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价也难解亏损,共享充电宝不是桩好生意?

雷达财经出品 文|李亦辉 编|深海

有网友发现,生活中处处可见的共享充电宝,又在悄悄涨价了。

近期,据媒体报道,“共享充电宝涨至4元每小时”的热搜过后没多久,不少用户反映,几家头部共享充电宝再次开启涨价模式,在一些核心商圈和景点的“差异化”定价场景下,甚至能达到10元每小时。

因涨价成为舆论焦点的共享充电宝,被脱口秀演员House吐槽为“我用它的电,它吸我的血。”也有网友表示,“这是鼓励大家自己买充电宝”。

不过对共享充电宝企业而言,价格涨上去了,亏损却在增加。以共享充电宝第一股怪兽充电为例,该公司第二季度营收暴跌近3成,季度由盈转巨亏1.8亿元。

盈利艰难背后,共享充电宝企业业务模式单一,不论直营还是代理模式下,收入主要依靠租金费用支撑。为突破行业天花板,除了涨价,各个玩家都在尝试拓展多元化业务,目前来看效果十分有限。

涨价至最高10元每小时

价格越来越贵,是大部分消费者对共享充电宝的使用感受。

回顾2017年共享行业风口正盛时,共享充电宝因解决了用户对智能手机的电量焦虑而爆发,迅速占领商场、车站等人流密集的地方。不过在当时,充电价格普遍在5毛到1元/小时,免费使用时间为半小时,需要交押金。

两年后,随着资本大规模介入,共享充电宝行业经历洗牌进入街电、小电、来电、怪兽“三电一兽”的稳定格局。紧接着街电与搜电合并、小电和怪兽冲刺上市,共享充电宝也迎来一轮涨价潮。

据媒体报道,2019年共享充电宝行业进行了两波集体涨价,第一次从1元每小时变为2元每小时,10月份后,又从2元每小时提高到3元每小时。

随后这个不被王思聪看好的行业,开始进入盈利阶段。头部的来电首先宣布盈亏平衡,街电、小电紧随其后。怪兽充电后来公布的招股书显示,2019年和2020年净利润达到1.66亿和7540万元。

2021年,怪兽充电在美国上市,小电科技也开始冲刺资本市场;街电和搜电合并为竹芒科技,行业再次整合,形成了“小竹兽”三家竞争的格局。

另一边,随着涨价越来越频繁,监管出手规范。2021年6月3日,市场监管总局价监竞争局会同反垄断局、网监司召开行政指导会,要求怪兽、小电、来电、街电、搜电等8个共享消费品牌经营企业限期整改,明确定价规则,严格执行明码标价,规范市场价格行为和竞争行为。

整改后,各品牌平均价格为2.2-3.3元/小时,标价在每小时3元及以下的机柜占比为大多数。然而时至今日,消费者又无奈的发现,在众多“价格刺客”中仍旧闪现着共享充电宝的身影。

今年8月份,有媒体报道称,共享充电宝迈入4元时代。南京新街口附近的商圈,怪兽充电宝的租借价格为3分钟内归还免费,4元/每小时;搜电的定价为1分钟内归还免费,起租价为2.5元/半小时和4元/小时;美团充电宝租赁价格是每小时3元。

共享充电宝进一步变贵,不是个案。有媒体在北京各大商圈调查,充电宝的租借费用普遍在每小时4元及以上,而且收费标准不明确且不统一。

比如美团充电宝,在法华寺街的德必天坛WE文创园点位,租借费用为每半小时2元、24小时30元;位于丰台东路的葛洲坝北京中国府售楼处,租借费用更达到每小时10元、24小时50元。

街电的情况也类似,在南池子大街上,老北京炸酱面点位租借费用为每小时2.5元、24小时40元,相隔50米的京味家常菜点位租借费用却为每半小时3元、24小时60元。

不过对于涨价的消息,多个品牌予以否认。小电科技表示目前没有涨价;竹芒科技则称,近一年来没有涨过价,定价权并不在公司。

对此,有业内人士指出,目前国内头部共享充电宝企业大都有代理模式,充电宝涨价、定价混乱,可能与此有关。在行业缺乏统一定价规则的情况下,代理商随意定价的现象比较常见。

背后的公司却在亏损

共享充电宝越来越贵,背后的公司却没能实现“躺赚”。

以“共享充电第一股”怪兽充电为例,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14.27亿元,对比去年同期18.19亿元,下滑明显。其中第二季度亏损1.85亿元,一季度亏损0.96亿元,总计亏损约2.8个亿。

单看第二季度,怪兽充电总营收为6.91亿元,同比下滑29%;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调整后的净亏损为1.77亿元,而去年同期调整后的净利润为1720万元。

按收入结构划分,二季度公司移动设备充电业务收入为6.73亿元,同比减少27.8%;充电宝销售业务收入为1330万元,同比减少57.7%;以广告服务和新业务为主的其他业务收入为450万元,同比减少50.8%。

相比营收下滑,由于存货积压、设备减值以及维护成本等带来的营收成本却在增加。2022年第二季度,怪兽充电营收成本为1.629亿元,较2021年同期增加了17.4%。

怪兽充电CEO蔡光渊表示,因疫情在国内多个主要城市暴发,部分地区的线下客流量受当地管控措施的影响而显著下降,给我们第二季度的业绩带来了不小的挑战。

实际上,在影响相对较弱的2021年,怪兽充电同样处于亏损状态。同花顺iFinD显示,2021年,该公司净利润为亏损1.25亿元。而其最赚钱的2019和2020年,总计净利润也不过2.42亿元。

2021年4月份上市时,怪兽充电发行价为8.5美元,按照今年9月28日收盘价0.75美元计算,其市值已经缩水超90%。

根据纳斯达克的一般规定,上市公司股价如连续30个交易日低于1美元,将收到退市警告。怪兽充电自今年8月26日起,已经连续24日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美元。这意味着,如果股价不能回升,公司或将很快收到退市警告。

怪兽充电之外,小电科技的境况也不容乐观。天眼查显示,小电科技成立于2016年,前后共获得5轮融资。

2020年6月,小电科技开始上市辅导准备在创业板上市,后传因净利润考核未达创业板要求,不得不改道港股。隔年4月份,小电科技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但随后其上市进程就处于停滞状态。

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小电科技分别实现净利润-0.36亿元、1.37亿元及-1.04亿元,仍未摆脱亏损“魔咒”。

2022年3月份,小电科技被曝计划裁员2000人,多个部门裁员比例达50%,主要涉及BD等一线业务人员。彼时公司回应,这次属于业务策略的正常组织以及人员结构调整,并无所谓裁员一说。

共享充电宝企业盈利难,与用户感受到的屡屡涨价形成了明显反差,这其中的钱被谁赚走了?

拆解怪兽充电的财报,高昂的销售费用吞噬了公司利润。2019-2022年上半年,其的销售费用分别为13.62亿元、21.21亿元、29.51亿元与13.25亿元,对应销售费用率分别为67.36%、75.50%、82.31%与92.78%。

换句话说,今年上半年公司超9成的收入投放到了销售和营销方面。而这些营销开支,又可以分为向商家支付的激励费用和代理商支付的佣金两个部分。

据了解,怪兽充电有直营和代理两种模式。直营模式下,公司通过自有团队接触铺设点位的商家,同时向商家支付激励费用换取合作。招股书中披露,包括入场费和佣金在内的激励费率为50%到70%。

代理模式偏向轻资产运营,由代理商来支付机柜成本,此举可以减少共享充电宝平台的资金压力,不过代价是付出较高的分成比例。怪兽充电招股书中披露的佣金费率为75%至90%。

向线下商家和代理商支付过高的费用,让共享充电宝品牌的利润不断被摊薄,甚至亏损。而各品牌之所以愿意牺牲利润来追求规模,根本原因还在于这个行业本身壁垒不高,企业的进出门槛低,在核心商圈稀缺的情况下,行业竞争演变成了单纯的点位争夺和分成费比例竞争。

当然,也有专家认为,涨价没能改善业绩,原因在于涨价后也会降低使用频次,再叠加疫情影响,充电宝使用频次出现了较大下降。

盈利模式单一成硬伤

除了不赚钱,共享充电宝企业还存在着业务单一的“硬伤”。相关企业的营收主要来自向商家点位投放设备,再抽取租金。

据艾瑞咨询报告显示,在2020年,共享充电宝公司仍是租赁业务占了整体交易规模的约97.2%。

营收单一再加上近年疫情的影响,线下消费和流量都不稳定,倒逼共享充电宝平台拓展多元化业务。

这方面,各家品牌都有不少尝试动作。比如,小电科技在招股书中曾透露要进军短视频领域;搜电推出了共享充电宝+系列产品,在原有的终端设备上搭载口罩机、纸巾盒、环保袋、广告机、AED除颤仪等其他设备。

竹芒科技在今年7月份宣布启动5N战略,除了充电类扩产至共享电动自行车充电桩、AED自动体外除颤仪、发袋机等之外,同时增加智能零售柜,共享储物柜和、共享娃娃机、共享盲盒机等产品。

2021年,怪兽充电推出白酒品牌“开欢”,还提出布局礼品机、电子烟、IP玩具柜等行业。但从二季度来看,其充电宝之外的其他业务收入仅450万,占总营收的0.65%。

有分析人士认为,这些新的业务,能否撑起共享充电宝企业的“第二曲线”,目前不好下结论。但如果不能成功找到业务增量,过多的尝试就等于给自己制造了另外的“烧钱”项目。

注:本文是雷达Finance(ID:leizhuba)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