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20个月,小米换掉CFO:市值比美团少3000亿

2020-04-14 08:45:45 推荐

文 | 杨传
来源 | 投资界(ID:pedaily2012)

终于尘埃落地。

4月10日傍晚,小米集团公告,小米总裁王翔代理CFO一职,国际部总裁周受资不再兼任CFO,将专注小米海外市场业务。这意味着,在执掌小米财政大权5年后,周受资正式卸任CFO。

需要指出的是,小米对于新CFO尚未有合适的人选。小米称,董事会将继续在全球范围内遴选人才出任CFO。

事实上,周受资只是小米上市后大换血的“冰山一角”。在此之前,黎万强离职,卢伟冰、苗雷、常程、王晓雁等人纷纷加盟,小米的第二代权力核心渐渐形成。只是这般大刀阔斧地换人,难以难掩雷军的焦虑。

雷军始终认为小米是前所未有的“新物种”,但至今仍不被资本市场认可。上市20个月,小米一年营收超2000亿,利润也有上百亿,但市值却远远逊色利润还不到50亿的美团点评。

截止2020年4月13日16:00,小米市值为2438亿港元,而美团点评总市值达5659亿港元。换言之,一个美团市值大约抵上两个多小米。

小米换掉CFO:“继续在全球范围内遴选优秀人才”

周受资正式彻底放下了执掌5年的小米财政大权。

环顾国内互联网巨头,总少不了拥有高盛履历的牛人相助。阿里有蔡崇信,在阿里创业初期的关键时刻帮马云里拿到了500万美元投资;腾讯也有刘炽平,通过投资帮助腾讯帝国的版图不断扩张。

巧合的是,周受资也曾在高盛就职。在去哈佛商学院攻读MBA之前,他曾是高盛的一名分析师。后来回顾起在高盛的那段工作经历,周受资曾感慨,“整整持续了两年,基本没有周末。”

从哈佛商学院毕业后,周受资并没有选择回到高盛,而是加入了尤瑞·米尔纳创办的DST,并且这一干就是5年。也正是这份工作,造就了他加入小米的契机。

即便放在全球风投圈,DST的地位依旧不可小觑,这家总部位于俄罗斯莫斯科的风投大鳄,在中国接连命中了阿里、京东、滴滴以及小米等多家具有标杆性意义的互联网公司。鲜为人知的是,年轻帅气的周受资正是这一笔笔投资幕后的真正推手。

2010年,年仅27的周受资刚刚加入DST,任务是帮DST在中国物色适合投资的项目。同年12月,DST创始人尤瑞·米尔纳在周受资的安排下,见到了刘强东,最终达成了一项合作——5亿美元投资京东,占股8.8%。多年后,这一笔投资令DST收获了30亿美金的回报。

仍然是2010年,成立不到一年的小米进入了周受资的视野。为了接触到雷军,周受资费了一番功夫——他先是通过自己的关系网,认识了几位被雷军投资过的创始人,再通过这些创始人的引荐,最终在2011年3月成功与雷军见面。经过近半年的了解和沟通,周受资安排了DST老板等人拜访小米公司,最终促成了对小米5亿美元的投资。

正是DST资本对小米的投资,让周受资和小米建立起了紧密的联系。2015年7月,周受资正式加入小米,并担任CFO,成为当时小米最年轻的高管。

加入小米后,周受资帮助小公司完善了财务管理与投资团队。2018年,小米成功赴港上市,成为港交所第一家“同股不同权”上市公司,作为CFO的周受资自然功不可没。

直至2019年11月,小米宣布内部高管调整:联合创始人林斌任副董事长;原CFO周受资改任国际部总裁,CFO职位暂时空缺。如今不到5个月时间,周受资正式卸任CFO,只专注小米海外市场业务。

目前,小米CFO职位暂时由去年11月升任小米集团总裁的王翔代理。小米表示,集团董事会会继续在全球范围内遴选优秀人才出任CFO。

管理层大换血,下一个离开小米的会是谁?

小米走过十周年,雷军感慨不已。

一周前,雷军在微博上回忆,当时十几个人就在北京中关村银谷大厦的一个很小的办公室,一起喝了一碗小米粥,开始了小米的创业。

关于这段往事,雷军还和其他联合创始人出境拍摄一部关于小米的微电影《1699 毕业季》,其中有一段令人捧腹却又激情澎湃的片段:

雷军:我们拿到投资了。

林斌:多少钱?

雷军:10 万块呀。

林斌:人民币吗?

雷军:是。

众人高呼:我们终于可以做手机了。

然而,自从上市之后,小米管理层的人事变动十分频繁,短短两年几乎进行了一次大换血。据投资界粗略梳理,当初和雷军一起创办小米的7位联合创始人,大多数要么已经离开小米,要么已经退居二线。

其中,最为轰动的是2019年11月,小米联合创始人黎万强离职。被雷军称为“阿黎”的黎万强,是小米的核心联合创始人之一,据说小米创业时那锅著名的小米粥,就是黎万强的爸爸凌晨五点起来摸黑煮的。

从2010到2012年,黎万强主要负责MIUI整体研发、设计和运营。期间黎万强组建了小米网,负责小米手机的运营、营销、服务、电商、物流等业务;还创造了包括F码、米粉节、手机控等等与小米相关的热词。可以说,黎万强一手打造了MIUI和小米网,雷军曾这样评价他,“小米创业五年,阿黎已成功拓荒两次。”

令人唏嘘的是,随着黎万强的离职,至少3名创业元老离开了小米。

周光平是小米几位联合创始人当中加入最晚的,却是离开得最早。他曾经在摩托罗拉供职十多年,正是因为他的加入,雷军才真正有了做手机、做硬件的底气。

在小米上市之前,周光平就已经离开小米。和周光平一起离开的还有小米另一位联合创始人——黄江吉。周光平在供应链管理方面出过问题,而黄江吉负责的米聊和小米路由器两大产品始终没有做起来,这被外界视为二人离开的真正原因。

目前仍留在小米的联合创始人团队,已经鲜少被人提起。洪锋目前负责小米金融,该业务在上市公司体系之外。林斌、刘德虽然仍然在小米任职,但是显然也已经逐渐退居二线。林斌目前担任副董事长,协助雷军管理董事会事务,不需要再像以前管理销售部时到全国各地来回跑;刘德改任组织部部长,负责中高层管理干部的聘用、升迁、培训和考核激励等,远离前台。

剩下的小米开山元老中,除了雷军,只有王川仍在业务一线。王川现任职务是集团高级副总裁、大家电事业部总裁,负责除电视之外的空调、冰箱、洗衣机等大家电品类的业务开展和团队管理。

小米创业10年,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像雷军这个劳模一样。在公司上市之后,很多人终于熬到了财务自由,这时候也难免会有人失去了往日的工作热情。在黎万强离开小米之际,雷军曾祝福他:“从此彻底放飞自我,快意人生”。

只是不知道,下一个离开小米的会是谁?

新权力的游戏:手机圈的老对手都给雷军打工了

但小米的江山,还需要新鲜血液去卖命。

这两年,雷军悄悄网罗了不少手机圈大佬替自己打工。2019年伊始, 中国手机界“老兵”卢伟冰从雷军手中接过了中国区总裁的大旗。

卢伟冰此前是金立集团总裁,加入小米后经历了小米双品牌战略调整期。这一年多时间,由于所负责的红米产品线多款手机销量可观,卢伟冰也越来越被雷军看重。

或许是巧合,在2020年的同一天,前联想集团副总裁、手机业务负责人常程加入小米,担任小米集团副总裁,负责手机产品规划。常程与小米的“恩怨”广为人知,最激烈的时候,常程一度连续四天“碰瓷”小米,是叫板雷军叫得最凶的对手,没有之一。

隔了一天,小米再次发布新的组织调整,意外地出现了小辣椒手机创始人王晓雁的身影——任命其为中国区副总裁兼销售二部总经理,向卢伟冰汇报。追溯往事,小辣椒与小米曾在性价比层面大打价格战,王晓雁称得上是为雷军添堵的第一人。

当然,小米的人事调整不止于此。据了解,小米新晋的一批部门总经理以80后为主,平均年龄38.5岁,表明小米正朝着干部年轻化的方向演进,做好了人才梯队的传承准备。

“没有老兵,没有传承。没有新军,没有未来。”雷军曾在内部邮件中表示,早在2019年初小米就决定着手培养、提拔一大批年轻的管理干部,构建更具活力、更有进取心的各级前线指挥团队。雷军希望小米的未来将星云集,更多的人才像创业初期一样涌现出来建功立业。

创始人隐退、管理层换代,也许是每一个大公司成长的的必经之路。当年跟着马云创立阿里巴巴的十八罗汉,跟着马化腾创立腾讯的腾讯五虎,都早已从他们曾经一手建立起的帝国中渐渐退去。

就如同人体的细胞经过7年就会全部替换一次,已经10岁的小米也急需换血。

如今,随着黎万强、周光平、黄江吉、祁燕等人的离开,宣告小米的第一代核心管理层已经逐渐退场。而卢伟冰、苗雷、常程、王晓雁等人纷纷加入小米,意味着小米第二代领导班子正在渐次组成。

有意思的是,雷军的第二代权力核心几乎聚齐了手机圈二级梯队曾经的大佬们,不知下一个加入征程的“老朋友”又会是谁?

上市20个月,小米市值为何比美团少3000亿?

下一个十年,小米要弥补哪些缺陷?

这个答案也许只能从小米的行动去寻找。正如周受资卸任CFO,市场曾有传言称,小米上市后持续下跌的股价让二级市场投资人不满,总要有人负责;不过投资界也从小米公司内部获得另一种声音——如今将占比一半的境外业务交给周受资,是对年轻高管的一次历练,“也可以解读为高升”。

这个传言暂且不论真假,但是小米的市值确实是摆在眼前的一道尴尬,肯定是跟雷军的期望相差甚远。

其实在IPO之前,小米内部对公司的心理定价在700亿至800亿美元之间,甚至认为上市后较大概率冲击1000亿美元。然而,没想到最终上市的结果却与之前的估值大相径庭。

更残酷的是,小米IPO当天,雷军仍信誓旦旦地表示要让小米的投资者赚两倍。可是如今一年多过去了,小米目前的股价为10.14港元,远远低于发行价17港元/股。

同样在港股上市,小米的表现显然逊色于美团点评。这两家都是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典型企业,几乎是同时成立:10年前小米成立的次日,王兴创立了美团。而且两家公司同是2018年在港股上市,又是目前港股中为数不多的两家“同股不同权”公司,自然会被拿来粗浅比较。

3月30日,小米发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财报显示,小米2019年全年总收入首次突破2000亿元,达到2058亿元,经调整后全年净利润为115亿元。

同一天,美团点评也对外发布了 2019 全年财报:去年全年,美团收入为975 亿元,同比增长 49.5%,经调整净利润达 47 亿元。

相比之下,小米去年营收突破较美团高出111.05%;不仅如此,小米凭借上百亿元的利润,比美团点评高达数倍。但在市值方面,目前美团点评5659.81亿港元,小米2438.64亿港元,美团却是小米的2.32倍。

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异?

最普遍的观点是,尽管美团在2019年才首次实现盈利,但是作为一家纯正的互联网公司,随着规模扩大,可以预见未来的盈利能力也会越来越大。

反观小米,至今仍然难以摆脱“硬件公司”的定位。小米的互联网服务,是雷军认为小米应该是“腾讯X苹果”的关键,却始终表现平平。尽管雷军一直强调小米是一家“全方位的、综合性的新物种公司”,显然市场至今并不买账。

没办法,雷军只能从大刀阔斧换人开始,寻找新出路。

相关文章

{{news.title}}

{{news.timeFormat}} {{news.author}}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