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专栏 > 追星不“止”,饭圈“永生”?
追星不“止”,饭圈“永生”?


从郑爽到吴亦凡。

从钱枫到张哲瀚。

过去的9个月互联网发生了什么,大家都有目共睹。

8月10日。

“Owhat”、“桃叭”、“明星新势力”、“爱豆”、“饭爱豆”、“超级星饭团”、“魔饭生Pro”等多款追星应用集中被应用市场下架。


8月26日。

耀客传媒、嘉行传媒、和颂传媒、悦凯娱乐、乐华娱乐、博众星和、TFBOYS组合、时代少年团、THE NINE、IXFORM……签发理智追星倡议书。

8月27日。

中央网信办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治理的通知》,其中就重拳出击解决“饭圈”乱象问题,提出新的要求。

9月2日。

广电总局今早发布《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文艺节目及其人员管理的通知》。

要求进一步加强文艺节目及其人员管理,从严整治艺人违法失德、“饭圈”乱象等问题,树立崇德尚艺的行业风气。


你以为娱乐圈自此在饭圈APP被下架、娱乐经纪公司的“自律”、广电最严的“八大限”之下就能正本清源了?

不。

我们还是小瞧了饭圈。


饭圈乱象?

就在广电颁布娱乐圈“八大限”前后。

早在6月份。

网信办发布清朗行动时就曾明确:重点打击诱导未成年人应援集资、高额消费、打榜投票等行为。

但是随后。

吴亦凡入狱其粉丝吵着要“营救”哥哥;

张哲瀚精日事件发酵又有粉丝讨论起了靖国神社应不应该去的问题;

最近。

8月29日。

极目新闻因为曝光了蔡徐坤新专辑《迷》的赊歌行为被其粉丝网曝。

国内这边刚刚消停。

9月4日。

中国粉丝为韩国“辱华”艺人朴智旻庆生不仅定制“专属飞机”,还花费了“难以想象的天价广告费”准备在纽约时报与泰晤士报同时应援。

此次应援过程中。

中国粉丝更是完成了3分钟集资金额突破100万人民币,1小时集资超过230万元的“壮举”。


而在此之前。

截至9月2日。

韩团NCT127发布的新专辑代购销量超过92000张,保守估计相关金额超过600万。

截至8月9日。

韩团BLACKPINK成员Lisa的首张个人专辑《LALISA》预售金额超过1096万人民币。

回到防弹少年团身上。

这个团曾在去年10月因为不当言论上了热搜。

一次采访中防弹少年团将70年前的侵略战争美化成“韩美两国人共同经历痛苦和军人所做的牺牲”,无视抗美援朝战争中的正义性不说;

其成员还曾公然称“台湾为一个国家”、“春节为韩国人的春节”等。

9月5日。

一位自称防弹少年团前战斗大粉的网友自曝,曾经为了帮助偶像冲榜,粉丝中有人偷偷卖掉了妈妈的项链、有人偷拿了班费等、还有偏远地区的高中生卖掉了家里的牛……


这些也就罢了。

更耸人听闻的是:

粉丝为了维护父母涉毒的选秀偶像余景天,居然网曝广东缉毒公众号。


但就算偶像三观不正、没有立场、甚至已经到了违法乱纪的地步。

粉丝依旧呼他、怜他、只爱他。


按下葫芦浮起瓢?

早在5月8日。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就举行2021年网络“清朗”系列专项行动新闻发布会。

5月21日。

饭圈最大的阵营之一微博开始了“健康专项”行动。


6月15日。

网信办正式启动为期2个月的“清朗·‘饭圈’乱象整治”专项行动。


8月份。

清朗行动的阶段性战果新鲜出炉。


9月10日。

不到4个月的时间。

微博的“健康专项”行动已经推进到了第十三版。


但是很显然。

饭圈依旧在“痛并快乐着”。

9月13日。

央媒终于看不过去了。

央视新闻《东方时空》花了将近20分钟大谈整治“饭圈”乱象。


央视拿今年3月开播的选秀节目为例,某集资软件上显示,决赛圈选手总集资额高达1.5亿,平均每位选手613万元。

其中还提到单就《创造营2021》第一名刘宇的粉丝一共就集资2433.69万元。


其吸金能力让人叹为观止。

也难怪这几年。

从《偶像练习生》到《创造营》,这些偶像、平台和资本割了一波又一波韭菜,偶像选秀还是层出不穷。

8月25日。

中国视协在京组织召开“崇德修身 固本培元——中国视协电视艺术工作者职业道德和行风建设工作座谈会”。

会上。

爱奇艺创始人、首席执行官龚宇表示:

爱奇艺联合其他平台始终坚持与行业不正之风划清界限,抵制不合理片酬、抵制行业不正之风,抵制偷税漏税,并取消了未来几年的偶像选秀节目和任何场外投票环节。


但你以为饭圈从此就要消亡了?

太天真了。


追星不止,饭圈永生?

粉丝古已有之。

但无论是从实践还是理论的角度出发,真正粉丝的出现与电子媒介的发展以及大众文化的兴起紧密相关。

而饭圈和流量更是一种舶来品。

在这其中。

韩流比起日流,欧美风对我们的影响可谓是深入骨髓。

本来粉丝追星只是想在偶像身上寻找一些现实生活中比较难以真正接触到的特质,粉丝需要的只是情感上的回馈,也只是一种个人行为。

但在资本把粉丝裹挟驯化成一个个大大小小的饭圈之后。

粉丝开始在社交网络的推波助澜之下组织起纪律严明、分工明确、行动力极强的粉丝社群。


哪里有利益。

哪里就有阶级。

在“饭圈”内部群体也有着不同的分工。

在“饭圈”顶层的是“粉头”,指挥普通粉丝行动,出钱出力,承担着流量明星的水军和消费者两重职责;

在“饭圈”底层的是普通粉丝,主要负责完成任务,他们中有明确分工,包括摄影组、数据组、文案组、控评组、反黑组等任务组别。

粉头利用流量明星信息增加粉丝黏度,逐渐扩大群体数量,形成“后援会”这类的组织通过各种集资平台向粉丝众筹资金,用于为偶像投票、增加专辑销量、买广告位、购买偶像代言产品等等还算正常。

有些粉头为了吸引普通粉丝不惜“贩卖”其个人隐私也就罢了。

还有粉头已经在资本的推动下操纵底层粉丝扮演经纪公司的“免费水军”指哪打哪。

当然。

这里也有一个高发现象。

今年6月。

粉墨团成员JENNIE应援吧吧主就被报道集资千万,跑路去买海景房。

同期,EXO成员朴灿烈最大应援站“朴灿烈吧”的吧主同样被爆料拿着1000万跑路,与此同时还有粉丝爆料朴灿烈退圈大粉怪兽到处向粉丝借钱、百万应援只剩10万等问题。

由此可见:

粉头和粉丝、偶像、平台,甚至是资本的利益都不一定相同。

但就在内娱被整顿。

韩娱感觉到危机之时。

9月13日。

国乒选手樊振东因为粉丝送机引混乱,请求大家“允许我做个普通人,不希望被追拍”。


奥运明星自然比流量明星更正能量,更持久。

还不用担心他们动不动就因为各种原因塌房。

但是饭圈从选秀明星切换到奥运明星,也不过是换汤不换药,本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而且。

只要当下的流量模式没有改变。

这些体育明星面对过度的曝光、过高的出场费、以及平台和资本的各种糖衣炮弹。

不能说没人能够抵制住诱惑。

但一定有人会崩塌“人设”。

好在:

中纪委已经发现了问题的源头。

9月14日。

中国纪检监察报发文《治理“饭圈”乱象须多管齐下》。

因为从表面上来看造成饭圈糜烂成这般鬼样?

是这些饭圈里的粉丝太傻太浑太天真。

但事实是当下的造星产业链。

不管是偶像、平台,还是资本都只想挣“快钱”。


我不说什么“存在即合理”的套话。

现在的饭圈确实不怎么健康。

但是往前推102年、甚至回到那个百家争鸣的时代。

谁说陈独秀、李大钊、鲁迅就不能算作偶像;

谁说商鞅、李悝、吴起、申不害就不曾拥有过自己的粉丝迷弟。

所以啊。

错的不是饭圈。

现在的饭圈还是可以抢救一下的。


最后。

我们再聊几句。

中华民族正面临伟大复兴“黎明前的黑暗”。

当上一代的他们完成使命成群结队而去。

我们迫切需要新的“偶像”扛起他们未完的重任。

让新一代的年轻人“眼中含泪、心底有光”。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