地。

加拿大、新西兰和挪威“冲在前头”。

更有意思的是:

美国纠集的这些小弟不是“五眼联盟”成员,就是“G7”,又或是美方盟友乃至傀儡。


有多大的说服力?

自然不言而喻。

但就像“卢沟桥事变”的时候。

日军先是连续举行挑衅性的军事演习,然后借口一名新兵“失踪”,挑起全面事端,连冲突的第一枪都是日本人作假先放的。

这种指责看似“小打小闹”。

但对于:

玩过“洗衣粉”“白头盔”。

把“撒谎”“欺骗”和“偷窃”视为人生教条的美国政客。


这或许。

是又一次“网络卢沟桥事变”。


网络战

或已浮出水面?

其实。

早在年初1月份。

微软就已经发现了相关漏洞,但并未采取任何补救措施。


3月份。

这件事被媒体曝光,微软的市值一度跌到了“地板价”,微软这才紧急推出了108个补丁其中还有4个“高危”级。

其后。

微软公关部门就指控:

漏洞遭到黑客攻击与所谓“中国政府在境外运营的实体”有关。

当然。

这不是微软和美国第一次“贼喊捉贼”。

2011年。

美国就曾指责我们使用低级别网络钓鱼电子邮件窃取美国机密。

今年5月。

美国司法部也曾指控3名海南省国家安全厅人员和一名民间黑客“侵入美国及海外数十家政府实体和公司的计算机系统”,“盗取敏感技术和数据等”。

这一次“甩锅”给中国。

不过是“传统艺能”。

7月20日。

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

美国纠集盟友在网络安全问题上对中国进行无理指责,此举无中生有,颠倒黑白,完全是出于政治目的的抹黑和打压,中方绝不接受。

同一天。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披露:

2020年约有 19000个美国木马或僵尸网络命令和控制服务器控制着中国约446万台计算机。

同年中国捕获了4200万个恶意程序样本,来自海外的恶意程序53.1%来自美国。


有据可查的是:

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网络攻击来源国,来自北美的APT组织攻击手法复杂且战备资源充足,持久聚焦特定行业和单位。

上世纪70年代起。

美国中情局和联邦德国情报部门就被曝光长期秘密操纵瑞士加密设备制造商Crypto,对全球多个国家开展监听活动。

上世纪80年代。

美国国家安全局分析的外交电文等信息中依旧有约40%来自瑞士加密设备制造商Crypto制造的设备。

2000年前后。

美国已经在互联网侧针对全球运营商、教育科研网络服务器进行入侵攻击,建设攻击跳板。

2000~2010年间。

至少超过49个国家的教育、运营商等网络服务器节点被美国入侵,植入内核级木马。

2001年9·11事件后。

美国出台的《爱国者法案》就要求美国网络公司定期提供用户信息。

2005年左右。

美国曾先后启动名为Flamer、Tilded两个超级恶意代码工程。

2006~2011年间。

Flamer、Tilded已然在中东地区多个国家“引爆”震网(Stuxnet)、火焰(Flame)、毒曲(Duqu)、高斯(Gauss)等蠕虫病毒。

美国利用这些病毒武器不仅攻击了伊朗等所谓的敌对国家目标,也入侵了沙特、阿联酋等美的传统盟友国家。

但由于美方网络攻击是在大规模工程体系支撑下精准实施,且往往组合使用人力、电磁和网络手段,因此其攻击非常隐蔽,难以发现和溯源。

自2007年小布什时期起。

美国就已经实施了绝密电子监听计划“棱镜计划”。

该计划有权直接进入美国网际网络公司的中心服务器里挖掘数据、收集情报,包括微软、雅虎、谷歌、脸书、PalTalk、YouTube、Skype、AOL、苹果等在内的9家国际网络巨头皆参与其中。


自2010年起。

美国国家安全局就打着“寻找华为与中国人民解放军间的联系”的旗号,对华为实施了长期潜伏渗透攻击。

自2012年起。

美国国家安全局就已经利用防火墙设备的漏洞攻入过位于阿联酋迪拜的中东最大金融服务机构EAST NET。

2013年。

前中情局职员斯诺登将两份绝密资料交给英国《卫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

这才引爆了轰轰烈烈的“棱镜门”。

2018年。

以美国为主的西方“五眼联盟”国家情报机构还曾对俄罗斯最大的搜索引擎网站Yandex植入名为“Regin”的后门程序,窃取该网站技术信息并监控用户活动。

当然。

对于中国。

美国又提供了“特别照顾”。

2020年。

根据CNCERT的监测数据显示位于美国的约1.9万台木马或僵尸网络控制服务器,控制了中国境内约446 万台主机,较2019年分别增加了10.2%和4.1%。

2021年仅2月份。

中国境内多达83万个IP地址受到不明的网络攻击,七成以上来自境外。

而美国还不止自己亲自下场。

还有丹麦、以色列这两只“白手套”。

美国通过“超级钥匙”过滤通过丹麦的所有通信光缆信息监听了120多个国家。

美国更是可以通过以色列软件公司NSO开发的“军事级间谍软件”飞马远程安装有能力入侵苹果和安卓的操作系统,获取手机中的任何信息,还可以自动打开麦克风和摄像头,并在后台打开GPS定位功能等,甚至还可以让手机在完全不被发现的前提下与通信录中的人进行通话或者发短信。

5月。

丹麦国家广播公司DR披露:

美国国家安全局 与丹麦外国情报部门合作,监视包括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在内瑞典、挪威、法国和德国的高级官员。

7月。

根据美国华盛顿邮报、大赦国际和非盈利组织Forbidden Stories的联合调查显示:

全世界有5万多个电话号码,目前已经确定了这些号码中四大洲50多个国家1000多人的身份,其中包括几位阿拉伯国家的王室成员、至少65位企业高管、85位人权活动家、189位记者以及600多位政府官员,包括了内阁部长、外交官、军事和安全官员等受到“飞马”乃至美国监视。

所以。

这一次美国集结一帮小弟指责中国。

这是要把“网络战”透明化吗?


饱和式攻击

漂亮国“无所不用其极”?

这些年。

美国给我们罗织了太多的“罪名”。

而且。

提供的也全都是“捕风捉影”的证据。

美国敢这么做?

一是因为美国坐拥了世界霸权太久,在军事、政治、经济、文化上还有绝对的“话语权”。

二是因为美国背后的这一群小弟或多或少都有美国驻军,有一定军事和利益上的“捆绑”。


第三则是因为美国高举“民主”和“自由”的旗帜,被资本裹挟的政体甚至有了民主自由的“解释权”。

第四则是因为“美国优先,薅世界羊毛”在某些人眼里也就理所当然,反正美国政体从来只为一部分人服务。

此番种种。

这才有了华盛顿百试不爽的“套路”:

先贴一个恶臭的标签;

然后让你自证清白;

接着视而不见蛮横的展开“独立调查”进行栽赃。

这样。

你不承认?

不配合?

拿不出足够的证据?

就都证明你有问题。

而这里。

又给了美国很大的“操作”空间。

君不见。

“洗衣粉”之于伊拉克。

君不见。

“白头盔”之于叙利亚。

君不见。

世卫组织早有定论美国却依旧咬着我们不放要求“新冠溯源”。


孟晚舟依旧还在加拿大。

华为被卡脖子跌出了世界前五。

美国通胀早已居高不下。

6月左右4次与中国高层商谈为28万亿美债接盘。

而后。

又出现了香港合法取缔《苹果日报》美国站出来指责我们“新闻不自由”。

再然后。

就是滴滴赴美上市为美股“填窟窿”。

只不过被有关部门打乱。

或许。

滴滴就是美方的一枚棋子。

毕竟。

柳氏满门“买办”。

虽说小米侥幸生还。

只可惜中国只有一家华为。

而我们不像美国这种流氓能够使尽手段。

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声称不能让中国制定与AI有关的规则;

美国反华议员不许卖产品给中国存储器芯片公司。

好在。

新疆人权美国啃不动。

香港问题正在回归正常。

只可惜蔡小姐这条“舔狗”病的不轻。

拜登刚抛出立陶宛这根“骨头”,蔡小姐就“高潮”了。


面对美国的饱和式“攻击”。

我们自然不能一直“辩解”。

毕竟。

国际舆论始终掌握在欧美手里。

彭博社为了把美国放到“第一”不仅发明了新词“防疫韧性”,还把封锁严重性和已接种疫苗旅客自由度当成了“负面因素”。


这让人情不自禁想到了:

2000年以后。

美国超越苏联成为“二战贡献最大的国家”的调查。

还有就是:

切尔诺贝利把前苏联钉上了十字架。

福岛核电站这种“人造天灾”却被美国盛赞还被允许排放核废水。

照这种程度来看:

一旦对我们的饱和式打击有了突破口,不管是科技脱钩、网络攻击还是新冠溯源被美国掌握话语权,就有可能形成连锁式反应。

美国等一众国家就可能对我们进行“新冠讹诈”。

哪怕我们也是受害者?

哪怕我们为全世界争取了时间提供了经验?

哪怕我们的疫情防控最成功提供了大量医疗物资提振了全球经济?

哪怕在疫情中几乎隐身的德特里克堡还有美国在全球超200多个生物实验室就是一个个“潘多拉的盒子”?


美国在二战后“收容”了数百纳粹科学家也就罢了。

美国还在抗日战争后“庇护”了臭名昭著的731部队。

但美国依旧坚持要用间谍机构进行所谓的“新冠溯源”。

因为这不是一场单纯的“溯源”问题?

美国很可能是想藉由新冠溯源彻底抹黑中国,并集结一帮小弟“勒索”我们。

这样。

或许就能解28万亿美债的燃眉之急。

只是至今。

已经有55国致函世卫组织反对溯源政治化。

超500万网民联署呼吁调查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


500万人。

看起来很少。

但要知道这个活动持续了不到5天。

而且。

这还不是官方发布。

老胡的号召力有限。

投票渠道也藏的比较深。

中国人讲究“礼尚往来”。

既然。

美国已经发起了“网络卢沟桥事变”。

那我们何不偷袭它的“珍珠港”?


最后。

我们再聊几句。

从贸易战、芯片战、人权战、溯源战到这一次的网络战。

看来。

漂亮国多少已经有些捉襟见肘了。

它的底牌不多了。

却连一家企业都对付不了。

从五眼联盟到7国集团乃至这一次集结全部盟友“攻讦”我们。

漂亮国以力服人不成。

就想以势压人了。

只可惜它们从来不是一条心。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