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澄宇院士纵论数字技术与新兴产业

DoNews11月28日消息,近日,欧科院院士、清华大学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学术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国家文化产业研究中心主任、新闻与传播学院创建人之一熊澄宇教授应邀在第四届世界科技与发展论坛”数字前沿与新兴产业元宇宙创新峰会”上发表演讲,纵论数字技术与新兴产业,引起巨大反响。

熊院士指出,数字技术已进入信息社会4.0阶段。数字技术发展路径非常清晰,20年前他在专著《信息社会4.0》里,把信息社会发展分四个阶段。1.0阶段是技术发展阶段,买设备建网络;2.0阶段是建立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软硬件产业,称为产业阶段,3.0阶段是信息技术进入到金融、商务等经济社会领域,所以是信息经济阶段;4.0阶段,也就是正在进行的时间段,是信息技术作为一种新的生产力,已经进入上层建筑意识形态,能够对我们生产关系、社会形态产生变革、调整,这个就是今天的信息社会。

熊院士深刻认为,新媒体这个词已经过时,新新媒体正在兴起,因为现在所有的媒体没有哪一个媒体既有新媒体的外延,又有新媒体也都有传统媒体的内涵。新媒体已经不新了,什么新呢?“新新媒体”,它至少是以亿来计算用户,以前主流媒体几百万上千万用户,现在谈的新新媒体是多少亿用户,脸书、推特、快手、抖音这些都是今天数字社会时代面临的新新媒体。新新媒体,它以前所未有的交互型、融合性和扩展性,为我们数字生态圈和社会宏观系统找到一个保障平台。

如何把握元宇宙与数字创意产业的关系呢?熊院士说,早在2001年在他主编出版的《新媒介与创新思维》书中,他就已经把元宇宙创始小说《雪崩》章节收录其中,今天元宇宙的概念就是来源于这本小说。其实,昨天的科幻就是今天的科学,可以认为,科幻产业就是今天数字创意产业的源头。

如何给数字创意产业定义?熊院士阐述到,基于计算机数字处理技术,作用于人的视觉、听觉、触觉,具有知识产权的属性,以产品和服务的形式,推动经济和社会全面发展的产业。其中包含硬件、软件、内容、平台、渠道。数字产业前沿的核心:一是技术、二是内容、三是传播。人类历史成绩的文化资源,以及正在发生的创意资源,都为创意产业的生态圈提供了充分的内容支持。

成都发展数字创新产业,着力点在哪里?数字技术和文化的结合。成都需要有一个坐标,历史的坐标,时间轴从历史到今天到未来,空间轴以成都为中心,向四川中国乃至拓展,然后一个方向轴,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

关于技术可以有这样几个思考点:一是大数据、二是云计算、三是融媒体、四是移动终端、五是地理信息系统。更形象地说,大数据是现实,云计算是远程,融媒体是多维,移动终端是可穿戴,地理信息系统是遥在,这些构成了虚拟现实,以及可以给我们带来无限想象、接近人脑的人工智能。

从内容层面看,六千年文明史,八万里的世界范围,三大宗教,四大文明,两百多国家和地区,五千多种语言,数字化以后会有三个层面:第一个层面虚拟仿真物品,已经做了很多了,数字博物馆可以把展品全部数字化,并且可以拆卸,可以看内部。然后可以虚拟环境。再往前走就是虚拟人生,把消失的文明再现。

从产业层面上看,关键词是,内容引发社会需求,科技改变产品形态,资本影响市场规模,服务决定事业成败

全世界有三种很有代表性的数字文创产业模式:好莱坞、迪士尼、北欧模式。我看好北欧模式,北欧是创新走在全球最早最快最好,现在仍然在全世界十大创新国家里面,北欧五个国家都上榜。

在研究数字化研究产业过程当中,需要有一个信息的认识,数字化技术是手段,不是目标。产业也是手段,是路径,不是目标。我们目标是文化强国,是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所以当我们在抓阶段性重点的时候,一定不要把手段路径当做目标,而是要清晰认清楚我们的目标。这就是我想给大家分享的。

标签: 元宇宙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