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的老员工,成了罗永浩的新朋友

新东方系是国内互联网公司崛起中的一条重要线索,它在三十年来给各个创业赛道输送人才,并在自己处于绝境后依靠直播带货起死回生,随着交个朋友的曲线上市,港股的直播电商双子,东方甄选和交个朋友,又汇聚成了一个新的新东方故事。

交个朋友的新东方痕迹不单单是罗永浩,在去年12月低调上任的交个朋友CEO李亮,曾在新东方供职20多年,他在2022年以交个朋友电商学苑校长身份加入公司,随后把自己的老部下李牧人和崔东升也一同从新东方带了过来,李牧人任职学苑总经理,崔东升则是淘宝事业部负责人。

李亮的新官上任与交个朋友的借壳上市在时间线上有着微妙的关联,2022年8月世纪睿科就与交个朋友签订独家合作协议,11月交个朋友旗下全部账号交由世纪睿科运用,“字母榜”在今年三月份与交个朋友的对话中询问公司是否已经完成借壳,对方回答称:“已经完成了,低调,相当于曲线上市”。

在账号交给世纪睿科一个月后,李亮便低调上任了交个朋友CEO,与此同步的,是公司高调上线的淘宝电商直播,罗永浩在直播中因团队准备不周,对崔东升的点名批评,成为当天最大的插曲。

崔东升的名字在网上的登载量超越了低调的新任CEO,比起老罗捧过的人,人们更容易记住被他骂过的人。

今年4月,李亮发表公司全员信,正式给这家公司设立一个价值观体系,与过去某种程度上以罗永浩个人意志观为导向、为了还债而设立的赚钱公司不同,李亮在给这家公司灌注一种企业级内涵,使命、愿景、价值观让这家已经膨胀到1500人的公司变得不那么青涩了。而5月10日交个朋友官宣的上市消息,又让交个朋友迅速地完成了“成人礼”。

整个上市与管理层变更都是在近半年的时间里动态完成的,除了上市消息放出后世纪睿科盘中上涨20%,公司的运营似乎未有丝毫陡峭的变动,短视频和直播的流量与平日一样平稳,偏基层的员工几乎感知不到公司的变化,从直播间刚刚下播的交个朋友主播李正对“字母榜”说,“还是照旧”。

“所有资本运作的事罗老师都没有任何参与。”有两位交个朋友管理层向“字母榜”透露,罗永浩并未参与此次上市的相关事宜,在他5月10日的朋友圈里,庆祝的也不是交个朋友的上市,而是理想汽车的一季度财报。

有同事说他年初忙于到各地出差,并猜测可能是挖人和一些合作,并称在ChatGPT爆火后,罗永浩也开始蠢蠢欲动,“他在探索AIGC,但具体情况对外保密。”

罗永浩在交个朋友重大决策中的让位,其实也顺应了交个朋友的迭代,创始人黄贺也在个人抖音号上模糊了自己在交个朋友的身份,并介绍自己是“三个鞋服品牌的老板”,从其短视频内容可见,从之前的潮牌到现在的商业思维科普,他也在给自己找一个新的定位,形成个人独立的流量。

与黄贺一样来自锤科的朱萧木,在早年采访中就曾说过自己和朋友的关系只是签约艺人。

过去的锤科系正在交棒新东方系,在李亮打造的公司价值体系中,罗永浩的理想主义从过去给员工带来的切身压力,被归档到公司的文化手册里。

A

尽管罗永浩早已退出管理层,并在2022年宣布退网,但在他逐渐低频的带货直播,以及外界感知中,老罗依然与交个朋友具有绝对的强关系,并拥有强势的话语权,这也让很多人忽视了李亮的上任,从交个朋友的反馈中,李亮偏低调,且务实,公关部原本对他在今年上半年的曝光计划一再推迟,“他觉得刚负责公司没多久,想等一段时间再说。”

李亮在新东方有极长的任职时间,创办了新东方的K12培训业务,参与过教育行业最惨烈的竞争,在离开老东家前,他的职位是新东方副总裁及北京新东方学校校长。罗永浩在一场直播的聊天局中评价他称,“李亮老师是当年的老同事,比较知根知底,这个知根知底无论体现在做事做人还是业务能力上,都是非常放心的。”

2022年年初,李亮以交个朋友电商学苑校长的身份加入罗永浩的班子,上任的还有他在新东方旧部李牧人,担任电商学苑主体交个朋友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董事及总经理。

早在2021年4月对交个朋友的内部采访中,创始人黄贺就描述了公司的培训业务,不过当时的想法并没有按计划落实,原计划中的校长是原央视主持人张晓楠,她也同样出身新东方,入职时由俞敏洪亲自面试,随后担任新东方集团培训师、演讲师等多个职位,还曾是俞敏洪的助理。

张晓楠与罗永浩关系很好,曾一同在新东方共事,据她在一场直播中所述,她还与罗永浩合租过房子。而这场直播是在新东方的在直播间里,她身边坐着俞敏洪,头上的Title已经变成了新东方直播间CEO,俞敏洪还把张晓楠与罗永浩、董宇辉的关系挑明,试图让这两个直播明星来烘托张晓楠身上的光泽,“她跟罗永浩是同一批老师,也是很密切的朋友关系。”“她是董宇辉的师姐,都毕业于西安外国语大学,英语水平绝对不会下董宇辉”。

显然,张晓楠与交个朋友在2021年的合作计划最终未能成功,当时交个朋友的计划是在6月完成培训机构的启动,但直到2022年这间直播电商学苑才对外官宣,校长也换成了罗永浩的另一位新东方老同事李亮。

B

新东方似乎成了罗永浩寻找管理者的人才库,很难说当时他所寻找的,仅仅是学苑的校长,还是下一任交个朋友的首席执行官。

李亮带过来的老部下,也同样被寄予厚望,李牧人是87年生人,是俞敏洪口中新东方后名师时代的一个典型代表,在K12进入全行业野蛮生长的时期,她参与了李亮牵头的K12业务部门,在“新京报”对李牧人的采访中称,因其出色业绩,帮助新东方进一步打开了在北京的K12市场,她的“教学七步法”,为K12行业的其他机构改革提供思路,友商的“五步法”“九步法”均受李牧人启发。

而李亮带来的另一个人——崔东升,则在进入交个朋友后,直接负责公司三大事业部之一的淘宝事业部,与抖音事业部,以及负责所有垂类账号的北京事业部权重齐平。

崔东升的任务就是将抖音事业部的三年成果复制到淘宝上,然而在匆忙的开局下,这位高管却成为罗永浩去年底淘宝直播中严厉批评的对象。

“崔东升你小子给我听好了,你做的所有糟糕的烂事儿,最后都是我在镜头前出丑啊。”罗永浩的那次炮轰,在当时引起了不小波澜。

交个朋友的员工在采访中说,罗永浩对一个人是有信任值的,他跟你说了一个事,到后面就没有下文了,他会觉得你这个人特别不靠谱,减分。等降到一定水平线的时候,你就是一个失信人员。他就再也不会找你了。

“但他只跟熟悉的人这样”,这位员工补充说。

经历过锤科历练的罗永浩老部下,对他这种“不讲情面”的公开批评已经再熟悉不过了,“交个朋友在淘宝更像是在高速公路造汽车。”崔东升说公司在入驻淘宝前并没有太多准备时间。但对崔东升来说,最好的消息是,老罗骂他,是没把他当外人。

C

对于李亮、李牧人、崔东升来说,都是拿着过去教育机构的经验去经营直播带货公司,而东方甄选的成功,又验证了出身教育的人也许是最懂直播带货的,尤其是这两家公司的管理者都有着新东方的教育经验。

有趣的事,作为原北京新东方学校校长的李亮,他在交个朋友建立的北京新东方系管理层,与东方甄选的西安新东方系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东方甄选CEO孙东旭在2019年之前一直是新东方西北区总经理和西安新东方学校校长,而他在升任新东方在线CEO后,将西安的董宇辉和另一个人气主播石明也带到了北京。

新东方的两股区域派系,最终竟然在直播带货领域成为抖音直播间的两股竞争势力,并成为港股的直播带货双塔。

而两者之间的不同点是,李亮团队的上任,是交个朋友进行去罗永浩化的组织变化,曲线上市的成功,意味着资本市场对交个朋友过去高度依赖单一主播的担忧被解除;而摆在东方甄选眼前的难题是,团队依然没有完成去董宇辉化。

今年年初的春节假期,在17天没有董宇辉的直播间里,东方甄选的销售额出现了明显的下滑,过去公司每半月销售额为2.5亿~3.5亿,而在董宇辉休假的17天里,直播间销售额仅有1亿~2.5亿。

对于董宇辉卖出的很多畅销产品,尤其是书籍,有人将这些销售额定义为董宇辉饭圈化下的结果,“10万册里面卖的都不是读者,而是他的粉丝。”

尽管俞敏洪隔三差五给董宇辉画饼,给他分钱、分股、接班,但在他的自传里,曾浓墨重彩地讲述过当自身业务对一个人过度依赖后所能产生的负面影响。由于之前一个试图造反的老师跟他谈收入分成,他还专门设计出遏制“造反”的策略,不让一个老师负责一门学科。

而此时的董宇辉,理论上是在重演俞敏洪曾经的噩梦,而且相比过去的教训,董宇辉的影响力几乎是几何式倍增的。

从目前交个朋友和东方甄选的业绩来看,两家已经十分相近,据灰豚数据显示,交个朋友今年4月的带货额为5亿+,东方甄选4亿+。而在两家的粉丝量上,交个朋友目前是2114万,而东方甄选有2996万。

从竞争角度来讲,趋近的业绩背后,单一主播的依赖,将会成为公司未来的一个重要隐患。

交个朋友的去罗永浩化,已经进行了接近两年,过度依赖罗永浩是2020年11月借壳尚纬股份失败的原因之一,当时交个朋友的副主播人数寥寥无几,直播带货对罗永浩高度依赖。借壳失败的教训,让交个朋友开始培养副主播队伍。

黄贺因为罗永浩一次拉肚子无法到场而硬着头皮上了第一场直播,从小野和福禄一直跟到交个朋友的李正,因短视频中的一次露面被推到了最早期的副主播班底里,与此同时,老罗也亲自到抖音各个直播间里寻觅主播人选,最终挑中了林哆啦和安甜。

公司总结经验,以一个理工男,搭配一个高颜值女主播,去承接上千万的罗粉。

这是交个朋友最早期的主播团队,覆盖罗永浩缺席的直播场次,公司里除了老罗以外,所有的主播统称为副主播,他们与公司签订艺人经济,并跟随公司从北京搬迁到杭州滨江区,一个电商产业链星罗棋布的地区。

“要不是我来得早,以公司现在的招人门槛,我现在肯定是上不了这个台的。”李正如今已经成为交个朋友直播间里最受欢迎的主播之一,她在描述后来进入公司的副主播时说,新来的年轻人像试戏一样,录一段假装卖货的场景,然后把视频发送给罗永浩。

公司在各个社交媒体的账号上也开始推广年轻主播,黄贺对主播招募中提到的一个加分项,“要有人设意识”,这些人设意味着观赏性和留存,意味着对罗粉的转化,以及非罗粉的吸引力。

目前交个朋友的主播人数达到70人,公司人数突破1500人,新任CEO李亮将罗永浩的精神和价值观以内部信的形式传递给所有员工,将这种价值观定义为支撑交个朋友行稳致远的基石。

但和一些员工的交流中你会发现,罗永浩的价值观只是一个概念,仅此而已,他们来到公司不是带着投奔罗永浩的目的。

新东方系的“接管”,让罗永浩的个人理想主义概念化、文本化了,成为过去那家还债公司的遗产,而直播带货上的战争,由于东方甄选以及李亮带到交个朋友的管理层人员构成,两家公司在完成了罗永浩和俞敏洪的个人救赎之后,最终要讲的,还是一个关于新东方的故事。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