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企业被罚、上市受阻,中式滋补是门玄学?

撰文/习乐

随着“年轻人爱养生”的兴起,中式滋补赛道也迎来了营收和资本侧的共赢篇章,在当下,通过社交平台如小红书,输入关键字“滋补”,燕窝尤其是鲜炖燕窝,更是因便捷性频频被消费者种草。

作为燕窝头部品牌的燕之屋以及开创性推出当天鲜炖燕窝产品的小仙炖,更是频频被消费者提及的品牌。

然而,近几年因遭受虚假宣传等质疑,燕窝品类中的头部企业们,也在市场竞争中面临着更严峻的态势。

01、头部品牌频发食品安全问题

今年年初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曾报道,有消费通过短视频平台购买了小仙炖鲜炖燕窝产品,收到货后发现瓶内存在玻璃碴。该消费者向商家要求退款,却并未获得明确答复。

(图片来源:山东商报·速豹新闻)

在退款无果的情况下,该消费者选择到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进行投诉,要求商家三倍赔偿,而经过监管部门协调,该消费者称,商家表示可以全额退款,但由于从发现问题至今,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且期间商家并未联系消费者者,也并未给出明确的处理方案,消费者对于全额退款的方式选择了拒绝。

氢消费注意到,产品中出现玻璃的情况,也曾在小仙炖上演。

早在去年2月,京东平台上有消费者指出,“孕期买来吃,最后一口吃完从嘴里吐出玻璃碎,一看,玻璃瓶边正缺一块玻璃。吞了多少到肚子里就不知道了。”对此,小仙炖先是给出赔偿一瓶的回复,最后又改称“怀疑燕窝边角比较硬”来推卸责任。

  

在产品中出现玻璃碴之外,氢消费注意到,出现异物的情况也不少。

同样在小仙炖的京东旗舰店的评论区下面,有消费者反馈,购买的周套餐40g*5瓶规格的产品中看到了头发,另有消费者反映在购买的70g*3瓶规格产品的瓶盖上,发现了黑色异物。此外,还有消费者在小仙炖的产品中,吃出了疑似白色塑料的异物。

 

(用户反馈产品中的毛发)

氢消费注意到,产品中存在异物的情况,同样发生在燕之屋身上,在黑猫投诉上,有消费者提到,在其所购买的燕之屋产品中发现了虫子。

 

 (消费者反馈燕之屋产品中的虫子) 

另有消费者指出,在燕之屋的产品中发现异物。

 

(图说:燕之屋异物)

值得注意的是,有关食品安全的问题,在早几年曾在燕窝行业掀起了轩然大波,甚至一度让行业中的企业陷入至暗时刻。

比较具有代表性的例子,便是2011年的“毒血燕”事件。

这一年7月,消费者霍女士购买了厦门市丝浓食品有限公司(现为厦门市燕之屋丝浓食品有限公司)的“燕之屋”特级血燕10盏(86g),同年8月,霍女士食用血燕后,突发发烧、头痛、恶心等情况,霍女士将家中留存的“燕之屋”血燕送往国家食品质量安全监督检验中心检验后发现,该血燕中亚硝酸盐含量2371毫克/千克,超出国家最高强制性标准33倍。

而据随后浙江工商部门抽样检测发现,以燕之屋等品牌为代表的血燕产品中,亚硝酸盐含量全部严重超标,最高超标350倍。

虽然事后查明,该事件中的血燕,是因为马来西亚和印尼的不法商家在白燕窝中添加亚硝酸盐后,放入盛满燕子粪便的箱子中熏蒸所得,燕之屋也是受害者,但即便如此,该事件仍对行业产生了较大的影响,以至于国家相关部门曾一度暂停进口马来西亚燕窝,直至2013年底国家质检总局才发布《关于进口马来西亚燕窝产品检验检疫要求的公告》,对已经停止两年的马来西亚燕窝输华贸易进行恢复。 

此外,在2012年,国家卫生部还发布文件,将食用燕窝亚硝酸盐临时管理限量值为30毫克/千克,也是自此,国内对燕窝中的亚硝酸盐含量有了明确的安全标准。

行业经历不断动荡发展至今实属不易,但各种问题仍频发不断。

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有6100余家燕窝相关企业。风险信息显示,30.5%的法律诉讼案由为“买卖合同纠纷”,14.18%的法律诉讼案由为“网络购物合同纠纷”。

风险数据则显示,2022年燕窝相关企业法律诉讼量比2021年下降34%;被执行人信息与2021年持平;失信信息比2021年增长66%;行政处罚信息比2021年下降33%。

在食品安全事件频发的领域,企业应时刻旋紧一根绳,在可能涉及的各个环节加强监管,落实实体责任,而不应该在事件发生之后推诿拖延,最终“伤人害己”。

02、营养价值、虚假宣传,头部企业给不出回答?

时至今日,仍不时有用户在小红书上提问,燕窝是不是智商税。虽然各方也对此持有不同的观点,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头部品牌都曾受到质疑而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以燕之屋为例,2021年冲击港股上市无果后,转战A股,但在2022年4月证监会便对其招股书提出了57个问题,除营销、关联交易外,食品安全问题也是重点。

同时,证监会还进一步要求燕之屋补充说明,在广告中代言人刘嘉玲曾表示自己保养的秘诀是“吃燕窝只选燕之屋碗燕”以及一些宣传软广中曾提到的,如“清朝的皇帝因食用燕窝而长寿,慈禧太后也靠燕窝进行滋补,使得太后年过六旬容颜依旧”等相关宣传,是否存在虚假宣传等合规风险,公司是否因此受到行政处罚等问题。

此后,虽燕之屋对招股书进行了更新,但对于证监会提出的燕窝营养价值、是否存在虚假宣传等并未进行直接回应。

另一家头部品牌小仙炖,则在2021年因虚假宣传,收到了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开出的一张罚单。

在该罚单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小仙炖此前产品参数的宣传中,从即食燕窝原料、干燕窝含量、商品产地,甚至包括食品添加剂等多达10项指标均与真实情况不符,此外,虽其当时宣传即食燕窝原料为“燕盏”,但实际使用的原料为燕盏和燕条。

此外,在2020年年底,小仙炖还因瞒报亏损而受到北京市朝阳区统计局的处罚,在该处罚中提到,小仙炖电商2019年《财务状况》(E103表)中营业利润本年指标上报数为3293.9万元,检查数为-3293.4万元,相差6587.3万元,差错率超200%。

对此,小仙炖解释为,因初次填报,填报人员疏忽导致。

一边事故频发,一边却是燕窝行业高速发展。快速推高的“名气”离不开高昂的营销和广告投入。无论小仙炖,还是燕之屋,其营销方式不乏请豪华明星阵容代言,小仙炖更是在小红书等社区平台KOL种草、头部主播直播带货、电梯广告集中投放等。曾有燕窝从业者向媒体表示,小仙炖一年广告费在六七亿元左右。

燕之屋也不亚于此。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燕之屋的销售费用分别为3.08亿元、3.17亿元和3.91亿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32.40%、24.38%和26.10%。其中,广告宣传费分别为1.87亿元、2.37亿元和2.67亿元,分别占当期销售费用的60.84%、74.93%和68.37%。报告期内,广告宣传费用接近7亿元。

在营销制造的虚假繁荣的美丽泡泡下,燕窝行业依然充斥着诸多问题和乱象。有业内人士甚至直言,燕窝行业“水太深”,急需加强监管力度。燕窝行业本身就不太平。

前有辛巴“糖水燕窝”事件,后有刘畊宏因曾卖同款燕窝而致歉,燕窝行业的乱象一直都在聚光灯下。以假乱真、以次充好、刷胶粘碎、假溯源码和化学漂白等问题在行业内仍然存在。

标签: 燕之屋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