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6.7万人豆瓣打分9.5,是谁完成了这个夏天的综艺风暴?|《快乐再出发》制片人、品牌方专访

作者 / 徐梦丹

编辑 / 朱   婷

运营 / 小饼干

“海边雨过天晴,晚上,大家临时搭起了帐篷,还组织了篝火晚会。不知道是谁先开始跳起了王心凌的《爱你》。”

赵林林(大千影业CEO、《快乐再出发》总制片人)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机给我们看当时他手机里拍下来的画面,六个人里五个人动作差不多,只有陈楚生在用“借来的四肢”跳另一支舞,由于过于沉浸ending pose还差点摔了一跤。

“玩得实在是太嗨了,生哥(陈楚生)突然叫我,‘赵林林!你跟他们讲不要录了!一起来跳舞!’于是,有了大家看到的所有人,一起加入他们,一起围着篝火跳舞、一起喝酒、一起抱头痛哭,大家都特别开心。”

那是《快乐再出发》录制的第四天,也是第四期(已上线)播出的内容,所有人的情绪,似乎在那个夜晚,得到了最大程度的释放。

关于那个夜晚的画面,无论是亲历者、还是作为旁观者的我们、以及屏幕前的观众,都狠狠被感染到了。是谁在偷偷抹泪kk不说。

巧的是,采访当天,也是第三期节目上线后一天,《快乐再出发》全网播放量破亿,真正应验了苏醒那首《破亿》的好兆头。根据云合数据,第三期更新后的全网舆情热度、搜索热度也一直稳居综艺榜单的第一位。

采访刚刚结束,kk也和赵林林一起见证了节目开分的时刻——超过6.7万人次打分,豆瓣开分9.5,超过同一拨人担任常驻MC的《欢迎来到蘑菇屋》,成为2022年国内口碑综艺榜单评分TOP1。 

0713、大千影业、五谷道场以及所有关注节目的人,共同制造了2022年夏天的这场综艺风暴——《快乐再出发》。

有太多人,被这份纯粹和快乐所打动。

只能是0713

为什么是他们?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疑问。

而当你点开这个节目,这个疑问句就会变成陈述句。再看两期,又会从陈述句变成感叹句——“只能是他们!”

这一切,要从《欢迎来到蘑菇屋》(以下简称《蘑菇屋》),一个到处借人、借物、一看就很穷,却意外成为今年综艺黑马的节目说起。

作为《向往的生活》第六季的衍生节目,《蘑菇屋》只有五期,却因为陈楚生、苏醒、王栎鑫、张远、王铮亮、陆虎之间的独特化学反应,产生了意料之外的综艺效果。

而后催生了属于这六个人自己的团综——《快乐再出发》。

如今,节目已更新至第四期。

除了制作方、品牌方等等各方的支持,kk认为:真正让再就业男团再就业的,其一是他们之间独特的老友效应;其二则是每个人鲜明的个性与才华。

第一期《荒岛求生》,第二期《很扯的雨天》,第三期《破亿》,第四期《那群傻瓜》……一期比一期情绪热烈。

kk终于在这档节目中找回了综艺的本质:让人快乐。

第一期《荒岛求生》,陈楚生、苏醒、王栎鑫、张远、王铮亮、陆虎,六个人再上演0713十五年养成的默契。

第二期《很扯的雨天》,从猜歌环节的历年真题开始,笑点密集到无法喘息。

苏醒:“这歌你们没有听过。”

陆虎:“那肯定是你的歌,我最近没少听你的歌。” 

这看起来有些离谱的一切,放在这六位老贝贝身上,没有丝毫的违和,也仅仅只是他们彼此搞笑互相拆台的冰山一角。

“句句都是笑点,处处有梗”,这句话,KK已经说倦了。

“我们已经拿到对讲了请讲请讲。”

“讲什么讲我在你对面。”

“我是不是以后接不到其他工作了。”

“可以接到整容的工作。”

要不是亲耳所听,kk是不信上面这段对话最后一句是陈楚生说的。要说陈楚生以前参加的综艺,kk也看过,但他在里面真的不这样。

到了《快乐再出发》,秒变“接梗刺客”,平时不说话,一说话就爆梗。

曾经以为自己是内定冠军,结果第一场就被淘汰,目前正被各个赛区冠军和总决赛冠亚军包围的王铮亮,现在成为了这个家为数不多的靠谱成员。嗯,这个家真的不能没有的小亮哥。

一句“我哭了,我又哭了”贯穿《蘑菇屋》和《快乐再出发》最后被写成歌的张远,和他相亲相爱的降智兄弟值得被关注精神状态的家庭顶梁柱陆虎。

永远年轻、永远被永远在做苦力的忙内王栎鑫,无论哭了又哭了的话题如何转到张远身上,最后一定都会转到张远唱着《嘉宾》再次参加王栎鑫的婚礼。

还有第三期展现“钞能力”的“首富”造梗机、嘴强王者、全团唯一智力担当Allensu苏醒……

每一个人的特质,都在这个节目中得到了充分的释放。策划感越弱、野生感越强,整个节目在这样的氛围中渐渐迎来了情绪和体验感的峰值。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这是第四期节目中让再就业男团破大防抱头痛哭的歌。

同样动人的还有陆虎和苏醒的那番对话。在一分钟的对话里,苏醒用了7个“很美好”来形容陆虎为他觉得需要机会的歌手郭一凡打歌的举动。

他说:如果有人愿意给我一个平台和机会,我可能会很好。

我们在寻找真诚的路上遍体鳞伤,但依然会被最简单的瞬间所打动。

0713彼此见证了年少轻狂时的张扬与高调,也在岁月沉淀之后,共同变得释然开朗。

相识十五年的友情与默契,让他们之间的相处没有丝毫剧本和人为痕迹,什么梗都能接、什么玩笑都敢开。 

真诚,是0713,也是《快乐再出发》最大的杀手锏。

谁说站在光里的才算英雄。六个历尽千帆之后依然保有赤忱的中年人,带着不经修饰的笨拙与真诚来到这个节目,少了所谓明星所谓公众人物刻板印象中聚光灯下的光鲜亮丽,多的是他们过往15年娱乐圈经历的高高低低,构建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留给观众的,或是情怀,抑或是一种面对人生困境、顺境的态度。

就像歌词里唱的那样,《快乐再出发》给我们和他们造了一个很美的“梦”。

为什么是大千影业?

赵林林在和kk对话时,毫不避讳地称:这是一档观众呼唤出来的节目。

说起大千和《快乐再出发》的机缘,那就有一个不得不提的人——陆虎,江湖人称“陆艺统”。

节目中,陆艺统的能力有目共睹,直接让再就业男团体验了一把“重生之我在横店当群演”的独特打工经历。

赵林林和陆虎的缘分,是从大千出品并制作的另一档日番综艺——《闪亮的日子》开始的。在那之后又成功合作《蘑菇屋》。

起初,带“0713”上这个节目,赵林林希望陆虎能够带着兄弟们来友情支持一下。“陆虎和我之间是互相信任的,老哥哥们最初参加这个节目,根本没想过‘这件事能给我带来什么’就来了,不然这个节目也做不成”。

当然,没有《蘑菇屋》应该也就不存在后来的《快乐再出发》。

和行业内的很多人一样,kk也好奇,大千作为手握《向往的生活6》《五十公里桃花坞2》《做家务的男人》《怎么办!脱口秀专场》《上班啦妈妈》《沸腾校园》等多个综艺项目的TOP后期制作公司,为什么动了做综艺内容(含前期策划、制作等)的心思?

赵林林说,“后期制作仍然是大千的主要业务,但因为年初疫情的关系,很多后期制作工作都在往后推延。”这算是开启前期制作的契机之一。

从《闪亮的日子》开始,大千始终都把目光放在“小而美”的综艺赛道上。至于为什么没有选择和平台合作去做一些体量更大的综艺,赵林林回答道,“我们只是后期出身,能力有限,只能cover现在的小内容,能够以一种相对松弛的状态做节目。做了很多s级节目的后期,亲自见证S级项目背负的平台和广告商的重重压力,这个压力太大,我目前承受不来。”

不论是《闪亮的日子》《欢迎来到蘑菇屋》,还是《快乐再出发》,赵林林表示,这些节目的规模都在大千可以调度的范围之内,“大千有400人,做这些前期内容的团队大概在20人左右,虽然前期项目暂时无法盈亏平衡,但成本在可控范围内,最主要能让大家都有活儿干。在这个寒冬,有活儿干就很幸福了。”

相比S级项目高昂的试错成本,赵林林说,自己之所以敢在影视寒冬这样的大环境下从制作方变出品方,一方面是迫于招商的压力,另一方面也是希望通过《快乐再出发》完成一次低成本试错。

“因为大千对艺人和内容有信心,自身也没有那么高的试错成本,自己投资也不必被资本绑架,可以掌握制作的主动权,那就可以开干,就这样和艺人、品牌、平台还有观众,我们五方一起完成一次内容的共创。”

不难理解,于同类型公司而言,大千从后期跨前期,很好地打了一个样;于平台方的思考,面向会员定制向的节目,能否真正被买单,商业模式能否跑通;于观众侧,我们是不是真的需要众多“人气”艺人堆砌起来的综艺。

赵林林希望通过大千的尝试,或多或少可以给行业带来一些经验,让行业内更多的人有动力进行新的尝试、开拓更多新的赛道。

“这些节目赚到钱了吗?”

“直到现在,《闪亮的日子》也还没有完全完成收支平衡,《快乐再出发》虽然招到了商但也不够。不过总要有人去试,《闪亮的日子》本身做的就是综艺“养成”,包括《快乐再出发》的投入,这些都是在我们的考虑范围内。”

听起来有些悲壮和理想主义,但他确实带着大千这样做了。

目前,《快乐再出发》已确认会出第二季,德云社和大千合作的轻体量综艺《三四一十二》也已经立项开始策划,周更的打歌节目《朝阳打歌中心》也正式官宣筹备……面对越来越多的期待和压力,赵林林说,“虽然很累,但每天都很快乐。”

赢麻了的五谷道场

“网友传闻五谷道场赞助《快乐再出发》是因为品牌方是王栎鑫的粉丝,想向您求证一下。”

“其实我们全都是哥哥们的粉丝,从当年选秀就一起追过他们。”说这话的是五谷道场市场电商总监林乐书,网传得到了一手验证。

时间闪回4月18日,当天晚上,0713团综招商大会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林乐书形容这是一场网友促成的合作,彼时,大家都很激动。“三个月过去,那晚的记忆依然栩栩如生。”

节目开播后,弹幕数次惊现“感谢金主五谷道场”的综艺名场面。被问及看到此画面的感受,林乐书表示除了感动就是感谢。

不过她否定了因为五谷道场才有的这档节目说法。“因为五谷道场加入这档节目,兑现了曾经对网友们的承诺、也帮助哥哥们实现再就业,让他们的故事有了非常好的宣传载体和内容,完成了一次多方共赢的合作。五谷道场,很幸运参与其中。”

通常品牌与制作方的合作,都是制作方这边有了比较成熟的想法和方案,再跟品牌进行接触。品牌方拿到方案之后,进行内部评估、权益洽谈再决定是否合作。

但五谷道场和《快乐再出发》的合作,是在这个节目还只有一个idea的时候“和大千通过电话会议之后,很快双方就有了合作意向,这跟惯常的招商方式有太多不一样的地方。” 

林乐书介绍,五谷道场母公司陈克明食品总经理陈宏和五谷道场负责人杨波从一开始就看好节目并快速拍板是此次合作顺利推进的关键。“我们需要在非常短的时间内确认合作的意向、细节、权益、植入创意、物料筹备、线上线下的配合等等,从大千到艺人到播出平台芒果TV,各方都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

小燕子昭告天下版谷子

这首《五谷道场之歌》,就是五谷道场团队收到的一份大大的惊喜。基于哥哥们的音乐属性,虽然大家心中也隐隐有过“如果能有一首歌就好了”这样的期许,但并没有作为硬性的需求提交给制作方和艺人方。“在植入方式上会给到一些大的方向和需求,但这首歌并不是我们要求的,很多大家看到的植入都是制作方和哥哥们的即兴创作。”

所以,当得知真的出现了这样一首歌时,整个团队又激动又感动,“就像看见大家弹幕自发感谢金主爸爸的时候一样,五谷道场很感恩能够跟节目和观众一起成长。”

除了感谢网友们的极力撮合,林乐书坦言五谷道场选择赞助《快乐再出发》,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节目本身和品牌理念高度契合。“五谷道场也是一个还在创业期的成长型品牌,这一点,和大千的共创理念以及哥哥们“为热爱而坚持”的精神不谋而合,在能力范围内,我们都认为《快乐再出发》是一个非常值得的项目。”

“不担心节目红不了吗?”

“真的没有担心过,我们非常有信心。”

在五谷道场团队看来,《蘑菇屋》的爆火的偶然性背后,存在着一定的必然性。尽管他们判断这个节目一定会红,但红与不红,并没有成为他们首要考量的标准。这群人、他们做这件事的诚意和态度,才是他们判断这个节目必然会红的关键。

目前#快乐再出发#的微博主话题阅读量已经超过11.3亿,在同级别的综艺节目中处于遥遥领先的位置。

包括每期节目更新当晚至第二天早上,节目相关话题都会在热搜榜单上占有一席之地,不光是微博,包括抖音日榜、快手日榜等榜单上,也时常能够看到《快乐再出发》的身影。

从播出数据、口碑双反馈层面,《快乐再出发》配得上一句实火。

虽然对节目和哥哥们充满信心,但这样的合作对于五谷道场,也是开天辟地头一遭的经历。最开始也还是会有些小心翼翼、忐忑不安,直到和大千开完第一次会议,一步步确认各种细节之后,他们的心也定了下来,“我们充分相信制作方和哥哥们,虽然这个过程紧张刺激,但同时也期待满满,每个人都斗志昂扬地想要把这件事做成、做好。”

对于播出三期所取得的成绩及大众最关心的实际收益转化,五谷道场这边也还在统计中,但林乐书觉得是远超预期的。

“从曝光数据、话题量、品牌搜索量,对比之前有非常大的提升;销售数据这方面,虽然还未拿到准确的数据,但通过各个线上平台和线下销售的反馈,虽然我们没有针对这次赞助特意设定销售指标,但成绩超过我们的预期。”

彼此都拿出最大的诚意和能量,互相珍视、信任、各自发力最终形成合力取得共赢,难怪大家都在说“五谷道场赢麻了”。

制造这个夏天的综艺风暴

《快乐再出发》掀起了这个夏天的综艺风暴,而这场风暴,是由一个非头部综艺制作公司、一群非头部艺人、一个非头部品牌共同完成的。

他们凭借的是什么?

对于再就业男团的六位成员来说,《快乐再出发》是一次可以和十五年前的伙伴再重聚的工作机会。他们不计得失地全情投入,告诉观众,无论多少年过去,他们都依然旗帜鲜明地活着,是观众多年未见的“内娱活人”。

对于赵林林和大千影业来说,这是一次值得一做且有行业价值的探索。《蘑菇屋》的爆红带来了新的机遇与挑战,即便行业寒冬笼罩,但他知道,如果错过了,这样的机会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有。而如今《快乐再出发》的口碑与成绩,也证明,他的判断是正确的。先做再说,总好过原地等待机会溜走,好过大家无事可做。

对于五谷道场而言,这是一次跳脱以往的大胆的冒险的同时也意味着有新机遇的尝试。遇上与品牌本身理念和调性契合度如此之高的节目、制作方和艺人团队,对他们来说,亦是可遇不可求。全身心的信任所得换回的,是远超预期的收益和品牌声量。

三方合力,共同成全了这场综艺风暴。既是对行业的一次突破与探索,也是一场积极的自救,大环境下,求变亦是求存。

风暴过后,品牌、综艺行业乃至观众,都会借由《快乐再出发》的成功不停思考和探讨: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综艺?

“一群不熟的面孔在最少60分钟的内容里尬聊互捧?还是想看人多到出画每个人都分不到几分钟镜头的无聊游戏?”

《快乐再出发》的出现,至少让大众进一步确信:我们想看的,不是这些。

有诚意、有创意、让观众有共情兴许还能有所思考,才是我们所真正需要的综艺节目。

而让人感到快乐,才是综艺最该保有的本质、也是最该坚守的底线。

图源:微博,网络,侵删。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