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辞“云”扬帆去

2020-07-22 11:25:08 李昊原

1.jpg

文/DoNews 李昊原
责编/杨博丞

中国的云计算发展,互联网巨头们是付出过很多的。

自阿里开始向云端进发后,腾讯云、金山云、京东云、美团云、网易云等陆续跟进,仅从命名上就对中国云计算宣誓了主导权。而类似的命名方式也让这些云计算品牌天然对标,仿佛是互联网的第二战场。

当多年过去,行业逐渐进入成熟期,云计算的版图也变得越发清晰。

不久前苏宁云、美团云先后宣布停止运营, 似乎投子认输,放弃了这块大蛋糕。重资产模式下的IaaS市场强者愈强,二三梯队的厂商已很难得到外部订单,但烧钱也烧不出未来,及早止损理所当然。

只是,真的很可惜。对互联网巨头们来说,做云计算不止是一门生意,还是从2C到2B的巨大转变。

从中国第一次互联网浪潮开始,这20年来在互联网风口上飞起了为数不少的上市公司,互联网企业家们眼瞅着2C红利将尽,新基建汹涌而来,但却不能分一杯羹,足以让抓心挠肺。

网易在中国互联网公司中,是即独特又能赚钱的一家。今年6月30日是网易上市20周年,这家在互联网泡沫时期去纳斯达克敲钟的公司,在过去20年间股价增长超过90倍,持股年化回报高达26.2%。

不少领域网易进入的时间节点并不早,甚至是等市场清晰之后再进入,而作为后发者,却常以区别于主流的方式赚到了钱,比如电商、音乐,甚至是槽点满满的养猪。

可以说,网易的绝大部分利润是由2C业务贡献的,2B业务则起步于对内部业务场景的对外推广。

自2015年开始,网易在2B市场先后推出了网易云信(通信与视频服务)、网易七鱼(全智能云客服)、网易蜂巢(云计算基础服务)和网易易盾(云安全)等场景化云服务,2016年9月网易云正式成立,并将其云计算战略定位于“场景化云服务”。

这一战略到今天,显得有些泛化和模糊,已到了需要转型升级的时候。

7月16日,网易云在其年度大会上宣布品牌更名为“网易数帆”,对网易的2B业务而言,去“云”而加“数”、 “帆”,战略变得更加清晰,也是当前云计算行业集中化加剧的背景下,一条新途径的探索。

从云计算到基础软件

“2016年的时候,我们就认为,和他们(一线云巨头)在IaaS层面竞争是没有必要的。”在接受「DoNews」采访时,网易副总裁、网易杭研院执行院长、网易数帆总经理汪源说道。

之所以将品牌命名为“网易云”,更多是对“网易”品牌的体现,在网易云之下,又会有网易云信、网易七鱼、网易蜂巢、网易易盾等子品牌。

网易云计算始于2012年,当时杭研院基于 Open Stack 建设部署了私有云,为网易互联网业务提供。

“我们在2016年仔细地分析过,做的这些工作里面哪些给网易集团创造的价值最大的。”作为杭研院执行院长,汪源对价值的定位很明确——要比能够在市场上买到的产品有更高的价值,才算是创造了价值。

IaaS的业务可以做,毕竟自身也有需要,但汪源也预见到,这项业务最终会相比市场上的竞品缺少性价比,没有对外的意义。

那么作为2B技术服务提供商,聚焦在哪些方面,能为网易创造价值呢?汪源等人当时思考的结果是,哪项技术创造的业务价值大,就去做什么。作为互联网企业,他们最擅长的还是帮助企业做数字化转型,或者说当时更流行的“互联网+”。

这也是网易云做场景化云服务的开始。比如云安全的网易易盾,在当时并没有什么市场,但是可以为互联网内容提供安全保护。无论是邮箱的反垃圾邮件,还是新闻的内容安全,亦或是音乐的内容安全,这对网易集团是有很大的价值的,随着技术成熟并对外提供,外部市场开始逐渐显现。

2016年,汪源认为不可能有哪家厂商能把所有数字化转型的领域都做到最好,因此在特定场景和特定技术方向上做的非常专业就能创造价值,这也是网易七鱼、网易易盾等子品牌比较知名的原因。

进入企业服务市场后,网易云陆续推出了微服务平台、大数据平台、BI产品、业务和数据双中台等。他们发现这些业务有一个共性——基础软件能力。

谈起基础软件,一般指操作系统、中间件和数据库,微软、甲骨文、IBM等公司都在基础软件领域的巨头,而国内在基础软件上的研究相对落后。

汪源是国内较早参与基础软件研究的人。2003年,国家工信部设立“核高基”专项,支持国产厂商开发基础软件,汪源就和网易易数总经理余利华前往北京凤凰岭,闭关八九个月开发了神舟OSCAR数据库,这一项目后来荣获了国家高技术产业化十年成就奖。

2006年,汪源来到网易杭州研究院,继续基础软件的研发,相继开发了分布式数据库、分布式文件系统等、多媒体智能等。包括云计算服务,2012年开始,2015年网易95%的互联网业务已经实现上云,并在次年成立网易云。

对汪源来说,从云计算到基础软件,其实更像是一场回归,只不过基础设施已经从线下转移到云上。

SDI²:企业服务的新方法论

企业服务要帮助企业做数字化转型,小公司能做的是快速查漏补缺,而大公司多有自己成体系的方法论,比如数据中台就是由阿里提出的。

此次品牌升级,自上而下可以分成三个层面,最上层是网易提炼出的新的数字化转型的方法论,而围绕这个方法论网易沉淀和推出了配套的产品和技术,最后通过网易数帆这个新的品牌来宣告这一改变。

首先来说新的方法论,汪源称之为最简洁的方法论——SDI²。SDI²包含三部分:第一,软件定义的组织(Software Defined Institute);第二,数据智能(Data & Intelligence);第三,软件定义的基础设施(Software Defined Infrastructure)。

2.png

网易数帆发布的基础软件能力包含四个模块:第一,网易轻舟,云原生软件生产力平台;第二,网易易数,全链路数据生产力平台;第三,网易易智,多媒体智能开放平台;第四,网易易测,全维度质量效能平台。

网易轻舟和网易易测对应着方法论中“软件定义的组织”,网易易测涵盖了测试管理、UI测试、性能测试、接口测试等全维度的测试能力,并使用人工智能的技术来提升测试效能。网易轻舟更是提供了类似于亚马逊的微服务和DevOps的能力。

网易的客户之一是全球知名餐饮企业,其在网易支持下构建了强大的软件能力矩阵,通过POS终端、超级APP、小程序良好地触达消费者,也构建了强大的配送、门店、会员等管理系统,并和很多合作伙伴实现良好的生态对接。

数据智能由于通常能直接带来业务效果,是软件定义价值的体现。

因此,网易数帆对发挥数据生产力提出了三步走的策略。第一,构建强大的数据中台,实现组织内所有数据的统一管理,提供高质量的数据;第二,基于数据构建好的数据产品,让组织从管理者到各个层面的员工都有基于数据进行决策并且开展行动的能力,并能够为外部客户提供智能化的服务;第三,借助多媒体智能算法将多媒体数据转化为能够被充分有效利用的结构化数据。

“网易数帆提出的数据生产力方法论突破了当前业界过于强调数据中台的局限,也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都是建数据中台,有的成功有的失败的问题——关键在于有没有最后落地到有价值的数据产品。”汪源说。

对应数据智能,网易易数可以支撑企业快速构建高质量的数据中台和数据产品,网易易智提供构成面向企业的多媒体数据智能的解决方案。

最后软件定义基础设施,是指计算、存储、网络等所有的资源可以由软件来实现自动化的控制,提供强大的基础设施能力。

汪源认为,这需要企业使用统一的云原生操作系统。“从1970年左右操作系统的概念出现以来,我们知道操作系统能够把基础设施管理好,企业不应该、也不可能直接管理这么多的基础设施。但我们发现在当前云计算的环境下,技术开始碎片化,企业拿不到一个很好的操作系统来管理所有的基础设施,所以我们想提供一个强大的云原生操作系统来做这件事。”

网易数帆的云原生操作系统解决方案包括两个部分:第一,通过云原生的混合云统一管理所有的计算资源,包括私有云资源和公有云资源;第二,提供一系列的云原生的中间件,包括数据库、消息传输、大数据的计算、机器学习的计算等,让所有的计算都在云原生混合云里进行统一的管理和调度。

在当天,网易数帆还发布了新一代高性能的分布式存储系统Curve,并进行开源。

综上,网易数帆的新方法论和技术能力相对应,网易轻舟和网易易测构成了实现软件定义组织的解决方案,网易易智和网易易数构成了企业实现数据智能的解决方案,Curve和云原生操作系统构成了企业实现软件定义基础设施的解决方案。

为什么要强调云原生?

“因为我们认为在云这个环境下,只有云原生的技术是唯一的社区开放的技术体系。”汪源回答道。

早期云原生技术主要是围绕云原生应用十二要素,关注应用层面的架构问题,包括微服务、DevOps技术,以及下一代的微服务——服务网格(Service Mesh)等,目前这些问题在网易已基本得到解决。

再进一步,云原生技术将关注在更基础的层面上,支持业务的高效研发、高弹性伸缩等。该变化和企业上云的进程是同步的,而在企业云原生化的过程中,对任务的统一管理就会变成新问题——云环境下操作系统的问题。

目前在一体机上,Linux就可以进行管理,在私有云上,企业可以考虑用 Open Stack 或 Vmware ,但在公有云上,主要还是用云厂商的操作系统,这也是一种被单一厂商绑定的。

这应是大企业尽全力量避免的一件事,如果哪位CTO成功做到了这一点,那么他要么不尽职,要么可能存在内幕交易。

据了解,一般公司CTO在采购IT设备时会综合采购多家IT设备来避免日后因IT变动而出现的种种问题。

而作为中立的社区,云原生是开放的技术体系,相比其他技术体系,汪源认为云原生操作系统有四大价值。

第一,客户对操作系统是自主可控的;第二,实现标准的统一,同一套技术上可以运行在所有的环境之下;第三,通过统一管控业务错峰,可以极大地降低成本;第四,可以提高弹性。

这意味着这条路线企业可以长期依赖,而且较为开放,成本也较低。比如网易传媒通过使用网易数帆云原生的中间件,就将资源部署密度提升25%,CPU利用率提升了53.56%,IT成本降低了37.6%,这还不包括运维成本的下降。

对网易数帆而言,由于本身已经不太对外提供IaaS服务,那么像公有云提供商一样提供专属操作系统就没什么必要,支持云原生操作系统更符合技术发展趋势。

“我认为云原生的趋势,从软件研发、DevOps、微服务这样的范畴,逐步走到云原生操作系统、云原生中间件这个范畴。”汪源表示,未来杭研院对云原生的主要技术研发方向,是将所有的数据库、大数据计算,包括TensorFlow这样的机器学习平台以及所有的中间件云原生化,未来还会推出云原生的大数据技术,去增强云原生中间件的能力,这是实现云原生操作系统的最核心的工作。

是合作伙伴,还是竞争者?

回到操作系统,一款操作系统的成功,一定是其生态建设的成功,比如微软,谷歌安卓等,而生态建设的成功,则体现在操作系统下层的基础设施,和上层的中间件与应用上。

汪源称,“我也非常认同,操作系统要做成功,生态上要做好,所以我们非常强调操作系统基础软件要能够在所有地方都能够顺畅地运行,上端所有的应用软件也都可以基于这个操作系统上运行,这是最好的一种状态。”

同时,汪源着重提到基础软件与资源的问题。“我们不能说只要基础软件就行了,后面的资源不需要,这不可能,我们也需要阿里云、华为云提供低成本的、有弹性的、稳定可靠的资源。”

对升级后的网易数帆来说,基础软件的路能否走通,合作伙伴非常重要。

在活动当天,「DoNews」了解到,到场的云厂商并不少,如同在杭州的阿里云,还有华为云、UCloud等厂商。汪源还透露与金山云也存在合作,也包括浪潮、英特尔等硬件厂商,此外还有有赞,城云科技等行业生态的合作伙伴。

可以看到,在基础设施层和应用层,网易数帆都初步构建了较好的生态。

3.png

对于品牌名称变更的看法,汪源告诉「DoNews」,“大家都叫某某云,一看还以为是竞争对手,实际上不是,我们其实有很多合作的空间。”

实际网易旗下企业级产品服务的形式多为PaaS和SaaS,比如网易云信、网易易盾是PaaS,网易七鱼、网易互客是SaaS,与IaaS厂商的确冲突少,合作多。

当然,网易数帆并不希望被定义为PaaS或SaaS厂商,而是希望更大概念下的基础软件提供商。

目前其产品序列,的确包括了开发工具、中间件、操作系统和数据库等几大基础软件品类,不过我们看到,虽然网易避开了在IaaS层面的竞争,但阿里云等IaaS巨头,近两年也在不断深入PaaS乃至SaaS市场,合作固然存在,但竞争绝不是没有。

另一方面,传统的软件巨头也在积极上云,比如微软、Oracle,它们均是上一代的基础软件巨头,目前在云计算领域也极具影响力,而基础软件想要做好,投入同样也不少。云计算和基础软件,究竟哪个竞争压力会更大一些?长期来看也许是后者。

但网易一直擅长的,就是在大市场的细分领域站住脚和赚到钱。

目前来看,网易能找到最合适的定位,则是在一个开放兼容的生态环境中,创造独特的价值并与之兼容。这个生态要尽可能实现软件和硬件间解耦合,主体构建在开源和开放技术的基础上,并能够为企业提供在混合云、多云的情况下一致的体验。

网易数帆要做的就是沿着设定的核心业务线进一步去发展和深化。

“做基础软件,我觉得要开放,能够跟周围都是朋友关系,虽然说有些厂商做跟我们重叠的东西,那也没关系,最后还是看谁能够为客户提供更多的价值。”汪源最后说道。

相关文章

{{news.title}}

{{news.timeFormat}} {{news.author}}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