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的海底捞,坐满了等待回家的人

撰文  /  小   卿

编辑  /  彭潇横

来源|氢消费出品(ID:HQingXiaoFei)

新年临近时,小红书上曾经有用户发布了这样一则笔记,“为什么感觉过年前的年味和期待最浓,真到了除夕和初一,反而觉得平平常常?”

或许,这个问题很难有个统一的答案,但至少,年前对过年齐家团聚的美好愿望,的的确确为人们对过年的期盼,增色不少。

餐饮门店,作为人们在异乡工作和返乡团聚的载体,见证了太多打工人的奔波与团聚。火锅,作为代表着团聚和欢乐的美食选择,自然也成为了人们团年饭的热门选择。

在中国拥有着超1571家门店,同时又跻身国内火锅连锁品牌头部的海底捞,在新年之际,自然,也迎来了更多的到店顾客。

这种聚餐需求的激增,并从企业团建聚餐,扩大到全国海底捞门店以及海底捞外送团餐订单等诸多层面。而从时间维度上,更是从1月下旬,一直延续到整个新年假期。

数据显示,海底捞仅在除夕当天的预定便有约2万桌,而为了满足广大顾客春节期间的聚餐需求,海底捞更是在今年,保持全国600家海底捞门店、超400个外送站点在除夕夜和大年初一持续营业。同时,从初二起,全国海底捞全面恢复营业。

氢消费注意到,在新年之际,以北京海底捞火锅(青年路店)为例,晚上10点后,虽然商场其他门店都陆续关门,但该海底捞门店中,欢笑声、碰杯声,仍旧不断。

其中既有中小企业主,年前在海底捞与员工聚餐;也有在北京打工的月嫂们,返乡前团体小聚;还有拎着大包小包礼物,要带给家里老人、孩子的男人。

在深夜的海底捞里,这些食客们,都有一个朴素的心愿:与家人团聚。这场聚餐,短暂的缓解了他们日常工作的生死疲劳,也为他们回归异乡,回到温馨的家庭过年拉开了序章。

为了让顾客更好的沉浸在新年的氛围中,海底捞门店的墙上挂上了喜庆的福字,甚至连捞面师也换上了大红色棉袄和舞龙棉帽... ...

春节,作为全球华人最为重要的节日,团聚自然是理所应当,但同时,在快节奏的当下,春节,更像是一道“任意门”,让现实世界的忙碌奔波,与故乡思念的日以继夜“重归于好”... ... 待来年,春暖花开,异乡人们,又将满怀期待,开启新的生活。

老板的坚持

大概2个小时前,刘亚军走进了海底捞北京广安门外大街店,靠在海底捞卡座柔软的沙发上,睡着了。

刘亚军的公司是一家从事演艺活动的公司,公司业务中很大一部分营收,需要依靠线下活动支撑。过去的一年里,感受到行业复苏的同时,为了能让公司业务不再单纯依靠线下,也逐渐开始在服务的精细化和线上业务转型两方面下功夫。

经历了曾经的非常时期,刘亚军在面对外部环境的变化时,多了一些从容。“最艰难的时期,每月固定支出在20余万左右,但淡季外加特殊情况,单月可能收入为零。”

刘亚军说,自己包括团队都曾有过短暂的迷茫,甚至也动过裁员的心思。

“但后面一想,团队里基本都是共事多年的伙伴,有感情在,并且后面还需要继续保持业务运转,所以想想便作罢,工资这块只要企业能够承担的起,也尽量去保证大家能够生活。”

当与团队彼此扶持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光,今年又迎来业务增长后,刘亚军想着年前和团队聚餐庆祝一下,但由于前一晚刚出差找甲方催账,才回到郑州,一时间也想不出聚餐的合适餐馆。

“临近新年,连着找了几家餐馆都预定满了,后来想到平时经常和团队光顾的海底捞了,想着打个电话碰碰运气。”杨亚军说,于是自己便打给了海底捞北京广安门外大街店,“我跟他说公司大概80个人,节前什么时间都行,主要能安排上。”

出乎杨亚军意料的是,尽管对方告诉他,从1月下旬开始,团建型的春节聚会与日俱增,十几人甚至几十人来门店订餐屡见不鲜,但最终还是给他在众多的预定档期中,挤出了一个晚上7点左右的预约。

6点半,随着员工们陆续入座,杨亚军把春节假期可以初十再上班的好消息告诉大家的同时,端起酒杯,向员工们表达谢意,一饮而尽。

伴随着公司员工们热热闹闹的畅聊之际,海底捞门店的龙年限定捞面秀也随即上演。 

“好运来祝你好运来,好运带来了喜和爱……”

伴随着《好运来》的歌曲,海底捞捞面师李耿,为他们带来了火力全开的捞面表演,通过手中的捞面把好运甩到顾客怀里。鸿运当头、财源滚滚、浪八圈……身穿胸前一条龙的红色服装,李耿使出了新年专属的捞面技能,真实演绎了“左边画个龙,右边再划一道彩虹”。

听到顾客雷动的掌声,已经气喘吁吁的李耿立刻回血,使出大招:原地小陀螺。这是他在全国捞面大赛中夺冠的杀手锏,身体和面同时旋转十几圈。这一套猛如虎的输出后,李耿满头是汗,神情却难掩兴奋,“私下的苦练都是为了这一刻,表演跟打了鸡血一样,又激动又快乐”。

无论是花样百出的捞面,美甲、川剧变脸,还是洗头、毛线小屋这些令人意外的新服务,都是海底捞积极拓展服务边界,丰富多元化的用餐体验,只为让顾客“吃得开心”。

母亲的思念

2月9日,在海底捞崇文门新世界百货店,40岁的广西人黄晓敏,刚从海底捞的小料区,打满了一盘的水果,走到同乡姐妹们的座位上。

本来今年,她原本的计划是年后再回家。她在北京做育儿嫂,春节期间,正是市场需求量大的时间,工资也会比平时多一些,一想到家里正在上学的孩子,她也想多赚点钱。

但前两天和儿子视频聊天时,一听她说过年不回家了,视频另一头的儿子红了眼眶。思来想去,黄晓敏还是决定回去。“出来打工,不就是为了多赚点钱,让家里人过得开心吗,家人肯定最重要。”

动了这个念头,黄晓敏为了能省一点钱,便购买了9号晚从北京西到南宁站的车票,这趟晚上九点半左右发的列车,虽然比上午发车的票价便宜了近5倍,但换来的是长达23小时的车程。

回想过去的一年,黄晓敏感慨良多,先是在老家广西考取了金牌月嫂证,后面一路北上到了北京。刚到北京时,她非常不适应北京的天气。

“冬天干冷,在雇主家洗洗涮涮的,手很快就干裂了。”黄晓敏说,即便如此,在内心里也没有因为生活艰辛而动摇过打拼的念头,倒是有几次,和儿子视频时,让自己感到了内疚。

有段时间雇主家宝宝晚上睡觉总是醒,比较熬人,她几个月下来瘦了小10斤,和儿子视频时,看到她的憔悴,儿子懂事的说,“妈妈,太累了就回来歇歇吧。”黄晓敏说,一边忍着眼泪,自己一边对视频另一头的儿子说“没事的,没事的。”

虽然身在异乡,但对儿子的思念,却是无时无刻的。黄晓敏说,育儿嫂这份工作,体力上的辛劳她可以忍受,但即便工作满一年了,自己仍会有时在带雇主家的孩子时,想起为了赚钱抛下自己的孩子而感到难过。

但好在,上一个雇主因为对她的照顾非常的满意,在薪资之外还给包了个红包,冲淡了她的一些相思之苦,同时,在北京工作的这段时间,结识了一些同乡的小姐妹,这也让她能在工作之余,有个疏解情绪的圈子。

而在回老家前,她约上了几位好姐妹来海底捞聚餐,“就当时提前吃个年夜饭了,来年回来,姐妹之间还得互相帮衬呢。”

谈及上一次吃海底捞,黄晓敏的记忆还停留在小年夜那天。当时她所在的机构,委托海底捞外送·欢乐宴为全公司将近800多名员工操办一场团年饭。“公司里南来北往的员工很多,南方人和北方人饮食上也存在区别,但那天每个人都吃得开开心心、热热闹闹的。”黄晓敏说,这也加深了她对海底捞出品,稳定可靠的印象。

而黄晓敏所不知道的是,在海底捞欢乐宴的背后,是负责人对顾客菜品需求精致细微的层层把控。 

(工作人员在布置海底捞欢乐宴)

氢消费了解到,在菜品之外,细节把控上,包括但不限于如,牛油锅是否要加麻加辣、番茄锅是否要加浓、顾客小料是否要香菜等细节,同时,为了烘托新年气氛,从红色花束装饰的餐桌,到DIY小灯笼、写春联等小游戏的设置,以及海底捞出圈已久的“科目三”和“川剧变脸”等都一应俱全,以求让每位赴宴宾客尽兴而归。

由于海底捞欢乐宴可以根据人数、场地、口味的不同需求定制,受到了不少商务宴请的青睐。

在等服务员上菜的间歇,黄晓敏和姐妹们又临时加了一份炸糍粑。

“一个是图个吉利,来年丰收、团圆,一个是小年那次尝到后,酥脆的口感让我念念不忘。”黄晓敏说道。

氢消费了解,随着新年临近,海底捞负责炸糍粑、炸酥肉、油条、鱼条的小吃房也成了门店最忙碌的区域。在海底捞的大多数门店中,每天炸500-600份小吃较为常见,甚至在部分门店的春节期间,已达到了近千份,平均每桌客人要点两份以上。

得益于海底捞后厨的智能化设备,利用算法将不同的订单先做归纳聚类再并行操作,统一小吃炸煮时间,大大提高制作效率的同时,也让高峰期快速出餐和出品品质得到了保障。

孩子的礼物

在海底捞成都银石广场店,带着小朋友刚落座的王莹一家,便收到了海底捞门店员工送上的儿童玩具。这是她本月第7次到海底捞用餐了。

刚刚在楼下的商场里,王莹给三岁的小女儿莉莉买了她最喜爱的毛绒玩具,顺便还在华为的门店里,给自己的父母各买了一台手机,作为新年礼物。

作为女强人的她,节前才匆忙从上海飞回成都,一落地便和爱人,赶往父母家,看望父母,照顾孩子。

今年春节,是王莹真正意义上的在老家度过一个完整的春节,往年要么因为工作,要么因为其他因素,提前回家过春节往往是一种奢望。只是随着小女儿日益的长大,她愈发的觉得过往对父母照顾的忽视,需要弥补。

“这两年都是我大哥一家在老家这边替我照顾父母,我和我老公更多的在外地打拼,对父母的亏欠,也就只能用金钱弥补了。”王莹说,可随着自己女儿的长大,她发现,陪伴是无法用金钱去衡量的,所以今年早些回老家过年,多陪陪父母。

感慨之余,她的父母正在桌对面,宠溺的逗着自己的小孙女,在点餐时,二老还特意给王莹点了她最爱吃的“虾滑”。“家人就是,无论你多大了,都是他们眼中的孩子呀。”王莹说。

而或许王莹也不知道的是,她们是服务员罗阳阳今天服务的最后一批客人。罗阳阳来海底捞成都银石广场店只有半年时间,对于她来说,今年将是她参加工作后的第一个春节,而为了兼顾春节陪伴父母和坚守最心爱的工作,罗阳阳计划在即将到来的除夕夜,赶最早的火车从成都回兴文陪父母吃年夜饭,当天晚上折返回店里准备大年初一的工作。

“春节顾客都是一大家子带好几个小朋友,我必须回去帮忙。”虽然在家的时间只有短短十几个小时,但罗阳阳对自己的安排非常笃定。

在和氢消费交谈之际,一位被罗阳阳亲切的称呼为“珍姐”的中年女性,用餐完毕正带着自己家的三个小朋友和罗阳阳告别。珍姐说,她已经记不清这是本月第几次来海底捞了,但基本上每次和闺蜜出来吃团圆饭,尤其是在带娃的情况下,基本大家都会默认海底捞。

“因为放心啊,吃的有儿童餐,玩的有儿童游乐园,每次来海底捞的小哥哥小姐姐们还会给孩子们拿上很多玩具,孩子们都很开心,我自己也能享受一段和闺蜜们的欢聚时光。”珍姐说道。

结语

或许,每个到海底捞就餐的顾客,都有着不同的诉求,从最基础的吃得放心,到更进阶一步的情绪价值。

对于他们/她们来说,海底捞更像是一间容纳所有人间不易与自我和解的“深夜食堂”,当与同好相聚,当与家人团圆,当与自己和解时,那些过往的回忆,无论是好是坏,伴随着温馨的服务,和美味的佳肴,一并变得温柔。

在这背后也需看到的是,在每家海底捞门店中,默默付出的员工,他们或为人子女,或也为人父母,但经历世间诸多不易,仍愿倾自己所能,用更好的服务,欢迎每位登门的顾客。

甚至,相较于站在台前的门店经理、服务员、捞面师,有些职位的海底捞员工,顾客从来都不曾接触过,但他们却在自己的岗位上兢兢业业的保障着顾客的饮食安全与健康。

比如海底捞的食品安全员,每天既要对门店人员健康状况、培训落实情况、设备状态、物料管理等十几个大项中的上百个小项进行逐个排查,还要在做好一系列质检工作后,去后厨、就餐区、门迎区帮忙,并动态的严抓质检。

比如,海底捞质量安全管理中心每个季度都要走遍全国所有的门店,开展不通知式的食安检查。

而为了保障春节期间全国门店食品安全“无死角”,相关负责人及团队,更是把相对偏远的下沉市场门店也逐个排查。

再比如,海底捞的菜品“美容师”们,据了解,为了让顾客吃得安全放心,海底捞对菜品从选品、清洗、切断、储存都有严格要求。但很多蔬菜往往比较娇嫩,恰恰是菜品“美容师”们,通过对蔬菜少量多次的清洗、对缝隙处泥沙用手指轻轻揉搓、对边边角角的修剪,让菜品以更加完美的形象呈现在顾客面前。

春节,是无数人奔赴团圆的日子,对海底捞人而言,越是欢聚团圆的日子,越是充实。在海底捞的24小时,是烟火气热闹回归、是对阖家团圆的期盼、是为千万家庭在沸腾的火锅中品尝家的滋味而默默坚守。

标签: 海底捞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