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kid难破局:ToC场景有限,ToB难以商业化

撰文 | 曹双涛

编辑 | 杨博丞

题图 | Rokid官方

日前,Rokid举办了一场新品发布会。在发布会上,Rokid对旗下产品从AR终端硬件、操作系统、空间创作工具、应用场景、生态合作等板块进行了全新更新。

以Rokid最新一代消费级AR眼镜Rokid Max为例,它在延续Rokid Air流畅简洁设计的基础上,将外观重点放到了对体积、结构、模组三方面的提升上。虽然在发布会结束后不到一周的时间内,Rokid与神州数码签署亿元新品订单。但坦白来说,Rokid此次发布会上的产品并没有出现特别大的创新。

比如,Rokid将投屏尺寸做大,依赖采购索尼更高规格的Micro OLED微显屏。近眼显示光学设计有短板,倚靠供应链厂商,缺乏深度设计能力。

不仅仅如此,Rokid Max Pro此次采用的灰度摄像头,导致用户在使用过程看到的画面是黑白的,这在降低用户分享欲的同时,实则也是一种技术的倒退。

图源:Rokid发布会

需要指出的是,不管是VR头显,亦或是AR眼镜均是当前链接元宇宙最好的硬件载体,也是元宇宙发展的底座。但当下的现实问题是,元宇宙自身面临着研发投入资金巨大、短期内难以商业化的问题。

以元宇宙+农业为例,此前业内曾指出,由于元宇宙中的区块链技术具有可追溯性、防篡改性的特点,这不仅能记录并呈现农产品从生长到交易的全过程,也映射真实世界的每一个环节农产品生产环节,并溯源产品,这对保护国家地理标志农产品具有重要意义。

但由于当下我国农业具有极强的分散性,小农经济在国内农业中仍占据主导地位,这就决定了国内元宇宙+农业的商业化之路注定坎坷。

基于此,元宇宙也从此前的爆火阶段,进入到冷静期。腾讯、Pico相继被曝解散XR的传闻,Meta则直接进行了万人裁员。虽然目前Rokid一直有资本介入,但在整个行业趋冷之下,Rokid真的能够穿越这波寒冬,真正迎来属于自己的春天吗?

图源:天眼查

01.AR眼镜场景受限

易观曾指出,消费级AR眼镜的成熟还要等到2027年前后,但从当下来看,估计比易观预估的时间还要晚。

其一,类似于Rokid的AR眼镜实则相当于是翻版的“投影机”。用户在购买后Rokid的产品后,需要和手机、电脑互相连接,才能进行使用。但需要指出的是,仅仅依靠“投影仪”的功能,到底能带来多少出货量,撬动TOC端多大市场,仍值得观察。

目前Rokid AR智能眼镜支持0-500度近视可调节,但若是近视度数偏高的消费者,则必然需要佩戴隐形眼镜,并且由于行业技术限制,用户设备是DP输出且支持type-c可以即插即用。

如果是非DP输出的设备,都需要购买转换器才能连接使用。但目前Rokid适配苹果的整套产品和适配电脑的转换器,在京东官方旗舰店的售价分别为2849元和799元。这就意味着用户想要体验“投影仪”的功能,整体的支出至少要在三四千以上。

图源:京东

但若是考虑到当前消费市场复苏程度远低于预期,3C产品销量持续下滑。以智能手机为例,TechInsights报告显示,2023年2月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批发)和销量(零售)分别同比下降11%和5%。而相对于电脑和手机这些3C类产品,AR眼镜对消费者并非刚需。

事实上,借助第三方设备才能使用Rokid的AR智能眼镜,其最大的风险点还是来源于智能设备厂商。面对手机销量的持续下滑,目前华为、小米等手机厂商均在发力AR眼镜。

那么,若是整个AR眼镜市场竞争持续恶化,厂商通过技术手段禁止第三方AR眼镜和自家手机相连,以提高自家AR眼镜出货量。这对Rokid而言,将面临着更大的销售压力。

其二,目前运动健身、全息影视、游戏为VR头显的主要应用场景,但若是对标VR头显来看,就不能发现当前Rokid的AR眼镜,在TOC端所能覆盖到的场景及其有限。

首先,Rokid的AR眼镜暂时只能支持一些小游戏的应用,类似于《王者荣耀》、《绝地求生》等国民热度相对较高的游戏暂不支持。而在影视方面,虽能使用Rokid的AR眼镜也能观看类似于爱奇艺、芒果TV等APP内的影视资源,但缺乏自有内容的AR眼镜,仅仅依靠第三方资源很难对用户形成较高的粘性,并且运动健身这一场景也不支持。娱乐领域相对较少的覆盖场景,则会继续劝退部分消费者。

其次,在办公场景下,用户需二次付费才能解锁这一功能的使用。目前Rokid的AR眼镜是与阿里云无影合作打造云办公双系统双桌面。但根据知乎网友@小燕子建站笔记的分享来看,若想要使用阿里云的无影云桌面,需要二次付费才能使用。

其中,阿里无影云桌面4核8G/80G系统盘/50G数据盘和无影云桌面2核4G/80G系统盘价格分别为699元/年和499元/年。但购买设备后在继续付费,这和当前用户的使用习惯并不符合,而这也必然会提高Rokid的AR眼镜的退货率。

图源:知乎@小燕子建站笔记

最后,Rokid虽然先后官宣和理想汽车、小鹏汽车的合作。Rokid将旗下产品Rokid Max带入理想L系列车型,通过一线直连,Rokid Max即可接入车机娱乐与音响系统,获得大屏沉浸式音视频体验。

但来自安徽省合肥市的出租车司机张奇(化名)却告诉DoNews,由于车辆在驾驶过程中佩戴AR眼镜,会影响驾驶安全。因此,这一场景也只能放到休息时使用。但问题是,又有多少车主会愿意花大几千来体验这个功能呢?毕竟现在很多汽车的大屏导航功能也能观看音视频。另外对于很多车主而言,他们更愿意付费的是类似于自动泊车这类能够提高驾驶体验的功能。

其三,目前Rokid的AR眼镜用户体验有待提高。用户刘思伟(化名)告诉我们,自己在使用Rokid的AR眼镜时发现,投屏所显示的屏幕过小,全程使用过程中必须要保持手机屏幕不能出现息屏,且佩戴过久,眼镜易出现酸痛等等。但显然产品功能上的相对鸡肋,也必然影响到用户的后续复购以及推荐身边更多朋友的购买。

02.场景上的缺失,短期很难补齐

面对场景上的缺失,虽然目前Rokid官网也已上线开源教程,以吸引更多的开发者加入。但我们在和国内多位APP厂商负责人沟通后却发现,目前厂商对于接入Rokid AR眼镜的兴趣普遍都不大。

图源:Rokid官网

孙子明(化名)是国内某家互联网公司的产品总监,他告诉我们,APP厂商若想要接入Rokid AR眼镜,其大致流程为:首先,双方的产品经理确定具体的使用场景,并对场景进行优化。

其次,双方的技术人员互相支持,完成底层技术的搭建。最后,双方的测试人员进行场景下的测试,完成产品功能的发布和上线。整个过程少则三个月,慢则六个月。

但孙子明也接着表示,当APP厂商们投入如此大的精力、物力、人力后,AR眼镜能给厂商们带来的收益又有多少呢?国内APP目前的盈利主要有广告、会员、产品售卖等方式,可这些场景很难复用到AR眼镜上。

尤其是疫情三年,叠加当前互联网行业的用户增长已经达到瓶颈。目前很多APP厂商的想法都是降本增效,先活下去。若AR眼镜无法给厂商们带来直观的收益,仅仅借助AR眼镜实现产品的曝光,估计没有几个厂商会愿意浪费时间去投入这件事。

事实上,孙子明的话也对Rokid 的AR眼镜提出了灵魂拷问。据IDC的报告显示,2022年全球AR设备的出货量约27万台,其中消费级AR品牌的出货量为17万台,而类似于Rokid 的AR眼镜估计出货量更低。

以京东平台为例,京东ROKID智能眼镜旗舰店多款商品的评论量也才在500+左右,但雷鸟单款商品的评论却在2万+,较少的评论量也能侧面证明当前Rokid的出货量有限。

图源:京东

在现有出货量本身较低的情况下,若让APP厂商增加广告则必然意味着要放弃用户体验,不让APP厂商增加广告,他们的兴趣更低。

同时,若想要调动厂商的兴趣,则必然要大幅度提高产品的出货量。但应用场景上的缺失,又无法带动出货量。如此以来,也让Rokid AR眼镜最终陷入到“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恶性循环,未来TOC端的商业化之路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03.TOB端,更难大规模使用

TOC端出货量难以提高下,ROKID旗下AR眼镜也只能从TOB端入手来打开市场。从目前来看,AR眼镜也的确能在TOB端中的实际场景中发挥很大的作用。

以工业场景应用为例,质量检测对于工业产品的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企业巡检人员在佩戴AR眼镜完成智能自检,质检员开始质检后,AR眼镜将自动开启全程录像,通过AR眼镜,质检员可以在检测现场查看到流程中每一步骤的检验内容、操作指导等数字信息、还可通过语音进行程序控制、质检项目选择、检测结果输入等。

在完成整个场景后,将检验信息上传到质检后台,后台支持相关数据的查询、展示及报告的生成。通过AR巡检系统与企业信息化系统打通,实现无纸化操作。

场景虽然很美好,但现实却很残酷。来自北京的孙磊(化名)是国内一家制造业的老板,他告诉我们,一方面,降本增效大背景下,企业必须要考虑使用AR眼镜的成本问题。这里的成本不单单是单次采购所使用的成本,还包括后续由AR眼镜使用所带来的软件维护成本、维修成本等等。

即使成本能被压缩,但由于每家制造工厂所处的行业不同,内部从人员到生产、到管理均有不同,大家更倾向于使用符合企业自身的定制化AR眼镜。

另一方面,由于目前国内很多制造工厂均有自己的知识产权,并且企业出于知识产权保护的需要,都禁止AR眼镜拍摄,以避免出现知识产权泄露的风险。

然而和企业需求相反的是,当前国内的AR产品在TOB应用时均面临终端侧和边缘侧算力成本高、定制化严重、落地应用周期较长、软件更新维护成本较高的问题,无法满足智能、变化快、场景多的需求,不能支持多终端异厂商同步快速接入、统一业务体验。传统的基于固定场景系统,无法用于复杂、多样化的应用。

而且对标国内围绕TOB端服务的SaaS产品来看,由于TOB需求所带来的分散性,导致国内SaaS产品虽也走过多年,并且市场渗透率也相对较高,但亏损几乎是整个SaaS行业的常态。

以2022上半年为例,有赞的经营亏损同比扩大5.5%,达到了4.74亿元。除有赞外,微盟在今年上半年经营亏损同比扩大285.2%至6.31亿元,经调整净亏损更是同比扩大499.2%。长期的亏损,也让这些公司的市值严重缩水。

图源:wind

另外,ROKID长期以来都是靠资本“输血”度日。若是在TOB也无法打开市场找到并清晰的盈利模式,未来资本对ROKID还有多少耐心呢?

更为重要的是,和国内其他AR公司不同的是,ROKID的两位创始人徐驰和祝铭明因两人的专业背景不同,也导致公司对产品方向的定位不同。比如说,有媒体曾描绘徐驰说说道,他并不像祝铭明那样天马行空的技术理想和热情,更偏务实、理性,对产品、技术、商业理解更加结合。

但从以往公司的经验来看,创始人因意见不同所带来的不仅仅是公司内耗,甚至因意见不同导致创始人出走的不在少数。因此,ROKID的两位创始人如何平衡二者之间的关系,这对后续ROKID的发展将至关重要。

04.结语

从AR到VR,再到后来的元宇宙,或许当时这些行业处在“风口”时,能迅速吸引资本和大量企业的进入。但当风吹散后,没有一个切实可行的商业化落地场景,也注定这些只能停留在概念阶段,很难得以大规模的推广。相关企业在烧完一笔笔融资后,发展也陷入到困境之中。到底如何从困境走出,或许是当下整个元宇宙产业链上相关的公司需要长期思考的问题。

标签: ROKID AR眼镜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