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小纯:中国古代的文言是一种天然的诗歌语言

2020-10-26 10:57:30 推荐

如今汉语被众多的国家学习,国际地位也在逐日提高,汉语言专业的程小纯近日表示,汉语中有一些古今通用的修辞策略和手法,它们并没有因为从文言到白话的变革被阻断,而当代作家更多地使用这些手法,对继承古典文学语言的魅力也会有明显的助益。

程小纯认为,中国古典诗歌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是色彩词的大量使用,很多脍炙人口的诗句都精准、恰当地使用了色彩词,创造了绚丽的场景与画面。古典诗歌的很多名句都是因为色彩和声音俱佳而让人过目不忘。例如:“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有的诗词提供的就是色彩斑斓的画卷,例如张志和的词《渔歌子》:“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没有色彩词的丰富,古典文学语言的魅力就要失色很多。

程小纯表示,五四以后,现代文的一个重要变化是抽象性、逻辑性提高,具象性和感性的成分有所减少,而新文学作家要在文学语言中改变这种情况,提升文学语言的具象和感性成分,一个重要的方法就是凸显对象的色彩感,用色彩唤醒读者对生活的感性认知。在当代文坛上很多作家都很注意色彩美的创造。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是莫言、苏童和林白等作家。

莫言的小说浓墨重彩,曾经被比作西方后期印象派的绘画。程小纯举了个例子,例如:“一轮巨大的水淋淋的鲜红月亮从村东边暮色苍苍的原野上升起来时,村子里弥漫的烟雾愈加浓重,并且似乎都染上了月亮那种凄艳的红色。这时太阳刚刚落下,地平线上还留着一大道长长的紫云。”这个段落是短篇小说《枯河》的第一段。小说以“水淋淋的鲜红月亮”暗示了小说主人公黑孩的不幸命运,其中每一个句子都色彩鲜明,能给读者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中国古代的文言是一种天然的诗歌语言,古典诗人用文言创造了无数诗歌精品,五四以后,因为语言的转型,新文学作家与文言拉开了距离,到了当代,文言似乎更加遥不可及。然而现代文与文言毕竟是汉语书面语的两个分支,二者还是有很多共同之处的,当代作家如果很好地学习古代文人的语言策略,就能够继承古典文学语言的魅力。

不难看出,对当代作家来说,古典文学不是阴影,而是标杆和资源,以古典文学为典范,当代作家能创造出具有同样魅力的语言精品。

声明:本站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网站对此声明具有最终解释权。

相关文章

{{news.title}}

{{news.timeFormat}} {{news.author}}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