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奇艺游戏终于摆脱了影游联动?好像又没有

撰文:三三

不久前,得益于爆红电视剧《狂飙》以及会员数的持续“狂飙”,爱奇艺财报实现了首度扭亏为盈,2022全年净利润达13亿。

按照爱奇艺对影游联动的一贯执着,如果《狂飙2》提上了日程,那么推出一款改编手游协同运作市场也并非不可能。不过,除了题材本身的限制,影游联动模式已从《花千骨》时代的制胜法宝,俨然变成了如今爱奇艺游戏前行道路上的枷锁,拖慢了这位“巨头”在手游领域的步伐。

近期发行的《春秋封神》便是一个例子。

《春秋封神》由爱奇艺游戏(天象互动)子公司研发,为2021年爱奇艺平台播出的同名3D动画改编手游。在2022年7月获得版号后,直到2023年1月5日才正式公测,如此长的时间跨度,早已错过了动画热播的时间节点。

作为主打策略卡牌的放置类手游,《春秋封神》融合了同类手游成熟的RPG养成系统,并主打神话卡搭配和“开放世界”探索。从玩家社区反馈来看,游戏对动画的美术还原度还是很用心的,而运营策划的表现和开测后的各种bug则是另一种情况。

游戏本身问题不大,但受制于动画热度周期和版号原因,《春秋封神》开服后的表现一直不佳。根据第三方监测数据,该作运营近两个月后,日均收入已降到2.3万美元左右,日均下载量则降到了4000以下,属于典型的高开低走。

春秋封神收入表现:

下载表现:

爱奇艺游戏并非没有过好作品,除了早年发行的《花千骨》,在2021年App Annie发布的中国厂商出海30强中,爱奇艺凭借《疯狂原始人》手游的强力势头,位列该榜单的第22位。

梦工厂动画电影《疯狂原始人》自2013年上映后席卷全球,2020年推出了系列第二部电影,而爱奇艺游戏也分别在2019年和2021年顺势推出了两部同名手游,这是爱奇艺以20亿天价收购成都天象互动后,推出的最为成功的手游系列,新加入的CEO何云鹏可谓功不可没。

然而近两年的高光时刻也就仅此一例了。经过2021年底的大裁员冲击,爱奇艺游戏中心受到了重创,其实力已很难在行业第一梯队的激烈角逐中容身。

进入存量竞争的2022年市场,公司的“All in全球化”总战略受到了不小挑战,如《春秋封神》这样的爱奇艺自有IP难以在大陆和港澳台市场突围,而外来引进的、拥有全球化发行潜力IP《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INFINITY》也没有达到预期,国服版本日均下载量目前已不到200,畅销榜未进前500,而部门缩水的“后遗症”也让后续新IP的引进工作成为了问题。

影游联动为何如此难?

越来越卷的外在压力是一个原因,这种模式本身也有着难以克服的问题,首先是要解决观影用户和游戏用户的双向需求,不仅还原度有,玩法也不能差,对开发力的要求逐年升高。

其次是“影”的热度周期一般都比较短,用户后期沉淀乏力,这就体现在对IP选取的能力上。

而无论是电影、电视剧、动画/动漫等,IP目标用户群太泛是个事实,对手游没有核心诉求,让用户向手游转化是一个关键,这也是厂商想要解决并吸引用户的地方。

比如盛趣游戏推出的《庆余年》手游主打“庆余年1.5版”概念,在宣发上请到了“妹妹”宋轶,还在游戏中设置了剧迷更想看到的大量视频内容,游戏细节上也更侧重于剧情的表现。

反之,被玩家反馈的问题基本集中在了玩法层面,作为一款MMORPG,核心玩法才是对用户活跃度长期维稳的重要因素,所以《庆余年》自开服登顶后表现持续下滑,根据第三方检测数据,目前估算的月收入已不足50万人民币。

如此红的IP,这种结果让盛趣游戏也为之头疼,而爱奇艺游戏从《花千骨》享誉业界,再到《老九门》、《楚乔传》、《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等联动手游的不温不火。一直到今天《春秋封神》的“敷衍”,是真得要死守影游联动吗?

也不一定。

1月11日,上海众源网络的水墨三国策略手游《名将之弈》正式公测,众源网络的老板正是爱奇艺的实控人龚宇,这款游戏也经由爱奇艺游戏进行发行。

《名将之弈》可以说是对“影游联动”这座高墙外的很好尝试,由清新脱俗画风而小有名气的《字走三国》团队负责,玩法融合了自走棋概念,再冠以特色水墨风格,整体摆脱了快消品的廉价感,亮点颇多。

或许是持续宣发上的不足,《名将之弈》自2月中旬后下滑明显,日均下载量也降至2000以下,日均收入则降到10万人民币区间。

免费榜情况:

后续是否还有类似的尝试?可能会有,但对于爱奇艺整体而言,首次盈利的原因不仅仅是一部剧以及订阅用户的上升,同时也是收缩非核心业务和降本增效所呈现的结果。通过爱奇艺游戏挖掘影视IP优势,市场协同作战的大体定位基本不会变,即便它的流量变现能力日趋衰弱,但“枷锁”难以打破。

爱奇艺游戏是摆脱不了影游联动的,因为它属于爱奇艺。

标签: 爱奇艺游戏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