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教闭店潮来袭,万亿行业按下“暂停键”

撰文|林小白

编辑|彭箫恒

来源|氢消费出品(ID:HQingXiaoFei)

“我就是冲着这是上市公司来的,但还是跑路了,不想上课了,退费又退不了”,广州的美吉姆家长很懊恼,原本想给孩子良好的早教环境,抢跑在起点,没想到近期收到美吉姆的闭店通知,目前在艰难的维权退费路上。

国内曾经的“早教第一股”,美吉姆的风光不复从前了。截至2023年7月31日收盘,美吉姆报3.96元/股,市值约为32.56亿元,相较于2019年时接近10元的高位,至今已跌超六成。 

资本市场的唱“空”背后或许不是空穴来风,美吉姆的早教生意也过得并不如意,营收利润已连年大幅下滑,据美吉姆2022年度报告显示,其中早教业务相关营收1.54亿元,同比下降50.8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40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22.07%,同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7094.50万元,再往前的2021年度,净利润也保持着亏损状态。 

反映到消费者市场上也早有征兆,近年来不断传来美吉姆“闭店倒闭”“卷款跑路”“发不出工资”等等消息。 

其实,美吉姆或许只是早教行业的芸芸缩影,金宝贝、七田真也正面临着同样困境,早教行业集体入冬,承载着培育祖国幼苗茁壮成长的早教生意,能否等来下一个春天? 

01.“跑路”、闭店,集体入冬

其实,早教机构的闭店潮也都经历了相似的路径。 

据黑猫投诉平台上显示,有数位网友均投诉反馈广州美吉姆凯德中心店倒闭,其中一位网友投诉道,2023年4月24日接到美吉姆工作人员通知,广州美吉姆凯德中心店因经营不善倒闭,需要将剩余课程转移到广州大道北顺达金茂店继续服务,但凯德中心店目前已关闭,电话也无法联系。

位于青岛的某网友投诉道,2021年3月报名了青岛美吉姆新业广场店的早教服务,近期也被通知倒闭,上海的某网友也表示2022年12月5日就发现上海陆家嘴美吉姆店已经关门搬空。

不仅闭店关门,退费难、维权难等问题也正困扰着深陷早教机构的家长们。广州的家长在小红书上反馈道,“没有任何协商跟补偿方案,任由其宰割!合同霸王条款!退费难!店大欺客!”“一边在12315上投诉,一边诉讼至闵行法院。12315受理很快,反馈该店已倒闭之类拒绝调节,建议司法解决”“我还有接近两万的钱,给我列出的兑换诸如金芭蕾8节课”“太坑爹了”。

闭店潮卷席,与美吉姆处于同一梯队的金宝贝也未能幸免。小红书有内容显示,深圳金宝贝岁宝益田店的家长们于2023年3月1日收到金宝贝老师通知,门店即将倒闭需要转移门店学习,观澜湖新城中心店也已经闭店。

氢消费从隶属美吉姆石家庄分公司门店的王老师(化名)了解到,当地的美吉姆早教门店或许也即将面临着倒闭关门风险,“我们店已经拖了两个月没发员工工资了,我也是被拖欠了工资才离职,还有门店的场地费也拖欠了,但还是给出各种促销优惠活动让消费者购买,比如88元体验早教课一周,并且还会发一些短视频来营造还在良好经营”,当问及是否有门店关闭的征兆,王老师回答道“肯定倒闭,不倒闭为什么欠薪呢”,关于未来计划王老师还表示“不会再做早教了”。 

还有众多美吉姆的老师们纷纷感应到门店经营困难的前兆,“接下来敲重点!当你的公司开始分期发工资,你就要注意了,它可能要完蛋了。我工作过的这个公司,从一次变成两次,再变成三次,再到后来社保缓交,直到我离职都没交,现在距离我离职半年多了,也没补上!” 

从王老师与众多美吉姆离职老师的发言来看,这些出现经营风险的早教机构无一不遵循着相似的“跑路”路径,美吉姆、金宝贝也不例外——一边是陷入了现金流困境、拖欠员工工资,一边是继续“收割”家长们的“教育焦虑”,但“韭菜”还是不能够填满“窟窿”,最后导致了整体的资金链断列只能停业。

同样的早教机构闭店潮也在全国范围内上演,如美吉姆广西南宁航洋店、河南开封星光天地店、广州金沙洲永旺梦乐城店、茂名金宝贝门店等等,更涉及外资早教品牌七田真,也接连停止营业。

虽然5月24日在投资者关系平台上美吉姆答复投资者提问时表示,全国各地美吉姆中心均独立注册经营主体、自主经营。但品牌的授权加盟,历经过快速扩张的跑马圈地后,无法掩盖的是早教行业已然集体入冬。

02.时代红利落寞,早教遭遇滑铁卢 

一个行业的“落寞”,从来都是有迹可循。

“我认为还是近几年青年人结婚率不高,人口下降严重,从而使生育率下降客源就少了;还有疫情原因吧,大家都在家里封闭式生活,早教是要到现实去学习,网上授课不起什么作用;第三,现在的门店大多数总爱买一些看起来好看的门店设施产品,但是其实没有多大用处,早教还是要渗透进‘亲子’的”,当氢消费向王老师询问作为内部员工如何看待美吉姆的经营风险时,王老师非常清晰地回答道。

其实,早教行业在我国的发展并不算成熟阶段,兴起于20世纪90年代由外国引入,首先在北上广等发达城市铺开,以教育经验普及与课程推广为主的启蒙教育为宣传卖点,吸引高线城市的自强“鸡娃”家长。

如美吉姆国际早教公众号就曾发文表示,“婴幼儿时期是人一生中大脑发育最快的时期,家长们想要宝宝拥有‘最强大脑’,需要尽早为宝宝开展早期教育,为孩子做适宜且丰富的刺激,充分挖掘他们的潜能,并将‘潜能’发展转化为现实的‘能力’”。 

看似头头是道,通过似乎“孩子再不开始早教就晚了”的思想来宣传科普,但其实更像在不断利用家长们的“教育焦虑”来做消费者价值深耕,链接家长的消费心理来达成交易。不以教育为理念先驱的畸形早教,其早教的质量和效果,都值得存疑。 

再加以宏观角度分析,经历了几年特殊大环境的锤炼后,人口红利逐渐褪去、双减政策也不断施压,导致早教行业新需求增长有限,和老学员的延续教育周期也格外艰难。 

更客观来说,早教行业天然有着重线下、重资产的运营模式标签,线下运营业态中,为了维持或专业或高端的品牌形象,往往需要配置较好商圈地段的门店,这就意味着需要背负着较高的房租和人力成本,使得防控政策不确定性下,现金流压力拖垮了一个个早教机构。

以广州天河地区早教机构的运营成本为例,店铺面积在100平方米至300平方米之间的非核心商圈商铺租金约为1万元-2万元,核心商圈租金高达10万元以上,再加上近年来广州的人均工资约为1万元,还有水电网等杂费,可想而知每个月的运营成本负担将极高。

同一时期内,经过消费者教育的早教行业已经进入竞争白热化阶段,过去三年间共有约50家早教品牌获得融资,先发制人的早教品牌优势逐步褪去品牌光环,当众多早教机构都想以相同的教育定位、类似的教育思维来圈住同一批消费者时,差异化优势难以形成强烈的品牌认知,品牌核心竞争力也随之弱化,更难以在市场上再度获得声量。 

外加上行业的纵横发展,早就变天了,早期教育也早就不再局限于早期的启蒙教育了。幼儿园的日托午托、父母课堂、艺术课堂等等新型早教业态正在丰富着传统早教产业链的发展,使得门槛较低的传统早教行业竞争壁垒被逐渐打破,宝宝树孕育、乐高玩具、早教机等教育硬件、辅件也正在以多元化的形态补充乃至替代早教机构的部分机能。 

行至此节点,不变,则要生变。 

03.万亿大市场,如何迎来下一个春天?

但早教生意仍旧会是一门值得长效经营的长周期社会教育生意。

2016年至2020年我国早教行业市场规模逐年递增,关研报告网数曾预计2021年和2022年其市场规模将分别达到3276亿元和3500亿元,全球规模来看可达万亿。 

而我国早教行业处于万亿大规模市场却渗透率不足欧美、日韩等国家的三分之一,庞大的蓝海市场形成了以线下机构为主流的金宝贝、美吉姆两大国际早教品牌机构以高客单价主要占据一二线城市,红黄蓝、运动宝贝等本土早教品牌机构主打下沉市场的体系格局。 

未跑出绝对稳定的龙头梯队,也就意味着早教的细分市场的小巨头没有看齐的大方向,同时线下早教机构的巨头们闭店潮来袭,更是让行业的稳定性扑朔迷离,早教行业虽然是个尚待撬动的蓝海市场,但在长效经营的过程中仍需找到属于自身发展的新生命力。 

这时,早教市场的宏观环境已然走向存量市场。不断推行的二胎、三胎政策将会在一定程度上减缓新生儿数量下降趋势,但总体来说当今社会的新生儿数量确实也呈逐年减少情形。

据相关数据统计,2022年我国新生儿数量就已经创了近年来的新低,跌破至千万人数以下大关,这无疑给早教市场挖掘需求增量带来巨大的挑战。反面来看,也是即将面临的时代机遇,适者生存,谁能以差异化竞争优势厮杀出来,早教巨头也就随之诞生。

仍有早教品牌在不断探索边际增长,如运动宝贝打造同行业中最全面丰富的分龄课程体系,以适应不同儿童的课程设计来深挖盈利空间的更多可能性;国外早教品牌BrightHorizons拥有保育和早期教育、保姆服务和教育咨询项目各有特色且复合年增长率较高,也能够挖掘早教衍生的更多商业价值。 

与此同时,教育业态的多元化也将给早教行业带来不同机遇的新思考。丰富教育业态的出现,也将催生早教产业链上下游的如早教玩具、教育硬件的相辅相成。

如玩具盒子——LoveveryPlayKits推出订阅制早教盒子、蒙氏早教柜等产品,以及播客节目、手机App和付费课程等不同形式的育儿内容,来帮忙碌、没有教育经验的家长们一站式解决不同发育阶段的幼儿早期教育。

科大讯飞下棋机器人抓住课外兴趣的教育“盲区”,既能协同“带娃”下棋,又能作为课外老师的教育角色参加早期兴趣教育等,都带动了早教行业多点开花。

总的来说,早教仍旧是一门值得规范发展、存在较大商业价值的好生意,早教机构的闭店潮来袭,其运营模式的弊端将留给早教行业无数商业探索,但也将为早教行业的未来发展,眺望到向好的新思考。 

一个个“美吉姆”们倒下了,还会有无数个“金宝贝”站起来。培育祖国花朵的园林,也将再度迎来春光灿烂。

标签: 教育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