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羊了个羊》的羊皮,还是一个大西瓜

作者 / 咩咩咩

编辑 / 阿   笔

运营 / 小饼干

小游戏《羊了个羊》在朋友圈杀疯了,上线不过几天,微博热搜、抖音热榜、朋友圈,哪里都有他的身影。

随即,抄袭争议、盈利传闻以及网友们层出不穷的段子,各种热度带来的话题随之而来,但无论外面的世界如何风云变幻,仅仅由于一个分享链接——“这款游戏太难了只有0.1%的人能过”,就跟第二关死磕了几百上千把的大有人在。

这种热度似曾相识。无论是微信小程序初登舞台时闪亮登场的《跳一跳》,还是不知从哪里渗透朋友圈的《合成大西瓜》,都曾有过这样的高光时刻,那么《羊了个羊》的特别之处是?

披着休闲游戏的羊皮

单看游戏,《羊了个羊》的规则设计看上去十分休闲,玩家通过点击游戏内的物品,并转移至游戏界面下方的槽内,出现连续三个相同的物品即可以消除,槽位全满无法消除时显示通关失败,与经典休闲游戏消消乐十分机制相似。

“羊群”的说法,是《羊了个羊》设置的社交属性种的一环,按照地域分成不同的羊群,只有通关成功才能成为羊群中的羊,本质上也就是省级或地级市的榜单,进行全国排位。

到这里规则都十分简单,不走寻常路的是,《羊了个羊》从一开始就不打算玩休闲那一套。

大部分休闲游戏的难度讲究一个循序渐进。

譬如,大家熟悉的《天天爱消除》或是《开心消消乐》,前几百关都是先让人一口气玩个痛快,再逐渐加大难度直到至某一关遇到一点困难。但难度关卡多过几次,总能成功通关。

《羊了个羊》则第一关是正常的教学关卡,第二关难度陡增,全网仅有寥寥几人,成功通关了第二关。有网友戏称“第一关还在上幼儿园,第二关直接变成跨专业考研。”

也因此,朋友之间的一句“过了没”,促成了《羊了个羊》的朋友圈爆红。创始人张佳旭称,整个小游戏的研发团队只有3个人,总共开发了3个月,进行版本更迭。游戏前期没有在社交平台进行宣发,走红全是玩家口口相传的结果。

已经2022年了,上一次,在朋友圈掀起《羊了个羊》这种热潮的小程序游戏还可以追溯到《合成大西瓜》。而根据企查查,《羊了个羊》背后的简游科技,也曾制作过一款类似的小游戏《解救大西瓜》,点开这款游戏,还能看到为《羊了个羊》设置的引流入口,但出圈的游戏却是《羊了个羊》。

复盘全程,《羊了个羊》的出圈,实际上是有迹可循的。

精准打击到种子用户是《羊了个羊》能够扩圈的契机。小犀财经报道称,据观察,《羊了个羊》最早在玩家间形成效应是在9月8日,在电竞俱乐部EDG的微博超话里,有玩家发帖称“有任何一个人不玩羊了个羊我都会伤心的”。随后,由与游戏受众重叠程度极高的电竞圈出发,开始进一步逐渐发酵。

随着微信、豆瓣等社区之间的不断加码,最终,《羊了个羊》登上微博热搜榜首。

能通过社交裂变成功,究其根本得益于《羊了个羊》的难度机制,利用了玩家们的挑战心理,而设置了较难的关卡,同时给予了极易获得的游戏道具。作为一款小程序,《羊了个羊》并未设置付费环节,在玩家们通关失败时,可以通过观看30秒的广告复活一次,同时在游戏界面最下方的三个道具,均可以通过观看视频或是转发小程序链接来获得。

对玩家们来说这意味着,虽然关卡很难,但是有几条命。实际体验过之后,kk发现,在三次机会全部使用的情况下,虽然离过关总有一定距离,但总是“就差一点点”。

嗯,这才是让人上头的关键。

红与黑

出圈并不意味着获得了百分百的成功。

跟所有新游戏一样,火爆之后《羊了个羊》,先是被玩家们的热情包围。由于玩的人很多,玩家们乐于在社交网络分享《羊了个羊》的一切话题——“玩《羊了个羊》以后,我都是凌晨四点才睡”、“别人在吃明星塌房瓜,我在《羊了个羊》”、“玩一次,背一页专业课,背书效率从来没有这么高过”……

连续问鼎热搜榜,《羊了个羊》的服务器崩了3次,根据微信指数的数据,“羊了个羊”关键词今日已被检索超过1.8亿,相较昨日增长了接近300倍。《羊了个羊》官方微博更是直接公开紧急招聘——“急招后端服务器开发”,并表示推荐和自荐入职俱奖励五千。

但热闹总是伴随着争议。

很快,网友们指出,《羊了个羊》与另一款游戏《3 tiles》十分相似,有抄袭的嫌疑。而另一部分网友,在坚持不懈了几千次后,开始质疑《羊了个羊》的算法机制。

一位游戏行业的从业人员也对《羊了个羊》进行了简单测试,他告诉kk,尝试了不分享也不观看广告的游玩几十次后,关卡难度会进一步上升,如果不使用道具,几乎不存在通关的可能。

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了游戏机制的秘密,开始在B站上分享,声称自己是“被抄袭游戏开发人员”的网友也对抄袭事件进行了评论。根据他的说法,当时他们开发的游戏叫做《Tile fun》与网友们所说的《3 tile》并不重名,但kk尝试在APP STORE上搜索,并没有找到同款游戏。

除此之外,网友们还找到了更多玩法相似的游戏。

实际上,“羊了个羊”母公司简游科技创始人张佳旭曾直接回应过这一争议,他对小犀财经表示,“多层连连看的游戏机制都是相似的,羊了个羊不存在抄袭问题,不排除有其他游戏公司来蹭热度的嫌疑”。

根据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的观点,单从游戏的背景图来看,《羊了个羊》与《3 tiles》并不相似。一般来看,如果仅仅是玩法相似,不会构成版权侵权;如果不仅玩法相似,游戏缩略图、背景图等还构成实质相似,则会涉嫌构成版权侵权。

前文中提到,《羊了个羊》背后,2021年才成立的简游科技,曾制作过另一个小游戏《解救大西瓜》玩法也与曾经爆火的《合成大西瓜》十分类似。而从《解救大西瓜》走到《羊了个羊》,简游戏科技在某种意义上,真正成功实现了“复制”爆款。

但这种复制,并不是有机循环的。

对于玩家们来说,无论是《羊了个羊》或者曾经的《合成大西瓜》乃至更早之前的《2048》,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这些小游戏只是用来打发时间,偶尔解闷的小工具,虽然一时上头,但也随时都能放下。

而咨询了业内人士后,kk了解到,《羊了个羊》的的实际开发成本非常低,加上有意为止,让人难以通关的算法,《羊了个羊》一开始想要的也许就不是循序渐进的玩家运营,而是一波爆红的热量。

《羊了个羊》的未来,也许最终也会跟《合成大西瓜》一样,只是短暂的爆红。不过,这大概就是曾经制作《解救大西瓜》的简游科技的目标所在。

至于上头的你我,也许没有成为朋友圈里唯一一只羊的运气,但至少也算曾经享受了跟朋友们一起上头的乐趣吧。

图源:微博、豆瓣,侵删。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