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电视会员年费近千元,消费套路“叠叠高”

作者 / 向   向

编辑 / 阿   笔

运营 / 小饼干

一家人其乐融融看《狂飙》本来是今年一大乐事,但放到当下的实际情况是——当kk拿着两个遥控器对着今年新买的智能电视,半天找不到节目入口,有种用惯了windows系统电脑刚换mac的无措感。

原来,在大众习惯了刷手机的这几年里,电视的战场早已风云变换。

大部分家庭早已换上了最新的智能电视,外观与以往的液晶电视差别不大,但内核可不一般。按照购物清单里的功能介绍,现在的电视含有杜比视界、杜比音效、4K HDR等功能,除了电视直播外,还可以享受各种影视资源……

但可惜,以上功能都得加钱。

走过最深的套路就是互联网的套路

据了解,目前市面上的品牌,小米、海信、创维、华为等品牌电视都有自己的会员体系。如果仅仅购买了电视,不相应每个月购买会员,那么就只能观看系统内少量相对比较冷门的免费内容。同时,还必须观看开机广告、片前广告,甚至片间都可能给你插上一小段,无法跳过。

值得一提的是,品牌所宣传的如杜比视界、杜比音效、4K HDR 等功能,不开通会员的话可能也用不了。

但购买了电视会员就是结束了吗?互联网付费永无止尽。

开通电视会员只是一个开头,当你打开少儿频道或体育频道时,系统依旧提示你必须开通会员才能观看。

为了性价比,在开通电视会员之前,消费者需要先研究明白各大电视品牌会员体系的具体权益,再结合自身实际需求去购买性价比最高的一种类型。

kk了解后发现,国内多家电视品牌的会员主要以自带会员和组合会员两种为主,自带会员通常以少量视频平台电视端VIP打包,如奇异果 VIP、芒果专区 VIP、4K 花园专区 VIP 中选1到两种;组合会员则更加丰富,涵盖聚好看影视 VIP,其中包含了奇异果 / 芒果专区 / 华数专区 / 4K 花园等多个个会员,能看得更多,价格也更贵。

以相对划算的会员年费为基准,我们熟悉的长视频平台自身的年费约为200元一年。不同品牌智能电视的会员费定价不同,单会员价价位在200-300元不等,而组合会员价格更高,在600—800元的价位。

也有TCL、OPPO、小米等品牌智能电视只提供单会员选择。

如果在华为智能电视上充值自带的会员包年是288元,而包季则要148元。但电视会员并不包括其他栏目会员,想看少儿频道要开通少儿频道会员,连续包月首月9.9元,学习频道则要开通298元年卡,综艺、教育、体育等频道则都需要开通会员。

而如果想在电视上看长视频平台制作的综艺和影视剧,则又需要另外充值其他会员。以爱奇艺钻石会员为例,包年是448元,这样随便算下来,价格就超过了1000。

另外,除了影视板块的会员体系,某些电视还支持云游戏、AI 健身功能等增值服务,但也需要你开通各种各样的会员。

但以上所述得会员体系,基本上都是与品牌绑定,假如电视坏了买了另一个品牌,但会员还没到期,不好意思,虽然还要用奇异果,但又需要重新购买。

走完了所有套路,交够了学费的消费者终于忍无可忍。

2月7日,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互联网电视工作委员会联合多家公司发出《关于规范智能电视收费行为的倡议书》,倡议杜绝“套娃收费”“套路收费”,畅通投诉、咨询和纠纷解决渠道。人民日报评智能电视套路收费更是登上了微博热搜。

电视不再免费的这一天

实际上,智能电视是传统电视与互联网产品结合后的产物,保留了电视机的外壳与互联网平台的内核——看上去是一台普普通通的电视,操作起来像一台装机软件巨多的国产性价比安卓机。

而或许与小米电视在电视市场的弯道超车打法有关。早几年电视大牌还是三星、索尼等日韩品牌的战场,2014年小米电视2上市,由于性价比奇高,加上深度与安卓系统定制的MIUI TV,在当时的世界上独树一帜。

小米第一代电视 47 寸 8.4mm 窄边框,仅售 2999 元,发布会上小米式口号再现:“年轻人的第一台电视”;也许是消费者对于新品牌有所观望,导致了第一代小米电视上市遇冷,而第 2 代小米电视,则将 40 寸的超窄边框智能电视价格压至 1999 元。

价格战给小米带来了市场,也拉动了国产品牌电视的快速反攻。随着电视品牌各自搭建起基于安卓的 TV OS 生态,盈利点增加,硬件价格也随之进一步下降。

但持续的价格站让市场开始变了风向。消费者和品牌方的目光都被锁定在产品价格上,为技术、工艺、品质买单的人却越来越少,电视产品也逐渐“快餐化”。

现在再去京东上搜索智能电视,排在前列的则多为国产品牌了。根据奥维云网数据,2019 年国内电视销量前十榜单中,仅有飞利浦和索尼两个国外品牌,位列第 8 和第 10,销量仅百万台出头,约为小米的十分之一。

从硬件成本上来看,随着电视产品硬件配置越加透明化,硬件能带来的利润空间也越来越窄,而这几年电视机销量又在持续下跌。据统计,2022年上半年,中国彩电市场全渠道零售量规模为1672万台,同比下滑6.2%。同时电视机的日均开机率也已经下降到了不足30%。

内容注意力被短视频争夺,硬件使用场景被移动数字设备取代,电视的“日落西山”是数字生活迭代后的必然结果。但作为品牌方,只能竭尽全力追着时代的步伐奔跑,想方设法挖掘新的增长点。

产品的硬件利润越来越少,只能从软件服务等层面去寻求增长点——会员增长。

作为家庭中的“大件”电器,智能电视并不会轻易更换,这代表着更忠诚的用户,以及更高的使用率。而智能电视当初能被用户广泛认可,在于其内容资源优势,以及能随时从直播和自主选择的模式中切换的自由。

但现在的智能电视,只有花哨繁杂难操作的界面、一充再充的“套娃式充会员”体系以及各种被强制观看的广告。最终,被重重消费套路困住的真的会是消费者吗?

实际上,选择权一直掌握在消费者手中,一次会员的付费也许只是迫于家庭聚会等当下的场景,随着场景的结束,付费的选择也会随之终止,而对于智能电视的付费习惯并不会形成。

被迫走上互联网付费套路的智能电视最终被困在套路里。

图源:微博、豆瓣,侵删。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