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导演沈严那天,他问我恨不恨他和编剧 | Talk访谈

作者/芝士世界•婷

运营/小饼干

在《天才基本法》官方释放出的诸多花絮中,导演沈严常穿一身T恤/蓝色衬衫+粉色裤子,和主创们打成一团。

看起来,剧组氛围还挺欢乐。

和当下《天才基本法》遭遇的改编争议对比,俨然在上演一出“冰与火之歌“的番外。

“拍之前,知道是要挨骂的,所以有心理准备,现在兑现了。没事,大家随便聊。”采访伊始,沈严便给采访的尺度定了调,更自我调侃作为“罪聂沈重”中一的一员,这两天尤其被骂惨了。

影视行业,自古IP改编难两全,更何况他这次改的还是集平行时空(三次穿行)、数学、小孩等难拍元素为一体的《天才基本法》。

大部分创作者会选择寻找原著和原创的中间地带,当然都这么想,但能做到的还是少,超越原著的就更是少之又少了。

导演沈严

沈严很大胆。

第10集往后,越来越大胆。在这场热烈的“暴风雨”来得更猛烈前,我们和他聊了聊《天才基本法》背后的故事。

时间闪回到四年前,腾讯影业和沈严第一次接触到《天才基本法》的小说,“一下就爱上了”!沈严觉得这个就是他心心念念的中国版《当幸福来敲门》。后者是他个人最喜欢的影像作品。

随即,双方达成了合作。

四年磨一剑。沈严主动谈及这期间历经了如何如何的纠结和选择,他承认最终呈现在大众面前的《天才基本法》,投射了诸多他与编剧不同人生阶段的经历和表达。

或许,会和各路观众的预期不完全相符,但他始终认为也会寻找到认知上相同的同类观众。

目前,《天才基本法》更至28集,豆瓣超3.7万人打分7.3。距离大结局仅剩下6集,按照沈严和剧方似有若无的铺垫,或许这场暴风雨会逆袭成为今夏的一场小风暴?且看。

更具体的细节,kk只能说努力套话了,但沈严导演只有一句:请往后看。

坦白说,同作为《天才基本法》书粉和前14集的剧粉,kk在采访过后,继续追剧的情绪十分复杂。

一方面,理解沈严之所以如此改编的动机和目的;另一方面,如此重的改编一定程度上有冲击到当初看小说时的观感。而当我把这段话原封不同地反馈给到沈严时,他随即反问道:那你恨我和编剧吗?

如此赤裸的对话,尽管有几分小尴尬,但也让kk厘清出来一个相对完整且自洽的追剧观感——人在不同阶段看同样一本书、一个故事或者其他,加上文字与影像产生的不同观感,所思所感无形中会发生变化。

也许四年前看小说,内心迸发的想法是我要是也能去到草莓世界就好了,亦或者是对于老林、裴之这样的天才的向往;但如今看剧,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

穿越是为了反穿越。比起小说营造的乌托邦式的人生,剧版《天才基本法》更像是将现实的残忍那一面放大直给,目的则是让我们不再那么惧怕现实与挫折。

延续此方向,所谓改编争议,或许更多是不同书粉、创作者在不同阶段的人生观排序。

附《文娱Talk》等媒体与导演沈严对话全文:

沈严:我和编剧老师这两天比较痛苦,可能也是被因为骂惨了。昨天,我才知道我跟他有一个新组合,叫“罪聂沈重”。可以可以,反正拍之前,知道是要挨骂的,所以有心理准备。

Q:特别好奇,就是当时为什么想去做这个故事?

沈严:十几年前,看了一部电影叫《当幸福来敲门》,那是我深爱的一个电影。我想了很多年,能不能拍一个中国的《幸福来敲门》。也一直在等这样一个剧本和机会。

直到四年前,腾讯影业和我第一次接触到《天才基本法》的小说,我觉得就是它了——中国版《当幸福来敲门》。

当时和腾讯影业和阅文影视自荐想做这个项目,他们还挺高兴。这个改编的难度,不是一般的难,可能未来要冒的风险很大。但他们看见我那么决绝地想做这个项目,给了我空间和支持,于是有了剧版《天才基本法》。

Q:您觉得难点是什么?

沈严:首先因为牵扯到穿越(平行空间)再者是数学,第三则是技术,怎么改得好看一点。

我是纯学渣,但拍的时候,有专门邀请数学老师跟组。编剧聂老师,他自诩数学不错,好多数学题,是他从网上找的,和数学、奥数相关。

效果还不错。

真的有朋友私信告诉我,想给孩子报奥数班,但现在已经没有了,不知道去哪报。我家闺女也会说,明天早上你早点叫我起床,我要学数学。这些于我而言,太安慰了。

Q:这个剧里有很多元素,包括数学、小学生、穿越、悬疑等,您是怎么平衡?或者说很好地融合在一起?

沈严:你问了特别好的一个点,因为这个问题是骂得比较惨的点。尤其是关于裴之,他到底跟林朝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感关系?

开播前要剪宣传片,最大的困惑就是剪哪个点?穿越、平行世界,亲情(父女、父子),林朝夕和裴之的感情,数学,是最主要的四点。

在剧作的过程中,也花了很长时间来讨论。如何排序?

最终决定把亲情作为首选,其次是数学,平行世界更像是一个工具,爱情放在了最后。这样的排列方式是我之于《天才基本法》的理解,也是小说打动我自己的情绪排序。

总有先后,总有重要和次要。可能第二个导演和编剧他排序是反过来的,那就是另外一种拍法和呈现,都是OK的。

Q:那您刚刚提到您开始拍的时候,好像预感到书粉的意见可能会不一样。具体播出之后,您怎么看观众的评价?

沈严:预想到被骂。头十集小孩已经被骂得很惨了,彼时基本上也是还原小说程度最高的。

原小说当中,后半部分确实难改,越往后原创度越高。我自己也是书粉,要不然的话我怎么要主动申请拍这个戏?但真正到了工作中,就会面临很多书粉不会面临的问题——怎么改?谁改谁懂吧。

我不能讲这个是广泛意义上的正确,所谓正确是建立在我跟编剧共同认为的正确的那条路上,也许这条路对您来说是不正确的,但是对我们俩来说是正确的,是我们俩在做这个戏,所以会维护我们俩这个创作的思路去发展。

不然,再去考虑方方面面,很有可能这个戏也就无疾而终了。

Q:具体举几个例子吧,关于重大的改动?

沈严:双穿。明明是林朝夕一个人的世界,为什么花卷一起穿过去?双穿是为了让后面的人物关系有一个很好的基垫作用。

再来是第二次林朝夕跟裴之穿过去之后,反目。裴之想要留下来,林朝夕决定要回去。这部分是原创,出发点在于让裴之落地。裴之在原小说当中叫裴神,对于书粉而言,他是一个神一样存在的人物。

可是神怎么写成影视剧?你让演员永远像神一样地站在那不说话吗?我觉得特别难。所以,最终还是决定按我们的思路去走,不敢说走得多好,因为我们也是在做尝试。

Q:听上去您跟编剧老师很早就开始一起工作?

沈严:4年前。

Q:因为很多剧的工作流程是编剧先做剧本,差不多了,给导演看。

沈严:没有没有,我们是看完书,才决定一起改,一路到现在。

Q:从小说落实到剧的过程中,您从一开始的方向就是亲情这块吗?

沈严:对,亲情是主要的,因为看小说时最打动我的还是亲情,我不能违背我自己的感受。林朝夕和林父,裴之和裴父之间的亲情,都很令人触动。

Q:这部剧除了十几集小孩之间的那种感情之外,还有很多中学时代的暗生情愫,这个它和成年人之间的情感是完全不同的。您是怎么去把它做一个区分和呈现的?

沈严:这个也是我们讨论特别多的一个话题,也很难拍。中间好几次,整个策划团队,平台都认为这个风险会不会太大了?意思就是你们疯了吗?——前十集主要演员不出来,以小孩为主。真的是咬牙坚持下来,多亏了当时有一些好例子让我们看见了可能性。譬如:《棋魂》。

前十集我认为是原著小说当中的核心,只有前十集呈现好了,才能延伸到后面所有的剧情故事。好在,反响不错。甚至大家看到后面又会想要看小孩的戏份。

Q:有一个他们几个小孩一起拍照的细节,是林朝夕和小花卷他们牵手了,然后裴之暗中吃醋,这个是当初设计的情节吗?

沈严:对,拍戏的过程中肯定有很多二次创作。当走到人物里时,你就会自然而然地流露出这些东西,有时候是导演看到的,有些是演员自己能感受到的,我觉得这个是创作当中最美好的那个部分。

Q:这部戏您相对之前拍的剧更面向年轻受众,那像雷佳音这个岁数的人,看了是不是也会有另一种感动?

沈严:有。我自己作为父亲,看到剧里面父女、父子的对话,很受触动。我也很想跟我孩子来一次对话,尤其是拍这个戏之后…(哽咽)sorry!(导演感动落泪)

我现在正好处在这个年龄,我的孩子十几岁正在慢慢成长,我是特别想要表达这种亲情关系的。

Q:所以这个作品跟您阶段所处的状态也有关系?

沈严:有。创作者本身逃避不了这个,虽然小聂(编剧)现在没有孩子,但反过来他可能是作为孩子,想跟父母重新沟通的一方,这个剧就是再讨论这两个不同视角对于亲情的理解和渗透。

具体到角色,裴之是一个天才,老林也是一个天才。但很多人看了以后,他更感动的地方是老林作为一个普通人,他在与生活、现实的抗争中,他一直保持那种美好的、善良的奋斗品质。

Q:草莓世界和芝士世界,来回穿梭,如何保证演员的状态?有什么技巧吗?

沈严:没有技巧,都是笨办法。这个戏难的点在于拍的过程中,你得对逻辑。最终看完之后,我相信眼尖的观众一定还是能找到中间的逻辑bug,小聂(编剧)自己挑战了超高难度的一个逻辑闭环。我不想剧透太多,已经尽量把它减到最低了,但总会有疏漏吧。

Q:从天才到人,是这个剧着重处理的一个部分,想听听这方面的故事。

沈导:确实是。主要说两个人物,一个是老林,一个是裴之。老林这个人物,我们多少是心虚的,我相信雷佳音也有一些心虚。他在片场不只一次跟我讲,我这个样子能像一个数学天才吗?

我之前跟他拍过《功勋》,他演一个物理天才于敏,那个戏我感觉他还没有像这个戏那么心虚。因为于敏是一本正经的,我们花了所有的力气来营造这个物理天才的形象。但老林他的形象大部分转成了我刚才说的亲情部分,当天才掉落人间,变成一个普通人的那个状态。

可能到最后十集八集的时候,会尽量往回找补,是否能令观众满意?不知道。

裴之,从头到尾就像我们当时拍于敏一样。包括小裴之和大裴之,这两个人话也不多,往那一杵,没有像其他任何演员那样说话,就感觉像神一样的存在,已经是往那个方向走了。

但它最大的点在于这两天被大家所讨论的——他该不该有私心、在他心中林朝夕重要还是他爸重要、他爸重要还是他妈重要?他为什么为了他爸妈干出这种事来?

这个点的处理,我特别赞成小聂(编剧)老师,塑造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即使他是一个数学天才,一个特别高冷的人,但他从人性上讲就是一个最普通的人。他有人性上最简单的需求,想要见到他爹,他想要跟他爹一起生活,在这个时候也许其他东西往后退了一步。

Q:我们怎么去主观上判断扣分的地方是重要或者不重要?

沈严:重要。因为裴之“赖”在芝士世界不想回去,真的是冒了挺大风险。

但依然选择这么去拍的理由,就像刚才说的,人嘛,尤其是男主,可以是一个不完美的体现,这是我们理解裴之的方向。

当然,从整个创作初衷来讲,爱情这部分往后排了,对裴之这个人物相对来讲,是有损伤的,但这个也是为了完成更大的剧情推动,保护老林,保护林朝夕。

Q:原创小说保留的内容有多少?

沈严:我上次说是一半,但现在看起来可能确实不到一半。

Q:您也说挺喜欢原著小说的,为什么?超过50%属于改编比较大。

沈严:一百个哈姆雷特有一百个哈姆雷特的演绎方法,这是个人的艺术创作;从另一个方面来讲,这是我理解的所谓《天才基本法》这本书的核心。我是诚意地代表了一个书粉所要表达的东西,一点都没有要对原作者和原著表示不敬的意思。

Q:您觉得这本书您一定不会改变的核心主题是什么?

沈严:首先亲情是我在这本书里看到最为核心的点,超过了刚才我说的所有,我能get到小林跟老林之间的亲情,这是生活中的安慰剂,就像张叔平跟小林说的那段话一样:我们需要一个理由,需要给自己一个借口,这大概就是一个借口。

Q:这部戏刚刚您说爱情是放在最次要的,想问一下张新成和张子枫两人在演对手戏的时候,会不会想要增加他们两个之间的CP感?

沈严:我们组是处女座剧组,他们仨(雷佳音、张子枫、张新成)全是处女座,我也是处女座。属于是特别慢热、社恐的人,他俩的CP感都是在拍摄过程当中,慢慢熟悉,靠剧情和人物形象拉近。

Q:您拍摄过程中印象最深刻的一场戏是什么?

沈严:第24集,他们从芝士世界穿回草莓世界那一天,一定拜托大家看一下。

Q:大家会很好奇,小孩子怎么表演出那种成人的感觉?

沈严:提醒他们,不断提醒他们,我在监视器前面对他们常说的话:你现在不是小孩,你是大人。

Q:你光这样说的话,他们能get到需要做什么?

沈导:能,这几个小孩能,基本都可以。

Q:那您觉得同这些小戏骨合作,和那些成年演员合作,最大的不同在哪?

沈导:我这次跟雷佳音、王骁是第三次合作,拍戏的时候,他们俩经常跟我聊的一个话题——张子枫的表演有点值得讨论,值得研究。甚至从他们开始搭戏之后到整个杀青,我觉得雷佳音和王骁他们都不断从年轻演员身上找到一些表演的更迭,感受新的表演方式带给他们的刺激,甚至以此来审视自己固有的表演。

Q:好奇选演员的一个过程,包括一些定角色的顺序?

沈严: 子枫最先定,因为先得找到林朝夕。跟子枫长得像的他的爹能是谁?就是他俩照片放一起,妥妥的父女俩,连雷佳音自己都说长得挺像。再来是张新成,剧本里写他后来当了拳手,能打拳,又长得帅,还有一个天才模样。

Q: 拳手这个职业也是剧本原创的一个职业,是因为张新成会打拳,所以给他安排的?

沈严:不是,先有剧本。

Q:这个职业的增加是为什么?

沈严:呈现一个极端变化,所谓逻辑性会在后面剧情做一个完整的解释。从表现上来讲,一个人从用脑,变成了用身体,本身就是一个特别大的反差。

Q:看小说的时候,很爱这个小说,目前还没有看到15集剧情之前我也很爱这部剧。刚刚听完您的采访,心情非常复杂,一方面理解并尊重您和编剧改编的表达;另一方面又很揪心,担心会有点破坏小说的燃点。

沈严:那你恨我和编剧吗?

Q:或许,这个剧更想表达穿越是为了反穿越,让看剧的人不要那么惧怕现实吧。

沈严:我觉得您说得特别对。咱们现在不是敌人,而是站在同一个位置上表达的人。咱不说那些空话假话,我觉得任何艺术创作,讲穿越,讲平行世界,讲作弊的人生等等,归根到底一定要回到现实,且要勇敢面对,这是核心想要传达的。

Q:明白。但可能作为书粉的话,是不是有点变了?这个故事整体的味道或者走向?

沈严:穿越的人生是一个作弊的人生,所有的穿越小说、穿越剧最好看的部分就是你拿着你作弊的东西,在改编这个世界后的结果,这个是让人最爽的,也是每个人最想要的。

当我有一个所有人没有的超能力,我该过得多爽?但我觉得这个是不可能被所有人认知的。你要面对的就是今天的生活,面对现实。

Q:那您会不会觉得,是在拍的时候破坏了他们对于另一个世界的想象力,把残酷的现实摆到了他们面前?

沈严:我觉得这是两个问题。我坚信,没有人愿意就像芝士裴之一样,不回来了。任何一个再懦弱、再渺小的人都会觉得我今天要面对的事一定要再面对,躲避解决不了问题,我觉得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任何一个创作者都不敢去违背。

Q:是否可以理解为现在所谓裴之穿过去之后的一些行为举动,是为了后面埋更大的梗或者来突出这个主题?

沈严:我不告诉你。(留个悬念)

Q:用穿越、反穿越这个概念您认可吗?

沈严:当然,非常认可。拍这个剧的初衷或者目的就是这个。

Q:最后,好奇如果您可以选的话,您会选择留在芝士世界还是回草莓世界?

沈严:我还是不剧透了吧,这个问题在最后大结局的时候林朝夕会回答你的。

图源:微博,网络,侵删。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