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盘了盘50家经纪公司手里的艺人牌:内娱暂时还不会完蛋,但也不容乐观

作者 / 萌   蛋

编辑 / 朱   婷

运营 / 小饼干

文娱产业,经纪公司素来站在行业前端,接受大家的审判。

最近,新浪做了一档名为《为了我们的荣耀》的综艺节目,以内娱经纪公司“大团建”为噱头,集结了20余家经纪公司进行比拼,将大家的目光再次聚焦到了经纪公司身上。

2021年5月是一个重要节点。彼时,爱奇艺《青春有你3》负面屡传,选秀随即被按下暂停键。此举,对内娱经纪公司格局产生极大影响。

行业形势下,头再铁家底再厚的大公司也得顺着风向,重新进行经纪业务的布局,缩减艺人业务预算降低成本,短暂出现又消失的业务分支经纪公司不计其数。一些乘着选秀东风,准备在艺人经纪领域大展拳脚的制作公司也不得不重新回归本行,放下艺人经纪,专心投入影视综的制作当中。

曾经名列前茅的嘉行、壹心、泰洋川禾等行业头部公司状况也未见乐观。随着头部艺人的相继出走独立、业务重心的调整,其行业地位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老牌靠选秀和爱豆发家的经纪公司,如乐华娱乐、觉醒东方将新人投入演员赛道,通过与平台合作分账剧、分账综艺等形式,为艺人提供再就业机会。

大公司咬咬牙尚且还能形成转型和迭代,但不少仰赖为选秀输送新人为生的小公司不得不被迫暂停业务。甚至,这一停就是一辈子。

风浪之下,有人夜夜忧心,也有人乘风破浪,米未和笑果两家内容公司便是突出重围的代表。在一波又一波的厮杀中,凭借内容优势,带出了一批又一批优秀的喜剧演员、脱口秀演员,成为行业台前幕后的中坚力量,或在各大综艺节目中露脸成为常驻,或在线下脱口秀演出中成为观众嘴替。不管你承认与否,笑果和米未两家公司,正在成为了内容行业的两面“旗帜”。(米未VS笑果,什么样的内容公司活得更好?

两年前,同行媒体曾经做过《2019-2020艺人经纪公司权力榜TOP50》的盘点总结。时光荏苒,我们好奇在大环境、政策以及其他因素的影响下,内娱经纪公司在艺人储备、业务方向、行业地位等方面,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并试图验证一下:内娱是不是真的要完蛋了。(温馨提示:2022年50家经纪公司部分艺人名单盘点总表见文末)

头部公司:大王出走,用好小王

在前文提及的榜单中,泰洋川禾、嘉行、壹心均位列前茅,如今变动不小,都面临了同样一个困境:头部艺人出走。

首当其冲便是杨幂离开嘉行,尽管暂未对外官宣,但根据多位业内人士佐证:基本已成事实。

“失去杨幂后的嘉行还能行吗?”是近来圈内圈外都重点关注的话题。

杨幂离开嘉行这条消息传得最为疯狂之时,适逢杨幂生日,官博连发5条相关内容,也被网友笑称为“追幂火葬场”。

细数过往,杨幂用自身资源为嘉行奶起来的“大礼包”“小礼包”不计其数,可以说,没有杨幂就没有嘉行今天的头部地位。

而她离开之后,迪丽热巴自然而然成为其接班人,嘉行新悦的新生代如周柯宇、宋南与等人,也会继续在她的带领下进军影视项目,毕竟投剧这事儿,嘉行还是行的吧。

另外,传言说嘉行的下一位力捧演员是祝绪丹,因此“新一姐”与她的互动最近会变得格外频繁。

失去周冬雨、杨颖Angelababy、金晨的泰洋川禾,损失同样不小,公司的招牌塌了一半,如果今年还有榜单评选,第一的位置有些悬了。

演员储备方面,实力派演员尹正、齐溪、张颂文在手;还签约了不少新人,包括选秀出生的赵小棠、孔雪儿等人,虽能一定程度扛起偶像剧和其他赚钱门路,但无论是演技、戏路、还是综艺感尚在成长阶段,距离独当一面道阻且长。

新生力量中,先后出演《山海情》《我在他乡挺好的》《欢迎光临》等有口皆碑的青年演员白宇帆,无疑是其手中最能打出翻身之战的一张“小王牌”,只要踏实走好演员路,白宇帆(白宇帆在线为“陈精典”证明,他只是不完美的大多数 | Talk专访 &《欢迎光临》)的未来不可限量。

泰洋川禾在经纪业务上,还常年稳固音乐赛道。张杰出走后,即刻续上周笔畅、杨千嬅等实力唱将。此外,这两年除了Papitube(短视频MCN)、直播电商,泰洋川禾去年凭借网剧《爱很美味》正式进驻影视制作。多条业务同步布局,总归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杨紫离开后的欢瑞世纪,开始回归老本行——专注捧男演员。

继任嘉伦之后,欢瑞找到了能够补位其古装资源的新“一哥”——成毅,从《琉璃》《沉香如屑》再到后续的《吉祥纹莲花楼》,多部S+项目资源堆砌,基本稳住了成毅的古装地位。

其中,《沉香如屑》暑期档热播后,奢侈品Lanvin浪凡品牌代言人、一线彩妆品牌玫珂菲

(MAKEUPFOREVER)中国区代言人两个重量级商务资源,欢瑞总算是用吃奶的劲“奶”出了一位忠诚度极高的自家艺人。

欢娱依然把目光专注地放在许凯、白鹿身上,凭借《延禧攻略》走红的吴谨言则送去《乘风破浪》。

住在横店的许凯与杨幂搭档的《爱的二八定律》正在热播中,不论剧集质量如何,能跟杨幂搭,至少证明,许凯的咖位总算在兢兢业业的横店吃土岁月里,一步步提到了一线位置。

白鹿这边,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白鹿与王鹤棣的“番位”之争,随着《以爱为营》铺天盖地的路透消失殆尽。手握《宁安如梦》与《以爱为营》两部被“买股”明年爆款的古偶与现偶,到时候就算于正不争,她这一线女星地位也快了吧。

不过,两位的热度自然是少不了老板于正每天的互联网“发疯”日常,but,真的有点烦住在热搜榜上的“于正说”了。(黑红制片人,这可是一门好生意

咱就是说,于正老师天天有空上网,不如多写点剧本好好攒戏。嘴上说着捧新人不遗余力,但《尚食》之后,很久没有新的作品面世了,行情这么差,你不着急,新人着急。

一向佛系的和颂传媒和东申未来,则稳稳地走在培养年轻演员的路上,想来和两家公司的明星老板李冰冰、陈坤、周迅等有关。

不难看出,一直在电影圈游走,因为一部网剧《点燃我,温暖你》而备受关注的张婧仪;以及时常被同时拿出来比较的周也,是东申和和颂卯足劲在养成的下一代年轻演员,未来怎样还是得且走且看。

要说头部艺人出走这事,壹心娱乐再熟悉不过了,鹿晗、张艺兴、欧阳娜娜等人,和壹心的露水姻缘无疑是前几年的最大谈资。以营销捧人著称的壹心娱乐在业务重心自杨天真宣布转行电商后,经纪业务明显更专注于内容和演员。从白宇、李现,再到壹心壹加壹的王安宇、费启鸣,都在一部接一部的拍戏;回归家庭生活的演员如杨子珊、朱亚文以及新签的易立竞,则选择偶尔安排一两档综艺刷脸和存在感。

偶像经纪公司:好看的去拍戏,唱跳好的抠脚,剩下送去直播带货

根据《为了我们的荣耀》提供的数据:2016—2019年,内娱平均每年新增经纪公司近700家,2019年达到巅峰,2020年2/3的经纪公司陡然消失。这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以选秀为生的偶像经纪公司。

签约有唱跳基础的“老新人”、设立新人培训厂牌,大多数偶像经纪公司都是这种为节目养人的不健康经纪生态和爱豆养成体系,以至于选秀被陡然叫停后,大家都砸了满手牌不知如何消化。

靠《偶像练习生》打出名气的坤音选择坚持做音乐。旗下男子团体组合ONER专辑一张接一张地发,livehouse不论大小一场一场地开,竟然就这样顽强如野草一般活了下来,说明这套模式存在一定可持续变现的能力。旗下厂牌BC221的新练习生也在《为了我们的荣耀》节目中正式和观众相见,ONER模式究竟能否复制,在他们身上或许能够得到验证。

有的人兢兢业业发唱片做爱豆,没有舞台也要创造舞台搞唱跳发专辑,有的人被粉丝骂没有代表作还怼天怼地阴阳粉丝。

徐艺洋隶属黄子韬的公司龙韬娱乐。从选秀毕业后,虽然没有代表作,不过综艺没少上,既有常驻综艺《上班啦妈妈》,也是好几档综艺的飞行嘉宾。至于粉丝看不上的十分钟网剧,虽然时间短,可是给得真的很多。可能秉承着和老板一样,“想干就干不想干就不干”的企业文化,看得出来,她的班上得悠闲又开心。

至于龙韬娱乐,近期的大动作,当属8月份宣布与网易云达成版权合作,看来,黄子韬还是有点事业心,但不多。

更加老牌的偶像公司如乐华娱乐,通过和平台合作、投资、置换的形式,向平台制作的微短剧、综艺、网剧输出新人。前有腾讯微短剧,后有优酷《朝阳打歌中心》。

觉醒东方也选择将资质好的新人通过上述形式输出至平台项目。外形优越外加唱跳爱豆的技能点,演个不需要多好演技但讨喜的配角,顺便拿下一首ost,如果一不留神押中了爆剧,ost成了爆款,知名度飞涨也只是一瞬间。ps:曾可妮与《点燃我,温暖你》,就是个不错的案例。

而剩余外形条件平平的唱跳爱豆,除了通过公司和平台的合作置换一些舞台,剩余能唱跳的地方就只剩下自己的社交媒体。

大量的练习生、新人既没有舞台又没有剧组收,除了在家抠脚,就只能数着日子看跟公司的合约什么时候才能到期。因此,转型直播带货成为了大多数偶像经纪公司为爱豆们找到的一条新的生路。

直播带货的低门槛为爱豆们的再就业打开了一扇窗,一扇只需要你忘记自己是谁放下偶像包袱就能保证有收入,稍不留神还能赚点钱的希望之窗。从董岩磊到黄新淳再到高秋梓,数不清的“偶人”“创人”“青人”加入直播带货的行列,为燃尽的梦想重新点亮一丝微光。

动荡之下,能够稳住方向并且进行规模化运营的公司,以哇唧唧哇、果然天空、天娱传媒等背靠平台或卫视的经纪公司为代表。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就拿哇唧唧哇来说,在人海战术选拔新人策略失效的情况下,正儿八经需要演员的时候无演员可用,倒逼公司不得不顶住骂声把艺人塞进完全无法适配的影视角色里。

时代峰峻作为这其中最特殊的存在,顺利完成了一代王俊凯、王源、易烊千玺全员顶流、二代时代少年团已然养成,三代逐渐知名的养成系进程。真的在内娱这片荒漠,达成了拥有养成系爱豆的成就,开辟了一块全新的国内市场并且没有对手。不得不说,李飞真的有点东西。

制作公司:消失的新人与隐身的经纪业务

在资本市场需要“产业链”的大故事背景下,纯粹的艺人经纪公司早在2020年就几乎全部进化成集经纪、投资、综艺、短视频业务叠加的“多栖发展”型公司。(也可以理解为:什么赚钱做什么。)

要知道,就算背靠头部影视公司,艺人经纪业务也不见得就能长久。两年时间,影视公司做经纪业务难出奇效的言论似乎也得到了一些证实。

曾经,新丽传媒凭借一部《庆余年》带着新生丽量的艺人与观众见面,来势汹汹,最终昙花一现,新生丽量经纪的官微停在2021年。曾经旗下艺人如辛芷蕾、阮巨、刘润南等人,悉数进入一家名为云鹤娱乐的公司。

同一时间凭借《下一站,是幸福》捧红了虞书欣、张雨剑的华策影视,近两年,也未能再上演剧造星的名场面。

以影视投资、制作见长的国企慈文传媒,更是在近一年的时间未通过其官方公众号、官方微博更新过旗下艺人相关资讯。从董岩磊去街边摆摊直播可以看出,意识到艺人经纪赚钱难的慈文,选择了将艺人交给专业MCN机构转型直播带货,也算是为旗下艺人在行业寒冬做出的最佳选择。

光线传媒则专注深耕三线城市开外的电影市场,用电影捧新人,从主角到配角,任何肥水都不想流给外人。凭借《传闻中的陈芊芊》打开知名度的丁禹兮,一跃成为光线经纪的“当家一哥”,不过距离《月光变奏曲》播出已经有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空白期,为今之计,得赶紧抬上来新作品呀。

而因《清平乐》受到大家关注的任敏,由于角色雷同、复制粘贴灵气全无的表演,位列无效播剧list,口碑处在风口浪尖。待播剧与肖战合作的《玉骨遥》,究竟是回血还是坐实争议?且看。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笑果、米未两家综艺内容公司的突围。在七季《奇葩说》、五季《脱口秀大会》、两季《一年一度喜剧大赛》、以及《乐队的夏天》的积累后,两家公司的艺人储备逐渐壮大起来。

这些人不仅撑起了两家公司自己的节目、线下的演出,也通过和平台的合作将他们输送至各类综艺节目,真正靠内容养活公司,站着把钱挣到了。

音乐经纪公司:用爱豆占领Livehouse

音乐经纪是之前榜单未加入的板块,本次盘点中包含的经纪公司分别是种梦传媒、种子音乐、摩登天空、华纳音乐、索尼音乐、环球音乐,6家行业知名音乐经纪公司。

在大型演出暂停,演出审批困难的近两年,小型Livehouse、音乐节几乎成为了音乐经纪的必争之地,也从另一方面推动音乐经纪公司的发展。

种梦传媒就是应时代需求而生的公司。旗下签约艺人Gai周延、艾热、布瑞吉、VAVA等,无一例外全部来自于综艺节目《中国有嘻哈》,这也是种梦的最大特色。当种梦成为Rapper们的共识,它的价值,就不仅只是一家经纪公司那么简单了。

相比成立不久还在不断码人的种梦,有着25年历史的摩登天空则是绝对行业大佬般的存在。不论大大小小的音乐节还是livehouse,不夸张地说,只要有音乐的地方就有摩登天空的存在,只要音乐不死,他们就能活得漂亮。

说真的,如果摩登天空开年会,kk应该愿意贴钱去看,赚翻了。

另外想在演出、音乐节livehouse分到一杯羹的还有全球唱片业三巨头华纳音乐、索尼音乐、环球音乐,也是音乐经纪板块浓墨重彩的一笔。

刚刚从《浪姐》回来的于文文、薛凯琪,正在《来看我们的演唱会》嗨唱的“疯三娘”之一江美琪,还有刚来内地参加综艺“水土不服”李玟,隶属华纳。

索尼音乐开始签约近两年来崭露头角的爱豆歌手——陆柯燃、徐紫茵、刘人语、吴宇恒等,目的很明显,国外艺人进不来,总需要在内地占领一席之地,显得有事可做。当然,爱豆歌手们需要演出资源,一纸音乐分约,双方合作共赢。

环球音乐同样也在与新生代歌手们建立合作,只是相比索尼的大胆,环球显得有些保守。近两年来,杨芸晴、陈立农成为其为数不多选秀出身的合作歌手,通过与TME合作线上演唱会等形式,运营其音乐事业。

独美个体户真的能够野蛮生长?

白敬亭、吴磊、蔡徐坤、罗晋唐嫣等等,是圈内相对知名度高的个体户代表。

对于艺人而言,只要手握资源,自立门户已经成为首选。不用跟经纪公司分成、不用带新人、也不用受高层掣肘,全凭自己的意志决断,自我负责。

然而,并不是事事都会如人所愿的。

把公司交由信任的亲人把控是自立门户的艺人比较普遍存在的情况,任人唯亲的结果就是外行人虽然话语权高过内行人,但专业度、敏感度不够导致各种各样的纰漏产生,得罪各类合作方。大家不仅没法儿专心赚钱,反而要用大把的时间精力来处理关系和收拾烂摊子。

再来,艺人工作室与大公司的品牌效应、商务资源比起来,还是存在较大差异的。为了获得更好的资源,艺人工作室通常会选择将影视、商务、音乐、宣传等业务拆分,分给不同的经纪公司或平台,比如陈立农的音乐约分给了环球,其商务、影视等合约仍然归属于传奇星。

分约也早已不是艺人工作室的特权。大公司也会为了开拓更多的赛道,将不熟悉的板块分约给专业的机构/公司做代理运营,鸡蛋放的篮子越多,可能性越多,站得也就越来越稳。

独立工作室就像一座围城,没试过的人跃跃欲试,也有很多试过的人兜兜转转之后最终还是选择找家靠谱的公司依靠。雨后春笋般的艺人工作室,催生了不少成熟的经纪团队,但好的团队仍然供不应求。在大公司分钱与自己做资源断崖式下跌之间,当然还是赚更多更划算,分点就分点吧。

曾经的娱乐圈,每半年就要经历一次的大洗牌,这两年在各种因素的影响下变得进程缓慢。尤其今年,剧组开机数量骤减,只有旧人翻红没有新人爆红,这样的环境下,淘汰了大批投机取巧的公司,也沉淀了一批真正有实力的艺人及其公司和工作室,使得他们有机会初露锋芒。

时代的风口就是这样,危机亦是转机,只有抓住机会完成跳跃,才能真正完成从蛟到龙的蜕变。

附总表 ⬇

图源:微博、豆瓣,侵删。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