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商业 > 永辉难“永辉”:弃高端押仓储,但大型商超已近黄昏
永辉难“永辉”:弃高端押仓储,但大型商超已近黄昏

撰文 | 尹太白
编辑 | 杨博丞
题图 | IC Photo

业绩和股价双双跌落谷底之后,永辉超市正试图扭转这一局面。 

9月8日,永辉超市新任CEO李松峰在致全体员工的内部信中宣布,2021年是永辉新十年规划的起航之年,是全速迈向“科技永辉”的关键之年。永辉超市将着力打造成一个“以生鲜为基础,以客户为中心的全渠道数字化零售平台”。 

仓储店被永辉超市视为实现“科技永辉”的关键一战。

一个好消息是,根据永辉超市在9月10日披露的数据,从第一家仓储店在5月开门营业至今,永辉超市已在全国范围内开设了50余家门店,覆盖15个省份。截至二季度末,仓储店的销售额同比增长139%,单店日均客流同比增长136%。

事实上,在接踵而至的危机面前,这一好消息显得颇为亮眼。

早在4月20日,永辉超市相关负责人便向外界透露,超级物种已经不再是核心业务,未来主业将回归超市。随后,永辉超市倾注了大量资源发展的超级物种频频传出关店的消息,与2019年的80余家门店相比,如今关店近八成。

同样被永辉超市寄予厚望的永辉mini店的数量也在锐减。2019年,永辉mini店曾一度扩张至573家门店,但在2020年,永辉mini店共关闭了302家门店,今年一季度,其再度关闭了86家门店。

更大的危机在纸面上直观地表现了出来。根据永辉超市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其总营收同比下滑9.99%,归母净利润同比暴跌98.51%。一季度财报发布后,永辉超市的股价暴跌近10%,其市值也较巅峰时期腰斩。

颓势还是蔓延。二季度,永辉超市继续关闭了9家永辉mini店和10家超级物种,此外,36家永辉生活店也因亏损或经营调整等原因而被关闭。与此同时,李松峰被推到了台前。今年1月,永辉超市发布公告称,任命李松峰为CTO、副总裁,负责永辉科技战略、数字化转型战略落地;8月,永辉超市再次发布公告称,聘任李松峰为CEO,全面推进公司数字化转型。 

不过,从永辉超市的二季度财报来看,虽然其局部略有改善,但整体情况尚未好转。截至9月25日收盘,其市值已较此前的千亿市值蒸发了超过六成,永辉超市迫切需要一条新的增长曲线。

上市11年首现巨亏,永辉难续辉煌 

今年7月,永辉超市董事会秘书张经仪向公司董事会提交了辞职申请,随后,其在朋友圈发文感慨称,永辉超市“正在下山”。 

这一隐喻指向了永辉超市在2021年上半年经历了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 

根据2021年上半年财报,永辉超市的总营收为468.27亿元,同比降低7.30%;归母净利润为-10.83亿元,同比降低158%。还值得一提的是,其综合毛利率、生鲜及加工毛利率、食品用品毛利率等三项毛利率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在财报中,永辉超市将业绩表现不佳的原因归结为“外受社区团购的低价扩张和疫情防控常态化的影响,内部受公司主动调结构,降库存的影响。”

但投资者显然对永辉超市的解释并不满意。9月1日,在2021年半年度业绩说明会上,一位投资者问道,“我的问题很简单,永辉什么时候能扭亏。”永辉超市董事长张轩松回答道:“目前零售超市的竞争进入空前激烈的阶段,公司将竭力深耕供应链,加快数字化转型,提高零售运营效率,以应对当前的竞争局势。” 

在整场业绩说明会上,“转型”和“股价”成为了高频词汇。毋庸置疑的是,一个共识已经在投资者和永辉超市管理层之间形成,即唯有转型才能驱动股价提升,转型已迫在眉睫。 

事实上,永辉超市的颓势早已显现。根据其2018-2020年财报,永辉超市在此3年间的总营收增速分别为20.35%、20.36%、9.8%,而归母净利润增速分别为-18.52%、5.63%和14.76%。 

通过纵向对比不难发现,永辉超市的营收增速正在逐渐放缓。2020年遭遇疫情之困,虽然永辉超市的总营收实现了微增,但前提条件却是其线上销售额同比暴增198%至104亿元,为总营收贡献了约10%的份额。 

可无法忽视的一点在于,疫情使得永辉超市的线上销售额暴增,但同时也让社区团购的销售额暴增不少。 

电商智库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2020年中国社区团购数据报告》显示,2019年,国内社区团购市场交易规模为340亿元,而2020年为750亿元,同比增长120.58%。如果具体来看,2019年国内社区团购人均年消费额为80.95元,而2020年为159.57亿元,同比增长97.12%。 

美团、拼多多等互联网巨头集体杀入社区团购,以烧钱补贴的方式为对永辉超市造成了局部威胁,并且成为了影响其发展的变数之一。 

山西证券在其研报中指出,社区团购对超市的到店客流和销售额均造成冲击。“到2021年一季度,超市大卖场的客流出现大幅下降,降幅基本在两位数左右,客单价和销售额也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生鲜受到的冲击最大。” 

一名位于山东某三线城市的消费者向DoNews(ID:ilovedonews)表示,尽管去年居家隔离期间已经养成了在网上下单订购食材的习惯,但其仍会进行价格对比,而相比之下,永辉超市的食材定价略贵,“现在使用社区团购多一些,永辉超市的竞争优势不太明显,价格也不够实惠。” 

永辉超市同样察觉到了这一现象。李松峰在业绩说明会上称,永辉仓储店回归了最初的经营理念,即“民生超市、百姓永辉”。永辉超市CFO吴莉敏则表示,仓储店的模式主要通过让利吸引客户,通过销量的增长以及成本的降低实现盈利。 

押注仓储店,永辉超市迎大考 

李松峰曾表示,超级物种是新零售时代下的探索,目前看这个业态并不适合后疫情时代的用户需求。 

超级物种宣告失败后,永辉超市决定转身。在今年5月召开的2020年度股东大会上,张轩松宣布,永辉超市将回归到民生超市的原点。此前不久,永辉超市第一家仓储店在福州开门营业。 

2019年8月,来自美国的会员制仓储超市Costco进入中国大陆市场,当时甚至出现了有人凌晨2点排队等开门的现象,一度成为微博上的热搜话题,会员制仓储超市也因此很快在中国大陆市场上掀起了一股浪潮。 

对于永辉超市而言,先行者Costco已经验证了仓储店模式的可行性。 

根据Costco的财报数据,2020年全年,Costco在美国、加拿大的门店的续卡率分别达到91%和88%,截至2020年12月31日,Costco的会员总量超过1.06亿人,其中5810万是付费会员,占比达55.1%。此外,达特茅斯大学的研究结果还表明,经常光顾会员制仓储超市的消费者,人均消费额会增加5%,在店内采购的时间会增加15%。 

事实上,Costco的准入门槛并不低。消费者需要缴纳年费成为会员后才能在Costco进行消费,在美国有60美元/年和120美元/年两种选择,在中国则是299元/年。而这也意味着,Costco更倾向于服务中产阶级。 

永辉超市虽然借鉴了仓储店模式,但与Costco不同的是,永辉仓储店不收取会员费,没有准入门槛,并且在原有的零售业务基础之上增加了批发业务,将商品SKU精减至6000个左右,主打平价和民生。 

一位居住在北京大兴的消费者告诉DoNews,永辉仓储店的选址相对接地气,一般开设在人群密集的居民区附近,“附近几个小区的人都去,价格也比之前便宜。”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仓储店主要是依靠现有门店改造而来。永辉超市相关负责人认为,当下零售市场进入了以存量为主的阶段,永辉做仓储店,是在存量中做增量、进一步盘活线下店的一次探索和创新。 

将现有门店改造为仓储店,对于资金承压的永辉超市来说,的确能够以最小的代价使之实现快速复制,但考验也随之而来,比如,薄利多销的低价策略或许能在短期内吸引到巨大的客流量,但如何让这种消费者的消费行为具备可持续性,进而形成稳定的复购仍是永辉超市不得不面临的难题。 

还有一个无法忽视的事实是,无论是此前的超市还是如今的仓储店,其客户群体并没有发生本质性变化,如何做出差异化和特色,将直接关乎仓储店的销售额与未来可行性。 

针对仓储店模式,沃尔玛中国总裁及首席执行官朱晓静也曾表示:“如果只是学了会员制的外壳,而没有真正效能的体现是没有意义的。一个合格的零售商需要想清楚的是,服务的是谁,满足哪些需求,准备用什么样的方式,来比别人更有资格满足这些需求”。 

毋庸置疑,放弃高端、押注仓储店的永辉超市正处于大象转身的艰难时期,如何在营运、采购、物流等流程上提高经营效率、降低开店难度,从而实现以量取利,将是永辉超市的一场大考。 

超市巨头纷纷折戟,大型商超已步入末路?

 陷入颓势的永辉超市并非个例。截至DoNews发稿,共有13家超市行业的上市企业公布了2021年上半年财报,其中,有4家的总营收、净利均出现明显下滑的情况,3家增收不增利,2家亏损扩大,2家由盈转亏。 

超市行业的坏消息正接踵而至。8月10日,北京沃尔玛朝阳店正式停止营业,随后,相关话题#沃尔玛中国又关店了#迅速冲上微博热搜;9月13日,沃尔玛再被爆出客流量疲软的消息。 

彭博社在一篇报道中指出,沃尔玛在中国的门店数量从1月底的403家降至378家,其排名也从2011年的第2位跌至中国超市领域的第4位。另据不完全统计,2012年,沃尔玛在中国关闭了5家门店,2013年关闭15家,2014年关闭25家,而从2016年到2020年,沃尔玛4年时间里在国内关闭了80家门店。 

此外,曾与华润万家、新一佳并称“广东超市三巨头”的人人乐,也陷入了亏损泥潭。

根据人人乐2021年上半年财报数据,其总营收为27.6亿元,同比下降8.37%;扣费净利润为-3.65亿元,同比下降157.84%。值得注意的是,从2014年至今,人人乐已连续7年半扣非净利润为负,亏损累计高达26.35亿元。 

不只是人人乐,2021年上半年,家家悦的总营收为88亿元,同比增长2.54%,归母净利润为1.84亿元,同比下降36.12%;红旗连锁的总营收为45.37亿元,同比微增0.42%,归母净利润为2.21亿元,同比下降15.2%;而拥有大润发和欧尚的高鑫零售,截至2021年3月底的15个月业绩报告显示,总营收为1243.34亿元,同比下降2.01%;净利润为35.72亿元,同比下降15.42%。 

种种迹象表明,大型商超似乎正步入末路。一位山东某三线城市的小型超市负责人向DoNews表示,大型商场陷入颓势的一大原因在于,其功能和模式已经无法再匹配当下的零售环境和消费者需求。 

社区团购的崛起便是一个最为直观的注解。社区团购无需搭建实体门店,团长凭借对私域流量的积累,通过“预售+自提”的方式进行销售。这种采购方式不仅解决了即时配送的难题,同时还降低了其他成本支出,对大型商超造成了沉重的打击。 

可以预见的是,在超市行业颓势渐显的背景之下,“永辉超市”们将有一场关乎生死存亡的硬仗要打。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