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跌即熔断!尚乘数科涨也疯狂,跌也疯狂

撰文 | 孙   亮

编辑 | 李信马

题图 | IC Photo

近日,赴美IPO仅半月的中概股尚乘数科引起了极大的关注。

据数据计算,自美东时间7月15日纽交所上市,尚乘数科股价从每股发行价7.8美元开始,连续13个交易日暴涨。截至8月2日收盘,该股报收于1679美元,较发行价格已上涨215倍,市盈率高达13560倍。

尚乘数科股价变化 图片来源:百度股市通

依靠暴涨的股价,尚乘数科股价行至在盘中高点时折算后公司总市值达4728亿美元,位列全球公司市值排行第九位。当日收盘后,尚乘数科股价下调后依然高达市值3100亿美元,超过阿里巴巴的2454亿美元,在腾讯之后。

同样,在连续多日疯狂上涨后引起人们关注后,尚乘数科8月3日盘中下跌也让人们直呼看不懂。当日美股开盘后,“妖风阵阵”的尚乘数科没有延续上涨态势,股价下挫明显,最低探至990美元,盘中跌幅高达41%并触发熔断机制,最终当日尚乘数科报收每股1100美元,跌幅34.48%,市值蒸发超1000亿。

如果说尚乘数科的股价表现大起大落刺激万分,那么支撑起股价的业务与结构更近乎疯狂。据官网显示,尚乘数科是尚乘集团(AMTD Group)旗下的一家数字金融公司。而百度百科词条显示,尚乘集团由李嘉诚的长江实业集团与和记黄埔于2003年创立,主要业务包括资产管理、投行、保险经纪。

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同时招股书披露,尚乘数科正是由尚乘集团子公司尚城国际,于2019年分拆数码金融服务等业务后成立,上市前尚乘IDEA集团持有尚乘数科97.1%股份。截至4月30日的数据,尚乘数科在2019年、2020年、2021财年度的营收分别为1455万、1.675亿、1.958亿港元;同期利润分别为2154.4万、1.58亿、1.72亿港元。而营收的来源主要集中在为客户提供保险和数字银行的数字金融服务和蛛网生态系统解决方案两大业务。

可让人费解的是,尽管尚乘数科一再强调自己拥有亚洲市场稀缺的数字金融牌照,但真正已经持有的只有新加坡和香港两地的保险经纪牌照,而其余牌照的状态均处于新加坡金融监管局的审批流程当中。反映到营收层面,2019财年至2022财年的前十个月,数字金融服务业务营收分别为867.1万港元、986.9万港元、1172.1万港元和1008.8万港元。同期,利润为186.3万港元、476.5万港元108.4万港元和108.9万港元。

相比之下,蛛网生态系统解决方案的业务支撑起了尚乘数科的主要营收。2019财年至2022财年的前十个月,尚乘数科的蛛网生态系统解决方案业务营收分别为588万港元、1.58亿港元、1.84亿港元和1.57亿港元,利润分别为195万港元、1.4亿港元、1.44亿港元和1.17亿港元,蛛网收入在对应财年分别占总收入的40.4%、94.1%和94%。

蛛网生态系统解决方案在招股书的介绍是“为企业提供超级连接器和数字加速器,将他们与资源和技术联系起来,并为他们提供进入AMTD蜘蛛网生态系统的途径”。但是,类似以何种具体形式连接大量客户,以何种具体服务为客户提供价值的关键信息,在尚乘数科的公开资料并没有过多提及。

正是由于该公司主营业务不够清晰,商业模型不够透明,再加上股价一直飞涨,让怀疑论调不断出现。其中最为直接的质疑就是:为什么尚乘数科可以一直疯涨?

有观点认为,本次尚乘数科的疯涨与之前美股游戏驿站的股价狂飙类似,都源于散客抱团后与机构之间的激情多空对战。但是上市以来,尚乘数科的成交量一直处于低位水平,每日交易量只有几十万股,流通股占比只有10%上下。在8月3日,尚乘数科的成交量为11.68万股,换手率仅为0.06%。有分析人士认为,造成尚乘数科股价飙升的原因在于公开筹码少、流通率低、未公开股票掌握在少数机构手中,而机构或者背后同一控制人存在默契炒作动机,会比较容易出现股价非理性疯涨的情况,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左手倒右手。

疑点重重之下,尚乘数科依然以年营收不到两亿的基本盘支撑起近2000亿美元的市值,留给市场和股民惊讶的同时,也留下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它会不会断崖下跌?

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法案144号条例,公司大股东只要持有上市股票满一年,就可以申请进行股票交易。对于尚乘数科来说越是临近解禁期,越可能真相大白。同样,尚乘数科会不会砸盘?从过去历次割韭菜的大型股票教育现场中,人们还可以回忆起那些资本表演的蛛丝马迹,其中表演最精彩最卖力的就是股价飞升与明星站台的双簧戏。

股价飞升之下,众多机构开始关注尚乘数科的股权结构。尚乘数科于2022年初被尚乘国际斥资12亿美元收购。收购完成后,尚乘国际以97.1%股权的占比成为尚乘数科的绝对控股方,同时股票简称更名为尚乘IDEA集团,而尚乘集团的创始股东就有李嘉诚的长江实业集团和和记黄埔,而战略股东还包括了地产巨头恒基兆业地产李兆基的长子李家杰、远东发展的邱达昌还有富豪酒店国际控股的罗旭瑞等显赫的资本背景。

除了大佬背景的港资加持,尚乘国际在上市之前进行的Pre-IPO融资中,先后引入了小米、同程艺龙、汇量科技、美图董事长蔡文胜创办的隆领投资等明星资本阵容,一时吸引市场无数的目光。

但是比起明星股东阵容,同样引起市场注意的是,目前尚乘集团的实际控制人—投行出身的香港商人蔡志坚的职业生涯履历充满争议。

现年44岁的蔡志坚,曾在普华永道、瑞银等公司任职。2016年1月起担任尚乘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兼集团董事总经理。在此期间,蔡志坚主导尚乘的股权重组,先后引入了包括摩根士丹利、瓴睿资本集团等多元化的战略股东,并开启集团业务多元化的时代。

不过,在2019年蔡志坚曾在香港被深陷财务困境的内地民营金融集团中民投追债,据目击者称有横幅标语直陈蔡志坚为金融诈骗犯。

同样,蔡志坚在瑞银期间的工作经历也被调查质疑。

2014年至2015年,蔡志坚在瑞银工作期间参与的两个项目,由于存在利益冲突及信息披露问题,遭到香港证监会调查。2022年1月,香港证监会向蔡志坚发出《决定通知书》,裁定蔡志坚有存在利益冲突及信息披露问题,并对其做出禁业两年的处罚决定。蔡志坚随后提出了复核申请,并提出了闭门聆讯申请,但未获通过。

基于尚乘数科的股价表现和宣传导向,长和集团旗舰企业长江和记实业有限公司(CK Hutchison Holdings Ltd., 0001.HK, 简称:长和)周四表示,将出售所持尚乘数科(AMTD Digital Inc., HKD)母公司的剩余股份; 同时,长和未持有尚乘数科的任何股份,与其没有业务往来。并且在近10年前长江和记实业就已经出售了尚乘数科母公司尚乘集团(AMTD Group)的大部分股份,目前所持股份不足4%,并“就出售所持尚乘集团的剩余股份进行了磋商”。

无论长江和记实业是否出售成功,可以预见的是,山雨欲来之下,尚乘数科带来的阵阵妖风还远没到停息的时间。

参考资料:

1、《“妖股”尚乘数科为何暴涨暴跌:美国散户拒绝背锅 李嘉诚只是噱头》,财联社

2、《暴涨再暴跌,市值一度超阿里腾讯,谁在指使尚乘数科“作妖”?》,界面新闻

3、《即便大跌熔断后,尚乘数科市值依旧超越高盛,位列全球第五大金融公司!》,华尔街见闻

4、《李嘉誠家族旗下長和將出售尚乘數科母公司的剩餘股份》,华尔街日报

标签: 尚乘数科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