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商业 > 盲盒鄙视链乱象:千元改娃,难辨真假,这届“娃圈”真内卷
盲盒鄙视链乱象:千元改娃,难辨真假,这届“娃圈”真内卷

撰文 | 长风
编辑 | 杨博丞

Z世代登上消费舞台后,很多小众产业火了,首当其冲的是盲盒。泡泡玛特作为盲盒的代表,如今已经被年轻人“买”上市。

这些热衷于盲盒的消费者对市场上的小娃娃们无比喜爱,为了抢到首发,很多玩家甚至会通宵排队。在得到这些“奇珍异宝”后,玩家又开始琢磨怎么样让“他们”变得更美更精致。

这自然而然地诞生了一种职业——盲盒界改娃师。改娃师们用开水来拆解娃娃,用卸甲水给娃娃去色,再加上拼接、加粘土、塑形、打磨、上色等一系列操作,让这些容易“撞脸”的娃娃变得独一无二,满足客户需求。

这看似新鲜,但对于喜好人形玩偶的玩家们来说早就不足为奇。虽然盲盒界的改娃更加出圈,但相比之下,人形玩偶玩家所在的娃圈更有资历谈论改娃。这个圈子可以说是改娃鼻祖,大到改造裸娃(没有妆面、头发、眼睛以及衣物的娃娃),小到为成品娃娃化妆、做衣服,这些操作在娃圈都更加“历史悠久”。

其中,为娃娃化妆是玩家必做的项目,这奠定了圈内改娃师的地位与经济基础。无论从业多久,只要技术尚可,改娃师妆费都能拿到上百元。B站制作改娃视频的一位UP主告诉DoNews(ID:ilovedonews),自己认识的靠谱妆师(只承接化妆业务的改娃师又被称为妆师)费用都在200元左右。

而那些自己购买裸娃进行改妆的改娃师,一个改后成品的售价可以比成本价高出几千元,即便如此依然供不应求。这还只是改娃师收入的冰山一角,销售娃衣娃包等配件以及贩卖盗版娃又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不过,在当下娃圈维权力度越来越大的情况下,改娃师的生意规模也面临着缩减危机。尤其是在人形师介入的情况下,盗版商很有可能受到冲击,进而导致一批没有财力玩正版娃娃的玩家被“清退”。玩家一旦少了,改娃师的单子自然就会下降,这块蛋糕似乎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沉迷娃娃的年轻人

泡泡玛特让盲盒火了,盲盒中的娃娃也逐渐成为玩家的亲密伙伴。

“这些可都是命根子,每天都要看一遍。”盲盒深度爱好者沉末对娃娃几乎到了痴迷的地步,不仅要每天检查,还会为其拍下精美照片,上传到社交平台。在晒自己宝贝的同时,也会留意别人都入手了哪些娃娃。

玩的时间久了,沉末发现,在社交平台上活跃的不只有盲盒玩家,还有人形玩偶玩家。而人形玩偶又分为很多类,最常见的是 Blythe(小布娃娃)、BJD(球型关节人偶)以及OB11(只有身体部分,头部可以选择搭配)。

据DoNews了解,这三种娃娃的结构材质均不同。其中,BJD因为采用了球型的关节,所以能做出许多接近于真人的姿势,在娃圈拥有大量玩家,OB采用的则是转轮关节与机械关节。但无论玩哪种娃娃,玩家都付出了大量的财力物力。

相比而言,这些玩家比沉末还要费心费钱。

在售价上,BJD的售价大多以千为单位,精致一点的BJD娃娃售价能达到5000元左右。blythe价格亲民一些,天猫官方店铺在售的娃娃最高不超过3000元。

更重要的是,在娃圈,人和娃娃的身份是绝对平等的。玩家将买娃称之为“接娃”,并称自己为“娃娘”或者“娃爹”。他们像对待孩子一样对待娃娃,带她们旅行游玩,帮它们在途中拍照,彼此相互陪伴。在玩家眼中,娃娃拥有超出物品之外的精神意义。

正因如此,玩家们一直致力于如何给予娃娃更多的爱,圈内也时长会分享“养娃”经验,比如怎样做造型。由于娃娃的衣服可换、关节可动,脸部妆容、头发、手脚都可根据需要改变,很多玩家为了让自己的娃娃更加特别,会根据自己的喜好二次“创作”娃娃。

这些都是非常烧钱的项目,圈内也一直有着“一入娃圈深似海”的至理名言。不过即便是砸下大价钱,也经常有玩家抱怨“好看的衣服永远抢不到贩售,投的妆名额永远抽不到我。”而这也侧面印证了在这类需求的催生下,一些娃圈衍生出的新产业正在高速发展。

娃圈“造福”改娃师

玩家对于如何让娃娃“过上”精致生活十分上心,穿戴、妆容都成为娃圈十分热衷的话题,并衍生出相关产业。

在淘宝上搜索娃用配件,大到娃衣、包包,小到发卡、假发、头发打理液等应有尽有,价格在从几十到几百元不等。而许多玩家为了给娃娃更好的生活,通常会选择高端用品,圈内称之为“富养娃”。“富养娃”需要大量开销,以国内知名娃社龙魂人形社为例,该社出售的正版官服价格最低也要400元以上,高价官服上千元,一双鞋子也要百元以上。

除了购买配件之外,玩家们为了展现自己娃娃的独特与精致,还会给娃娃化妆,甚至改造娃娃,包括更换新的眼睛、做新的发型……在这类需求激增的情况下,改娃师职业悄然兴起。和其他职业不同,娃圈的改娃师几乎都是自学成才,在网上找了一些教程,熟悉基本步骤后,尝试按照不同风格改娃,反复练习提高技术。

目前,微博、淘宝、闲鱼、B站等网络平台已经成为改娃师的主要聚集地,他们通过这些平台接单。口碑好的“改娃师”会吸引大量玩家,DoNews在闲鱼上了解到,很多改娃师出售的改后成品Blythe整娃利润均在上千元。

闲鱼上,某改娃师改好的一款Blythe成品标价高达6000元,而官方出售的原装娃娃价格仅在1000——3000元以内,如果改造的娃娃为“裸娃”(无妆面、眼珠、头发,整体不加任何装饰的娃娃),利润空间还会更大。

即便改娃师给出的售价极高,仍有不少玩家排队预约,不少玩家甚至要先交几百元的定金才有预约资格。

除了销售改妆后的整娃,改娃师还会为玩家们提供单独的化妆业务,圈内称“接妆”。改娃师需要按照玩家的需求或者自行发挥,给玩家邮寄过来的娃娃化妆。闲鱼上很多初级改娃师的妆费要价已经达到上百元。小有名气的不仅妆费上千,还很难约。很多有名的改娃师/妆师甚至只给娃图拍的好的客户接妆,目的是为自己做二次宣传。

图片来源:闲鱼

除了娃圈内的改娃师,盲盒改娃师也收入不菲。除了提供化妆、拆解重组等服务外,盲盒改娃师还有专门的喷漆业务。主要为泡泡玛特喷漆的炎若告诉DoNews,在他这里,客户喷纯色漆最便宜,带图案、细节设计的制作则会贵一些。不过即便是最便宜的喷漆也要100元,带图案设计的“香奈儿购物狂”价格甚至达到460元,而一个盲盒价格通常为69元。

图:香奈儿购物狂

不过盲盒改娃的好处在于可以一劳永逸,人形娃娃却不行。以树脂为材质制作的BJD娃娃就需要定期换妆,否则会发生吃妆现象。这意味着玩BJD的玩家会在这方面投入更多钱,娃圈改娃师也能在这类玩家上获得更多收入。

除此之外,改娃师还会通过卖一些经过设计的眼珠、假发等配件来获取收入。甚至有改娃师动起了娃社的蛋糕。很多希望成为娃圈一份子的爱好者因为财力有限,迟迟在门口徘徊,很多盲盒玩家也因为抢不到限定款愤愤不平。这让改娃师看到了财路,一些改娃师仿照正版copy个模具来复刻,做起了盗版生意,而这引起了正版玩家的不满,其中娃圈反应最激烈。

改娃师金矿被挖

人形玩偶玩家所在的娃圈有着非常严重的鄙视链。

“这个圈子有点恐怖,尤其是玩BJD的玩家。那些正版玩家(圈内称为“z娘”)经常在网上出警、挂人,人身攻击盗版玩家(圈内称为“d娘”)。虽然买盗版本身就有问题,但掀起网暴还是过于夸张了。关键是有些刚入圈的小白根本不懂,不小心误入了盗版也会被喷的体无完肤。”退圈的白白对DoNews直言道。

BJD玩家是圈内维权力度最大的群体。在微博的BJD超话上,置顶帖《入圈指南》明确写到“因为d娃(盗版娃娃)的出现,对市场的破坏,导致我们所喜爱的一些娃社倒闭、破产,所以娃圈对d娃是零容忍,这是我们对bjd和人形师的尊重。”

为了打击盗版,Z娘们死守每一个环节,除了盗版玩家,一些改娃师如果接了盗版娃娃的单子,一经发现也会被挂到网上,Z娘们还会在贴吧集体拉黑卖过盗版整娃、配件的改娃师。此前,在圈内小有名气的妆师UP主“沧海大魔王”就因为疑似为盗版娃接妆被圈内声讨,最后不得不发澄清视频来回应。

这对于改娃师来说是笔不小的损失。从业3年的洛可就是正盗混接,还出售过不少由盗版裸娃改妆的整娃。这些盗版整娃的售价通常在500-600左右,而市场上一般优质的盗版“裸娃”价格在200左右,毛利率可达到100%。

而当下,随着娃圈规则的逐渐严苛,改娃师为了长久发展不得不“改邪归正”。除了粉丝的大力声讨,如今也有工作室出面维权。去年7月份,“人形师”乔露丝就对几个厂商提起著作权诉讼,并向阿里发布律师函要求删除屏蔽相关商品链接。几天后,阿里下架了这类商品,这也为其他“人形师”、娃社在维权上开了个好头儿。

官方的加入意味着盗版问题将从源头上得到解决。遏制住盗版商以后,一批养不起正版娃的玩家将被强制出局,改娃师也会因此失去一部分客户。

更大的问题在于,正版娃娃玩家也在逐渐自己改娃。在B站、小红书、抖音等平台上,出现了大量改娃教程,如何卸掉原装、如何开脑、用什么工具去化妆,创作者们在教程中都会事无巨细的讲解。玩家们开始在这些平台上学习如何装扮、改造自己的娃娃,练手成功后亲自上手。

白白也直言,这些并没有什么难度。“其实就是画个眉毛、嘴唇,再弄弄睫毛,练习时间长了就都会改了。主要是很多妆师画的妆没有一点技术含量,就是用点色粉堆上去的,体妆也是一样,弄点红色色粉擦一擦,根本不值那么多妆费。”

另一方面,对于更多娃友来说,自己精心改造更能体会到其中的乐趣,这是一种精神需求。

虽然娃圈的不断规范化以及玩家心态的转变使得整个行业改娃师的收入收缩,但对于头部改娃师来说,娃圈的富人们还是会源源不断的找他们烧钱,因为玩到最后,玩家在意的已经不仅仅是娃娃“活得”是否精致,还有自己在这个圈子是否有“声誉”。

毕竟,在这个圈子中,富养的玩家看不起穷养的玩家。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