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真相:被轻敌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2020-01-25 09:52:01 翟继茹

来源:品玩 Cactus

2020年1月23日10时起,武汉进入封城状态,全市公交地铁等停运,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关闭。

据丁香医生发布的肺炎疫情实施动态数据显示,截止1月24人凌晨三点,全国确诊病例658例,治愈30例,死亡18例。疫情已逐渐变得复杂且严峻起来,与此同时正在进行中的年度春运更让这次防控倍加紧迫。

距离2019年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发出的第一则多例肺炎病例的通告过去了仅20多天,新型冠状病毒的疫情已从有关部门声称的“可防可控”到“存在进一步扩散的风险”,从”未见明显人传人“到证实“有限人传人”,从“无医护人员感染”到已有15名医务人员感染。

虽然新型病毒的出现,对于研究其病理危害和传染性需要时间确认,且早起很难预测一场传染病如何传播,特别是有一种从未见过的病毒,但复盘武汉肺炎爆发至今不断变化的信息不难发现一个事实:对于这次疫情,我们犯了和2003年时非典疫情相似的错误。

丁香园:全国新型肺炎疫情地图
丁香园:全国新型肺炎疫情地图

回顾SARS非典,其首例病例出现在2002年11月16日的广东佛山市禅城区。佛山第一人民医院向疾控中心报告,疾控中心开展流行病学调查。但由于它不属于《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35种传染病,因此并没有上报。

科学家常使用“基本传染数R”这一数值来评估一种传染病的初使传染力,例如天花的R=3.5~6,小儿麻痹症的R=5~7,水痘的R=7~11,麻疹的R=10~20。

而当年SARS非典的R=2~3,明显要比那些常见传染病要低,这意味着如果没有疫苗它也有被控制的可能。但这绝不表明SARS的威胁可以被忽视,如果不及时介入公共卫生医疗手段与限制隔离,它依然可以大规模蔓延。

对于引发武汉肺炎的新型冠状病毒,我们同样局限在惯性中,更多地缺少对突发情况应变的灵活性。

不利于设计疫苗的病毒

根据2020年1月21日《中国科学:生命科学》英文版发表的论文,引起武汉肺炎的新型冠状病毒属于Beta冠状病毒属,是RNA病毒。

从形状上来看,正因称其为“冠状”病毒,是因为其表面有一圈类似棒棒糖的凸起,而这些凸起正是进入宿主细胞的“钥匙”。

新型冠状病毒正是通过这把“钥匙”接触到人类细胞表面,与“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以下简称ACE2蛋白)”作用钻入细胞内部,复制出更多的病毒RNA侵占人体肺部。ACE2蛋白主要在肺部组织表达,在调节血压和体液代谢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而作为RNA病毒,新型冠状病毒最大的特点就是:进化快。这使得其变异速度很快,且不利于设计疫苗。

新型病毒性肺炎的爆发与“SARS”非典疫情有许多相似的地方,都发生在冬季,且起源于人与鲜活生物接触频繁的场所,那么了解此次新型病毒最快的方式就是通过与已知病毒做基因比对。

在进化树位置上,新型冠状病毒与SARS和类SARS病毒类群相邻,但不属于这两类病毒。但它们在进化上有共同的祖先病毒:寄生于果蝠的HKU9-1冠状病毒。

由于武汉冠状病毒的进化邻居和外类群都在各类蝙蝠中有发现,推测武汉冠状病毒的自然宿主也可能是蝙蝠。如同导致2003年“非典”的SARS冠状病毒一样,武汉冠状病毒在从蝙蝠到人的传染过程中很可能存在未知的中间宿主。

同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人的机制和通路与SARS病毒比较相似,现阶段通过分子结构模拟的计算方法得出的结论显示:SARS病毒结合ACE2蛋白5个关键氨基酸,新型冠状病毒中有4个发生了变化,但变化后的氨基酸仍保持很强的结合自由能力,实验预测说明新型冠状病毒存在很强的人类感染危险,

《中国科学:生命科学》英文版发布关于武汉肺炎病毒的研究
《中国科学:生命科学》英文版发布关于武汉肺炎病毒的研究

飞沫之外眼睛也可能是感染通道

23日封城通知公示前,作为传染源的武汉市一直是处于无法设防的状态。封城措施是否在切断传染源上奏效仍需要观察,但此举措发出之际春运已经进行过半,高频度人群流动或已将危险运输到不同的地方。

从最初的疫情扩散情势来看,其它地区出现的确诊病例均为来自武汉的输入性病例,尚未出现与武汉无直接关系的患者。冠状病毒通过患者呼吸道分泌物排出体外,经口液、喷嚏、接触传染,并通过空气飞传播,且潜伏期内依然具有传染性,发烧与否并不能断定是否感染病毒。

随后疫情导致医疗端聚集的患者越来越多,20日钟南山院士首次披露武汉游14名医护人员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而感染的极大原因可能源于医务工作者的眼睛和面罩的防护漏洞。

眼睛也是感染通道之一的观点也在@北大呼吸发哥描述自己患病过程中得到佐证,其最早的症状是左下眼睑出现结膜炎。

紧接着广东发现6起家庭聚集性疫情,涉及17例病例。

如果将此次新型冠状病毒与SARS非典的传播曲线相对比,此时的疫情传播已相当于2003年非典传播的第三阶段,即从武汉直接扩散到全国乃至全球多个国家,武汉都市圈乃至长江中游城市群已经产生了一定规模的传播。

而更值得关注的是以武汉为中心的湖北省内的其它地区都是潜在高风险城市,信息和宣传无法触达的小县城和农村地区是否能得到有效的监控加入疫情防控,仍是我们无法得知的重要实况,这让武汉肺炎的蔓延风险更加陡峭。

“所有未感染人群都易感”

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目前无特效抗病毒药物,潜伏期最长达到14天且具有传染性。未感染人群需要自我防护,患者治疗主要是以对症治疗为主。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李兰娟接受媒体采访中表示,相比于SARS病毒爆发两个月才得知病原体,此次中国研究人与以及疾病控制与防御中心已在最快速度定性了病毒,检测试剂已发放用于检测。

在尚未完全认识这个病毒之前,按照理论经验,人们需要一定的健康防护,避免病毒入侵,例如佩戴可防飞沫的口罩(可参考文章:买不到N95口罩,我们怎么预防新型冠状病毒?)、避免人群聚集场所、注意手部卫生,如果出现发热、乏力、呼吸困难等症状需要及时就医。

对于民众日常还可以做到的防护措施,李兰娟表示:按照以往对冠状病毒的经验,病毒本身对外界的抵抗力不强,56摄氏度30分钟可使其死亡,使用乙醚、75%的乙醇、含氯的消毒剂、还有过氧乙酸等等,这些溶剂都可以有效地灭活病毒。

“民众可以在家里进行的常规操作有,用消毒机对碗筷进行消毒或煮沸到100℃,生鲜食物一定要煮熟,饭前便后要洗手。75%的酒精是能够杀灭这个病毒的,所以大家如果去买这些东西,在日常经常接触的地方,想要定期去消毒一下,都是可以的。”

至于网上谣传的虚假预防手段,例如吸烟、熏醋、服用达菲病毒灵等,大家也要防止盲目听信,尊重科学,尊重常识。

与此同时,无论什么年龄的人群都应该加强自我保护意识,尤其是老年人、免疫功能比较低下的、有慢性病的人群,更容易感染甚至升级为重症。

但这并不意味着儿童和年轻人并非易感人群。“所有未感染人群都易感”,专家李兰娟在面对媒体采访时明确强调。儿童被表述为“非易感人群”仅为统计数据分析,论据不充分,且相较于成人接触病原机会少,仍然需要高度关注而非低风险。

在随时都有可能变异的病毒面前,我们尚未查明危险的源头以及明确的传染途径。就目前来看,钟南山院士以及李兰娟专家提到的“超级传播者”暂未出现。

根据SARS的定义,如果一个患者传染了10个或者10个以上,就应该算是一个超级传播者,但是这个标准是不是适合武汉的此次疫情,目前还有争议,关于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攻坚战才刚刚开始。


参考文献

《“毒王”为什么那么“毒”-非典超级传染者揭秘》2003年 南方周末

《“Evolution of the novel coronavirus from the ongoing Wuhan outbreak and modeling of its spike protein for risk of human transmission》《中国科学:生命科学》英文版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李兰娟:新型冠状病毒怕酒精不耐高温》环球时报

《武汉肺炎,已经出现超级传播者了吗?》三联生活周刊


相关文章

{{news.title}}

{{news.timeFormat}} {{news.author}}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