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佰》不是华谊真正的救命稻草

2020-09-04 11:31:09 长风

1008707072823656488.jpg

文/DoNews 长风
责编/杨博丞

从上市起,华谊就一直在探索一条能够保障公司业绩的路径。从最初的多元化发展到现在的聚焦影视与实景娱乐,战略几经变化。

在2009年上市几个月后,公司开始奉行董事长王中军“去电影单一化”的经营主旨,掷出1.49亿元入股手游公司掌趣科技;2010年成立实景娱乐公司,打造“电影小镇”;时隔两年重回电视剧领域,2017年一口气发布30多部片单。

华谊顺利从一家老牌电影公司转型为涵盖多种娱乐产品形态的综合娱乐集团,同时也达到不过分依赖电影业务的目的。

从2013年到2017年,华谊在掌趣科技上累计套现28.15亿元。尤其是2016年,华谊兄弟35.03亿元的营收中,投资收益达到11.19亿元,占利润总额比例高达87%。

但是,充满风险性的投资和尚无法成熟运转的实景娱乐业务并不能给华谊持续带来业绩保障。

2018年,在影视行业经历一系列规范调整、公司部分电影票房不及预期以及实景娱乐进入精细化运营深水期的情况下,公司出现上市以来第一次亏损,亏损金额接近11亿元。

2019年更是因为主投主控电影项目缺失、计提商誉减值准备、长期股权投资等原因,致使扩大亏损规模近40亿元。

如今华谊的现金流已经不堪重负,近年来公司大规模融资、王中军卖画卖房以及质押股票等新闻不断。

就在唱衰声一片之时,《八佰》取得的成功让外界对华谊再一次燃起希望。而在多元化扩张失败的情况下,华谊也表示要回归主业,聚焦影视和实景娱乐。

不过,华谊真的能依靠《八佰》转亏为盈,重新坐上电影行业老大的位置吗?

华谊2020:没业绩,融资难

2020年对于华谊兄弟来说是一个新的开始。在2019年的最后一天,公司CEO王中磊发表致全体员工公开信,在信中反思华谊电影“断货”、三度缺席春节档的问题。

在2020年半年报中,华谊明确未来将集中全部资源打造“影视+实景”的新商业模式,不断强化内容源头,持续推出优质内容。与此同时,公司以原创电影 IP 为基础继续推动实景娱乐的发展。

而在这半年中,华谊业绩依旧惨淡。据华谊上半年财报显示,其总营收3.24亿元,同比减少69.8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31亿元,上年同期为-3.79亿元。

0.png

在影视娱乐、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互联网娱乐以及产业投资这四大板块中,只有包含新媒体、游戏等业务在内的互联网娱乐在疫情的利好下,营收较去年同期上涨101.51% 至3556.32万元,但毛利率同比下降至8.18%。其余业务营收均处于下滑状态。

即便上半年与优爱腾芒合作的《九指神丐》、《人间烟火花小厨》、《古董局中局之鉴墨寻瓷》等剧集均上线且取得一定成绩,但都和这几年的电影一样没什么爆款。报告期内公司投资制作的电影更是因疫情原因无法上映,导致整个影视娱乐板块收入仅2.75亿元,同比下降73.18%。

华谊最看重的实景娱乐也没带来什么惊喜,这不仅是因为大众在疫情期间选择居家,缺乏如米老鼠、阿凡达等强大的IP支撑,也是导致这些影视乐园无法吸引人流的关键。

在首个重资产实景娱乐项目开园之前,华谊通过品牌授权在长达三四年的时间获得不菲收入。但伴随着授权费回收期的结束,华谊这一板块的营收一直处于下滑状态。再加上今年上半年疫情的席卷,整个上半年该板块收入仅993.23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65.97%。

在公司整体表现不佳的情况下,华谊2020年上半年不出意料的继续亏损,公司现金流更加紧张。财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57亿,同比减少73.94%。

为了避免资金链断裂,华谊从年初就开始四处寻钱。今年1月,民生银行给予华谊兄弟5亿元贷款展期一年;4月,华谊兄弟通过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从阿里影业、腾讯、象山大成天下等手中募资23亿“补血”;7月,招商银行宣布拟向华谊兄弟提供15亿元授信用于华谊的影视项目开发。

但由于前两年的巨额亏损,华谊融资并不易。为了拿到4月份的23亿元资金,华谊兄弟将增发底价打8折。这是目前的监管新规所能允许的最大增发定价折扣。

这不是华谊兄弟第一次为钱“低头”,2019年该公司就想尽各种办法筹钱并思考如何破局。

缺乏爆款
华谊线下“迪士尼”道阻且长

2019年,华谊将回归主业作为公司运营的主旋律。王中军公开表示,华谊兄弟的一个方向是资产处置,逐步剥离和电影、实景关联较弱的业务与资产,回笼资金、优化债务结构。

当年4月,华谊兄弟发布公告称以10亿元总价转让所持英雄互娱20.17%股份的股权收益权;9月,华谊兄弟及全资孙公司华谊国际投资以3.9亿元人民币将GDC公司90.5%的股份全部转让;今年1月,华谊兄弟以904万元将子公司持有的卖座网4%的股份转让,自此连续亏损两年的“卖座网”不再纳入华谊兄弟的合并报表。

此外,有关王中军、王中磊两兄弟变卖字画、房产、质押股份等消息也频繁被曝出,华谊兄弟缺钱程度可见一斑。而这部分回收的资金将全部用于内容投资。与华谊在2020年半年报中提出的战略一致。

但想要重回之前在电影行业霸主的地位也并非容易。

剔除受疫情波及的2020年,在此之前,华谊的影视业务一直在走下坡路。以距离最近的2019年为例,当年影片的票房收入同比大幅度下降,导致影视娱乐营收同比减少43.81%。

对此华谊兄弟的解释是,2018年同期上映的《芳华》、《前任3:再见前任》等影片取得了较高的票房收入,电视剧方面,主要也是因为2018年电视剧《好久不见》表现太优异。

这已经从侧面说明2019年公司缺乏爆款内容,如果再往前追溯可以发现,华谊该业务在2018年中的表现也没有多么优异,其影视娱乐业务营收同比增长仅8.39%,与上一年30%以上增速差距明显。

对此王中磊也在2019年底发布的致全体员工信中表达过不满,直言电影团队连续第四年交出远远低于预期的成绩单。不仅没有解决常态化优质内容生产力不强的问题,人才的储备与培养也乏善可陈。

内容上不能持续产出IP,华谊一心想要推动的实景娱乐也就无从谈起。

早在2011年,华谊就成立了华谊兄弟(天津)实景娱乐有限公司探索文旅,2014年,华谊兄弟将实景娱乐单列为一个业务板块。随后几年间,华谊的实景娱乐品牌在各个地方攻城略地。截至2017年年报公布时,签约项目已经有18个,离20个初步计划相差无几。如今,海口、长沙、苏州、郑州四地项目已经落地。

但由于缺乏像《阿凡达》、《玩具总动员》等具有强大影响力的影视作品,该业务的发展情况并不好。从财务数据来看,华谊实景娱乐过去几年来贡献了10亿左右利润,但均为品牌授权带来的几乎无成本的高利润,而非乐园收入。

在目前已经开园的几个项目中,除了冯小刚电影公社在2019年为公司带来了1.12亿的净利润,其他项目并不尽人意。在华谊公开的数据中,华谊苏州电影小镇自2018年开业起一直亏损,当年营收1.89亿元,净亏损1.34亿元。2019年营收提升到2.06亿元,亏损为1.62亿元。

在这种情况下,借助自有IP推动实景娱乐业务发展异常困难。对此华谊进行了战略调整,施行多元化优质 IP 引入机制,从自有平台向开放平台转型。

《八佰》不是“超人”

实景娱乐业务的发展仍处在摸索阶段,现阶段的华谊兄弟仍需要倚重电影收入续命,8月份上映的《八佰》成为帮助公司度过难关最大的希望。

在电影上映前,就有业内人士预测该电影票房将达到20亿元,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不止于此。截止目前,上映14天的《八佰》票房已经达到22亿元,票房排名第二的《我在时间尽头等你》票房仅5亿元。《八佰》大卖,影片主投资方华谊兄弟自然成了最大的受益者。从影片宣布定档起,华谊的股价就持续上涨,几乎翻倍。

二级市场上的表现虽好,想要扭亏却不那么容易。

华谊虽然主投主控《八佰》,但背后的资方也不少,背后包括腾讯影业、阿里影业、上海电影、完美影视等20家出品公司。对于身处困境的华谊来说,和这么多家公司一起利益共享有些僧多粥少的感觉,华谊之前发布的相关公告也说明这一点。

华谊在公告中称,截至2020年8月25日24时,影片《八佰》累计票房收入超过人民币11.55亿元。截至2020年8月25日,公司来源于该影片的营业收入区间约为人民币2.05亿元至人民币2.45亿元。而根据公司同日披露的半年报,其上半年净亏损达到2.3亿元,《八佰》这部分收入勉强填补上半年的窟窿。

后续《八佰》还能创造几个11.55亿元还是未知数,而且在看收入的同时,成本也是一大问题。由于完全使用数字IMAX摄影机拍摄、1:1真实还原战争场景、雇佣大量群众演员……网传《八佰》的成本高达5.5亿元,华谊作为主投主控地方付出的经费必定不少。加上实景娱乐业务持续拖后腿,以及疫情过后互联网娱乐优势不再,该电影的票房最终给华谊带来的利润是否足以扭亏还很难说。

在其他作品方面,公司今年有待上映的电影还有根据现象级手游改编的电影《侍神令》(原名《阴阳师》)、常远导演的《温暖的抱抱》。备受期待的新片《749 局》、《美人鱼 2》等电影还处于后期制作阶段,华谊只能期待《侍神令》和《温暖的抱抱》能有不俗表现。

不过下半年电影市场竞争激烈,此前备受关注的《夺冠》、以及《哪吒之魔童降世》团队制作的《姜子牙》等影片相继定档,《唐人街探案3》也有要上映的迹象,华谊的两部电影想要成为下一个“黑马”并不容易。

为了你弥补近几年对影视业务的“亏欠”,华谊正在加紧对该业务的投资。王中磊曾透露,2020年下半年将投拍3-4部影片。

公司参与投资的多部电视剧及网剧也在稳步推进,包括《古董局中局之掠宝清单》、《宣判》、《流动紫禁城》、《战地少年》(原名《心宅猎人》)、《喵喵汪汪有妖怪》、《胭脂债》、《邻家爸爸》、《我们的西南联大》等;其中,《古董局中局之掠宝清单》、《宣判》已经关机进入后期制作阶段。

以上可以看出华谊储备项目的步伐明显加快。

另一方面看,关于外界关注的退市危机,华谊兄弟方面曾公开表示,深交所修订了《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并于2020年6月12日正式发布并施行,根据新修订的退市指标,公司退市风险较大程度上已经消除。但即便如此,没有业绩做支撑,保留住上市公司的身份也难以在二级市场继续融资。

这次华谊的“影视+实景”能否走通,关键不在于一部《八佰》,而是持续制作“八佰”。为了达到持续输出优质作品的目的,华谊也曾先后花费2.52亿收购注册仅三个月的浙江常升,目的只为绑定张国立;7.56亿元收购成立仅一天的东阳浩瀚70%股权,通过百倍溢价绑定李晨、Angelababy、冯绍峰、杜淳等艺人;10.5亿元收购资产为负的东阳美拉,绑定冯小刚。

但其他同行也不逊色,无论是北京文化还是欢喜传媒等都在积极聚拢业内资源。资本已经不是取得胜利的唯一,华谊的翻身仗还需要更多战略做支撑。

相关文章

{{news.title}}

{{news.timeFormat}} {{news.author}}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