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商业 > 为了当上“在编教师”,我被大厂优化后开始考研
为了当上“在编教师”,我被大厂优化后开始考研

撰文 | 三月
编辑 | 杨博丞
题图 | IC Photo

“大不了就去当老师”。 

有不少毕业闯荡的年轻人,或许都曾用这句话作为应对风浪的武器,即使一事无成,似乎还有当老师这条路可退。而教师这一职业,被很多人当作最后的“备胎”,成为了人人可择取的归宿。 

之所以会形成这种共识,与教师所处的位置有很大关系。长时间来,教师一职因收入低、工作累,社会认同感低等特点遭年轻人嫌弃。计算机专业出身的张瑞华回忆起当初填报志愿时,家人非常希望她报考师范类专业,却被她果断拒绝。当初学校里像她这样极度反感师范类专业的人不在少数,金融、计算机等才是他们争抢的香饽饽。 

教培行业的火热一度改写了教师岗位的寂冷,作为一个快速扩张的行业,其对教师的需求创造了无数个高薪岗位,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其中,不乏一些公立教师转当教培老师的事情发生。 

据《2021年中国本科就业报告》显示,2020届本科毕业生从事“中小学教育”职业的比例为10.8%,较2016届本科生从事教师的比例上升了2.1%,使得“中小学教育岗位”成为近五年来上升比例最多的职业。 

教培行业也带动了“教资热”,作为入行的第一道门槛,教师资格证近几年都高居职业资格证书热门考试前列。 

数据足以说明一切。2016年教资考试报名人数大概在260万;2019年,数字近900万人,在下半年的考试中,非师范专业考生占到74%。到了2020年,教资报名人数已经升至近千万,相比2016年,增长280%。另据教育部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共有191万人次获得教师资格证书,较去年增长28.7%。 

2021上半年,“教资热”依然在延续,报名人数达到468万。按照这个推算,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年总报名人数至少保持在千万左右。 

但随着7月份“双减”政策的出台,教培行业迎来命运转折点,众多机构纷纷关停,使得培训老师的需求量几乎降至为零,从事该行业的年轻人迎来大规模失业潮。 

基于此,“教资热”似乎却没有随之退烧,教资考试报名人数还是居高不下。 

虽据北京教育考试院社考办数据统计,北京地区下半年教师资格笔试近 9.2万人报名,相比上半年的10万人呈现小幅度下降,但在其他很多地区报名人数都出现了增长。比如河南56.06万人报名,在参加全国统考的省份中人数排第一位,比上半年增加约19%。 

只不过,当下考教资的人已经没了教育机构择业选项,他们有且只有一个坚定而清晰的目标——考编。 

在2020年疫情黑天鹅事件的冲击下,众多公司或倒闭、或裁员、降薪,折射到大众身上,就业难、失业成了不可承受之重。认识到体制内“铁饭碗”重要性的年轻人,除了走上“考公”的独木桥,也挤入了“考编”大军。根据教育部9月份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教师总数已经达到1792.97万人,比上年增加60.94万人,增长3.52%。 

近日深圳一中学教师面试有一半是博士的新闻引发舆论关注,该现象在验证编制教师“吃香”之余,也显露了背后的内卷程度。 

但一直以来,在外界眼中,相比万里挑一的公务员考试,“考编”似乎应该更容易一些。 

只有那些踏进河流的人,才能深刻体会到,这是一次多么曲折的长途跋涉。 

张瑞华,29岁,初中特岗教师

“放弃编制,却难再拥有” 


网上有句话叫“年少不知体制香,错把打工当成宝”,说的就是我。 

我本科学的计算机专业。实际上,填报志愿时,我对该专业一无所知。上大学前,电脑几乎都没摸过,一个连开关机都不知道怎么弄的小镇青年就这样稀里糊涂进入了计算机世界,对该专业未来将要从事的工作也是完全不了解。 

在选择专业时,我还和家人争执过,他们觉得女孩子就应该去师范学校,毕业后当个老师,至少稳定。我是极度排斥的,从没计划过自己走这条路。 

现实却是,毕业后,我就开始考教资、考编,2014-2015年那会,无论教资、还是考编,竞争都不太激烈,而且考编要求也不像现在那么多。最终,我如愿成为县城中学的一名在编英语老师,月薪不到两千。 

当初很多像我一样从来没打算做老师的同学也没能绕开“真香定律”,其中有些人进入了教陪机构,薪水也高出我不少。周围同事也有转做教培老师的,经历过几番挣扎,我也没能抵住诱惑,辞去编制开启了教培职业生涯。 

在当培训老师期间,我又相继考取了数学、信息技术学科的教师资格证书。并和朋友在线下合伙开了一个小的补习班。在我的计划里,等补习班再做大一些后,我就从机构辞职,专心创业。 

没等到主动辞职,今年“双减”政策落地,我就被动辞职了。补习班也不敢做了,那时,巨大的危机感让我深刻体会到在编老师的好处。 

怎么办?我想到了重新考编。但今时不同往昔,编制老师要求变得非常多,不符合条件的我只能考特岗,考上后会被分到乡镇中学工作,三年后通过考核转成正式编制老师。 

最近,我一个正在做特岗教师的同学,考上了省级市里的中学,待遇也不错。希望我也能遇到这样的机会,并牢牢抓住它,再也不会松手。 

赵以,31岁,前大厂员工

“为了考编,我现在正备战考研” 


前段时间,中青报调查显示,有六成多的00后认为自己毕业10年内会年入百万。当我看到这个热搜的时候,彷佛看到了8年前的自己。 

大学毕业时,我对自己的未来也是充满自信,觉得以后肯定会干出一番事业。十年内年薪百万也不是没有畅想过。 

可笑的是,我那个时候还特别看不上体制工作,觉得浪费青春。有的同学为了北京户口进到了国企。还有同学没进去的就继续考研究生,目标很明确,毕业后就是要去国企央企,要拿北京户口。 

我对体制工作的印象就是喝茶看报,那不是我想要的状态。觉得趁着年轻,就应该去追寻自己的梦想,勇敢闯一闯。 

现在来看,是我浅薄了。 

毕业后,我入职了一家创业公司做运营,一路跳槽至某大厂。算下来,今年我已经毕业8年,年薪距离想象中的100W还差很多。而我的leader则是比我小几岁的95后。 

我是在2019年初进入的某大厂,加班成了工作常态,身体也出现了报警信号,脱发、失眠,心脏和胃都出了问题。去年我做了个大手术,休了六个月的病假。回来上班后,一熬夜就心悸,相比年轻员工,工作确实力不从心。今年公司优化裁员时,我隐隐有预感自己会是其中之一,结果也不出所料。 

其实,在2020年生病期间,我的心态就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开始向往体制内工作。但我知道自己的性格不适合公务员,因为我大学学的中文,就想着可以做老师。 

但当时我被老家的编制招聘要求吓到了,无论本科还是研究生,都必须是师范学校毕业,且专业对口,比如你应聘英语老师,只能是师范类院校毕业的英语专业。更可怕的是,有的会要求你是应届生,以及年龄不能超过30岁。这招聘条件甚至比北京公务员还要苛刻。 

而我想上岸的话,要么考特岗然后三年转编制,要么考上师范院校的研究生。人不到无路可退的时候,动力是不够的。去年我只考了教师资格证,考研的事情也没提上日程。直到被优化后,我决定背水一战。 

我报考的是北京师范大学的研究生,关于北师大的考研难度有多大就不说了。我也是想逼自己一把,既然决定了做老师,那就不要留任何后路。 

即使考研成功,毕业后也不知道岗位竞争又会变成什么情况。但我还是想试一试,如果足够优秀的话,总会有机会的吧。 

祝我成功吧。 

胡亚,30岁,某市高中生物老师

“考编三年,支撑我的是热爱”


老师,是我高中时候就种下的理想。 

所以,填报志愿时,我直接选择的是我们省名气不错的一家师范院校的生物专业,并被成功录取。 

大四期间,分别去到了公办和民办高中实习,比较之下,决定考在编老师。

我毕业的时候,师范生是不用考教资的,学校直接就给发证了,不像现在,师范生也要考。 

更重要的是,考编也很容易,那个时候只需要本科学历。如果放到现在,动辄985、211,二本学历的我可能直接被pass掉了。 

所以,我觉得自己很幸运。毕业那年,我顺利地考上了地方一所高中,在那里一待就是五年。 

但薪水少得可怜,我就想考市里的学校。于是,2019年我参加了隔壁省的市直教师招聘考试。 

记得招聘要求密密麻麻写了一大页,如果我那时毕业的话,没有任何竞争优势。好在我已经工作了几年,不受限制。即使如此,和很多名校毕业的学霸同台竞技,我第一年还是没考上,差了0.3分。 

去年,为了保险起见,我考的是区属编制,现在已经成功上岸,薪酬福利待遇比之前好了很多。 

最近也有一些朋友过来问我考编的事情,从我自身来说,教师工作虽然稳定有保障,但喜欢兴趣也很重要。如果只是为了前者,做起来可能并不会有成就感。 

而我是真切地热爱教师这份职业。每天和学生打交道,会让你觉得一切都充满了希望,未来可期。当然,纯靠理想也不现实,毕竟教师也要生活。不过很多地方已经通过高薪来吸引优秀人才,这是一件让人欣慰的事情。 

注:以上被访者均为化名。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