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与综艺,到底谁要蹭谁的热度?

作者/郑容和

运营/小饼干

杨幂表情包满天飞,许魏洲耍脾气、张大大惹人嫌……

一档电竞综艺基本没几个电竞相关的话题,有网友笑称《战至巅峰》要不改叫《娱乐巅峰》?

腾讯视频联合VSPN、《王者荣耀》出品的电竞实训节目《战至巅峰》6月11日上线,进程过半,热点不断,但节目组一直强调的“体育竞技精神”弱到几乎看不见。这样的情况,再一次把“电竞综艺到底在干什么”的话题推到了前台。

一直以来,平台自制的电竞综艺们基本都是参考热门的综艺表现形式来呈现,要不是选秀这一品类折戟,在综艺里看到电竞选秀应该也指日可待。人员配置上,则以明星嘉宾为主要卖点,搭配部分电竞明星选手。

但,最终的效果往往没能达到预期的“出圈”。2017年的《王者出击》是,如今的《战至巅峰》也是如此。

大众观众半懂不懂,行业人士当“跑男”看。电竞综艺从2019年的扎堆,到如今2022年的“风口”,电竞+综艺的未来究竟在哪里,依然是个模糊的问题。

对于电竞文化而言,它与综艺的绑定,与其说是电竞借力综艺这一形式,实现与大众的连接,倒不如说是平台站内内容生态的串联布局。

明星真人秀套一切,行不通?

电子竞技,菜是原罪。

当第四期分队伍时,被剩下的张大大翻了一个大白眼,kk突然回过神来,不止菜是原罪,菜还不配合埋头给自己找补更是原罪。

电竞综艺,“菜”也是原罪。

公平来说,必须得承认,电竞综艺难做是事实。有人要看完整的对局,也有人在张大大的综艺效果里开怀大笑,娱乐性与专业性的内容平衡首当其冲,但除此之外,电竞综艺要面对的,还有“门槛”。

《战至巅峰》合作的《王者荣耀》,在电竞品类当中,无论国民度还是大众认知度都相对较高的游戏了。但对于非游戏受众而言,在过多混脸熟的半吊子艺人的半吊子招式中,要被电竞所谓的策略战术配合难度就更大了。

而这就引申出另一个《战至巅峰》饱受诟病的问题——剪辑。

常规的一场对局,15-20分钟。而节目当中28分钟第一场定级赛,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呈现艺人个人的表现,对完整对局的呈现很是薄弱。想看完整的对局,需要进入纯享版(带全程解说)。

奇怪的煽情节点选择和过多明星艺人的突兀加入,让整体的叙事线碎片化,找不到主要角色和主要故事线。这样的稀碎,大大冲散了节目组原本的合理赛程设置。

引流的意图过于明显,老综艺人了。但是,节目组你是否思考过,当普通观众在正片中都无法感受完整对局的魅力,他怎么会有动力打开纯享版?难道是跟张大大学习一些狡辩之术?

客观来看,《战至巅峰》的赛程设置其实是合理的。

30位明星艺人通过“去水赛”按实力分为四组,然后分组前往四家《王者荣耀》职业电竞俱乐部进行训练。之后再依据训练情况进行淘汰,最终只有10位艺人能进入决赛。他们从玩游戏的认知到这是竞技的进阶,学会研究战术、了解什么是复盘什么是电竞的赛事体系。

从玩到职业化过程的探索,这个赛制,既完成了对普通观众了解电竞职业的铺垫也展示电竞职业选手的训练以及比赛相关过程。大部分艺人也与节目设定匹配,电竞选手的选择也符合玩家们的关注点。

问题出在这个过程中,节目组要如何取舍?

娱乐or专业竞技,是个难题

塞了一个又一个年轻艺人,很显然,鹅选择娱乐至死。

也不难理解,说到底,这是个综艺项目。

电竞行业人士阿宁提到,当电竞以综艺的形式呈现,自然也就遵循的是综艺逻辑,“这是受众面差异的问题”。至于戏剧性和冲突点的制造,“我们对于电竞综艺的内容可能反而没有文娱行业那么严苛。”

曾在俱乐部工作过的望望和阿宁有不同的看法,她认为既然套上了电竞题材,又宣传要强调“体育竞技精神”,那么首先记得足够尊重电竞是一项竞技体育运动这件事,“套着电竞的壳子,玩真人秀那一套,很容易误导大众,让原本就不算得到‘正名’的电竞行业陷入更深的刻板印象。”

相同的是,当被问到是否会密切观看相关题材的影视剧综艺作品时,她们的回答很一致“要看节目本身的定位”。

原因也很简单,“如果节目追求的是冲突和娱乐效果,我觉得就没有必要把它当成一个正常的电竞项目来看待,它甚至不能算是电竞综艺。在我眼里,这就是一个综艺,跟《跑男》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薛恋也有同样的感受,从最初本着了解电竞行业的心态入坑到“节目词不达意,没想明白强竞技类的节目是要追求专业还是纯明星娱乐?受众是什么?”的迷惑追不动也没几期节目。

说得夸张一些,一旦电竞的竞技性与综艺的娱乐性出现错位,“电竞”被当作娱乐明星真人秀的背景素材,也就失去了其叙事的主体性。什么专业不专业的,那是另一个维度的事情。

“我们(电竞行业)来看的话,我们也希望泛娱乐的作品能多拍点,只要不是常识性的错误,在影视作品中适当的戏剧化是可以理解的。太过真实的话,就没有更广泛的人群会观看了。”

阿宁也坦言,电竞职业选手的真实实训,是漫长而枯燥的,就像所有的体育项目一样,在职业电竞选手的职业生涯里,日复一日的训练,才是他们的日常。

她以用青训的情况为例,向kk介绍了在青训阶段,一个选手的日常实训情况:

“和传统传统体育的运动员一样,电竞选手的训练也包含了体能与技能等全方位的练习,基本上说是从早到晚,完全不夸张。青训阶段就得从早晨一直持续到夜间12:30,甚至还会加训到2:00。”

毫无疑问,电竞职业选手的选拔,是一个残酷的筛选过程。“这还只是前期阶段,进入俱乐部,成为职业选手之后的训练难度与强度就更大了。”

如同阿宁自己说的,倘若如纪录片般真实记载,这部分确实没有太大的戏剧点。就综艺的操作来说,当然远不如许魏洲吵架、张大大摆谱来得有话题性。

“电竞用户和综艺受众互相折腾,片子又拍得很较真,但又未能达到真正体育赛事科普的级别。真的想做电竞专类,尝试由电竞属性的制作公司做主创团队,可能控制力会更佳。”

电竞需要综艺,还是综艺更需要电竞?

事实上,早在2017年的《王者出击》当中,腾讯就曾以《王者荣耀》为核心,邀请了多位明星扮演游戏内角色,在保留MOBA游戏推塔获胜的内核时,加入闯关游戏元素获取装备等环节,努力打开更广的人群。

但最终反响平平,电竞圈受众还是综艺爱好者,两头都不讨好。更垂直、专业性更强的电竞类节目也不在少数,但真做到了兼顾大众与专业人群的,几乎没有。

不难发现,要做一档破圈的电竞综艺,并非易事。关注竞技性的群体,会选择直接看比赛,而真人秀的受众,那选择面可就太广了,就真人秀而言,电竞题材并没有太大的优势。

那为什么还要做呢?

站在平台的角度,对腾讯而言,单个项目的成败没有那么重要,如何将体系内的IP效能发挥到最大,才比较重要。

腾讯手里的《王者荣耀》,日活跃用户日均1亿(2020年11月的数据);第三方统计机构Sensor Tower数据显示,2022年4月《王者荣耀》吸金2.74亿美元,相较去年同期增长6.2%。都是自家的果实,倘若嫁接之后能达到1+1大于2的效果,岂不乐哉。

另一个角度来看,英雄联盟EDG夺冠、JackeyLove恋爱了等等,热门赛事、电竞选手花边新闻,电竞正在以空前热闹之姿进入大众的视野。商业联盟对于造星的需求和野心也昭然皆知。“对于综艺这一品类,行业人士也会更加关注是哪些明星选手在参与。”

众所周知,国产综艺,什么题材热门做什么。电竞产业背后的巨大流量是综艺节目狂蹭热点避不开的原因。

根据《中国职业电竞人才发展报告》数据,2022中国电竞整体市场规模将达到2157亿元。2020年中国游戏产业年会数据显示,中国电竞市场在2020年实际销售收入1366亿元,同比增长44%;中国电子竞技游戏用户规模达4.9亿人,同比增长9.7%。

以2021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简称S11)为例,据相关报道统计,总决赛当晚微博直播最高在线人数达到1亿,腾讯视频直播观看人数达8600万,B站人气峰值更是接近5亿。当晚“EDG夺冠”迅速冲入热搜第一,词条阅读量高达到21.4亿。

这般声量,跟大家普遍约定俗成的印象——更加大众的综艺内容相比,丝毫不逊色,甚至还要远胜一筹。

同时,政策层面的倾斜也进一步带动了电竞行业的正名化。

相关数据显示,截止2021年,全国已有23所高校开设“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2021年2月,国家又正式颁布了“电子竞技员”的国家职业技能标准。目前,中国大陆许多城市都出台了支持发展电竞产业的相关规划,许多电竞俱乐部都与相关城市达成了合作,比如LNG落户苏州、JDG落户北京、V5落户深圳等等。

市场热度在,官方政策支持,影视剧综没理由不做。至于什么样的电竞综艺能做到娱乐用户与电竞群体兼顾,目前看来,还没有答案。

图源:微博,网络,侵删;采访对象为化名。

标签: 电竞综艺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