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云回归长期主义

撰文 | 李信马

编辑 | 杨博丞

题图 | 阿里云

11月12日,阿里云全球服务崩溃近3小时,波及了大量的客户和集团内部所有的App。

上一次类似的重大事故,发生在去年12月,被认为是引发阿里云掌门人张建锋离任的导火索。在短短的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阿里云经历了2次重大事故,3位掌门人,还有发展战略上的大转向,和外部生成式AI浪潮带来的冲击。

虽然还坐在国内云计算市场第一的宝座上,但乌云,却笼罩着这家云巨头。

11月16日,伴随着阿里巴巴集团最新财报的披露,另一条有关阿里云的重磅消息也随之发布——阿里巴巴不再推进云智能集团的完全分拆。云智能集团原本计划在明年7月前完成独立上市,对此,财报中给出的解释是“美国近期扩大对先进计算芯片出口的限制,给云智能集团的前景带来不确定性”。

在笔者看来,对阿里云来说,这是一次重要且及时的战略调整,甚至可以类比长征中的遵义会议。

为什么这么说呢?此前在《云栖大会2023:盘点阿里云的掌门人们》一文中,我们曾提到过,2022年,阿里云的并没有维持住前几年高速增长的态势,与第一梯队的差距被拉大。在全球云计算市场增长放缓的情况下,追求高增长就意味着更高的投入,而追求盈利,这一差距可能会持续甚至被拉大。

2022年全球主要厂商的云计算业务营收(亿美元)

图片来源:中国信通院

在今年3月,时任阿里董事会主席兼CEO的张勇,开启了阿里巴巴24年来最大组织变革。通过拆分业务,各自上市,张勇认为可以用市场的方式来进行双向选择,通过了市场检验的业务集团,自然能顺利上市。在他担任阿里云掌门人后,开启了阿里云史上最大规模降价,核心产品价格全线下调15%至50%,大打价格战。

但现在回头看,至少对阿里云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时机。原因很简单,OpenAI开启了大模型和生成式AI的浪潮,在这股浪潮中,云计算会是重要的基座,并且生成式AI将会优先赋能互联网。

我们甚至可以果断的说,AI时代即将到来,而和OpenAI深度绑定的微软,刚刚发布的财报中,云服务的表现就颇为亮眼,为全球云厂商们打了个样——未来,就是大模型和公有云的未来。

一家企业,如果只做云计算的话,那看到的是未来将有巨大的AI算力需求;如果是做人工智能的话,那看到的是必须要入局大模型和生成式AI;而如果是做其他的互联网业务,则要考虑未来业务模式是否会被大模型和生成式AI颠覆。

阿里巴巴,这些都有,前两者集中在云智能集团,后者则分散在各大业务集团。下图是目前阿里巴巴各个分部本季度的营收和增长,可以看到,不少阿里巴巴的业务还是在扩张式的增长之中。

目前大模型在各个业务当中的渗透率可能还不高,但未来呢?至少,百度就喊出了要用大模型将所有的应用重做一遍的口号。如果AI原生应用成为主流,那么即使拆分上市了,单纯出于自主可控,阿里巴巴的各大业务集团对云计算和大模型的需求,也天然指向阿里云,难道登上驶向新时代的航船,还要买别人家的船票吗?

这也就意味着,阿里云必须“支棱”起来,不仅为自己,还要为“兄弟们”考虑。这种情况,其实类似于阿里云创办之初,就是靠前期不断的投入和试错,还有马云的鼎力支持,才有了阿里云在云计算时代的做大做强,进而反哺其他业务线,比如支持电商业务的双11等。

所以,对当下的阿里云来说,自己赚钱固然重要,但阿里巴巴“打钱”更重要,追上第一梯队,某种意义上,就是在未来,为整个集团的所有业务兜底。君不见,目前行业前三的云,不也都没独立上市吗?反而是在不断的追加投入,领头羊亚马逊的大模型核心团队,就是由CEO Andy Jassy组建和领导的。

最后,外部环境的变化也是客观存在的,美国对先进计算芯片出口的限制,给阿里云上市的前景增加了不少不确定性,让上市变得更加鸡肋。

其实从财报来看,阿里云的调整应该早就开始了。本季度,阿里云的收入同比仅仅增长了2%,在6个业务集团中倒数第一,但经调整EBITA利润却大幅提升至14.09亿元,环比增幅达264%,财报中介绍,阿里云通过主动削减项目制订单,提升收入质量,优化了盈利能力,简而言之,放弃不重要的业务,发力公有云。

11月16日晚,在财报分析师电话会上,阿里巴巴集团CEO吴泳铭也表示,云智能集团将坚定实施AI驱动、公共云优先的战略,并加大对AI相关软硬件领域的技术投资。他的一个判断令人耳目一新——计算范式正在发生根本性变化,世界处于传统计算向AI计算中心地位切换的技术拐点。

显然,如果阿里巴巴更早做出这一判断,持续加注对阿里云的投入而不是急于拆分上市,那么阿里云也不至于持续这么久的阵痛。但亡羊补牢,为时未晚。阿里云仍是国内第一的云计算厂商,在AI领域,不久前,阿里云全面升级了AI基础设施,发布了一站式人工智能应用开发平台百炼,推出大模型通义千问2.0版本,还发布了八种垂直行业的模型和使用案例,建设并运营着中国最大的AI开源社区——魔搭社区。

未来,吴泳铭表示,阿里巴巴集团将在阿里云的战略方向上保持长期坚决投入,同时云智能集团仍会继续保持独立公司运作,采取董事会授权的CEO负责制。回归长期主义的阿里云,可能将会一扫颓势,在AI时代带给我们更多的惊喜。

以下是吴泳铭在分析师电话会中,有关云智能集团的内容:

介于目前外部环境的各种不确定性,我们经谨慎评估后决定不再推进云智能集团的完全分拆。阿里巴巴集团将在阿里云战略方向上保持长期坚决的投入,同时云智能集团仍会继续保持独立公司运作方式,采取董事会授权的CEO负责制。

本季度,我们看到AI热潮带来的算力和大模型服务的需求持续增长。云计算是整个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这是一个计算资源具备网络效应的商业模式,也是一个兼具规模效应的服务模式。随着大模型为代表的AI时代到来,各行各业AI转型和创新需求背后,IT的投入将会呈指数级增长,对云计算的需求也会呈现指数级扩大,从而创造出更巨大的时代增量机会。

云智能集团将坚定实施AI驱动、公共云优先的战略,并加大对AI相关软硬件领域的技术投资。AI驱动计算范式正在发生根本性变化,我们正处于传统计算向AI计算中心地位切换的技术拐点。

未来,客户对于云计算增量需求将会由AI的需求带动,绝大部分AI计算将主要会在云上运行。未来,我们将坚持做好两件事:一是打造一朵“AI时代最开放的云”,为全行业提供稳定高效的AI基础设施,支持各行各业智能化转型。二是创建开放繁荣的AI生态。

在刚结束的云栖大会上,我们全面升级AI基础设施——人工智能平台PAI,发布了千亿级参数规模的大模型通义千问2.0及8大行业模型,推出一站式模型应用开发平台百炼,初步建成AI时代全栈的云计算体系,将更好承接AI时代的算力需求。

公共云优先本季度,阿里云开始主动管理收入质量,盈利能力得到提升。阿里云在定价权、高续约率和提供可规模化复制的云计算基础资源及应用服务产品等方面具备优势。

未来,我们将坚持对所有产品和业务模式作取舍,减少项目制的销售订单,加大公共云核心产品的投入,持续提升云业务的收入质量。相信坚持公共云优先,能够让我们在未来持续收获规模效应和技术红利。面向未来,我们对AI和云计算结合的长期发展前景非常乐观。

标签: 阿里云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