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两年后,网易数帆提出新的To B方法论

撰文|小不董

编辑|李信马

题图|网易数帆

2022年,是网易上市的22周年。对中国互联网用户来说,“猪厂”网易绝不陌生,不过这种熟悉更多是在游戏领域和音乐、翻译等应用上,但在 To B领域,了解就会少一些。

实际上,网易早在2015年就在to B市场先后推出了网易云信(通信与视频服务)、网易七鱼(全智能云客服)、网易蜂巢(云计算基础服务)和网易易盾(云安全)等云服务,2016年9月网易云正式成立,并将其云计算战略定位于“场景化云服务”。

不过相比阿里云、腾讯云这样的巨头,网易云只能算“小打小闹”。2020年,在网易数字+大会上,网易云正式更名为网易数帆,当时网易副总裁、网易杭州研究院执行院长、网易数帆总经理汪源在接受DoNews采访时表示:“2016年的时候,我们就认为,和他们(一线云巨头)在IaaS层面竞争是没有必要的。”

这次更名更确切的说是一场转型,摆脱巨头林立的云市场而去深耕国内相对薄弱的基础软件领域。自2020年起,推进各行业数字化转型落地的政策频繁发布,尤其是政务、金融和通信等领域,数字化转型进展迅速、成果显著。

当时网易数帆也提出来了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新方法论“SDI”。SDI包含三部分:第一,软件定义的组织(Software Defined Institute);第二,数据智能(Data & Intelligence);第三,软件定义的基础设施(Software Defined Infrastructure)。

两年前的网易数字+大会 图片来源:网易数帆

网易数帆着重提到的基础软件能力包含四个模块:网易轻舟,云原生软件生产力平台;网易有数,全链路数据生产力平台;网易易智,多媒体智能开放平台;网易易测,全维度质量效能平台。可以看出,这个方法论的实现,是以具体的软件作为载体的。

不过时隔两年后,在9月23日的网易数字+大会上,网易数帆除了发布了旗下重点产品线轻舟云原生、轻舟低代码、有数大数据的一系列升级,还正式推出了以资产为中心的数字生产力模型和技术方案。相比两年前,网易数帆新的To B方法论既有“保留”也有“改变”。

具体来说,网易数帆新的研究成果,即三大生产力模型,包括软件、数据和智慧生产力,这也对应着网易数帆的云原生、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三大业务线。汪源在演讲中表示:“每个模型里,我们都把行业里我们认为最主流的一些技术和建设思想做了汇集,比如软件的生产力,包括云原生的底座、软件资产的生产和软件资产的运营,包括低代码和传统代码的开发,这些我认为就是一个软件生产力模型核心的领域;关于数据生产力,我们认为最核心的是数据技术、数据资产、数据应用、数据运营等四大模块。”

为什么要进行这样的改变?对网易数帆来说,可能是因为新的方法论,更接近正确的“答案”。

企业数字化转型需要什么?

发布会当天,受邀第一位做演讲的波士顿咨询(BCG)董事总经理陈果(负责BCG数字化实施咨询部门Platinion在大中华地区的业务)讲了一个幽默的段子——数字化就像小年轻谈性爱,自己不知道怎么干,周围的朋友都在说他们在干,自己也就和别人说我也在干。

2016年起,企业数字化就成为了一个热门话题,不过要真正实现转型却没那么容易。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抱着成为基础软件提供商的想法,网易数帆与超过10个行业,300家中大型企业达成了比较深度的合作,最初他们是以技术为主体,提供了品质不错的软件,但慢慢地他们发现,越来越多的企业需要他们提供技术之外的服务。

简单来说,仅提供技术和软件,企业很可能不足以做好数字化转型。

这个变化,也与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所处的阶段有关系。“我们最大的体会是发现,企业在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早期可能还是以点状的应用场景驱动,但是等数字化进程在企业里多个部门、多个场景都开始扩张之后,大家都会去关注怎样长期建立数据资产开放式运营和管理的机制。因为不能永远都以点状驱动的方式去做事情,这样会带来很多后遗症。”汪源说。

这些后遗症中最直接的就是不同“点”产生的应用间,数据不能共享,最终影响企业整体的数字化建设,甚至“半途而废”。

德邦快递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最初德邦快递靠门店吸引客户,但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开始转向以快递员和KA(关键客户)为两大销售主体,并做了流程数据、收入指标和客群数据的线上化。2013年到2014年,德邦快递做了第一套BI系统,但在之后的运营过程中,随着人员流失,不少指标管理、模型管理也跟着就丢掉了。

德邦快递的数据治理总监回忆:“我后面也反思为什么会丢掉?大家的目标都是注重于项目的成功,项目成功之后就移交给运维团队去搞了,但实际上,运维才是这个产品生命的开始。”在运维期间,系统出现了许多问题,包括不停地变更口径、创建新的功能,让团队疲于奔命。引入大数据技术后,德邦内部许多数据产品百花齐放,但却忽视了底层数据建设。

“各个团队按照部门级进行数据产品建设,大家只关注给业务带来了多少价值,提升了多少收入,但数据不共享,形成各个竖井,指标也是没有管理的,会造成一个指标在A系统叫这个名字,在B系统叫那个名字,两边数据是不一样的,但实际的业务中是一个数据。”业务人员在使用数据的时候,甚至要先去问下IT人员,这到底是什么数据,能不能用。

在与类似的企业不断交流后,网易数帆最终在实践中产生的认知,就是数字化建设要围绕着数字资产,包括软件资产、数据资产和智慧资产,这些资产要易于使用、管理,并且保证资产的高质量、高价值。

如何衡量企业数字化转型是否成功,无论是信通院等科研机构,还是BCG这样的咨询公司,都有制定相应的评判标准。而网易数帆认为,数字资产的丰富程度,可能成为一个企业数字化水平的衡量标尺。在他们服务的客户中,包括网易云音乐等内部部门,他们发现越来越多的“数据门户”出现了,用于对数据资产的进行盘点、运营和管理。“比如券商做数据治理,就非常关注能够沉淀下来哪些像元数据、规则、模型、安全等级等相应的资产,银行去做监管报送,可能沉淀的是像电子台账、业务规范、指标等。”汪源说。

网易数帆怎么做?

据不久前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新IT重塑企业数字化转型(2022)》显示,2021年,我国数字化转型中涉及的相关IT服务和解决方案市场总体规模达21669亿元,在“十四五”规划、“上云用数赋智”以及各行业数字化转型政策的持续刺激和推动下,未来几年预计将保持20%以上的平均增速,有望在2025年逼近5万亿元大关。

显然,这是一块儿巨大的“蛋糕”,而想要分享数字化转型的红利,自然也要有配套的“餐刀”。这次网易数帆发布的三大生产力模型,对应以数据资产为中心的企业发展数字生产力的三大方法论。如果说过往网易数帆更专注于技术,但在产品线和行业应用、场景化应用之间有比较大的隔阂,新的方法论就旨在通过技术和服务两手抓来弥补打破隔阂。

网易数帆能力全景图 图片来源:网易数帆

对比两年前,三条主线每年都会有新的突破,也有一定的调整,比如网易易测被整合到了网易轻舟体系里去,归属软件生产力的一部分。网易轻舟最初在2020年时,基本上只有云原生底座的部分,软件资产的生产、运营和低代码的开发都是近两年发展起来的。网易有数两年前发布的时候,也集中在数据技术和部分数据应用能力层面,现在又填补了数据资产、数据运营等一系列的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网易数帆在基础软件国产化上也做了不少工作,汪源本身就是国内较早参与基础软件研究的那一批人,曾在2003年,国家工信部设立“核高基”专项时,在北京凤凰岭闭关八九个月开发了神舟OSCAR数据库,这一项目后来荣获了国家高技术产业化十年成就奖。

网易数帆云原生及低代码产品线总经理陈谔介绍,过去一年,网易数帆的云原生平台适配了各类国产化操作系统,比如麒麟操作系统,还适配了国产的硬件,像鲲鹏、飞腾、海光的CPU,并且在金融场景下进行了国产化软硬件支撑的实践。“我们可以很有信心地说,国产化软件是能够支持金融企业去运行的,甚至包括核心的金融业务场景。”陈谔说。

今年网易数帆大数据产品线推出了新的大数据基础平台NDH,总经理余利华也表示,原因之一就是很多客户提出了国产化平台适配的要求,NDH目前已经通过了国家信创的测试,并且与很多厂商达成了软件兼容性的互认。上文提到的德邦快递,就用NDH平台替换了原来的CDH平台,节点数从230个节点降到150个节点。

汪源对网易的评价,是一家“稳扎稳打,对于培育新的业务是非常有耐心”的企业。网易研究院更像是一个孵化系统,培育过严选、云音乐等业务,而对网易数帆,集团的要求主要是在两个方面:首先,财务上要相对健康,集团会关注增长率、毛利率、利润率,还有人均的产值;另一方面,是关注做业务时用户的口碑。

汪源 图片来源:网易数帆

“集团会要求我们的所有业务管理者,一定要去一线去见客户,最近就给我们下达说,到11月份每个干部要见9个客户,集团还会关注产品的质量,因为网易之前做To C的产业,对所有的从游戏开始的产品会做NPS(净推荐值)的考核或打分,网易数帆的产品也会做一些评估。”汪源说。

从网易云慢慢不做底层IaaS,到网易数帆专注在三条软件链路上,包括去年网易数帆曾表示“更愿意做零部件,而不是整车”,就是在这样“稳扎稳打”的要求下,还有在“想做”和“做好”之间不断取舍的结果,正如网易数帆企业业务中心总经理金叶在采访中所说的:“我们作为网易旗下的To B品牌商,对自己有非常清醒和客观的认识,我们也不可能帮(金融)客户做这么大的底层系统业务的迁移迭代,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根据我们能够做的是帮助客户提供所谓的零部件,但这个过程中慢慢把一些点串联起来,形成特定的思路和特定的打法,也能够更好地被市场和客户接受。”

在采访中,汪源表示网易数帆基本上不会去做面向某些行业的特定应用,因为市场上有非常多的厂商提供应用型的解决方案,很难与它们在特定行业竞争,网易数帆提供通用的技术能力,好处是能够跨行业去支撑很多不同应用场景,在应用侧则需要寻找合作伙伴。“比如说树根互联在国内做工业互联网做得比较多,我们也合作了一些项目。”此外,在底层基础设施层面,网易数帆也与阿里云、金山云、AWS有合作。

当天网易数帆还发布了扬帆计划,结合现在业务发展的实际现状,网易数帆定义了三大类合作伙伴:解决方案合作伙伴、技术服务合作伙伴、渠道资源合作伙伴,前两者为垂直行业类伙伴的核心,具体包括行业咨询类企业、传统行业IT企业、人力服务型企业,渠道资源型伙伴具体包括云服务厂商、大型系统集成商、大数据应用的开发企业等。合作中,网易数帆主要做好市场、价格和技术的竞争力保障。

网易数帆生态合作部总监关晓东表示,计划未来3-5年里,网易数帆赋能200家合作伙伴,与合作伙伴共同打造100个以上的行业案例标杆,共同服务1000家以上的政企行业客户。

标签: 网易数帆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