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数科:做金融科技“泛服务”大潮下的开放样板

2020-10-20 11:26:27 推荐

工业社会发展至今,生产资料、社会分工、科技手段等种种要素高速迭代的背后,是人们对效率无止尽的追求。而随着这种细化的不断深入,服务的概念也逐渐泛化,市场对“泛服务”的要求变得越来越苛刻。

对企业自身而言,“泛服务”涵盖两层含义。对外,要具备定制化能力,并能将其转化为普适可用,简单易懂的可视化操作;对内,更要拥有差异化核心竞争力,并保持开放。So,“泛服务”所涵盖的两大要素要如何具体作用于金融科技领域呢?

做金融科技的“傻瓜式”样板

回溯早年间的创新产物,“傻瓜式XX”可以算是革命性的时代作品。它所传递的核心价值观,翻译成当今通用话术就是做样板型产品。从使用方式、效率、效果层面来看,“傻瓜式”所营造的我行你也行概念,在互联网时代被无限放大。家装的样品间、美食up主的烹饪教程甚至是电商平台的买家秀,都时刻在传递着同样的信息——我就是你尝试后的样子。

当然,“傻瓜式”样板在2C和2B层面的作用方式的确存在差异,但从本质上来说,2B对于样板的需求更加真实且迫切。这一点,可以从360数科的发展路径中获得一定的参考。

今年以来,金融科技行业经历了一场“改名浪潮”。蚂蚁、京东、百度等互联网巨头旗下的金融科技板块,纷纷加紧了去金融化的步伐。同样,孵化于国内互联网安全公司360集团的金融科技公司——360金融,也于今年8月正式更名为360数科。金融科技企业围绕各自科技禀赋、场景优势,加紧了技术输出和对外赋能,一时间行业呈现百家争鸣,各显神通的局面。

面对这样的市场格局,360数科首席科学家张家兴把参与此轮“百团大战”的金融科技公司分为三类:样板型、巨头型和小而美的科技型,并表示,“360数科把自己做成了一个样板,并把做成样板过程所产生的经验,提炼成金融科技能力,输出给与自己类似的一些金融机构或者其他对金融服务有需求的公司。”

相比起其他两类金融科技公司,样板型公司在某些方面有自己独特的优势。在流量和数据的加持下,巨头型公司更多聚焦于平台化、体系化优势,通过输出大板块的打包内容占据特有地位,向合作公司提供帮助。但从细节出发,巨头的经验,普适性和借鉴性都存在明显不足。

而对于小而美的科技型公司,张家兴表示,“他们本身不是一个样板,是纯粹的AI公司,是做技术服务的。因此,在做具体业务过程中,能做的深入程度相对欠缺,技术上虽然做得很深,但是业务深度上略有不足。”

反观360数科的赋能手段,是将自身积累多年的样板型经验进行整体输出,张家兴称其为 “乐高式”的赋能。目前,金融科技市场上普遍存在的“拼图式”的能力输出,惯常以前沿科技的华丽包装抢占视线,然而从其实用性出发,存在诸多不稳定因素。360数科的“乐高式”能力建设,基于对专业更精深的理解与实践,通过对公司已具备的,完善的大数据、风控、安全和反欺诈等核心板块进行整合,一方面确保了金融科技输出效用的稳定,另一方面也实现了完整的功能性输出。从二者所表现出的成果来看,360数科依靠“乐高式”赋能所塑造的“傻瓜式”样板,无论是对不同规模的金融机构,还是对复杂数据处理有更高需求的流量方,都颇具吸引力。

实现金融科技的“飞轮式”开放

今年7月,《中国产业数字化报告2020》发布,报告指出产业数字化升级面临的问题主要表现在五个方面:一是自身数字转型能力不够导致“不会转”;二是数字化改造成本偏高、而自身资金储备不足造成“不能转”;三是企业数字化人才储备不足致使“不敢转”;四是企业决策层数字化转型战略不清导致 “不善转”;五是企业多层组织模式不灵引致“不愿转”。

随着数字经济进入产业互联网的新发展阶段,银行数字化转型路径呈现出了内修、外联两大途径。大型银行凭借前瞻的战略预研、雄厚的资本实力、强大的科技支撑,先发优势明显,但在一些专业领域中,仍需要科技公司赋能。而对于中小银行而言,成本居高不下,风控技术手段滞后,技术体系开发资金欠缺等因素,使与第三方金融科技企业合作就成为了中小银行的最优选项。

由此再回过头来看360数科8月的改名事件,其背后所透露的科技升级战略不言而喻。值得一提的是,“开放”在不同金融科技公司的赋能方式,也呈现出巨大差异。疫情期间,金融科技公司的“科技实力”逐渐彰显,如蚂蚁、京东更多借助场景、流量对外输出,360数科则选择在深耕的金融科技领域以AI突围。

“可以将AI理解为以算法、平台、数据为要素的飞轮。”张家兴进一步解释道,“算法给平台赋能,平台有了更好能力,平台吸引了更多用户,产生了更多的数据,数据更多了,反过来让我们的算法变得更强,算法、平台、数据形成了飞轮,飞轮越来越快之后,就产生了一些溢出效应。”

张家兴认为,金融科技领域的“飞轮式”循环,让金融科技必须秉承开放的态度。这种开放体现在360数科的对外赋能中具体包括两方面,“一方面是因为我们AI能力越来越强,所以要把AI能力辐射到更多外部。由此更好的感知用户,评估用户,也能够更好地实现触达。另一方面,对我们机构而言,360数科所追求的大数据、大算力、大模型布局,已取得了阶段性的成绩并仍在不断壮大。公司完成全面科技升级并正式更名后,标志着360数科进入2.0模式。从结果上讲,势必可以把这些能力辐射到飞轮还没有转起来的,更多其他对人工智能同样渴求的机构和公司。”

事实上,360数科在科技方面的表现也是有目共睹。最新数据显示,360数科二季度综合科技服务收入占比已接近50%,目前,360数科的金融机构合作伙伴已达近百家;与上海交通大学共同设立的人工智能联合实验室也产出了斐然的技术成果。截至2020年6月,360数科申请的发明专利数已经达到566件。

技术层面,360数科提出了数据AI融合中台解决方案,完成了统一数据平台的构建。通过 “一个图谱”、“一个引擎”、“两个平台”、“四个系统”等技术创新手段,360数科强化了消费金融的创新动力。在融合中台的支撑下,包含获客、运营、风控、贷后等诸多环节的智能金融全链路都将发生颠覆改变。在提升服务效率的同时,增强了业务的敏捷性与灵活性,由此为金融服务线上化、数字化、智能化发展奠定了坚实的技术基础,让用户能够更加便利、更加多样地获取金融服务。

谈及开放过程中的挑战,张家兴坦言,数据孤岛现象仍是现阶段制约整个飞轮运转的最大瓶颈。

“AI对于数据的需要是一个永远存在的话题,对于多方数据合作的支持也是永远存在的挑战。技术是造成数据割据的重要原因之一,因此最终也要靠技术去解决。当然,这个过程中需要更统一的标准,需要行业认可的机制,甚至也要有政府监管和主导在里面,只有如此才能够彻底解决这个问题。360数科也希望成为这些方面的基础设施提供。”张家兴道。

声明:本站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网站对此声明具有最终解释权。

相关文章

{{news.title}}

{{news.timeFormat}} {{news.author}}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