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车迭代速度快赶上手机,但汽车圈与手机圈仍有三大明显差异

作者:龚进辉

不知你发现了没,如今新能源汽车更新换代的速度越来越快,不断涌现的各种新车让人看得眼花缭乱,迭代速度快赶上智能手机。这也印证了当初小米入局造车的战略判断极其准确,小米掌门人雷军曾表示,智能加电动,使汽车行业从原来的机械行业越来越接近消费电子,所以小米不做不行,不做的话就会落伍。

近年来,当汽车行业越来越消费电子化后,我发现一些有趣的现象:一是汽车企业做手机,最典型的当属蔚来、极星;二是数码博主和汽车博主纷纷涌入各自赛道,呈现数码、汽车一把抓的情况;三是车企大佬纷纷当网红,随着小米SU7的发布,雷军把手机行业那套经营流量的打法带到汽车行业,引发全行业效仿。

在我看来,虽然手机行业和汽车行业有不少共性,比如高度内卷,但它们毕竟属于两个不同的行业,有各自的行业特点和属性,彼此不同之处明显多于相同之处。我总结,它们有三大明显差异:

一、大佬互动。刚刚过去的北京车展,王传福、雷军、李斌、李想、何小鹏、魏建军等车企大佬之间互动热络。虽然被罗永浩质疑为假模假式和笑面虎,但至少明面上彼此互为尊重。而手机圈则呈现另外一种画风,嘴上以“友商”相称,但更多指的是对手甚至敌人,彼此针锋相对意味浓厚。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机圈大佬之间老死不相往来,我的意思是他们公开互动少之又少,大多数是私下聚会,而且更多局限于双边交流,鲜少看到多边场合互动。比如,余承东曾在华为总部接待联想前副总裁常程。雷军也曾透露,有些友商六七次来到小米学习和拜访,自己都非常热情地接待,但他并未透露具体是哪几家友商。

显然,手机圈大佬公开互动的频率、参与人数都不如车圈。回想3月底小米SU7发布会,雷军邀请李斌、李想、何小鹏、魏建军到现场观礼,一众大佬同框的“和谐”画面在手机圈几乎很难看到,甚至无法想象会发生。

二、高管跳槽。据我观察,车圈人才流动相对顺畅,无论是基层员工、中层干部还是高管,跳槽面临的竞业限制并不多,导致跳槽现象频发。比如,陈思英离开魏牌后加盟星纪魅族,又从星纪魅族转战极星,李鹏程从小鹏跳槽到阿维塔,陈政从长安离职后入职吉利......

反观手机圈,虽然人才流动时有发生,但更多局限于基层员工、中层干部,比如王腾离开OPPO加盟小米,沈义人离开小米加盟OPPO,当时他们的层级并不高,而高管跳槽现象相对较少。除了小米在2019-2020年从外部集中引进卢伟冰、王晓雁、曾学忠、常程、杨柘等高管之外,手机圈高管流动现象并不多。

原因很简单,手机圈的职业经理人面临的现状是:失业后,如果不去小米还能去哪里?在头部手机厂商中,只有小米保持相对开放的人才体系,愿意给外来职业经理人更多机会,而华为、OPPO、vivo三家都更倾向于内部培养和选拔高管。换言之,高管离开老东家后,如果还想待在手机圈,小米几乎成为唯一去处。所以,小米组建“复仇者联盟”后,手机圈高管大规模跳槽现象再也没有上演。

三、合作共赢。对手之间也有合作的可能,这在汽车圈可谓司空见惯。最近,蔚来与广汽达成充换电战略合作,此前长安、吉利、奇瑞、江淮和路特斯也加入到蔚来换电体系中;北京车展上,雷军建言由王传福牵头一起搞生态,称“蔚小理”已经同意;去年长安和吉利结盟,双方围绕新能源、智能化、新能源动力、海外拓展、出行等产业生态展开战略合作。

 

汽车圈诸如此类的合作案例不胜枚举,反观手机圈,对友商天然的防备心理占上风,导致合作共赢的案例少之又少。我所知道的只有两个:一是组建快应用联盟,2018年3月,华米OV、中兴、努比亚、魅族等十家头部手机厂商宣布加入快应用联盟,直接对标微信小程序;二是成立互传联盟,2019年8月,OPPO、vivo、小米携手成立互传联盟,旨在为用户带来更加便捷安全的文件传输体验。

结语

随着手机与汽车加速交互融合,原本泾渭分明的两个行业有了更多交集,但行业属性和现状,以及更深层次的商业底层逻辑,使它们天然存在明显区别,这种差异远多于共性。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2024059877号-1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