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新赔偿纪录,3240万能拯救腾讯视频吗?

撰文 | 大婷

题图 | IC Photo

《云南虫谷》大概也没想到,一年之后,《昆仑神宫》收官尾声里,它会因为天价赔偿再次冲上热搜。

10月26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就用户在(抖音)平台上发布《云南虫谷》剪辑片段,被腾讯提诉一案作出判决,抖音一审被判以每集200万元标准赔偿腾讯相关经济损失,加上其他合理费用,赔偿金额达到了3240万

金额一出,立刻引起了广泛的讨论。

一方面,该金额打破了全国同类案件的判赔记录,是去年最高记录的16倍。在这样高昂的赔偿金额之下,围绕着其具体裁定标准的好奇以及合理性争议也就随之而来了。

另一方面,长视频与短视频对打许久,去年开始才逐步呈现出友好合作的态势,而此次腾讯高额索赔也将话题再度引向了版权方“霸道”、“版权霸凌”,甚至是内容“垄断”以及长短视频到底能否展开良性合作的讨论。

更有网友调侃,“长视频连年亏损之下,‘南山必胜客’都要成为腾讯的创收部门了。”

一、天价赔偿,视频“霸总”南山必胜客

根据相关判决书的详细信息,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尽管抖音平台采取措施减少了相关涉及作品的内容数量,但平台内用户的侵权行为仍未得到有效遏制。

因此,抖音属于帮助侵权,应立即采取有效措施删除、过滤、拦截相关视频,并赔偿腾讯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3240万元。

但不管是腾讯提交的证据还是法院的认定都显示,在这个过程中,抖音作为平台方,进行了删除了大部分相关视频内容等措施。同时,考虑短视频平台对于二创内容的管理难度以及存在“适当引用”的情况,因此,判决书也明确了,本案不适用惩罚性赔偿。

同时法院也驳回了腾讯提出的“扰乱了市场竞争秩序,构成不正当竞争”的提诉。

那么3240万的高额赔偿依据为何?

根据判决书信息,法院认定赔偿价格的原因参考要素包含了《云南虫谷》原著知名度高、演员知名、制作费用以版权授权费用高昂、剧集热度等指标。

依据赔偿价格判定的因素,不少媒体都对标了情况最为相似的案例——爱奇艺就《琅琊榜》《老九门》诉快手的两个案件。法院判决快手公司赔偿爱奇艺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金额为218万余元。

据了解,两部作品合计赔付218万元,已经算是同类案件中的高额赔偿了,但金额依然不到本次判赔额的10%。

再对比知识产权数据分析机构知产宝发布的《2021年视频类案件对判赔金额产生影响的权利作品相关因素研究报告》中的数据,2021年全国法院做出的可公开检索的视频类侵权判决共2549篇,获赔总金额大部分集中于5万元以下。

其中电视剧类的最高获赔金额为40集电视剧《春风十里不如你》的200万元,即每集5万元,且该案还是被告直接侵权,提供了完整剧集的全片,而非像抖音这次,只是对平台上用户上传的剪辑片段没能有效清理。

对比本案的每集200万,的确让人不免疑惑。

而从案件审理的全过程来看,腾讯方面指出,2021年8月30日《云南虫谷》在腾讯视频独播之后,抖音用户在平台上传了许多该剧剪辑片段。于2021年9月22日,向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要求抖音立即采取有效措施删除、过滤、拦截相关视频,并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1000万元。

但在案件开庭前,腾讯变更诉讼请求,将索赔金额上升至9000万元。

这个做法有些眼熟。

公开信息显示,2021年底,针对《斗罗大陆》这个项目的版权纠纷,腾讯也曾向法院申请变更诉讼请求,将索赔金额从6160万元提高到8亿元。

同样是高昂索赔,也同样是变更了诉讼请求,大幅提高了赔偿金额。

当然,这也并不是腾讯首次喊出“天价”。

《扫黑风暴》时期,腾讯视频就对抖音发起过高达1亿元的索赔。从最终结果来看,《扫黑风暴》的1亿赔偿诉求未得到支持,而《斗罗大陆》的纠纷案目前则尚未裁决。

根据中国证券网统计,2021年6月至12月10日,腾讯以侵害著作权为由,在全国18家法院起诉抖音168次,标的总额超过29.43亿元。

而轰轰烈烈的天价版权拉锯,也让腾讯陷入了“霸道”“垄断”的企业形象漩涡。舆论话题的风口甚至转向了“西安中院负责该案一审的审判长姚建军,曾在半年前的2022年4月23日,与腾讯法务共同起出席一场‘算法推荐与平台著作权侵权责任’的研讨会”的讨论。

要知道,所谓的“南山必胜客”,绝不是来自用户或者舆论场的纯褒义调侃,一定程度上,这样的调侃,也反馈了市场对腾讯“霸道”印象之深。

二、是版权之争,还是竞争之术?

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在长视频行业增长见顶、市场疲劳的情况之下,短视频衍生内容已经成为了长视频宣发链路上必不可少的一环,并逐渐发展出了新的商业模式。

事实上,如果说短视频在二创、预告引用等衍生内容里反复被拷打,那么长视频的盈利困局则更加焦灼。

在流量与内容消费变化大趋势的另一头,长视频连年亏损、会员增长乏力,只能不断通过涨价、超前点播等等方式提升ARPU值。就连高昂的索赔都像是无力对抗下的回本之术。

两方对垒,火力全开的攻防之下,内容方无法在宣发上延长内容长尾效应、创作者创作活力受限,谁也没有讨到好处。

直到去年7月,爱奇艺宣布与抖音达成合作,围绕长视频内容的二次创作和宣传推广等方面展开探索。

双方的合作,细化到二创对正片引用时长的约定、短视频的直接跳转等细则。

从开放“迷雾剧场”等优质内容合作,到年初的《人世间》再到年中的《苍兰诀》,很显然,长视频也好,短视频也罢,双方的目的都在于建立更广泛的合作机制,创新版权规范,形成良性互动,促进内容行业的良性发展。

以爱奇艺本年度大热剧《苍兰诀》为例。

根据剧集出品方数据显示,《苍兰诀》在抖音站内相关播放量过亿的话题共计18个,累计播放量达230亿,其中主话题#苍兰诀 播放量达180亿。

抖音站内,该剧相关内容共产生超1100个热点,累计曝光近80亿,《苍兰诀》抖音官号总播放量超25亿。

合作对双方的利好肉眼可见。

一直以来,长短视频平台如何拉锯,版权方对于内容版权的主张始终都有说服力。

宏观层面,版权保护的核心和最终目标,是保护创作权益,进而鼓励创作、传播,促进行业生态健康协同发展。这是行业共识。

但是,需要强调的是,在当下的行业生态当中,长视频与短视频,根本无法完全剥离彼此,独立存在。这一点,从近几年长视频内容行业营销对于短视频端口的重视攀升当中可见一斑。

因此,商业竞争角度,不断在版权拉锯战中主张加大惩罚性赔偿在版权侵权案件中的应用,其最终目标,无非是利用规则放大内容版权坚壁清野的力度,争夺话语权,从而提升议价能力。这个故事也相当眼熟,音乐场也是这么玩的。

长视频试图通过拿捏着内容价格的尺度,提高内容价值,以弥补因这些年的竞争不断被抬升的内容成本。

可“垄断”“高价”这条路,长视频走过了,而且栽了跟头。捏住内容水龙头的做法,只会让故事又回到那条几乎将长视频烧到了寒冬的独家版权抢夺老路上。

这样的行业背景下,若版权所有方用“维权”的名义,走垄断之路,进而实现打击竞争对手的目标。参考监管部门对音乐行业版权垄断监管的迭代,相关部门对视频行业版权垄断的监管也只是时间问题。

标签: 长短视频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