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产假迷上了小短剧,婆婆以为是我不想带娃

作者 / 程书书

编辑 / 朱   婷

运营 / 小饼干

家人们,谁懂啊?我在快手上追的小短剧男女主竟然出现在大热剧《长月烬明》里了。

就是这俩——长月烬明十二神里的风神(圻夏夏饰)和雷神(锦超饰),也正是我的上头小短剧《东栏雪》里的“七颜CP”。

虽然他俩在《长月烬明》里的镜头并不多,一集一分钟,两集就神陨(小声逼逼一下:《长月烬明》里面的神仙也太容易陨落了吧),但还是让作为粉丝的我惊喜不易。天知道我追他俩的《东栏雪》追的有多痴迷,毫不夸张的说,都能赶上当年暑假追《还珠格格》的心境。

如今看着他俩从小短剧男女主演进了热门IP剧,忍不住欣慰畅想:我的这对短视频上出来的“小众”CP以后或许也可以“大众”起来。

刷抖音使我下载了快手

怎么会迷上这对CP呢?还得从我带孩子忙里偷闲刷视频说起。

带孩子午休的一天下午,像往常一样,在哄睡小孩后,我刷起了抖音。几条婴儿护理说教视频和几个母婴直播卖货广告过后,一条影视剧视频(后来才知道是这个小短剧的预热宣传片,不得不夸赞一句:小短剧麻雀虽小,五脏却俱全)出现在我眼前:

“奴婢是新来的宫女,七殿下,日后,奴婢来教您怎么杀人吧”

“夺嫡之争,如今鹿死谁手,还不得而知”

“你并不是我的对手”

“徒弟当然打不过师傅了”

“奴婢教过殿下,想要的东西,得不择手段,否则就会输”

“肮脏不洁又心思歹毒的人,结局都会很惨的”

“我不在乎”

“如果殿下喜欢我这具身体,那我随时都可以给你,但别的,不可能再有了”

“我只是你培养的一把复仇的刀,是吗”

“我们早就约定好的,各取所需,互不相欠,是殿下忘了”

“阿颜,我不要你做受委屈的人,如果伤疤不会好的话,那我来补偿你吧”

夺嫡、师徒、复仇、利用、虐恋?WC(紧急闭麦),这狗血又带感的剧情有点儿吸引我。

我一边寻思这是优爱腾芒谁家新上的小网剧(讲真,视频里无论服化、场景还是武打动作都不输现在的很多古装影视剧,但因为男女主都是新面孔,我才会第一时间想到是网剧),好久没打开这些视频app,大概率还要新开会员,一边在这条视频的评论区里找答案。

很快,这部剧的详细资料就被我翻出来了——《东栏雪》,竟然并非我以为的网剧,而是快手上的小短剧,彼时已经更新8集(目前更新至第25集),每周一、三、五更新。

退出抖音,来到应用市场,搜索快手,点下安装键。谁能想到?这竟然是快手独获我宠爱的start键。

一口气炫完八集。

深宫中备受欺凌的落魄皇子X进宫复仇心狠手辣的疯批宫女。她在他弱小无助时救他出水火、教他武功、帮他谋略、助他夺嫡,只为他登顶之后为她复仇;

他以为她是来救他出火坑,却不想她只是将他从一个坑拉起,然后推入另一个坑。然而有什么办法呢?困境中的扶持、多年的陪伴已经让他深深的爱上她,他开始变的腹黑、心狠手辣,只为替她复仇和把她留在身边......

救命啊,这剧真的真的很上头。

该说不说,单从剪辑和分镜头,这部短剧就超过很多古装影视剧。运镜十分惊喜,不仅能准确传递出情绪和氛围,还能把男女主的妆造拍的十分惊艳。一些场景布置也都极具美学,如女主初救男主的雪中杀人场景、雨夜男女主黑衣对打场景、寝卧内刺杀场景等等。还有,男女主的演技也十分在线(听说这俩都是汉服博主,但演技真的能让很多演员汗颜)

等待更新的日子简直度日如年,每天打开快手N遍,妄想着也许在粉丝的催更下,导演今天能多更一集呢。

在将前八集刷了五遍后,我又在评论区里被安利了男女主演的另一部已更完的小短剧《长公主在上》。刷了七遍后的我宣布:锦夏CP演的短剧,我是走不出去了。

So,当我在《长月烬明》的海报里看到了他俩时,惊喜之情简直溢于言表。内心的OS是:我的宝藏CP要被更多人看到了,越多人喜欢他俩,就有越多人催更《东栏雪》了。

短剧,为什么这么上头?

不过说实话,虽然欣喜于我的“小众”CP走向大舞台,但如果做选择,我还是更愿意追他俩演的小短剧。

因为在我追剧体验中,上述两部短剧之所以能令我如此上头除了自身质量不俗的原因外,还有就是完美避开了当前一些影视剧的“共性”(缺点)

首先是内容上的直给。

不具体针对谁,但近几年播出的影视剧内容很多真的是老太太的裹脚布——又臭又长。什么注水严重、剧情拖沓、主线不清楚、副线杂乱的(别怪粉丝撕逼自家偶像戏份删改),以及一个情节恨不得演个三四集的(可能是清楚这些尿性,视频平台才有倍速看剧、只看ta等追剧功能吧),看的人极度疲倦。

而小短剧则主打一个短、清、快。以《长公主在上》为例,一集时长两分钟左右,共26集,也就是52分钟就讲完一个完整且观感丰满的故事;再有,条线清楚。剧情紧紧围绕两位主角展开,配角们的登场也必定是剧情发展所需,故事走向顺畅自然且没有一丝多余(当然也可能是小短剧太穷了,能少用配角就不用吧);最后就是节奏快,一集一两分钟的时长里就能剪出一两个剧情点、切换两三个场景,不夸张地说,是一些影视剧开三倍速都不能赶上的紧凑节奏(关键人家剧情还流畅)

引人入胜的还有故事的未知性。翻看目前活跃在大家眼前已播的、在播的和待播的影视剧,不是改编自某某小说、动漫、漫画、游戏,就是翻拍国内古早或者国外影视剧(相同的情结,换不同的面孔来演,然后重新卖钱,这不就是影视剧的“借壳上市”吗?!)

由此,电视剧还没播出,观众就能提早尽晓剧情的所有走向(讲真,剧透真的很败追剧体验)。那追剧的时候追什么呢?哦,可能就是我家偶像演的好不好、哭的美不美以及这里还原不还原原著了吧(我发誓,这里我没有内涵谁)

而短剧内容却大部分是原创故事(可能还是因为太穷,拍不起IP),虽然有时候也雷同一些网络上的狗血情节,但胜在故事整体没有原作剧透,观众只能一心一意跟着剧走,预知后事如何,必须等待下集分解(偶哟,这抓人的新鲜劲可不就上头了)

最后还有一些外在原因影响的追剧体验:氪金、广告。摊牌,看到《东栏雪》是快手上的小短剧时,内心有小窃喜了一把,因为不用花钱。

假设,这剧是在优爱腾芒上播出,而我刚好会员过期了,可能我还会犹豫一番,这片段是不是个噱头,值不值的我充会员?也不知道更新速度如何,一个月的会员能不能看完全集?最后说不定就算了。

此外,没有广告植入,可以完全沉浸入小短剧的剧情当中。不会被突然转换的场景,剧中的人物让你去逛xxx会、xxx东,喝xxx、买xxx、用xxx等植入的广告打断。

当然,提这些,我可能就要被骂没有心了。不收会员、不植入广告,难道让小短剧纯靠爱发电啊?可是,我也只是有点怀念小时候,追电视剧不用花钱(小时候真好啊,电视机买回来是直接可以看的)

总结

作为小短剧用户,我逼逼完了。

作为行业观察者,我还有几句话想说。

最近微信、快手、抖音相继发出公布,表示按照国家广电总局要求,针对发布不良违规内容的微短剧类小程序进行处理,这个动作表示着正在野蛮生长的微短剧即将要被赶向规范化时代。而主管部门对微短剧加强治理的态度其实也反向映衬出微短剧处在“风口”。

过去一年抖快短剧的爆款数量和用户观看数量都呈现上涨。快手副总裁、快手娱乐业务负责人陈弋弋在不久前的网络视听大会上披露:快手微短剧的日活跃用户目前已超2.6亿,其中有超50%的观众有追剧习惯,截至2022年末,仅入选快手星芒短剧的剧集总播放量已超500亿+,年播放量破亿的短剧已超100部。

抖音这边,过去一年大盘连续短剧追看率达到了50%,爆款连续短剧的追看率超70%,有10部连续短剧去重观看用户数超过了一个亿,有150部连续短剧去重观看用户数超过了一千万。

而今年,短剧市场看起来也是蓄势待发。

先是抖音发布2023年的短剧推荐片单,将以“致温暖、致想象、致青春、致勇敢”四大篇章,带来涵盖现实主义、都市情感、科幻、悬疑、动作、热血、古装等多元类型题材的数十部短剧。同时抖音短剧计划将联合壹同制作、正午阳光、北京精彩、柠萌影视、灵河文化等十大影视厂牌,推出“星计划”。长视频平台,优酷也发布了短剧片单,围绕四大主题官宣了二十多部作品。

可以看到,短剧被端上了“正规军”们的餐桌。资本和行业的风,真吹到短剧了?)随着更多资本的入局,短剧势头必然会猛冲,不过,kk又有了新的担忧:当短剧生态环境越来越规范化,迎来量产,奔向远大“钱程”后,短剧还能不能让人这么上头呢?

图源:微博、豆瓣,侵删。

标签: 小短剧 快手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