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 公司新闻 > 陆正耀“绝地逃亡”
陆正耀“绝地逃亡”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IT爆料汇(ID:baoliaohui)

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会非常胆壮起来。只要有10%的利润,它就会到处被人使用;有20%,就会活泼起来;有50%,就会引起积极的冒险;有100%,就会使人不顾一切法律;有300%,就会使人不怕犯罪,甚至不怕绞首的危险。

马克思的这句名言在一百年多后,被一个叫陆正耀的人所证实。习惯先上车后买票的陆正耀,想不到会在瑞幸这里翻车,更想不到这不仅会让他的辉煌过往烟消云散,还有很大的几率被追究刑事责任。

保瑞幸还是保自己,曾经元气满满的陆正耀需要做出一个选择。

4月2日,瑞幸咖啡曝出22亿财务造假丑闻,股价从前一日的收盘价26.2美元开始暴跌,并在4月7日停牌,5月20日开始复牌。不过,在复牌后等待瑞幸的并不是一字跌停,而是连续大涨。

其中分别在6月4日、6月5日,大涨了56.98%、36.05%,市值冲到了13.95亿美元的高位。股价则在创下1.33美元/股的历史低点后,又升至最高点6.79美元,反弹了最多410.53%,截至昨天收盘,公司市值超过10亿美元。

与股价的“好运连连”同时发生的是,想要成为“星巴克+7-Eleven+好市多+亚马逊”的集合体的瑞幸,正在经营层面竭力的保住现有的阵地。

一方面,瑞幸的管理层在自爆造假之后,对管理层进行了大换血。

5月12日,瑞幸宣布调整董事会和高级管理层,CEO钱治亚和COO刘剑被暂停职务,联合创始人郭瑾一担任代理CEO。

在随后调整过程中,原副总裁吴刚与原高级副总裁曹文宝升任公司董事,前者除继续负责战略合作相关工作外,还接管了供应链体系,后者则全面负责门店建设和运营、客户服务等相关工作。另外,有未经证实的消息称,原首席营销官杨飞正在同时兼任首席增长官,负责瑞幸收益和增长的主要工作。

据Tech星球报道,瑞幸方面除了对管理层动刀外,还在推行扁平化管理,将原本的南北两个大区重新划分为南北中三个大区,今年的发展目标也不再激进,意在保住与2019年同等的规模。

一向大手大脚的补贴也不见了踪影,瑞幸取消了“外送满额包运费”的规则,即便用户消费金额满足包配送的条件,还是要支付3元的配送费,不满足则需要支付6元配送费。

与此同时,瑞幸还在App内的潮品频道内,上线了韩国面膜,除水具、保温杯以及消毒洗手液等商品。

不难看出,无论是对管理层的清理、重新任命,还是对经营策略做出调整,都透露出了瑞幸满满的求生欲。

即便最后真的被退市,现在开始调整激进的策略,日后的日子不仅会好过些,也能为兄弟部队提供帮助。实际上,就在瑞幸在自救的同时,陆正耀也在为其他神州系的企业安排退路。

6月1日,神州租车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5月31日,公司股东神州优车与北汽集团订立了战略合作协议:北汽集团将向神州优车收购不多于4.5亿股股份,相当于神州租车于公告日期已发行股本总额约21.26%。若交易顺利,北汽集团或成为神州租车第一大股东,而神州优车则将全面退出。

虽然这份合作协议并不具备法律约束力,最后能否达成合作还是未知数,但值得注意的是,北汽收购神州租车后将顺带接手放在神州租车旗下的宝沃汽车,这与此前知情人士透露的陆正耀的计划十分相似,陆正耀的计划是“卖掉神州租车,宝沃留给北汽解决,只留下神州优车,瑞幸如果退市,放回来慢慢做。”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陆正耀的态度就从瑞幸自爆造假之初的元气满满,变成了求生欲满满。这个对外界来说再正常不过的消息,于神州系的幕后总导演陆正耀而言,却有些不正常。毕竟习惯于先上车后买票的陆正耀,从来都是全身而退。

就在八年前的2012年,陆正耀与朋友圈共同孵化出来的神州租车,在现金流即将枯竭后准备赴美上市,但以失败告终。原因并不在于神州租车自身,毕竟美国市场对亏损一向宽容,而且神州租车对标的赫兹租车早在1997年就已经上市,因此神州租车这次上市之所以失败,最大的阻碍来自外部。

当时陆续有中概股被发现造假,导致从2011年下半年起,中概股就面临着信用危机,在美国频频遭遇做空和猎杀。与神州租车一样打算赴美上市的盛大文学、迅雷等企业不得不暂缓上市,即便是成功上市的土豆网也遭遇了开盘即破发。在这次因造假而导致的中概股做空潮中,有46家上市公司惨遭停牌或退市。

彼时神州租车的境遇,更像是“覆巢之下无完卵”。当时曾有一位美国基金经理告诉陆正耀,“中国公司都会讲一个好故事,但后来几乎很少将其变成现实。”没想到,把神州租车故事变成现实的陆正耀,在八年之后却让旗下的瑞幸变成了造假的主角。

从最近的调查进展来看,从未失手的陆正耀,不仅在瑞幸身上马失前蹄,他与牢狱的距离也仅有一步之遥。

6月8日,有多家媒体报道称,瑞幸造假事件国内的调查取得进展,有关部门已掌握了瑞幸董事长陆正耀,对于公司财务造假的指令性电子邮件。数名接近瑞幸自查调查组人士透露,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和财政部先后对瑞幸进行了调查,已经掌握作假的诸多证据,税收方面瑞幸为虚增交易交了税。

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表示,监管层已掌握了瑞幸董事长陆正耀,对于公司财务造假的指令性的电子邮件。这意味着,陆正耀极有可能是此次造假事件背后的指挥者。

这与陆正耀此前的表态有着本质上的不同,无论是此前所说的“风格可能太激进”还是“深感愧疚,要把瑞幸做下去”的说辞,陆正耀从始至终想要表达的都只有一点,“瑞幸虽然造假,但我个人从来没有做局去欺骗投资人”。

如今随着调查的深入,陆正耀在瑞幸造假一案中所扮演的角色,与要承担的责任也逐渐清晰起来。

首先从虚构交易的角度来看,中美两国相关的法律规定都有罚金的规定。

在2020年3月3日施行的新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中,对于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违法行为,顶格处罚由原来的60万升至1000万元。美国2002年颁布的《萨班斯法案》中也有类似的规定,一旦提供不实财报、故意进行证券欺诈被坐实,就会被顶格处罚2500万美元。

其次,考虑到中美两国监管机构,已经在瑞幸造假这件事上展开合作,瑞幸和陆正耀很可能面临双重处罚。如果后者指挥造假的邮件被坐实,他不仅要面临高额罚金,也要被追究刑事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61条规定,对依法应当披露的其他重要信息不按照规定披露,严重损害股东或者其他人利益,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在新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中,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最高可处以1000万元罚款。

美国《萨班斯法案》则规定,相关高管不仅要缴纳最高500万美元的罚金,还要被判处10~25年的监禁。

从退路上看,同样涉及造假的陆正耀显然没有瑞幸那样的“运气”。路透社曾在报道中透露,百胜中国、喜茶、Tim Hortons,都是瑞幸潜在的买家,虽然前两者都对此表示了否认,Tim Hortons一直没有回应,但考虑到瑞幸手中的4507家门店以及海量的用户数据,它并不是没有任何价值。

与此同时,陆正耀也在积极自救。

五月初陆正耀的旗下公司已经起诉瑞信,要求后者就涉嫌违反一项已被加速的5.32亿美元贷款安排中的职责作出赔偿。然而根据高盛声明显示,陆正耀也存在违约情况,高盛表示陆正耀家族信托基金掌控的一个实体,因未能履行5.18亿美元保证金贷款的相关条款,贷方已经对7640万股瑞幸咖啡股票,采取了强制执行程序。

根据瑞幸在5月12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一份文件显示,瑞幸董事长陆正耀已经退出了“提名及公司治理委员会”;6月10日,神州租车在公告中表示,陆正耀已辞去董事会主席及非执行董事的职务,辞任后将不再担任提名委员会成员。

值得注意的是,陆正耀的辞职正是发生在媒体爆出,监管层已经掌握陆正耀指挥造假的邮件之后。《财新》更是在独家报道中表示,陆正耀将被公诉,极有可能面临刑事追责。

这表明,尽管陆正耀在紧锣密鼓的实施着自己的’“逃跑计划”,但留给他的时间和空间已然不多。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扫描下载DoNews官方APP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