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业还是爱情,偶像演员真的没得选吗?|Talk调查

作者 / 郑容和

编辑 / 小饼干

只要有新人,贵圈就没有老去的话题。

刘大锤拍到张凌赫、白鹿恋情;刘昊然、周冬雨被拍恋情曝光。如同任何一个叫得上名号的流量艺人恋情曝光一样,一片喧嚣。过去的这两三天,互联网心碎的人可真多啊。

部分粉丝有些情绪,义愤填膺,直指艺人上升期不懂珍惜,自毁前程,另一部分还忙着控评;吃瓜路人,一边吃瓜一边加入讨论,例行认为粉丝手伸得太长,谈恋爱是艺人的自由,尤其对方不是靠粉丝打投出道的演员。剩下就是段子们的天下了——不是演员可以谈恋爱,是不红的人可以谈恋爱。

在张凌赫的恋情讨论里,夹杂着“如果他是金世佳,今天粉丝也不会说什么。”这个对比很好的诠释了那个隐性的不成文“规则”——演员恋爱是追求个人幸福,偶像恋爱是自毁前程。

那么问题来了,年轻的偶像演员呢?他们是不是可以谈公开的恋爱?带着这个问题,KK收集了行业内外人士的82份有效问卷,来和大家一起聊一聊这个话题。

何为偶像演员?

演员、偶像演员、偶像,贵圈虽然从来没有明确的分类,但得承认,行业内外视角,这种分类一直存在。

而本次在恋情风波里的这一批,基本都属于偶像演员类别。他们通常有乍热的作品加身,后续可能也不缺大饼加小饼的规划,但现阶段暂时还没有足以傍身的过硬代表作。所以,偶像演员,严格上来说也不算分类,更像是年轻一代成为实力派之前的必经之路。

(图文无关)

这条路,不久前真塌房的李易峰、上一任BKING杨洋、一部热剧走向巅峰的肖战、王一博,甚至更早之前唐人那一批,如胡歌,都走过,正在走的还有这一任BKING王鹤棣、此次深陷恋情风波的张凌赫以及恋情女主白鹿等等。

只不过,有的人一部作品就能进阶,而有的人从炙手可热到查无此人,都无法完成这个进阶。

但更为重要的是,这条路怎么走,也是随着大环境的变化而变化的。

从所谓的四大开始,流量统治内娱,年轻演员的粉丝群体也承担起了数据、氪金冲商务kpi、等等爱豆运作才有的饭圈模式。很长一段时间里,偶像演员需要遵循类爱豆的生存模式,偶像与演员的界限早就模糊不清了。

小鲜肉、顶流IP的模式,粉丝包场等等,都还历历在目。这样的情况之下,自然也就对演员本身有了更多除作品之外的要求。问卷数据显示,43.75%的人认为,偶像演员还在靠粉丝做数据的阶段,所以有必要交待清楚自己的感情生活。

不得不说贵圈发展至今,流量起起落落,艺人曝光另一半的姿势各有不同,别说流量爱豆和偶像演员了,就算是年轻实力演员,想要软着陆,除了给点时间、拿点奖、演出个花样,似乎真没有什么兼得的方式。

上升期恋爱真的不是明智之举

这个标题KK没有用问号。

在此次收集的80份问卷中,78.75%的人将自己归类为剧粉,47.56%的人在“喜欢的(偶像演员)演员在上升期公开恋爱你可以接受吗?”中选择了随便他一项,加上选择“可以”的31.72%%,超过2/3的人可以接受喜欢的偶像演员在上升期公布恋情。

但需要注意的是,82份样本中,79.27%的人是剧粉,有意思的是,即便是“路人”组成较高的问卷样本中,面对“哪种类型的演员谈恋爱大众接受度更高?”的提问,64.63%的人选择了“实力派”。

同时在“你认为恋情对上升期偶像演员的后续资源会有影响吗?”一题中也只有24.39%的人选择“不至于吧”。

这就免不了要来说说事业粉的愤怒因何而来了。

以此次恋情讨论最为激烈的张凌赫为例,这个夏天,他靠《苍兰诀》男二长珩一角色热度窜升。

捋一捋张凌赫的职业生涯,真不算是一贫如洗,平地起高楼。要知道,在此之前他有不能播的双男主大IP《天官赐福》,这可是耽改届的惊天巨饼,后续待播还有《宁安如梦》《虎鹤妖师录》,均是男主一番,还参演了《狐妖小红娘月红篇》,江湖还流传着将要搭档刘亦菲出演《长陵》……

种种资源配置打底,借助长珩这个角色的光环发散,只要后续持续叠加《宁安如梦》等项目,张凌赫后续一路攀升的跨越式前景仿佛就在眼前。

如今,热度刚起,恋情曝光意味着登顶之路变得模糊不清了。

道理摆在眼前,在演技和角色塑造能力无法扛起留住理性观众的大旗之前,偶像演员很难讲作品摆道理,更不用说吸引剧粉加入氪金队列了。这个阶段,只要需要粉丝的“不理性数据”支持,就逃脱不了粉丝的“非理性”要求捆绑。

道理在哪里?

年轻貌美,但被要求最好不要恋爱?路人看来,这当然是不合理的。但从粉丝角度来看,如果需要饭圈运营为其事业添砖加瓦,倒也不难理解。

我们在前文讲过,从偶像演员成为演员,这条路怎么走,也是随着大环境的变化而变化的。

CP经济时代,起量走红是最大的特征。除了大家熟悉的“剧-角色-热度-粉丝购买力-商务转化”这一大家熟悉的链路。在当下的影视市场,一个角色、一部作品,通常需要配合的内容也早就脱离了剧集内容本身那几十集的内容范畴。

短视频营业的配合、直播、采访、见面会、二创……庞大的周边,共同筑建起一个项目的内容生态,甚至于,这些内容生态在营销体系当中,对一个项目的成败影响力越来越大。

(动图来源见水印)

一方面,演员也需要借助这些周边内容的发酵,将角色红利转化为自身红利,另一方面,这也是随市场内容消费习惯变化而产生的变化。

这样的大环境下,试想一下,倘若没等到《宁安如梦》播出,两人分手,那么营业宣传期是配合还是不配合呢?谁能忘记《一见倾心》两位主演分手后尴尬营业的名场面?倘若没分手,那么其他项目的营业呢?演员与其他组合的cp氛围还能不能包装了?片场花絮线还能不能放了?

不久之前王鹤棣天天在热搜站岗就是最好的例子。疑似有女友的消息一出,花式话题都在讨论如果有女友,与女演员的营业是不是该控制一下?

这么一想就怪不得事业粉怒其不争了。就连此次以路人盘为主的问卷样本中,都有接近77%的人认为非单身的状态会影响男偶像演员的角色红利。

尽管这种影响对偶像男演员来说较为致命,但对女演员而言,伤害值也不小。

众所周知,花粉人均事业粉。85花离婚搞事业,粉丝们振臂高呼姐姐slay,95花一度排行TOP的张子枫,恋情几乎毁掉了她一部一部作品积累的好感度。这就是恋爱的附加伤害值了。

以白鹿为例,于正对她的投喂的确用心。

2016年拍摄电视剧《朝歌》算正式进入演艺圈,此后6年间,在《凤囚凰》《大王不容易》《招摇》《烈火军校》《半是蜜糖半是伤》《玉楼春》等等剧集里摸索向前,直到《周生如故》和《一生一世》的热播,才算进入平台的S级项目名单。

后续已经杀青的《宁安如梦》和被看好认为有爆相的《长月烬明》,都算重点项目。

本来一片大好,但如今在恋情迷雾之下,别说事业粉忧心忡忡了,就连于正都急得连夜跳脚,虽然对演员恋情不承认也不否认,但事关之后资源的细节,必须说清楚——自己演员现在是一线。

矛盾是什么?

统计数据显示,对于偶像演员能不能谈公开的恋爱?80.49%的人选择了“可以”这个选项。

但同时,在偶像演员需要遵守类“爱豆”的生存法则吗?问题中,67.%%的人选择了“要自由得先提升自己的演技。”

这就显示了一个对于偶像演员来说十分矛盾的现实问题——在没有演技和角色能够打开真正国民度的阶段,这些年轻的偶像演员们暂时还没法撇开粉丝聊事业。

至于粉丝为偶像氪金和粉丝为偶像演员氪金之间的差异,KK举个例子,倘若该偶像演员有如同当年李现《亲爱的,热爱的》之后,那般激流勇退的勇气,那么这份氪金,就有巨大的差异。倘若没有,需要粉丝“氪金”为自身商业价值做换算,那就得承受更多的要求了。

“偶像演员能不能谈公开的恋爱?!”

这是个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问题,但在业务能力得到更广泛认可之前,年轻的偶像其实没有太多选择,要么克制,要么隐瞒。 至于“总比嫖娼强”,KK总觉得那是另一个维度的话题,不恋爱等于嫖娼?那肯定不是,而恋爱等于不嫖娼,那也未必。

回到此次话题的中心人物张凌赫身上,恋情对他的影响,在现阶段的反馈其实尚未明确,下一部作品的成色,才决定了这段恋情的影响面。成了,恋爱有助于演技提升,转入演员赛道,恋爱自由度放宽;败了,业务能力尚且无法支撑角色,从头再来吧。

图源:微博、豆瓣,侵删。

标签: 偶像演员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