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专栏 > 露笑科技是“真笑”还是“假笑”?
露笑科技是“真笑”还是“假笑”?

疫情以来,半导体市场始终动荡不安,供应链供给紧张的情况时有发生,由此带动了半导体板块的持续走强。拥有第三代半导体(碳化硅)概念,并几乎囊括了5G、锂电池、光伏、新能源汽车等所有热点的露笑科技,自然获得了业界和投资者的广泛关注,股价也持续攀升。

11月23日晚间,露笑科技发布公告表示,将募集不超过29.4亿元资金,主要用于碳化硅产业园项目和大尺寸碳化硅衬底研发。同时,露笑科技还透露,与碳化硅外延片公司东莞天域半导体签订了三年15万片的大额订单。

目前来说,碳化硅的量产难度非常大,此前一直是欧美的主场,而露笑科技是一个半路出家的后来者,碳化硅不过是它的多重概念之一,但为什么露笑科技可以“能人所不能”?

露笑科技的多重概念从何而来,这究竟是怎样的一家公司?

从骨子里看,露笑科技是一家传统制造企业,主营业务是漆包线,直到2020年营收占比还达到了61.77%,毛利率也只有5.18%。

门槛低、污染高、市场竞争激烈……漆包线这项传统业务对于一家上市公司来说,显然已经见顶,从企业发展的角度讲,势必要开辟出更多的产品线,露笑科技其实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2016年露笑科技斥资3.5亿元,收购了主营锂电池的上海正昀100%股权。然而这家公司的盈利能力很差,不仅无法达成后者承诺的三年1.9亿元净利润,反而出现“巨亏”。最后露笑科技把上海正昀的原股东上海士辰、上海士吉等告上法院,目前案件正在审理中。

这还不算完,露笑科技在2017年还花了5.5亿元,收购了主营光伏电站建设的江苏鼎阳100%股权。这家公司通过和露笑科技的关联交易,完成了第1年的业绩承诺,但随后两年均未达成目标,最终倒欠露笑科技业绩承诺补偿款4.25亿。然而江苏鼎阳的原老板却在这个时候因职务侵占获罪,业绩补偿款遥遥无期。

这两次失败的并购,帮助露笑科技拿下了5G、锂电池、光伏、新能源汽车等诸多热门概念,而且它仍然“头铁”屡败屡战,又拿下了第三代半导体概念。

2020年8月,露笑科技与合肥市长丰县人民政府签署了《共同投资建设第三代功率半导体(碳化硅)产业园的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这也被业界看做其正式进入第三代功率半导体行业。

据了解,这个产业园包含了设备制造、长晶生产、衬底加工、外延制作等,涉及了整个碳化硅产业链的研发与制造,半路出家的露笑科技为什么选择了这项高精尖的产业,它能做好吗?

露笑科技在碳化硅项目的底气源于一个关键性人物,即中科院上海硅酸盐所陈之战博士,他领导着国内最早从事研究宽禁带半导体衬底的晶体生长的三大技术团队之一。

双方的渊源要追溯到2019年,当时露笑科技的蓝宝石业务部门,为中科钢研代工碳化硅长晶炉。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露笑科技看到了半导体行业的前景,于是决定在第三代半导体碳化硅领域大胆转型。

目前国内天科合达、河北同光山西烁科等企业已经可以实现4英寸碳化硅衬底量产,但6英寸衬底量产只有露笑科技实现了量产,这其中陈之战团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不过从露笑公司这家公司的基本面来看,虽然已经全面掌握了领先技术,但其全面转型依然有较大阻碍。

手握“王炸”的半导体“新兵”,露笑科技何时能展露笑颜?

根据中国产业信息网的数据,行业最新统计和预测导电型碳化硅衬底片全球市场规模将从2017年的4亿美元增长到2022年的16亿美元,乐观预测甚至能达到34亿美元;半绝缘型碳化硅衬底片全球市场规模将从2017年的4亿美元增长到2022年的11亿美元。

而且由于碳化硅长晶难度大,技术壁垒高,保守估计其毛利率可达50%左右,这对于谋求转型的露笑科技来说,无疑是一个绝佳的赛道,然而作为行业“新兵”,即便掌握了领先技术,但仍有许多短板亟待补足。

1、自身经营方面

上文提到,2020年漆包线业务占了露笑科技总营收的6成,毛利率仅有5.18%。然而随着时间的发展,这种情况还愈演愈烈。2021年半年度报告显示,漆包线业务已经占到了露笑科技总营收的7成,而且毛利率还跌到了3.36%。

显然,露笑科技受传统业务拖累过重,由此产生的各类应收账款、负债等,导致公司常年负债率高,流动性问题日渐凸显。

截止到2020年3月31日,露笑科技流动比率1.41倍,速动比率1.31倍。从有息负债构成看,短期借款14.84亿,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3.92亿,长期借款12.98亿,租赁负债9.12亿,有息负债超过40亿。

其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只有6.57亿,短期有息负债是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的近三倍,其流动性压力可见一斑。

而露笑科技与合肥市长丰县政府的产业园投资额为100亿元,考虑到前者经营现金流净额在6月底的-2.3亿元的实际情况来看,只能选择走对外融资这条路,这也是昨日晚间露笑科技发布募资消息的主要原因。

我们能够看到露笑科技转型的决心,但在自身资金捉襟见肘的情况下,步子有些太大了,或许它可以考虑慢慢剥离利润较低的漆包线业务,摆脱传统制造业的负担,将现金流情况拨正。

2、技术研发方面

从研发投入金额来看,露笑科技不像是一个高新技术企业。2020年露笑科技的研发投入金额为4368.42万,仅占营收的1.53%,而这已经是露笑科技最近5年研发投入最高值了。

2021年以来,露笑科技的研发投入有了较大提高,但到了第三季度,也仅为2621.94万元,不过是当期营收的3.19%。

与同为第三代半导体相关的A股上市公司北方华创相比,北方华创近三年在研发方面投入分别为7.36亿元、8.73亿元、11.37亿元。

从研发能力,露笑科技的科技含金量与同行差距也很大。北方华创累计申请专利4288项,其中申请发明专利2834项;累计授权专利2369项,其中授权发明专利1476项。而露笑科技目前仅拥有36项专利,且以漆包线为主。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目前露笑科技的技术实力,完全依赖于陈之战博士的团队。双方虽然已经建立起充分的合作关系,但公司自身却是技术薄弱。因此,露笑科技必须要在研发方面加大投入,增加自己的半导体科技属性,如此才能算是转型成功。

长期来看,半导体行业将持续受益于国产替代带来的刚性需求,以及5G规模商用、新能源汽车、消费电子、物联网、云服务等增量需求,其行业景气度也将不断上升。拥有掌握6英寸碳化硅衬底量产技术的露笑科技,也必然会获得更多的关注,如果它能够妥善解决自身短板,则有很大可能一跃成为国内半导体领先企业,其估值也需要重塑。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