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刀剑神域:彼岸游境》全攻略汇总
2020-07-17 19:20:00
《孤岛惊魂6》发售日泄漏PS4可免费升级到PS5版本
1小时前
《死亡搁浅》玩家无需开通PLUS会员即可联机游戏
1小时前
《孤岛惊魂6》黄金版预购上架PS港服商店后续将推出3款DLC
1小时前
刺客信条新作《刺客信条:英灵殿》发表全球首发预告片今晚亮相
1小时前
《刺客信条英灵殿》XboxSeriesX实机演示公开
1小时前
《刺客信条英灵殿》定居点系统刺客组织和圣殿骑士的发展
1小时前
《超猎都市》公开测试现已开启2054年虚拟都市的百人竞赛
1小时前
《孤岛惊魂6》正式公布2021年2月18日发售
2小时前
《刺客信条英灵殿》11月17日正式发售游戏实机演示公开
2小时前
《看门狗军团》公开CG宣传片和实机演示10月29日推出
2小时前
《刺客信条传奇合集》现已登陆PS4/X1含近几年的六部游戏
2小时前
《紫塞秋风》试玩报告:一段仍需打磨的乱世武侠
2小时前
小岛秀夫将参加“夏日游戏节”最新活动谈论《死亡搁浅》PC版
2小时前
《古剑奇谭3》官方公开游戏玩家男女比例
2小时前
以退为进?Xbox主管表示PC的逼真画面无人能敌
2小时前
《歧路旅人》Switch版迎来发售2周年官方发贺图庆祝
2小时前
《刺客信条:英灵殿》媒体试玩:维京刺客如何玩转海战+攻城?
3小时前
《看门狗:军团》媒体试玩:招募让游戏变得多样,但仍有不足
3小时前
黑曜石CEO:新技术不应该是RPG游戏的专注点
3小时前
IGNJapan评选世嘉最佳游戏TOP10莎木位列第一
3小时前
后驱版高尔夫R? 大众ID.3 R有望2024年推出
3小时前
别克微蓝6微蓝7将于7月上市混动纯电同步出击
3小时前
售21.98-27.98万元比亚迪旗舰汉正式上市
3小时前
逆向恐怖游戏《红怪》发售日公开预7月23日发售
3小时前
UbisoftForward直播活动汇总《孤岛惊魂6》亮相
8小时前
中国快递的最后一块短板,终于快要补齐了!
15小时前
《60秒!重制版》Steam限时特惠活动进行中
18小时前
索尼遭截胡?腾讯与乐游达成协议,收购案谈判中
18小时前
手机版《雷顿教授与不可思议的小镇》今冬发售
20小时前

高瓴们“杀入”早期

2020-03-05 11:18:20 精选

投中网:柴佳音 马慕杰

网站编辑:冉一方

2019年投资额断崖式下跌的早期市场,在2020年初迎来了重磅级玩家。

2020年2月24日,高瓴资本宣布成立专注于投资早期创业公司的高瓴创投,首期规模约100亿元人民币。一时间,投资圈反响剧烈。

事实上,近年来,知名VC/PE下场早期创投并不罕见:红杉资本中国、GGV等多家头部机构在2018年先后宣布设立种子基金。

一侧是中后期巨头的争相涌入,另一侧是中小型早期机构的黯然离场。2020年,洗牌期如约而至,一场属于这个时代的VC/PE变革正在发生。

“高瓴们”正式入场

“总要有人开始迎接春天”,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在“致创业者的一封信”中称。

据了解,高瓴创投的100亿元规模将以美元和人民币双币种模式运作,全面覆盖从300万人民币到3000万美元不等的多轮投资策略和创新领域,主要专注于生物医药及医疗器械、软件服务和原发科技创新、消费互联网及科技、新兴消费品牌及服务四大领域的风险投资。

张磊表示,“这几年,创投行业正在从粗放式向精细化演进,躬身播种尤为重要。追求快速回报的时代正在过去,具备体系化投资理念和方法论,以及成熟心态的创投机构,更能抵抗周期的波动。我们这个时候推出高瓴创投,希望给创业者和社会传达的信息是我们对中国乃至全球的发展永远保持乐观。”

值得注意的是,高瓴资本并非下场早期市场的第一人。华映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季薇对投中网表示,“流往早期投资的钱从来没少过,这一直是大趋势。过去若干年间,二级市场的资金、产业的资金、大VC/PE的资金,一直在向早期看机会。”

2018年起,红杉资本中国、GGV等多家头部机构,先后宣布设立种子基金。

在某种意义上,设立种子基金可以理解为红杉资本中国对自身发起的新一轮挑战。而从试图更接近“最早”的角度来看,红杉资本中国、GGV等成立种子基金的动机亦不难理解。

“我们往前面走,往前面布局,这样可以一直跟我们的连续创业者保持一个很紧密的关系跟感觉,然后再来后续的资金安排,可以让我们一直跟投,然后下注,是这样的商业模式。”GGV管理合伙人李宏玮谈到设立种子基金时提到。

对于VC/PE相继入场早期投资,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对投中网分析称,市场“噪音”变大是巨头转变投资策略的重要原因之一。

“从2014年开始,投资1000个项目可能只有10个跑出来,跑出来的比例大幅度降低之后,整个市场的投机性比较强。原来能筛选到的项目,现在很难再找到了。在这个情况下,中后期的VC/PE觉得,干脆自己去早期市场筛选好了。”杨歌解释称。

与此同时,中后期的VC/PE看到,竞争者变多之后,轮次也在变多,回报率明显下降。

华映资本对投中网表示,“在这样一个充满变化的时间点,越往后,投资及获得高回报的机会变得越少。外界环境倒逼机构的投资阶段整体靠前。”

杨歌亦举例称,“白马项目很可能最后获得三、四倍的回报,但风险却依然存在。那么,中后期的VC/PE会认为付出和回报不够成正比,不如上前面去抓一些早期项目,自己去更早接触好项目,扩大利润空间。”

毅达资本基金部负责人同样认为,传统的中、后期项目估值普遍较高,在更早的时间发现并投资他们显得越发重要,因此向前端发展也将必然成为一种趋势。

另一方面,从投资的“陪伴成长”角度,普华永道中国华中区私募股权基金业务组主管合伙人向投中网表示,“基金管理人已并不满足于仅仅充当‘资金提供者’的纯财务投资人角色,而是更愿意帮助企业对接行业资源并实现发展,成为提供增值服务的深度参与者。”

然而,无论是高瓴资本的入局,抑或是红杉资本中国、GGV等在投资生态的不断延伸,无一不证明:一场属于这个时代的VC/PE变革正在发生。

市场出清下,中小机构无奈离席

变革来袭。“高瓴们”竞速涌入的另一侧,中小早期投资机构却在黯然离场。

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2019年,投资机构日渐采取规避风险、聚焦价值投资的投资策略,减少早期项目投资,整体创投市场投资机构的投资阶段趋于后移。与2018年相比,中国早期投资锐减超60%。

2020年,在不确定性加剧的格局下,一级市场逐渐失去“容错”的耐心,早期投资机构无法再痴醉于“闭着眼睛赚钱”的美好光景。

昔日大量热钱涌入的盛景不复存在。“‘全民VC’时期,资金供给过剩。”蓝驰创投管理合伙人朱天宇对投中网表示,“换句话说,不该早期品类的钱都进到了早期机构里。”

出清之下,市场被迫变得冷静。

“过去的投资如同昆虫繁殖,无数创业者最后只要有一个跑出来就能拿到高额回报;但现在的投资就像哺乳动物,项目需要资源加持与专业化的培育。”某知名基金合伙人陆双对投中网表示。

理论上,当越来越多的机构敢于拓展投资边界,往早期延伸,随之而来的便是市场格局的渐进转变与进化更替。

“投资行业的格局也是动态调整的。”在陆双看来,一枝独秀不能撑起春天,百花齐放、百鸟争鸣对于创投行业来说一定是好事情,有利于早期项目成长与早期投资的繁荣,从而实现更多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此外,“变革来临之时,必须撕开资本傲慢的面纱,至少和创始人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真格基金合伙人王强表示。

早期坚守者:“猛虎”闯入,我们不怕

在行业格局重塑之时,“高瓴们”的入场是否会对现有早期机构形成巨大压力?

“我没有压力。”杨歌对投中网直言。在杨歌看来,早期投资的策略与打法更多是一种非标性的认知,他虽已尝试将非标化的策略变成标准化的方法论,却发现“体系非常难以复制。”

“早期投资拼的主要是两点:第一,品牌影响力与覆盖面,中后期机构在早期项目的覆盖面上还有待赶超现有的头部玩家;第二,对人的判断与资源对接的能力。”杨歌对投中网解释称。

数位早期投资机构合伙人对投中网表示,押注早期项目的能力并非一日之功,需要深耕多年的深入积累与赛道深耕。因此,即使有“猛虎”闯入,他们也毫不忌惮。

华映资本表示,原有早期机构在细分领域的洞察更敏锐,更接地气,跟早期创业群体更近,更能了解和帮助早期项目的创始人,帮助他们成长,也更了解早期项目的创始人会遇到的问题,能够对症下药的同时给予对方支持。

“不管是早期投资的能力还是对领域的认知,都需要团队长期深入钻研才能形成。另外,我们在自身关注的赛道上,也更加注重布局式投资,注重和产业、地方的深度合作,让资本更接地气。”华映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季薇提到。

诚然,短期之内,对于那些新进入者与潜在进入者而言,早期市场或许不是其相对熟悉并且擅长的领域。但是,对早期的创投生态乃至整体一级市场来说,他们又何尝不是搅动市场的一条“鲶鱼”。

换言之,当早期投资市场的竞争者变多,对热门项目的寻找选择、投资方式、估值体系、退出形式等都难免发生波动。

在杨歌看来,越来越多的中后期机构走向早期甚至难免会导致市场的恶性竞争。

“2013年之后,早期市场本就存在着恶性竞争。中后期机构向早期的延伸,不仅意味着优秀项目将会更加抢手,甚至有些会绕过中后期的投资方直接另辟渠道进入资本路线。这对于资本市场并无太多益处。”杨歌表示。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陆双为化名)

相关文章

{{news.title}}

{{news.timeFormat}} {{news.author}}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