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商业 > 麦田里的互联网大佬
麦田里的互联网大佬

撰文 | 肖 岳
编辑 | 李可馨
题图 | 邵 忱

为什么业界大佬们都奔着乡村振兴去了?

最近的一则消息仍犹在耳,刘强东卸任了京东集团CEO,并表明了他的去向:除了将更多精力投入到战略设计、战略部署、年轻领军人才培养外,他的“志向”还在偏远的乡村振兴。

再读读黄峥离职文案,他也奔赴了乡间田野——做食品科学研究、投身植物蛋白。在辞任信里,他提到农业,黄峥认为拼多多虽是农产品起家,但对农业领域的贡献主要是物流上,他更在乎如何从质上提升农产品附加值。 

而在此前,包括刘强东在内,已有多位互联网大佬曾对农业表达过热爱,包括联想的柳传志、网易的丁磊都曾在农业方面进行业务布局,而像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则更是明确提出要致力于乡村振兴。

或许,正如刘强东、丁磊等在致力乡村振兴上融入了部分个人情怀,但其背后平台的赋能对于乡村振兴的推动则更为长期,同时,随着与乡村振兴相关的政策文件落地,互联网企业在乡村振兴中的贡献及突破值得期待。

但另一方面,对于互联网巨头来说,乡村振兴的投入意味着什么?如果避开互联网巨头的供应链、物流、资金优势之外,他们又能够给到农户怎样的差异化支持?乡村振兴的成效与其中比较难处理的环节又是什么呢?


01.食品安全、个人情怀,让大佬们聚头乡村振兴


大佬们对于农业的热爱,早在2009年前后便已经有所显露。

这一年在确定发展战略的时候,包括化工新材料、农业食品、现代服务业在内的三种业务,被联想确定为今后发展的核心,2010年以联想正式成立农业投资事业部为代表性事件,联想正式涉足农业,紧随其后,这一年的秋季,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宣布进军农业,为联想在农业板块的布局,一锤定音。

至于涉足农业的原因,除拓展业务以及盈利外,还有基于食品安全的考量,柳传志曾提到,“作为一个中国人也是感到有不好意思的地方,食品安全问题,从源头开始起,到生产、到运输、到加工、到销售,各个阶段如果都能控制好,才能保证农产品高品质、安全。”

无独有偶,也是在2009年,网易CEO丁磊对外界宣布自己养猪,并计划初期养10000头猪,关于丁磊养猪的缘起,从见诸报端的信息来看,也与食品安全相关,据说在一次吃火锅的过程中,丁磊质疑服务员端上来的猪血质量问题,并让店家换掉,随后便萌生了自己办场养猪的念头。

于是在2012年底,网易味央的首个猪场在安吉竣工投产,4年后网易味央猪肉公开出售,虽然在此过程中,也曾因周期长、高价而备受争议,但无论是基于消费场景,如与外婆家开设以黑猪肉为主打的“猪爸爸”餐厅,还是在线上销售渠道的破局上,都为之后农产品的流通起到了示范作用。

而这种对于农业的关注,在随后几年中,得到了越来越多企业家的偏爱,比如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通过微博推广起了家乡天水的苹果,在微博上潘石屹提到,“每年我回老家,看到我童年的小伙伴们都在种苹果。生活不容易,许多苦难好像都集中降在他们的身上,丧妻丧子,疾病和贫困在折磨着他们……我愿为家乡的苹果尽力,帮助推销他们种的苹果。” 

虽然地产行业与互联网行业相去甚远,但直到潘石屹2018年做客一档栏目,谈及“潘苹果”售卖的过程时,人们才惊奇的发现,其背后仍是以互联网平台作为支撑。 

在当时的访谈中,潘石屹称,在卖苹果的过程中,京东集团董事长刘强东给予的帮助最大,一年能够卖一个多亿。

事实上,早在2015年,刘强东便提出农村电商战略——工业品进农村、农村金融与生鲜电商,2020年还启动“奔富计划”,即基于自身供应链、物流、金融、技术、服务等五大核心能力打通农村全产业链条,推动乡村振兴。

京东发力乡村振兴,也与刘强东的“农村情怀”息息相关。正如外界所知的,当初刘强东考上大学后,乡亲们为其凑了500块钱和76个鸡蛋的往事,出人头地之后,刘强东也并没有忘记这些,一个比较显见的例子就是,当年京东的第一个全国客服中心便是落户在宿迁,而由此也为当地带来了大量的就业岗位,为家乡发展贡献了一份力量。

继京东之后,阿里和腾讯也相继推动了各自在乡村振兴方面的布局。

比如去年9月,阿里启动了“阿里巴巴助力共同富裕十大行动”,据悉将在2025年前累计投入1000亿元,助力共同富裕;腾讯则在去年8月18日宣布,继投入500亿元启动“可持续社会价值创新”战略后,再增500亿元资金,启动“共同富裕专项计划”。

在互联网大厂之外,传统的农业平台也在奋力跟进,比如创立于2013年的惠农网,从创立之始便搭建了农产品信息撮合和产销对接平台。 

奔赴田间地头的行动热闹起来,但热爱终归是热爱,落地到实际层面,又谈何容易。
 

02.路径有差别,形式大同小异 


农业的长久发展究竟需要怎样的支持?2017年时,柳传志在接受采访时的一席话,或许道出了答案,他提到,“政府、农业专家和资本三方合力,打出顶层设计的‘组合拳’,才能实现农业的长久发展。” 

而从近些年来,围绕乡村振兴出台的规划和纲要来看,加快农业生产经营和管理服务中的数字化改造,正在成为重头。值得注意的是,在农产品产销的数字化上,多家平台也各有策略。

从前“吕红艳”还只会在餐馆端盘子,可是在园区的直播基地,吕红艳不仅学习了直播话术,还学会了剪视频、配音乐,更了解了短视频、赚流量。现在她是主播“吕大漂亮”。 

“这个早餐神器铁锅,可以让食材轻松出膜,小火省力还快速!亲人们福利价快来拼手速啦!”“吕大漂亮”对着镜头滔滔不绝。随着话语增多的,还有收入。“以前做餐厅服务员、超市售货员,收入只有一千多元,现在不仅收入翻番,还能在家门口照顾老人孩子。”

吕大漂亮甚至有了蜚声远播的成绩:去年双11期间,一天卖出200口东北珐琅锅,这个数字是企业日常销量的三倍。为此直接受益的是生产珐琅锅的工厂。“从去年9月份开始,京东培养的带货主播已经帮助我们卖出10万口铸铁锅”,一工厂负责人薛浩表示。

企业效益良好,更是直接带动就业、丰厚了农民腰包。薛浩直言,目前工厂所在的彰武县开发区,同类型工厂里共有员工五千多人,一多半都是当地人,极大解决了农民工的就业问题,一线生产的工人工资甚至能达到八九千元一个月。

这里提到的东北珐琅锅,其实是通过京东数智化的C2M反向定制的。通过京东的大数据,工厂按需生产再借助直播等智能营销新形态,铸铁珐琅锅在全国拓宽了渠道、打出了品牌,也吸引了不少人回乡就业。而这还只是京东赋能乡村振兴的众多案例之一。 

京东在数字化的策略,我们梳理过后实际存在这样一个流程:联合全国城市做京东云智能城市,并建立了数字经济产业园;然后基于产业园建设“线上+线下”融合的数字产业服务体系,打造特色产业集群;最后再通过各种活动,来整合特色产业带,依托“供应链+平台运营+电商直播”为一体的产业供销平台,将本地产品销网全国。

同样是在助农创收上,区别电商平台的大而全,部分农业互联网平台,往往是下从小处着眼,进而不断补足其他短板。比如惠农网在解决农产品滞销问题的实践上便是如此。

崀山脐橙,一直以来都是湖南的名片之一,而湖南邵阳市新宁县更是崀山脐橙的主要产地,并且早在1979年,新宁就成为了国家农业农村部和外贸部确定的中国四大出口脐橙生产基地,且全县拥有果农多达30万人。

由于当地的崀山脐橙传统渠道比较成熟,往年都会有收购商上门取货,再通过物流外运,分销到批发市场、超市、零售市场等渠道,但在疫情之下,过往有条不紊的流转渠道被打破了,基于此,如何解决脐橙销售渠道不畅,则成为了摆在新宁县面前的一个问题。

“我种了十几亩脐橙,今年大丰收,可是线下收购商进不来,脐橙也卖不出去,再拖下去,担心橙子质量下降,更不好卖了。”新宁县果农老张说。 

这种窘境,随着惠农网官方微视号“惠农寻果师”上发布的一条小视频,有所转变。湖南省新宁县委副书记李荣卫亲自为崀山脐橙“带货”,而从效果来看,作用是显著的,据悉,短视频上线2天,播放量超170万,同时带动脐橙销量71150斤,约35.5吨。

而这还仅仅是惠农网在助农方面的一个个例,据了解,在农产品产销方面,惠农网通过大数据监测,对农产品市场供需数据、生产经营者市场行为趋势和短中长多期价格动态、农产品产销信息进行分析预警,指导农产品生产及帮助产销对接;而在农产品流通方面,惠农网则加大数字技术向农业农村渗透的广度与深度,帮助地方建立冷链仓储物流中心、县乡村三级物流体系、农产品质量安全溯源体系及农业技术培训体系等,补齐农村数字设施与服务短板。

实际上,梳理各平台的扶持政策,路径上可能有所差别,但形式和方式上实则大同小异。无外乎这三条主线:“建基建”,比如冷链物流系统建设;“兴产业链”,比如从产销、物流、金融、人才等整个链条建设;“服务指导”,如春节年货好物产销等活动。


03.从输血到造血,现实难题仍待解


2022年全国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发展县域经济不应是单纯的拉投资、带流量,而是结合自身产业特色,蹚出一条符合自身特色的发展道路。

乡村振兴短时间内无法像互联网那样成规模、建壁垒,在现实仍有很多难处理的环节。

单在大热的农业数字化上,就有不少痛点和难点。“首先是推进路径尚不明确,系统框架有待完善;其次资源要素尚不完整,整合平台有待优化;第三,分配机制仍不完善,风险防控有待提升;第四,人才储备仍不充足,专业指导有待强化”,京东方面相关人员回复称。 

但显然,以上种种,并非只有互联网巨头们才会遇到,作为深耕农业的互联网平台们也同样会遇到,但相较于互联网巨头大而全的高举高打,他们的解决方式,则是通过聚焦地方的农业痛点,以点及面的推动乡村振兴。

“以前买种子化肥,都得去城里买,路途虽然远,但至少用着放心,尤其是种子、化肥关系到一年的收成,可不敢马虎,前几年我看同村的都用手机在“大丰收”(丰农控股旗下深圳五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下单,就也跟着试了试,发现收成还都不错,另外可选种类也比较多,所以一直到现在就都直接从网上下单了,农资这块我觉得,有电商平台介入后,选择上多了很多,又能送货上门,确实比以前方便了。”广西桂林的农民王翔说道。 

此外,据他介绍,在采购农资的同时,他还会通过关注“大丰收”的公众号去了解一些病虫害防治的知识,“有些内容比较实用,没那么多专业名词,通俗易懂,看完也比较容易上手。”王翔说道。

在丰农控股创始合伙人谭泽鑫看来,农资作为农业生产中最重要的生产资料,由于以往农民要买农资只能去县城的农资店,但经过层层经销商加价才能到达这一站,因此也衍生了了价格畸高且真假难辨等问题。

“另外,相较于其他行业,农业的数字化进程是远远落后的,且农业本身就存在着很多难题,包括农资下行困难、农民的农技知识薄弱、农业生产管理效率低下、农产品缺乏品牌溢价等,这就需要通过互联网、数字化对农业产前中后各个环节进行改造,进而提升农业价值。”谭泽鑫说道。

据了解,基于以上痛点,2014年,丰农控股旗下深圳五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即“大丰收”正式成立,并以农资电商作为切入口,以大丰收农资商城为路径,通过营销、供应链,物流,选品等环节,去掉层层中间商,将优质正品农资直接送到田间地头。

值得注意的是,在农资之外,如何系统化的培养人才,并让人才培养不落于俗套,也是乡村振兴中存在难点之一。 

此前《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做好2022年全面推进乡村振兴重点工作的意见》中曾指出,“加强乡村振兴人才队伍建设。”

而据公开资料显示,中国农民的平均受教育年限是6至7年,美国、日本、以色列这些农业发达国家是13年,基于此,农民的受教育程度低、农技知识薄弱是制约我国农业发展的重要因素。

就在去年的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在《关于积极利用数字科技促进乡村振兴、推动共享发展的建议》建议中也曾提到,“经过问卷调查得到的信息显示,没有特色产业、缺乏人才,是农村网民认为目前农村面临的主要问题。”

显然,以上种种都是乡村振兴路上尚待攻克的难点,但可喜的是,无论是农业电商平台还是互联网巨头们,都在进行积极的尝试。

比如丰农控股借助过往服务农民的过程中积累的大量数据,通过开发识农小程序,帮助农民实现拍照即可识别作物的病虫害,识别准确率达95%以上,此外,借助后台CRM储存大大量数据,让平台上的农技专家、农技老师、田间服务管家,每天都在田间地头给农民服务。

此外,像京东、阿里、腾讯等,也都纷纷以各自业务为抓手,落地乡村振兴。

比如去年11月,腾讯启动“中国农业大学-腾讯为村乡村职业经理人培养计划”,旨在培养懂乡村、会经营、为乡村的青年人才;去年5月阿里巴巴推出“热土计划”,从科技振兴、产业振兴和人才振兴三个方向助力乡村振兴;京东则在2020年10月便启动了“奔富计划”,目前已对接超过1000个农特产地及产业带,截至2021年底已带动农村实现3200亿元产值。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