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腰斩、内忧外患,安克创新之困

撰文 | 张  宇

编辑 | 杨博丞

题图 | IC Photo

消费电子品牌安克创新(Anker)斥资15.42亿元在深圳购买了一栋办公楼,令外界感到震惊无比。

2022年12月27日,安克创新发布公告称,已与深圳润雪正式签署房产买卖预售协议,约定由安克创新全资子公司购买后者开发的房产。

据悉,该办公楼套内建筑面积总计约5.10万平方米,交易价格合计约15.42亿元(含增值税),其中使用募集资金约4.66亿元,剩余资金来源均为自有资金。

对此,安克创新回应称,新办公楼将为公司提供一个现代化的研发中心和办公中心,在为公司提供必要研发场地和良好办公环境的同时,也能帮助公司做出整体布局及统一规划,对维护公司的形象和促进未来业务的良性发展起到重要促进作用。

公开信息显示,安克创新成立于2011年12月,于2020年8月在创业板上司,是目前国内营收规模最大的全球消费电子品牌,专注于智能配件和智能硬件的设计、研发和销售,围绕智能充电、娱乐音影、智能家居、智能车载等领域,旗下拥有Eufy、Roav、Nebula、Soundcore等品牌,2015年发展至今,安克创新已在全球146个国家与地区拥有超过1亿用户。

能拿出15亿元真金白银购买办公楼,作为一个消费电子品牌,安克创新为何拥有如此雄厚的财力?

根据历年财报数据,安克创新的总营收由2014年的7.46亿元增长至2021年125.74亿元,复合年均增长率达49.71%,而截止2022年6月9日,安克创新的理财产品余额合计为25.50亿元,包括风险较低的保本型理财,如大额存单、结构性存款、信托理财产品、资管计划产品等,闲置资金相对充足。

安克创新的财力雄厚,但也面临着诸多隐忧,比如股价遭遇腰斩、渠道转向难言乐观等,安克创新一直致力于做消费电子领域的宝洁,但就目前情况而言,其前路依旧布满荆棘。

一、亚马逊的“大腿”难抱

在安克创新的崛起过程中,亚马逊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

2011年10月,安克创新创始人兼CEO阳萌在美国注册了全球电子消费品牌Anker,起初,安克创新只是扮演渠道品牌商的角色,通过亚马逊渠道向海外消费者销售充电类产品,其月销售额很快突破了100万美元。

进入2015年之后,安克创新开始调整品牌战略,孵化出Nebula、Eufy和Soundcore三大品牌分别支撑投影仪、家居智能硬件及智能音频三类新产品,由此逐渐向品牌化转型。到了2019年,安克创新已拥有充电、音频、家居、智新四大事业部,搭建了强中台与强研发体系,并不断扩展产品品类。

在成立初期,抱紧亚马逊“大腿”的策略让安克创新尝尽了甜头,比如其曾连续三年进入BrandZ“中国出海品牌50强”榜单前十强,获得过亚马逊颁发的“杰出中国制造奖”,发展速度远超行业平均水平。

但硬币的另一面是,过度依赖单一平台,也为安克创新埋下了很大的隐患。

众所周知,欧美国家对知识产权保护和服务要求相当严格,2021年4月至今,亚马逊平台上的被封店铺已达到数万家,而亚马逊店铺一旦被封,意味着自注册以来积累的权重、流量、好评等等都将付诸东流,虽然安克创新躲过了“封店潮”,但其业绩还是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根据2022年上半年财报,来自亚马逊平台的收入占安克创新总收入的半壁江山,在2021年上半年和2022年上半年,亚马逊平台贡献收入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56.57%和55.00%,呈现出不断下降的态势。

来自亚马逊平台的收入下降,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安克创新的营收状况。2022年上半年,安克创新的总营收为58.87亿元,同比增长仅9.62%,作为对比,其在2020年上半年和2021年上半年的总营收分别为35.28亿元、53.71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24.52%和52.24%,增速明显放缓。

过度依赖亚马逊平台,使得安克创新的抗风险能力变得越来越差,安克创新的主要销售渠道掌握在亚马逊手中,意味着前者基本失去了大部分的话语权,而一旦亚马逊平台出现任何波动,安克创新的盈利水平也会受到波及。可以预见的是,高度依赖亚马逊的经营模式,或导致安克创新因为平台提高“垄断费用”而导致各项成本大幅上涨,为其带来不小的风险。

二、渠道转向难言乐观

安克创新早就意识到了过度依赖亚马逊所带来的风险,其决定不再将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最近几年,安克创新不仅加码线下渠道的布局,同时还在积极开拓自由电商渠道。

2021年5月,安克创新在国内举办了首场发布会,阳萌在现场表示,“我们发现,很多大型消费品公司,在中国的营收都能占到总营收的15%至20%,而我们的中国市场营收占比还不到2%。”

阳萌坦言,让安克创新真正开始重视中国市场的原因是国内市场正在快速消费升级,更重要的是,年轻一代消费者对中国品牌有了发自内心的信任和自豪。

尽管如此,安克创新的渠道转向速度还是慢了半拍。

根据2022年上半年财报,安克创新的自有平台独立站贡献的收入占总营收的比例仅为5.69%,较2021年上半年的5.58%仅提升了0.11个百分点,但收入同比增长30.03%。

事实上,运营独立站并不容易。雨果跨境调研数据显示,独立站卖家在运营中面临的最大难题就是站外引流。随着自然流量被分摊、付费流量越来越贵,独立站卖家往往面临着新品推不动、老品卖不出的窘境,库存的过量积压也使得卖家放慢了发展独立站的脚步,转化效果一言难尽。

线下渠道也是安克创新的一大重点发力方向。

现阶段,安克创新的布局线下渠道主要是面向全球性零售卖场、区域性大型零售卖场、独立3C商店和专业渠道卖家等企业客户,整体门店数超过4万家,覆盖北美、欧洲、中东、澳大利亚等地。

2022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安克创新线下渠道贡献的收入占总营收的比例为35.66%,较2021年上半年的34.78%提升了0.88个百分点,收入同比增长12.39%。

对于安克创新的渠道转向效果,华泰证券在研报中指出,公司原材料成本与海运成本仍处于高位,同时产品需要不断推陈出新,研发费用与营销投入或拖累安克创新未来2至3年的盈利能力。

二级市场对于安克创新的表现同样信心不足。2020年8月24日,安克创新以66.32元/股的发行价登陆创业板,截至上市首日A股收盘,其股价较发行价上涨121.41%至146.86元/股,对应总市值为596.88亿元。

而截至1月19日A股收盘,安克创新的股价仅为63.94元/股,较上市首日收盘价跌去56.46%,对应总市值为259.87亿元,近六成市值烟消云散。

不过,安克创新的渠道转向虽然难言乐观,仍是极其重要的一步棋,其将决定着安克创新未来数年的业绩走向。

三、行业增长放缓

众所周知,数据线、充电器等消费电子产品配件无法独立存在,其必须要依附于笔记本电脑、手机等消费电子产品,然而在过去几年,消费电子产品的整体增速并不乐观,以手机为例,舜宇光学的调研结果显示,2022年全球手机销量为12.2亿部,同比下滑7.9%;中国手机销量2.6亿部,同比下滑16.9%;欧洲市场销量1.7亿台,同比下滑15%;其他地区7.9亿台,同比下滑2.6%。

消费电子产品趋冷,导致消费电子产品配件也难逃需求放缓的趋势,这对于安克创新而言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值得一提的是,消费电子产品配件行业还面临着技术壁垒不高、同质化竞争严重等问题,导致安克创新难以打造坚固的护城河。目前,除了绿联科技、罗马仕等直接竞争对手外,安克创新还面临着华为、小米、OPPO等手机厂商的降维打击。

此外,安克创新的产品质量和服务态度不断遭到消费者的投诉,2022年7月,有消费者在天猫投诉平台投诉称,安克创新客服态度极差,换回的货物有划痕疑为二手商品,并对有质量问题的充电宝收取折旧费,另有消费者在黑猫投诉平台投诉称,安克充电器发生爆炸后迟迟未解决。

自诩“弘扬中国智造之美”的安克创新,却频繁出现产品质量问题,无疑会对其品牌形象造成极大的伤害。在行业增速放缓的同时,不断提高产品质量和服务态度,并尽快加强抗风险能力、完成渠道多元化布局,已成为安克创新亟待解决的难题。

标签: 安克创新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