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商业 > 版权2000元买断,被当韭菜宰割,剧本杀作者年入百万都是胡扯
版权2000元买断,被当韭菜宰割,剧本杀作者年入百万都是胡扯

撰文 | 长风
编辑 | 包校千
题图 | IC Photo

过去一年多以来,剧本杀成为线下社交场景的一把利刃。 

知道剧本杀的人,对游戏流程并不陌生。几个人成群结队围坐在一起,人手一个介绍自己角色的本子,在DM(剧本杀主持人)的引导下通过梳理线索找到真凶,过程中彼此交流拉近距离。这种拓展社交圈的娱乐项目吸引了大量的年轻人。“打本吗?”成为年轻人约玩时最常提起的一句话。 

2016年3月,芒果台推出的首档推理悬疑综艺《明星大侦探》,以其“脑洞大”“逻辑强”“反转多”等特点吸粉无数。也让剧本杀游戏逐步出圈,成为年轻消费者偏好的休闲娱乐活动之一。 

艾媒咨询在2021年第一季度中国消费者线下活动偏好的调查报告中指出,2021年中国消费者偏好的线下潮流娱乐方式中,“玩剧本杀”以36.1%排名第三,仅次于“看电影”和“运动健身”。剧本杀行业规模也在2020年超过117亿元,预计2021年市场规模将增至约170亿元。

图片来源:B站 

剧本杀的市场规模突破百亿之后,一条以剧本创作者、发行商、演员、门店商家、垂直平台等为主体的产业链就开始愈发清晰。广阔的市场空间之下,大量玩家纷纷入局不足为奇。

据美团研究院的数据,截至今年4月,国内剧本杀门店数量已经从2019年的2400家上升到4.5万家。位于产业链中游的剧本杀发行商也呈爆发式增长,编剧、作家等文字工作者更是跑步进入剧本杀上游的创作者阵营。 

虽然整个产业链的活力看似依旧,但外界对于剧本杀的关注点却在发生变化。过去,大众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剧本杀的线下门店,以及是否盈利的问题上。现在,随着玩家的体验需要被不断满足,市场的关注点开始转移到行业的上游,即剧本创作者和剧本发行商对剧本内容质量的重视程度。 

尤其是在市场出现了爆款剧本后,“剧本杀创作者年入百万”的消息层出不穷,剧本杀编剧似乎是可以一夜暴富的职业,但实际情况真的如此吗?发行商目前的发展情况又如何呢? 

被贱卖的剧本 

对于剧本杀创作者,“一夜暴富”曾是外界的普遍认知。 

近两年,剧本杀出现了《年轮》《你好》《病娇男孩的精分日记》等爆款作品,给创作者带来的收入颇丰。2020年底发售的情感本《你好》就是其中的代表。该剧本拿下了当年市场剧本销量的冠军——售出近1万本,让作者Will.Y进账100多万元。另一人气剧本《孤城》截止到目前的销量也达到1.2万本,销售额高达600万元,背后作者也获益不菲。 

写剧本也能在一夜之间实现财富自由,这让市场开始关注起剧本创作者这一职业。在网络上,“剧本杀作者月入30万”一度成为热议话题。这促使越来越多的文字工作者切换赛道,投身到这一更有前景的产业。就连包括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在内的不少院校都开办了剧本杀编剧选修课、兴趣小组。 

2018年风口到来之际,罗伊就放弃了自己的专职编剧身份,在一家剧本杀发行商做合伙人,同时还经营自己的剧本杀店。罗伊转行的原因不完全是因为影视寒冬,“整个编剧行业资源本来就相对固定,新人再有才华也很难出头。” 

剧本杀则正相反,由于每个剧本对于玩家来说都是“一次性消耗品”,所以市场上需要频繁产出新剧本供玩家选择,对新人的接受程度自然会更高。 

从单个剧本的内容体量来看,虽然剧本杀的文稿远不如影视剧剧本的篇幅长,但这不意味着剧本杀的内容创作就短。安信证券的报告显示,剧本杀的一个普通盒装本(面向所有线下门店发售)的成稿时间平均需要1个月,独家本(在一座城市只出售给一家店)和城限本(只在一座城市的 3到5 家店发售)创作周期更长,城限本通常要等4到6个月。 

交付周期没那么快,导致行业需要大量来自作者端的内容供给。特别是早期为了求量,内容门槛也相对较低。无论曾经从事什么职业,只要剧本质量够硬就敢有人买。相比腰尾部影视剧编剧经常遭遇的署名难拿、稿费拖欠等问题,剧本杀的赚钱通道为所有创作者敞开。 

既然如此,剧本杀创作者一般能赚多少钱呢? 

接触过多家发行商的从业者威晨告诉DoNews(ID:ilovedonews),大部分新人进入剧本杀行业之后,其实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对待,“一般发行商与新人合作都是不爱谈分成的,他们最喜欢的方式还是用三、五千的低价成本将剧本一次性买断。”在这种合作方式下,作者能拿到的稿费在2千元至2万元不等,想获得更多收入不仅要看作品质量,还是要看自身是否勤奋,以量取胜。 

但这并不容易,例如情感治愈本《你好》作为一个游戏时长只有3小时的小体量剧本,耗费了作者Will.Y 3个多月的创作时间。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与发行商达成分成的合作模式,作者的获利空间才会提升。Will.Y就是在分得5成利润的情况下,才实现的百万收入。

图片来源:大众点评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能有这种谈判能力,DoNews从罗伊口中得知,行业发行商给作者的分成比例一般在20-50%之间。而根据猎云网报道,一些小的发行公司如果想争取到好的作者,会让利四到五成。而一些不太好的发行商或者本身渠道很强的发行商,可能只给作者一到两成的分润。 

发行商的花样生意经 

作者收入被压缩的背后,是发行商的狂欢。威晨直言在这个行业中,“发行商的利润非常丰厚。”要知道,玩家每次消费的剧本都不一样,为了吸引新客留住老客,门店需要高频率更新剧本,甚至要高价购买独家本、城限本,来增强竞争优势。 

在贵州六盘水钟山区经营线下店的塔塔就经常通过展会、线上的剧本分发平台以及店主之间的沟通群来淘剧本。只要看到好本,她就会下手。 

在第一家店转手之前,塔塔店里的剧本就已经过百。就连附近新开没多久的一家推理社,剧本数量也有40多个。而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剧本杀线下店至少有4万多家,发行商剧本的销售规模之大可见一斑。 

在市场快速发展的情况下,发行商在剧本方面的收入不仅体现在量上面,还因单本价格的提高而增长。 

2019年,塔塔刚开始经营剧本杀的时候,1888元、1288元的价格就能拿到限定本。而现在,很多限定本的售价涨到了2000元以上。独家本的平均价格也从过去的3000多元,涨到了4000元以上。就连最普通的盒装本,平均价格也比过去贵一两百。 

在量价齐飞的情况下,发行商钱袋子越来越鼓。罗伊透露自家公司的一部剧本,在预售期就赚了100万。 

识破剧本工作室主理人“厨子”介绍,发行商为了保证利润最大化,与作者达成分成合作模式后,要先刨除各项成本费用后再按照比例进行分成。例如作品的设计、印刷、发行甚至是税收都是需要剔除的项目。如果作者的作品被发行商拿到黑探有品这样的第三方线上平台发售,支付给这类平台的分成费用也会被计入成本。 

除了通过合作获利外,发行商还看到了新的商机——收剧本杀创作者为徒。 

罗伊透露称,“新手小白怎样写剧本”、“如何快速创作出一部爆款剧本杀”这类课程的课时通常在6-12个小时,费用在两千到十万不等。至于学员最终的受益情况,罗伊坦言没有多大用处。 

对于这种变现手段,威晨说这纯属是发行商割作者的韭菜:“目前行业门槛还是很低,很多发行商都没搞懂内容就开始招收学员。很多学员交了学费什么都没学到,甚至还要白白贡献出自己辛苦创作的作品。” 

除了卖剧本和开课,由于手握作品资源,很多发行商还会自己办展会,通过这种方式推销剧本赚取更多收入。作为剧本杀店主选本的重要渠道之一,剧本杀展会已经成为发行商的重要收入来源。此前曾有行业人士表示,这类展会的人均票价在400元左右。 

由于购买门票的玩家可以享受不限制地参与剧本测试的权益,所以不仅吸引了大量店家,还有不少游戏狂热者也到现场逛展。 

剧本杀没有下限 

威晨表示,做剧本杀的发行商的门槛非常低,“去展会租个摊位 ,就能说自己是发行商。一个展会下来,甚至能出现发行商比店家都多。”但想要做好,在业内站稳脚跟并不容易,这需要在内容把控和营销推层面下功夫。” 

而在当下,很多发行商不仅做不出好内容,就连基本的东西也难以把控。塔塔就遇到过这样的发行商。 

“之前我们找一个发行买本,因为纸张不好、脱订、勘误太多,只好跟他们沟通修改,但邮寄来的新本质量还是不行。最后整个发行跑路了,再也联系不上了。”她如是说。 

为了吸引眼球、刺激消费者,很多发行商甚至推出了不少黄暴、血腥的剧本。之前就有B站up主吐槽一些本子表面打着怀旧的幌子,实际确是一些软色情内容,玩家玩到一半会被要求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互动。 

图片来源:B站 

对此,罗伊表示,这类本子以前在市场上非常多,很多新开的线下店都买过这类剧本,目的就是吸引那些“玩的开”的玩家。而随着产业的不断发展,这些隐藏在深处的问题逐渐浮现出来,受到大众的关注。 

前不久,微博话题#00后小伙沉迷剧本杀经常半夜大吼大叫#登上热搜,这位大三在读的学生沉迷剧本杀并受其影响,变得易怒,并多次有做出过激行为的念头。 

所幸,新华社和《半月谈》相继发文,直指经营“剧本杀”“密室逃脱”“沉浸式体验馆”等门店的少数一些商家在游戏内容、场景设置等环节宣扬暴力、灵异,以此为商业噱头吸引年轻人。《半月谈》文章称“看似新鲜的朝阳行业,正因监管缺位而潜藏风险。" 

很快行业便有了动作。 

10月27日,剧本杀行业交易量最大的平台黑探有品在公众号发布了一篇《关于清理违法违规剧本的公告》。两天后,中国文化娱乐行业协会发布“坚守行业发展底线,树立正确价值导向”的倡议,要求沉浸式娱乐行业的广大经营者全面开展内容安全、生产安全自查、自管工作。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目前已经有剧本杀门店被相关部门要求下架部分内容不合规的剧本。 

监管的到来让一些擅长或者喜好创作恐怖剧本的作者受到影响。一位转行剧本杀编剧的创作者曾表示,自己很喜欢悬疑惊悚类的内容,但在影视剧行业这类内容受限,剧本杀行业则比较宽松,不用担心内容被阉割。 

不过在罗伊看来,有监管是好事情。“很多内容已经没有下限了,再这样下去,这个行业很难看到未来。”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