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菱宏光,不再为人民造车

作者|张宇

编辑|杨博丞

题图 | 五菱汽车

五菱宏光MINI EV系列又迎来了新成员。

9月25日,上汽通用五菱旗下微型电动车五菱宏光MINI EV敞篷版正式上市,是国内市场推出的首款纯电动微型敞篷车,官方售价为9.99万元,首批限量200辆。与此同时,五菱宏光MINI EV GAMEBOY版也推出了两款全新的车身配色。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在五菱宏光MINI EV敞篷版预售72小时内,订单已经突破了10万辆。

事实上,上汽通用五菱并非只是加码五菱宏光MINI EV系列,9月15日,其旗下2023款宝骏KiWi EV正式上市,共推出智潮版、智奢版和大疆版三款车型,官方售价分别为8.78万元、9.38万元和10.28万元。

上汽通用五菱在微型电动车赛道上堪称一骑绝尘。根据中国乘用车联席会的最新数据,2022年8月,宝骏KiWi EV销量为6330辆,同比增长227.81%,环比增长178.12%,其在微型电动车市场上的占有率为5.79%,在微型电动车销量排行榜中位列第五名,而排在第一名的是五菱宏光MINI EV。

对于微型电动车而言,价格是最大的优势。目前,五菱宏光MINI EV系列共包括经典款五菱宏光MINI EV(3.28-4.48万元)、五菱宏光MINI EV马卡龙(4.38-4.98万元)、五菱宏光MINI EV GAMEBOY(5.58-6.98万元)和五菱宏光MINI EV敞篷版(9.99万元)四款车型。

值得注意的是,与此前的车型售价相比,五菱宏光MINI EV敞篷版的售价提升不少,对其而言,逼近10万元的售价实际上是一个很难让该车型热销的价格区间:五菱宏光MINI EV敞篷版唯一亮点是软顶敞篷,除此以外的其他配置均差强人意,并且续航里程也只有280公里,整体实用性不高。

不过,无法否认的是,五菱宏光MINI EV掀起的微型电动车风暴仍在持续,甚至引来不少同行纷纷杀入该赛道,试图分走一杯羹,然而问题在于,新能源汽车市场究竟还能承载多少微型电动车?以及微型电动车还能火爆多久?

微型电动车前景如何?

微型电动车曾有过一段高光时刻,2017年至2018年,微型电动车的销量甚至占据了国内新能源乘用车销量的半壁江山。后来,由于补贴门槛的提高,导致微型电动车的销量占比迅速滑落至两成左右。

但五菱宏光MINI EV的横空出世再次带动了微型电动车市场的崛起。自2020年7月上市以来,五菱宏光MINI EV系列的累计销量已经突破85万辆,并吸引了众多入局者,包括奇瑞、长城欧拉、比亚迪、零跑汽车和哪吒汽车等等。

五菱宏光MINI EV引领了国内微型电动车的风潮,一大批微型电动车疯狂涌现。同样是在2020年,长城欧拉推出了欧拉白猫和好猫,并将欧拉R1更名为欧拉黑猫,哪吒汽车顺势推出了哪吒V,而零跑汽车也推出了零跑T03。

2021年是微型电动车集中面市的一年,长安汽车旗下的奔奔E-Star国民版,朋克汽车旗下的朋克多多,雷丁汽车旗下的雷丁芒果,以及奇瑞汽车旗下的奇瑞QQ冰淇淋陆续上市。这些微型电动车与五菱宏光MINI EV大体类似,比如车身配色多彩多样,车身造型小巧灵动,续航里程约300公里,价格区间普遍集中在3-8万元。

众多微型电动车的出现抬高了新能源汽车的整体销量。2021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达352.1万辆,同比增长1.6倍,而微型电动车的销量达到了89.5万辆,是最重要的增长引擎。在2021年的纯电动乘用车市场,微型电动车是各级别车型中销量最高的一类,占比达到36%,超过了2019年的27%和2020年的33%,为近三年来的最高点。

虽然微型电动车的发展潜力不容小觑,但近两年来其增速已经明显放缓。根据乘联会的数据,2022年8月,国内纯电动汽车销量49万辆,其中A00级纯电动车销量为12.4万辆,占比25.31%,环比下降5%。平安证劵亦在研报中指出,考虑到A00级汽车的新能源渗透率已经基本饱和,五菱宏光MINI EV的销量也已经基本稳定,2022年A00级新能源市场增速将有所放缓。

微型电动车市场还有多少增长空间?在燃油车时代,微型汽车经历了从占据一席之地到微乎其微的发展过程。以自主品牌微型汽车为例,其在2010年的市场占有率为5.65%,此后持续下跌,2016年其市场占有率已下滑至0.77%,截至目前,微型汽车的市场占有率也仅有个位数。

不过,微型电动车或许不会完全复制微型汽车的发展历程,但其前景却并不乐观。

一方面,进入2022年以来,不少热销车型一度遭遇“停售潮”,即使后来恢复销售,其价格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并且涨幅普遍在3000-6000元。作为微型电动车,很大程度上是靠低价取胜,如今涨价过后,微型电动车的性价比优势将变得不再明显,而没有销量和利润的车型自然将面临停产的局面。

另一方面,新能源汽车积分价格也在严重滑坡。官方数据显示,2021年度新能源汽车积分的价格较上一年度相差800元/分左右,2020年,五菱宏光MINIEV仅靠新能源积分就能获利13亿元,但现在,新能源车企无法靠推广微型电动车取得新能源汽车积分获利,微型电动车的增长也将难以为继。

五菱宏光还能摆脱廉价吗?

对于上汽通用五菱而言,比微型车前景不容乐观更加紧迫的情况已经发生:五菱宏光MINI EV的利润空间正在被压缩。

五菱宏光MINI EV的销量在过去一段时间内一飞冲天,在于其价格便宜,不过价格便宜也意味着利润较低。日本名古屋大学专家教授山本公正对五菱宏光MINI EV的成本控制十分好奇,于是专门购买了一辆售价为3.88万元的顶配五菱宏光MINI EV进行拆解分析,想找到上汽通用五菱低价卖车的原因。后来据其估算,五菱宏光MINI EV总零件和安装成本费约2.7万元。如果再加上研发、人工、运输和销售成本,五菱宏光MINI EV基本上不赚钱。财通证券也曾发布研报称,五菱宏光MINI EV的毛利率只有2%-3%左右。

根据2020年上汽集团财报,上汽通用五菱在2020年的净利润仅1.4亿元,相较2019年的16.99亿元下跌幅度超九成,即便是五菱宏光MINI EV的大卖也依然无法扭转利润大幅下跌的态势。

不容忽视的是,薄利的确可以多销,但带来的风险也十分巨大,比如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微型电动车由于成本敏感性最高,所遭遇的压力也最大。

根据生意社数据,截至9月29日,电池级碳酸锂的价格为每吨53.0万元;工业级碳酸锂的价格为每吨51.0万元;电池级氢氧化锂的价格为每吨49万元。以电池级碳酸锂为例,在2020年12月、2021年12月以及2022年3月,其价格分别为每吨6.0万元、每吨20.5万元和每吨50.3万元。

事实上,微型电动车的成本压力已经开始显现。2月14日,长城欧拉宣布旗下欧拉黑猫、欧拉白猫停止接单,对于停止接单的原因,欧拉品牌CEO董玉东回应称,因为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后,欧拉黑猫每卖一辆就亏损超万元,卖得越多亏得越多,“停止接单实属无奈之举,我们确实遇到了困难。”

同样遭受冲击的还有长安奔奔E-Star。4月24日,长安新能源宣布,自4月25日起暂停收取长安奔奔E-Star国民版车型订单;6月30日,长安新能源再度宣布,决定于7月1日起暂停长安奔奔E-Star系列车型订单收取。

与此同时,微型电动车的“涨价潮”也悄然来临,比如奇瑞小蚂蚁、五菱宏光MINI EV、零跑T03等车型的售价均存在不同程度的上调或者连续上调。

至此,包括五菱宏光MINI EV在内的微型车集体陷入了一个矛盾的境地:只靠走量难以支撑利润,而上调售价又会失去销量。显而易见的是,现阶段,五菱宏光MINI EV仍然无法摆脱“廉价”的标签。

目前,微型电动车市场的入局者越来越多,竞争日趋白热化,在曾经的蓝海市场消失之后,微型电动车的性价比路径已被堵死,或许只有从实用、安全、产品力等消费者的实际需求出发,才是微型电动车的出路。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