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商业 > 推特最终姓“马”了 | 热点关注
推特最终姓“马”了 | 热点关注

题图 | IC Photo
编辑 | 李 信 马
撰文 | 程书书、李里里

2022年4月25日,社交网络平台推特(Twitter)发布公告表示,接受马斯克以440亿美元收购该公司的提议,这场长达一个月的收购案终于落下了帷幕,马斯克最终以每股54.20美元的价格完成了收购,相比推特在4月1日的收盘价溢价了38%。

这件事情要从4月4日说起,当时马斯克斥资近30亿美元,拥有了推特近9.2%的股份。次日,马斯克在推特发文称:“你们希望推特有一个编辑按钮吗?”

440万投票中,有74%用户表示很期待。


图片来源:Elon Musk的推特

当天, 推特首席执行官 Parag Agrawal 邀请马斯克成为推特董事会一员,不过马斯克最终在4月11日在推特发文对此正式表示了拒绝。这次拒绝,引发了人们对马斯克是否会收购推特的猜想。4月14日,马斯克更新了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13D文件,这份文件显示,他提出将推特私有化的提议,以每股54.2美元的价格收购推特已发行的普通股。马斯克对此表示:“我的报价是我最好的,也是最后的报价,如果报价不被接受,将需要重新考虑作为股东的立场。”如果推特拒绝他的提议,他表示还有B计划:“我有足够的资产,如果可能的话,我可以做到。”

至于马斯克收购推特的原因,他在写给推特董事会的公开信里表示:“我投资推特是因为我相信它有可能成为全球自由言论的平台,我相信言论自由是一个正常的民主社会所必须的。然而,自从投资以来,我意识到,该公司以其目前的形式既不会繁荣,也不会为这种社会需要提高服务,推特需要作为一家私营公司进行转型。”

起初,推特董事会非常抵制马斯克的收购,在马斯克宣布收购计划后,董事会在4月15日制定了一项“毒丸”计划来抵制马斯克的收购。“毒丸”是一种收购术语,是针对潜在的恶意收购的一种防御策略,当毒丸被触发,公司会允许现有股东以折扣价购买额外股份,从而抬高收购方的成本。

当天,马斯克发推文对此表示,是否同意以54.20美元的价格将推特私有化应该取决于股东而不是董事会。在286万投票中,83%的用户对此表示支持,马斯克本人也转推了“关于是否希望马斯克收购推特的投票”,投票结果显示,有73%的用户表示支持收购。

图片来源:推特

4月22日,马斯克成立了三家控股公司,并和投资人计划将资金注入到其中一个实体,在收购推特的过程中来提供资金,如果收购成功,这家公司将与推特合并。他也信心满满地在推特上表示,如果收购推特成功,将击败这些“垃圾邮件机器人”。

图片来源:Elon Musk推特

而在马斯克拿到融资承诺后,推特董事会的态度也从抵制变成了支持。4月24日,推特董事会开始与马斯克谈判,谈判结束后的马斯克态度积极,隔天中午发推特说到:“我希望所有即使是对我最严厉的批评者也能留在推特上,因为这就是言论自由的含义。”推特也发布公告称,马斯克获得了255亿美元的债务和保证金贷款融资,并提供了210亿美元的股权承诺,这项收购将在2022年完成。

收购只为言论自由?

在成功收购推特后,马斯克立刻发表推文称:“言论自由是一个正常运行的民主社会的基石,推特是一个数字化的市政广场,所有对于人类未来至关重要的话题都可以讨论。”

图片来源:Elon Musk推特

但在4月18日的TED大会上,马斯克接受采访时曾表示,自己之前并不想收购推特,“因为那会成为一件非常痛苦的事,因为所有人都会把各种错误归咎在我身上”。在被问及为何改变想法时,马斯克全程看向大厅,并表示:“文明存在风险,如果我们对推特作为公众平台的信任更多,这种风险就会降低。”

不过对于如何让推特获得更多用户的信任,他却没有给出明确的说法,比如之前提到的“编辑按钮”,他表示短期内不会推出这项功能,因为存在推文被转发后,被编辑导致转发者的立场改变。马斯克曾表示推特的推荐算法是不透明的,但他对推特算法进行开源的想法也只停留在概念层面,对算法如何识别违规或犯罪言论也没有给出明确回答。

实际上,推特现存的很多问题,都有历史遗留的原因,即使是“钢铁侠”马斯克也难以轻易改变。

推特未来如何变化?

2006年3月21日,推特诞生,它将互联网从低效率的门户模式转向更高效率的基于订阅和关系的信息分发。随着拥有话语权的名人和“大V”纷纷入驻,吸引互联网用户围观和讨论,社交媒体的概念开始出现。非实名的关注互动机制造就了陌生人互动环境,同短信结合使得随时随地记录成为可能,在2010到2013年,推特的月活用户同比增长速率一直是Facebook的两倍以上。2011年底,推特估值达到80亿美元,是同期尚未上市的Facebook的六分之一,2013年11月8日,推特正式在纽交所上市,市值达到245亿美元。

图片来源: 蚂蚁财富

然而在2015年后,推特开始陷入用户增长停滞和营收停滞的双重阴影中,股价更是一泻千里,在2016年5月股价最低跌至13.725美元,相较上市时市值仅剩下30%。

图片来源:蚂蚁财富

这种情况下,2016年下半年,推特就曾有过出售计划,当时谷歌、迪士尼等巨头都表示感兴趣,然而最终没有一家公司出价。出售失败后的推特开启了两轮裁员,出售了Fabric应用开发工具等非核心部门,关闭了失败的Vine短视频应用,并从2017年起重拳整治平台上的网络暴力问题,通过人工审核、用户举报、算法审核等方式持续提升用户体验,2018年,推特还在广告转化和反垃圾信息上做了很多技术优化。

然而这些缝缝补补的“小动作”,没有真正解决推特的困境。推特的营收高度依赖广告收入,决定广告收入的基础则是用户规模和日活用户,由于平台内容和定位导致推特的用户规模、广告收入触达天花板,过去8年里,推特有6年未能实现盈利。

图片来源:DoNews制图

对此不满的投资者们,自然要求推特管理层带来增长。比如2020年购入推特4%股份的秃鹫基金 Elliott ,在成为大股东后,立刻要求当时的CEO Jack Dorsey 辞职,原因是Dorsey 同时兼任 Square和推特两家公司的CEO,无法集中精力,需要换个能让公司业绩快速增长的 CEO。最终的谈判结果是Jack Dorsey 留下,但是要以2023年将公司收入翻一番等几项激进的增长目标作为交换。2021年11月,Jack Dorsey 突然宣布离职,外界认为其最终离职的原因之一正是增长目标带来的压力。

不难发现,面对增长乏力的推特,将其高价出售并不是一个艰难做出的决定,因此所谓的“毒丸”计划才会在马斯克拿到465亿美元融资承诺后迅速取消,推特董事会的态度也随即大转弯。

如今推特的归属已成定局,不过投资人和管理层都有些没辙的推特增长问题,马斯克真的能解决吗?或者说,马斯克只是为了言论自由和提供更好的社交环境才进行了这次收购,是否增长并不是他首要考虑的问题?这一切,只能等未来“钢铁侠”给出答案了。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