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出行第一股背后”的“嘀嗒五君子”

2020-10-19 10:45:37 推荐

文章来源:环球老虎财经
10月8日,嘀嗒出行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在港交所挂牌上市。相比众所周知的“对手”,嘀嗒或将成为“共享出行”第一股,令人颇感意外。

“顺风车峰值应答率已经超过70%,连续15个月盈利,营业收入,三年增长了近12倍。” 光鲜的业绩背后,嘀嗒这些年来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5位创始人十年前选择放弃外企高薪,一同投身创业浪潮,团队经历过大大小小的失败挫折,进退之间却依旧不忘初心,由此才能从行业中突出重围。

五兄弟连续创业

在创办嘀嗒之前,CEO宋中杰曾在谷歌中国负责渠道业务,而五位创始人中的另三位,也曾经在谷歌工作。大家由于价值观趋同、性格能力互补走到一起,在连续创业的过程中,建立了深厚的信任。

最初,嘀嗒团队是做团购起家。当年看到了美国Groupon的机会,于是五个创始人自2010年一起创办成立嘀嗒团,经历千团大战,熬过2012年的团购洗牌期,到2013年与维洛城合并转型。

虽然团队在做团购之初就拿到了融资,但最终还是由于低估了市场竞争,错过了打开市场的时机而选择离开。在2013年年底到2014年年初的几个月,嘀嗒团队开始探索转型。转型时,团队列了一些大体的先决条件。第一,这个行业最好是已进入风口期的爆发阶段;第二,跟移动互联网技术联系的比较紧密。因为团队认为移动互联网技术会在未来20年的时间里根本性的改变人的生活和工作方式。第三,是团队能力所及且比较擅长做的事;第四,赛道足够大,市场足够大。

在经过一番激烈讨论后,团队最后终于选定了出行,又在出行中进一步选择了较为空白的顺风车赛道,希望能用一个利国利民、合规合法的方式,满足大众出行的需求。

出于对团队能力、人品上的认可,此前合作了三年的IDG,也跟着转型团队跟投,继续支持连续创业。而彼时易车如今执掌蔚来的李斌,也在一众顺风车平台中,一眼相中嘀嗒的管理团队,两顿饭的功夫就决定了投资。

对于嘀嗒团队来说,创业的十多年间,每个人都在不断突破自己的边界,适应自己的岗位,允许争吵,但一旦拍板了就坚决执行。即使遇到再多困难、挫折、失望和绝望,五个人从来没有分开过,而是共同成长,共同进退。

嘀嗒出行CEO宋中杰曾在接受采访时真诚表示:朋友也很多,外面的人才也很多,但真正能彼此信任,能够真的志同道合的其实也不容易,还是要有一些缘份的。

审慎选择赛道

从时间上看,嘀嗒是国内最早做顺风车业务的出行服务商之一。从规模上看,嘀嗒是国内最大的顺风车平台,据招股书,2019年的市场份额为66.5%。到2020年上半年,嘀嗒的顺风车已经覆盖全国366个城市,注册车主约1920万人,认证通过车主约980万人。

而避巨头之锋芒,聚焦细分赛道,是嘀嗒的制胜之道。

2014年,资本各自押宝滴滴和快的两家头部企业,以及其所代表的网约车模式,嘀嗒没有跟风,而是选择了顺风车这一刚刚起步的细分领域。

嘀嗒团队认为,私家车越来越多,顺风车能帮助更多人节约购车和出行成本;另一方面,城市道路有限,顺风车也可缓解潮汐出行压力及节假日公共交通压力。

现有的网约车平台实际上是通过向道路额外投放新增运力来解决出行的问题,而嘀嗒选定的做法是在已有车辆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升效率或释放空置运力,归根结底,嘀嗒认为,如果能够推动行业效率的提升,一个业务模式就有持续长远的价值和生命力。

嘀嗒在其6周年生日之际,曾对外披露,顺风车应答率峰值已过70%。据招股书数据,2017年、2018年、2019年嘀嗒顺风车搭乘订单分别为2,360万份、4,820万份和1.79亿份,2018和2019同比增长分别为104.2%和270.5%,2019一年时间增长上亿份订单。

另外,由于业务规模的扩大,相较于2019上半年营收1.87亿元,嘀嗒今年上半年营收3.1亿元,经调整后的利润达到1.51亿元,利润率为48.6%。其中,顺风车作为公司的核心业务,贡献了近9成营收。

从数据上也可以看到,现在顺风车的商业模式已经跑通,未来只是如何扩大规模的问题。

2017年底,当传统巡游出租车被网约车补贴大战挤压到生存边缘时,嘀嗒出行又进入了出租车领域。网约车的冲击,是在对出租车业态既定规则颠覆的基础上进行的,出租车行业显然对这种破坏性重构策略有强烈抵触心理。因此,秉持“不做快车专车的出租车平台”这一定位的嘀嗒出租车很快就受到了整个出租车行业的欢迎。

在2018年,嘀嗒出行仅用1年的时间,就将出租车业务拓展进了86个城市,并与21个城市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如此之多战略合作城市的成绩,既是其他平台从未做到的,也在侧面印证了嘀嗒出租车定位的高明之处。

在出租车网约方面取得进展之后,嘀嗒再次把目光投向了扬招业态数字化转型升级业务,通过推出“扬招打车助手“以及”智慧码“,将扬招业态数字化并打造出租车物联网,提升了行业效率,提高了用户和司机的体验。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嘀嗒已与西安、沈阳、南京和徐州4个城市开展全面智慧出租车合作,目前,已经成为中国数字化扬招业务的开拓者及领先出行平台。

无论是选择顺风车还是出租车,都体现出嘀嗒不仅追求经济效益,更希望追求社会效益最大化。嘀嗒选择不额外增加道路车辆供给,而是通过技术,数据和模式创新来推进四轮出行市场的供给侧改革,让现有存量汽车发挥更大的运输效能,同时实现环境影响最小化。

更值得关注的是,嘀嗒出行所追求的长远价值,是首先要做符合历史潮流和社会发展规律的事情,做与国家顶层设计和规划相向而行的事情。通过“出租车·新出行”战略实现供给侧改革,利用互联网思维结合扬招的市场特质,做好出租车的线下服务,助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帮助国务院和交通部出租车顶层设计更好落地。同时,嘀嗒也积极参与顺风车行业新业态治理,参与并推动顺风车行业标准和与之相适应的法律法规的形成和完善。 

正道求索的嘀嗒

多年来,嘀嗒始终坚持多方共赢的发展路径和思路,选择坚守和克制:坚持创造长期价值,而非追逐短期利益。长期价值,就是和谐可持续发展;多方共赢,就是自身发展要有利于行业,有利于环境,有利于社会整体效率提升,而不是靠牺牲一方去满足另外一方。

在顺风车本质还未深入人心,大多数人混淆顺风车和快车的情况下,占领顺风车近7成市场的嘀嗒出行坚持真顺风,利用科技互联网实现道路和车辆等社会资源更优化利用,同时积极推动行业标准的构建,以期推动顺风车行业的健康规范可持续发展。

在顺风车业务上,嘀嗒始终保持公益理念,打造互助模式,其信息服务费一直很低,即使收费比例有所提升,从5%提升到8.8%,但仍远低于下架前滴滴顺风车收取的10%-15%。即使是现在,嘀嗒顺风车信息服务费的整体水平也是行业最低。

在出租车业务上,嘀嗒专注推进出租车扬招数字化,出租车未来的趋势是 “扬招和网招”共同增量发展,网招不能完全取代扬招,扬招数字化将更好地赋能出租车行业。

这些年来,嘀嗒不做快车专车等“网约车”模式,坚定认为出租车和顺风车可以覆盖所有的用户。CEO宋中杰曾表示,网约车是一个阶段性的业态,不是终局,我们对行业有自己的看法,不会盲目跟风。

选择“不做”等于选择放弃部分市场,能做出这个克制的决定并不容易。但也正是嘀嗒的坚持与克制,才能走上一条不加剧社会和商业矛盾,带来社会整体价值的增长的赋能,和谐,共赢的发展之路。

有业内人士认为,对于业务模式跑通、取得绝对优势地位、供需两端均享有较好口碑的嘀嗒出行而言,一旦顺利完成IPO,或将进一步巩固乃至扩大自己在行业内的市场份额,并通过更好的技术创新、更强的监管力度帮助整个出租车行业完成数字化转型。

最后,用宋中杰此前曾说过的一段话话作为结尾:

最开始的时候,创业目标很朴素,就说我们这些人应该能干点大事吧,干成一个自己愿意、自己能够主导的,自己决策,能做成的事,其实一开始我们就是这么一个朴素的想法,但是跑着跑着,就开始越来越体会到“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侠之小者,为友为邻”这句话的深刻含义,我们感谢命运把我们安排在出行这样一个民生赛道,让我们有机会为亿万百姓的出行福祉做出自己微薄的贡献,现在对比目标还有距离,道阻且长,所以未来只有不断翻山越岭,努力向前。

声明:本站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网站对此声明具有最终解释权。

相关文章

{{news.title}}

{{news.timeFormat}} {{news.author}}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