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之神:首先,我没惹你们任何人

作者/郑容和

运营/小饼干

“那是通告费吗?那是彭彭的精神损失费!”

“一个(陈伟霆)徒手抓鬼,一个(彭昱畅)痛苦下跪”

“他人走花路,彭彭走的黄金路”

“想让他常驻,但又怕他精神受不住”

在点开《密室大逃脱》4(以下简称《密逃4》)之前,kk也没有想到看彭昱畅被吓到会这么上头。

彭昱畅可能不是来玩的,他是来渡劫的。

三连滑跪、瞳孔放大、眼神呆滞、表情管理全线崩盘、大声喊妈妈、吓到鞋子都掉了……彭昱畅是真的害怕,场面好笑到甚至还有博主专门剪辑了“彭昱畅密逃被吓纯享版”。

节目组称“地板级玩家”,再搭配着在plus版本里说的“想念大海了,想回《向往的生活》”。kk一边担心彭彭精神受不住,一边看他滑跪,快乐到嘎嘎大笑。是谁这么缺德,是我,我先说。

彭昱畅被吓到冲上热搜榜,点开与他们相关的词条,不是在笑,就是在笑,甚至他的个人微博评论区都已经沦陷:“哥,你的嗓子还好吗?膝盖还好吗?精神状态还好吗?以后还去吗?”

对于做了四季的《密室大逃脱》来说,彭昱畅可来的太是时候了。

近些年,综N代疲软,综艺嘉宾面孔重叠度高,无论形式、内容还是人都陷入了无聊。彭昱畅与《密逃4》的奇妙组合,再度证明了正确的嘉宾对于一档综艺的重要性。尽管综艺神嘉宾流转变化,综艺咖也并非什么贵圈好词,但不得不承认,国产综艺市场的确没法拒绝被综艺之神眷顾的明星嘉宾。

彭昱畅在受苦,节目组在欢呼

合适的嘉宾,具备盘活一档“老套”综艺的能力。

早在《密逃4》官宣嘉宾阵容,彭昱畅的名字赫然在列之时,观众就已经做好准备开始捧腹了。

节目一上线,果然没有让等着看彭彭害怕的网友们失望。

队友们积极找线索,他全程戒备满脸都是拒绝,完美诠释了什么叫跪着把钱挣了。大张伟都调侃,“男儿膝下有黄金,你这满地都是钱”。

kk严重怀疑,再多录几期,他的滑跪就要形成肌肉记忆了。

现场突然有声响,他跪!

现场灯光闪烁,他跪!

小伙伴们解密完成,带着npc突然出现在玻璃后,他还是跪!

跪姿丝滑到怀疑接了某巧克力广告的水平。

这可不仅仅是什么人设,人是真害怕。

夜视模式下,彭昱畅肉眼可见的瞳孔放大,整个人害怕到蜷缩在椅子上。只要npc靠近、说话,他就完全失去了“艺人”那一套职场法则。除了蹬脚、捂眼、喊妈妈,叫嚷着别过来,以及响彻全场的啊啊啊啊啊,他是鞋子也不管了,面子也顾不上了。

一失去小伙伴的怀抱就立刻弱小无助抱紧自己。

这种真实的反应和带给观众的视觉冲击,是无论多么成熟的综艺咖都带不来的。

一期还没结束,就脸色都惨白的为节目贡献了数个话题和高光片段(虽然也会发出担忧心理健康的念头,但实在过于好笑了,kk本周的快乐建立在彭彭的痛苦之上,对不起)

甚至还被调侃害怕到有了《密逃》后遗症——在街上对着空气挥拳!

回到合适的嘉宾,具备盘活一档“老套”综艺的能力这个问题上。

2019年上线至今,《密室大逃脱》已经来到了第四季,除了不同主题故事的变换,其嘉宾构成、定位基本已经固定化——脑力担当黄明昊和杨幂、害怕担当邓伦、话痨但暖心担当大老师等。

每一个嘉宾都有其各自扮演的功能性角色,是《密逃》这个IP成功的关键条件之一。

而在失去邓伦这个胆小担当之后,节目不仅找到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彭昱畅,甚至还捡到了陈伟霆这个坦克担当,他的大胆与彭昱畅的极致害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将节目角色发挥到极致的同时,也带来了更多新鲜感。

满屏的“如果他们是常驻,我就充vip”,很好的论证了两人之于《密逃》的适配性。

这样的适配性是需要节目组去发现去挖掘,而不是干碰运气的,等着天赐综艺之神的眷顾,是玄学,但同时也是有迹可循的功课。

综艺选嘉宾,适配性才是最重要的

“我不允许还有人没看过《向往的生活》第六季第七期中许知远的打野特辑,内娱活了40分钟。”

几乎与《密逃4》同步,《向往的生活》在被吐槽“不令人向往”之后,也于上两期迎来了让节目气质焕然一新的作家许知远、刘震云以及演员刘奕君

做了六季的《向往的生活》,非常有资格来谈论“适配的嘉宾”这个话题。

从最初的老朋友乌托邦家庭茶话会,到后来加入小辈新朋友联欢会,再到如今被屡屡吐槽的陌生人尬聊宣传路演,《向往》用6年,充分证明了适配的嘉宾对于一档综艺的关键作用。让观众审美疲劳,不再“向往”的,或许不是大家烂熟于心的节目流程设置,而是从选嘉宾就开始“偷懒”的“套路”化。

那么这三位为本季《向往》口碑出了大力的嘉宾在节目里都干了些什么呢?

kk简单总结了一下:

许知远,不客套不寒暄不走程序,独自在村里游荡,安静体验真向往的生活;刘震云,为观众展示什么叫“文化人的语言魅力”;刘奕君,反派专用脸的综艺反差感,带着一种还未被高度消耗的自然感。

如果说《向往的生活》是一处可以看得见摄像机的“桃花源“,那么许知远的慵懒自在,则在很大程度上消解了那份人造感。

他几乎做到了无视摄像头,不参与寒暄,不假装社交达人,不假装开朗,独自去海边发呆看落日、在凉亭下睡觉、独自散步到村里和村民唠嗑,买根烤肠四处溜达。别说忙活了一天的黄磊想去“当一会许知远”,那些短视频平台的辞职bgm下,哪个不是想短暂逃离现实,去“当一会许知远”呢?

比起许知远的“无组织,无纪律”,作家刘震云带来了独属于“文化人的语言魅力”。他的身份以及性格,让他不会因顾忌何炅与黄磊的身份、年龄与地位而拘谨约束。

从进入节目开始,就金句不断

——当何炅要帮忙背包的时候开玩笑说:“可不敢,万一里边东西丢了算谁的”;

——对着年轻小辈张艺兴和彭昱畅,喊“张老师”、“彭老师”;

——评价年轻人稍显凌乱的房间时说“干净整洁”;对着黄磊何炅干净的屋子,直呼“稍显凌乱”,甚至还调侃要代替何炅常驻……

刘震云充分展示了来自文化人的语言魅力的同时,也将向往从一堆陌生人小心翼翼尬聊的氛围,拉回了早期观众喜爱的老友经典推拉。

而刘奕君,kk愿意相信这是演员本身的人格魅力与作品带来的市场印象之间的高度反差以及综艺之神的眷顾。毕竟把鱼竿甩到师弟黄磊脸上的行为,化身海钓高手,这没点子综艺运气在身上,kk是不信的。

无论是做自己的许知远还是幽默进退自如的刘震云,抑或是反差感的刘奕君,像这样有功能性、有表达感的综艺嘉宾,本质上是贵圈稀缺资源。

如同此前,刷遍各个类型节目的金句之王大张伟、《明星大侦探》里撒贝宁与何炅的双北组合、梗王之王魏晨、智商爆表的哈士奇张若昀、新晋恋综嘴替乔欣以及在《密逃》表演我本人的彭昱畅等等。

他们有的人,是智力担当,在推理节目里高能输出;有的人是搞笑担当,在节目里金句不断,还有的人是价值输出担当,娓娓道来,深刻又有见地。

话说,哪个节目能三顾茅庐,请一下“把快乐留给自己”的余华?要是能凑齐莫言和刘震云,就更好了。

kk可太想看他们说段子、侃大山、怼嘉宾以及讲偷黄瓜给史铁生吃的陈年故事了。

令人厌倦的从来不是“熟悉的面孔”,而是没啥用的那些综艺混子,此处包含串场的艺人嘉宾和懒得思考创新的制作团队们。

小结:

国产综艺的高度更迭,激烈的市场竞争让综艺嘉宾的挑选更多的向流量靠拢。

资本大搞s+,就配置高流量艺人露脸为招商ppt做贡献,制作方没有心力去思考节目内容设置是否与该嘉宾匹配,同质化、流量化、选秀艺人扎堆一度成为整个综艺饱受诟病的主要吐槽点。

尽管综艺嘉宾选择的迭代,与综艺类型变化和舆论场话题变化有高度的关联性。例如婚恋综艺大热,夫妻档节目参加完观察类又出现在亲子节目中,推理综艺成为新赛道,真有脑子的艺人也不多,自然难免串场。

但一度谁有讨论度用谁,谁有话题度请谁的扎堆问题,本质上还是内容创作的懒惰。

毕竟,谁用心谁敷衍,谁纯纯只是为了流量而请流量,现在的观众,可是不好忽悠了。

注明:文中插图源自网络视频,侵权删。

标签: 综艺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