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商业 > 靠炒币拯救市值:美图能否逆天改命?
靠炒币拯救市值:美图能否逆天改命?

文/DoNews 尹太白
编辑/杨博丞

“女神概念第一股”美图最近狠狠地赚了一笔。

4月8日晚,美图发布公称,其全资子公司美图香港根据加密货币投资计划在公开市场交易中进一步购买了175.6枚比特币,总对价约为1000万美元。

事实上,这并不是美图第一次购买比特币。

3月17日晚,美图在港交所发布公告,其全资子公司Miracle Vision根据加密货币投资计划,在公开市场交易中进一步购买了1.6万枚以太币以及386枚的比特币,总对价分别为2840万美元和2160万美元,共计5000万美元。

而在此之前的3月7日,美图也曾发布告称,在公开市场交易中购买了1.5万枚以太币以及379枚比特币,总对价分别约为2210万美元和1790万美元,合计为4000万美元

截至目前,美图在加密货币上的投资总额已达到1亿美元,完成了此前公告中投资计划的购买上限。据粗略估算,在不考虑手续费且美图全程未进行减仓操作的情况下,其购买的比特币和以太币的浮盈已接近190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后已超过美图2020全年净利润的200%以上。

然而现实却与账面盈利这一喜讯截然相反。美图作为一家港股上市公司,不好好经营主业反而疯狂购买加密货币的行为引来了外界的诸多质疑与抨击。

对于购买加密货币的行为与动机,美图在其公告中解释称,加密货币具有足够的升值空间,通过将部分现金储备金分配到加密货币,还可以分散持有现金的风险。并且这能向投资者和利益持份者表明公司接受技术革新的抱负和决心,从而为进军区块链行业做好了准备。

但事实果真如此吗?

踩准三大风口均惨淡收场

创立于2008年的美图,因优秀的影像处理技术而广受女性用户青睐。2016年12月15日,美图于香港主板挂牌上市,被称为“女神概念第一股”。

但这样的高光时刻并没有持续太久。从2017年开始,美图的股价便一路下跌,在2019年下半年至2020年,甚至长期徘徊在1港元附近。

虽然股市表现不佳,但不得不承认的是,美图对于风口的嗅觉极为敏感。

2013年5月,美图踩着智能手机的风口,推出了当时国内第一款专注自拍的智能手机。得益于清晰独特的定位、先进的影像处理技术,以及与其他智能手机厂商存在较为明显的差异化,美图手机很快声名鹊起,甚至还签约了Angelababy作为形象代言人,之后又跟哆啦A梦、美少女战士等知名IP发布联名限量款。

随后,智能手机业务就成为了美图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在随后的5年里,智能手机业务营收占美图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59.7%、87.8%、89.9%、93.4%和83%。

然而从2018年开始,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便表现出了下滑态势。一个客观因素在于,智能手机市场在经历了连续6年的高速发展下,使得市场急剧饱和,并且华为、苹果等手机厂商无论是在影像还是系统、生态的表现上都十分均衡。

由于在手机供应链上的先天薄弱和太过重视美颜自拍的功能,美图手机一直因为“系统卡顿”、“软件优化不到位”等问题而被用户诟病。于是,美图手机在2018年的销量直接腰斩,2019年4月,美图宣布关闭手机业务,并将美图手机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推广授权给了小米,草草结束了在智能手机领域的战争。

另一个风口是短视频。在短视频领域,美图也曾一时风光无两。

2014年5月,美拍正式上线,比抖音的推出还早了两年有余。上线后,美拍连续24天蝉联App Store免费总榜冠军,并成为当月App Store全球非游戏类下载量第一名。

2016年1月,美拍推出直播功能,同年6月推出礼物系统功能,不管是拍摄短视频还是直播都可以接受粉丝的在线送礼,美拍迅速成为最有代表性的娱乐直播平台,就连范冰冰巴黎时装周直播、黄子韬米兰时装周直播等也都深度参与其中。参与直播的不仅是明星,还包括网红、国际机构、媒体等。截至2016年6月,美拍用户创作视频总数达5.3亿,日人均观看时长40分钟,月活跃用户数达到1.41亿。

虽然美拍曾在短视频领域占据着绝对的霸主地位,然而其定位长时间局限于“工具性”,最初的社交性也过度依赖微博,从而导致美拍自身的社交属性较弱,无法像抖音、快手一样成为社区平台。此外,美拍在玩法更新上相对落后,对于用户需求的反映也较慢,以至于慢慢被淘汰出局。

电商是美图继智能手机与短视频之后踩准的第三个风口。2017年10月,美图美妆正式上线,

起初,美图美妆曾尝试过用智能测肤这种小功能来吸引用户,也做了不少促销活动,但这不仅没把用户的使用习惯培养起来,反而直接增加了美图的营销成本。综合权衡之下,美图不得不在2018年11月30日停掉了电商业务,平台商铺、店铺、交易功能均被关闭。

公开数据显示,从2013年到2019年,美图累计亏损约121亿元。一个显而易见的情况是,在主营业务难以取得突破性进展的背景下,美图迫切需要一个快速赚钱的方式。

上市公司投资加密货币可行吗?

其实不只是美图,特斯拉也在重金押注加密货币。

1月29日,埃隆·马斯克将自己的推特主页简介变更为“#bitcoin”后,比特币随即飙升至3.8万美元,一度大涨18%。

一个星期后,马斯克又在Clubhouse上给大家分享了“他与比特币不得不说的故事”。马斯克当时称,自己错过了比特币的这几年来的盛宴,说自己理解得有点慢、意识得有点晚,为8年前没有入手而追悔莫及。“但我真的认为,它是个好东西。”

马斯克的高调入局,让原本平静的水面卷起飓风。

2月8日,特斯拉在一份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财务报告中表示,特斯拉已买入价值15亿美元(约合100亿元人民币)的比特币。该报告还指出,在法律允许的基础上,未来会在一定限制内接受以比特币支付产品的形式。

消息传出后,比特币的交易价格一度暴涨,当天的涨幅达到18.8%。此后,比特币一路飙升,到4月初的时候,一枚比特币的交易价格已经突破6万美元大关,最高时达到6.4万美元。

颇值得玩味的一点在于,特斯拉从中获利颇丰。根据外媒测算,特斯拉共持有超过4.2万枚比特币,位列全球上市公司持有比特币数量第二名。截至目前,特斯拉浮盈已经超过9.9亿美元,这比其2020年7.21亿美元的净利润还要高出37%。

不能否认的是,无论是美图还是特斯拉,其投资加密货币所获取的收益比其他任何收益都更加迅速且可观。

在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看来,购买比特币不管被定性为投机还是投资,也无论炒币是盈是亏,都要建立在主业健康的基础之上。“在主业不振的情况下,上市公司的炒币行为反而是一种危险的信号,这意味着,一旦牛市过去,市场进行调整,那么上市公司将很容易出现财务危机。”

即将重拳出击的监管

监管问题一直是悬在加密货币市场之上的达摩斯克利之剑。

全球四大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一Kraken的首席执行官杰西•鲍威尔警告称,全球各国政府可能会限制使用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他表示:“我认为可能会有一些打击行动,围绕加密货币的监管不确定性不会很快消失。而美国比其他国家更‘短视’,对银行等传统企业的压力很敏感。”

事实也的确如此。

在4月18日的博鳌亚洲论坛上,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以及央行副行长李波均谈到了比特币。

李波表示,比特币是加密资产,是一种投资选项,它本身不是货币,而是一种另类投资。因此,加密资产将来应该发挥的主要作用,是作为一种投资工具或者是替代性投资。要确保对于这类资产的投机不会造成严重的金融风险,这是必须要做到的,正研究对比特币、稳定币监管规则,将来任何稳定币如果希望成为一个得到广泛使用的支付工具,必须要接受严格监管,就像银行或准银行金融机构一样受到严格监管。

周小川则表示,要区分数字货币和数字资产,对于比特币这类加密火币,并非现在要下结论,但是“要提醒,要小心,在中国,金融创新的东西都要说清楚它对实体经济的好处”。

在面对加密货币的态度上,美国、印度等国家也出奇的一致。

2月26日,美国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公开抨击比特币。“比特币的合法性和稳定性仍然存在重要问题。”耶伦表示,“我不认为比特币能被广泛用作交易机制。在某种程度上讲,我担心它通常会被用于非法融资。用它进行交易是一种极其低效的方式,处理交易需要消耗惊人的电量。”

最近,美国政府又提出了一项反洗钱规则,要求在数字钱包中持有加密货币的个人进行3000美元及以上的交易时,必须进行身份检查。此外,印度政府也在考虑立法禁止加密货币,并惩罚交易、甚至是持有加密货币。新法律将给加密货币持有者6个月的时间清算此类资产。

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货币未来究竟如何,现在仍难以预料,但唯一可以预见的是,加密货币即将迎来各国史上最严格的监管,届时,主业不振的“美图们”该何去何从?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