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榨司机、屡教不改,货拉拉难自救

作者|张 宇

编辑|杨博丞

题图 | IC Photo

货拉拉陷入了全国停运风波,从11月16日至11月18日,货拉拉司机自发停止接单三天,抗议货拉拉通过“多因素计费模式”“特惠顺路单”等方式压低运价,表达对货拉拉平台现行规则的不满。

根据诉求,货拉拉司机的不满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司机在交完会员费以后,每一单还要向货拉拉平台上缴5%-15%的抽成,在此之前平台没有抽成;二是货拉拉平台现在是按照导航的直线距离计算价格,但导航跟实际行车路线存在偏差,导致司机赚不到与实际行车相匹配的钱。

对此,货拉拉回应称,“目前平台运营正常,出现无人接单情况可能是因为周边符合的车型较少,可以耐心等待或是尝试添加小费。对于司机们的诉求已经知晓,平台理解和尊重司机们,会进行研究和评估。”

货拉拉司机罢工事件很快引来了监管部门的关注。

11月17日,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对货拉拉进行了约谈,约谈指出,货拉拉采用一口价订单、上线“特惠顺路”产品等方式恶意压低运价,严重损害货车司机合法权益,扰乱市场公平竞争秩序。要立其即对相关恶意压价竞争行为进行整改,坚决杜绝不正当竞争行为,科学合理确定收费标准,坚决消除违规运营行为,维护市场公平竞争秩序,同时还对满帮集团、快狗打车等3家互联网道路货运平台进行了提醒。

事实上,自进入2022年以来,货拉拉已经因“损害了货车司机合法权益”等问题,被监管部门约谈了五次。

屡教不改的背后,实则是因为货拉拉仍身处亏损泥沼,在自顾不暇之际,其不得不通过改变收费模式、提高抽成等牺牲司机利益的方式提高盈利能力,但由此带来的矛盾又对货拉拉造成了反噬,更大的危机也就此产生。

一、盈利仍是难题

在国内同城货运市场,货拉拉是当之无愧的行业龙头。

公开资料显示,货拉拉成立于2013年,主要从事同城/跨城货运、企业版物流服务、搬家、零担货运(多批货物共用运输工具)、汽车租售及车后市场服务。从2015年至今,货拉拉共进行了8轮融资,融资总金额达24.95亿美元,估值更是高达百亿美元,投资者阵营中不乏红衫、高瓴等明星投资机构。

根据货拉拉官网披露的数据,截至2021年10月,其业务范围已覆盖363座中国内地城市,平均月活司机达66万,月活用户达840万。

现阶段,在同城货运市场上基本形成了货拉拉、满帮集团、滴滴货运和快狗打车四方拉锯的竞争格局,根据快狗打车的招股书,在同城货运行业,根据交易额计算,2021年国内五大平台占市场份额的64.9%,其中排名第一的货拉拉以310亿元的交易额、52.8%市场份额占比排名第一,市场份额甚至超过了滴滴货运、快狗打车、蓝犀牛、易丰搬家四家平台总和。

不过,由于货拉拉的财务数据鲜少披露,外界难以得知货拉拉的具体经营状况,但参照“同城货运第一股”快狗打车的2022年上半年财报,似乎可以窥得无论是货拉拉还是快狗打车,情况均不容乐观。

2022年上半年,快狗打车的总营收为3.49亿元,同比增长15.5%;净亏损为10.49亿元,较2021年上半年的2.47亿元净亏损扩大324.8%。

值得一提的是,上市前后,快狗打车的经营状况差别不大。根据招股书,在2018年至2021年,快狗打车的总营收分别为4.53亿元、5.48亿元、5.30亿元和7.73亿,而净亏损分别为10.7亿元、1.84亿元、6.58亿元和3.93亿元,其总营收之和远远低于净亏损之和。

巨额亏损的重要原因指向了居高不下的销售及营销费用。

2022年上半年,快狗打车的销售及营销费用为1.68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为48.1%。而在2018年至2021年,其销售及营销费用分别为5.24亿元、2.96亿元、1.95亿元和3.35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115.7%、54.0%、36.7%和50.7%,

同城货运行业是高度依赖人力和客户资源的行业,同时由于科技含量较低,导致平台与平台之间的同质化现象十分严重,如果想获取司机和客户资源,补贴在所难免,行业也因此极容易陷入价格战之中。

然而通过“烧钱”获取的客户资源很难留存下来,即使补贴拉新创造出了新增量,客户也会随着其他平台补贴政策的变化和力度而选择下单渠道。

作为行业龙头,货拉拉的情况或有过之而无及,长期的“烧钱”行为让货拉拉的现金流承受着巨大压力,而为了脱离亏损泥沼,货拉拉只能通过减少补贴和薅司机羊毛节流,但这样的节流方式反而导致司机怨声载道,最终影响到了货拉拉的经营业绩。

二、抢滩万亿同城货运市场

2013年前后,国内掀起了一股“O2O浪潮”,在网约车客运市场快速崛起后,同城货运市场已是蓄势待发。

于是自2014年起,货拉拉、58速运(后更名快狗打车)、一号货车、速派得、蓝犀牛等三百余家平台相继出世,同城货运领域的“百团大战”正式开打。

2018年,随着“O2O浪潮”逐渐退去,同城货运市场上只剩下货拉拉和快狗打车两个大玩家。

根据艾瑞咨询《2019年同城货运行业研究报告》,移动互联网时期同城货运量从2014年的70亿吨到2020年超越百亿吨,同比增长率超42.9%,市场范围从2014年的8000亿,扩充到2020年万亿以上。另据《2020-2026年中国同城货运行业全景调研及投资前景预测报告》,预计到2025年,我国同城货运市场将突破16000亿元大关,货运量将达到128.3亿吨。

广阔的市场空间意味着同城货运赛道上可以容纳许多玩家,而滴滴的加入,彻底打破了同城货运行业的平静。

2020年4月,滴滴投入1亿元成立滴滴货运,正式杀入同城货运赛道。半路杀出的滴滴货运对于同城货运赛道而言无疑是一场劫难,曾凭借疯狂烧钱夺得网约车龙头名号的滴滴,再度发起烧钱大战,其不仅免去新司机加盟平台的服务费,还给予用户大量补贴,货拉拉和快狗打车也因此被迫加入战局。

2020年6月,滴滴货运进入杭州、成都两座首批试点城市,首日订单量顺利突破1万单,而从9月中旬起,滴滴货运的日订单量便持续突破10万单。在滴滴货运成立一周年之际,其已完成了对19座城市的覆盖。

与此同时,在城际货运市场市占率超过九成的满帮集团也盯上了同城货运赛道。2020年8月,满帮集团收购了省省回头车,以弥补自身在同城货运中的短板;11月,其又宣布完成了17亿美金融资,全力进军同城货运市场。

与满帮集团直接采取收购的方式不同。快递巨头顺丰则是从同城快递领域开始探索,最终才进军同城货运市场。截至目前,顺丰同城的服务场景包括餐饮、跑腿服务、企业服务、生鲜果蔬、鲜花绿植以及最后一公里配送等。

一位同城货运行业人士向DoNews(ID:ilovedonews)表示,同城货运市场规模巨大,但行业集中度仍相对较低,这意味着行业仍有很大的成长空间,并且极有可能会跑出一两家巨头,为了抢滩万亿市场,同城货运赛道上的竞争还将进一步加剧。

三、货拉拉口碑崩塌?

原本货拉拉的发展潜力无限,但随着其口碑逐渐崩塌,货拉拉也陷入到了负面舆论当中。

2021年2月,“货拉拉女乘客坠车死亡事件”彻底将同城货运平台的安全问题暴露在了聚光灯之下。该事件发生后,货拉拉承认存在安全预警缺失、产品安全功能不完善以及跟进速度慢等问题,并公布了整改工作方案。

安全问题也引起了监管部门的高度重视。针对“货拉拉女乘客坠车死亡事件”,交通运输部回应称,货运新兴业态决不能打着创新的旗号,以牺牲安全为代价谋发展,应当牢牢坚守安全发展的底线,切实落实好安全生产的主体责任,持续提升安全管控能力和服务质量。

然而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在于,同城货运平台只是充当了中介的角色,起到信息整合匹配的作用,其与货运司机并不存在挂靠和雇佣关系,这也就意味着,同城货运平台对货运司机的约束力和管理权依旧十分有限。

此外,同城货运平台还频频遭到用户投诉。在消费者投诉网站“黑猫投诉”上,多家同城货运平台都有大量的投诉记录,其中,货拉拉截至目前的累计投诉量达到了20234起,投诉原因主要集中在司机接单后爽约、搬运时坐地起价、发生纠纷时司机态度恶劣等方面。

不容忽视的是,在差异化缺失的情况下,一家同城货运平台的口碑好坏所带来的影响是极其深远的,作为平台而言,不应一心想着靠补贴抢市场、靠薅司机羊毛提升盈利能力,而是应思考如何解决行业顽疾,如何为客户提供优质服务以及如何保障司机的利益。

要知道,建立口碑的过程难如登天,而毁掉口碑的过程却易如积木坍塌。

标签: 货拉拉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