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周深们,率先拿下10后?!

作者 / 郑容和

编辑 / 朱   婷

运营 / 小饼干

《五十公里桃花坞》第三季,再度点爆了本年度的综艺市场。

夸赞孟子义、心疼任敏的话题刷满了社交媒体。这个节目用了三季论证节目模式找到合适的艺人嘉宾有多重要,同时也证明了一档综艺对于上升期、观众半熟不熟期以及需要强化人设的艺人事业助力有效性。

从做作到菩提树下的笨蛋美人,孟子义只花了一档节目,参加《桃花坞》到了今年,更是吸粉无数,这个场景不禁让kk想起附近学校门口叽叽喳喳围在一起讨论《长月烬明》和白鹿的小学生们。他们讨论着《奔跑吧》里白鹿有多搞笑,分享表情包动图也模仿着艺人短视频账号玩的内容,开心的神态路过的人都忍不住凑上去听几耳。

也不止白鹿。“周深,妈妈爱你”视频里不到3岁的小女孩学者范丞丞的口吻表白周深,屏幕外的kk笑到劈叉。不知道是从何时开始,在我们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白鹿、周深们已经在悄悄攻占10后甚至15、20后市场了。

白鹿、周深,攻占10后

一身红棉袄,扎着两个小麻花辫,发出嘎嘎大笑。白鹿靠着这个表情包从《奔跑吧黄河篇》一路“笑”到了《奔跑吧》第十季。

节目播出之后,白鹿也成为了表情包界的座上宾,鬼畜区的常客,在许多人的手机里“呲牙咧嘴”笑个不停,就连本人都调侃,“来跑男就是为了产出表情包的。”“哪一期花棉袄”甚至成为了白鹿搜索引擎的关联词条之一。

相关数据显示,《奔跑吧》第十季节目播出之前白鹿微博粉丝大约1580万粉丝,节目收官后,涨至1731.9万。

商业反馈上也很显著。根据艺恩数据,2022年女性艺人代言数据盘点,白鹿新增代言数量登顶,达到17个。报告指出,2022年白鹿参与录制人气综N代《奔跑吧第六季》和《奔跑吧共同富裕篇》人气大增,之后《警察荣誉》口碑稳定,有热度有口碑作品,促进了白鹿代言数量以及商业价值的提升。

也就前文提及的这一期《奔跑吧黄河篇》之后,综艺效果拉满的白鹿,成为了《奔跑吧》第十季的常驻嘉宾之一。

节目很大程度上帮白鹿打开了电视收视群体的国民度,吸引了不少小学生粉。首先说明,此处小学生粉指年龄较小的粉丝,不涉及任何饭圈所指和影射,所有“饭圈暗战”皆不在本文讨论范围。

林子是在qq聊天的斗图战中保存的白鹿表情包,她热情地滑动着她的表情包列表,为kk展示她的库存。里面大量都是《奔跑吧》保存的白鹿动图,搞怪的居多。

15岁的林子表示,自己是看《周生如故》知道的白鹿,后来又在短视频平台上刷到过,直到《奔跑吧》正式成为她的粉丝。“放得开,而且爽朗大方,大家都喜欢。”

林子并不参与网络任何涉及饭圈的活动,包括超话打卡之类的社交媒体数据互动。但是作为粉丝,她和朋友们私下就是因为都喜欢白鹿而聚在一起玩耍学习。“也会买她代言的东西,会追她的剧。”说完嘿嘿笑了下,表示看见不好的评价偶尔也会反驳几句。

当被问到身边的同学喜欢白鹿的多不多的时候,林子表示:身边很多人还是追kpop,但也有不少看了《奔跑吧》的同学喜欢上这些常驻嘉宾。“有人原来是因为蔡徐坤才看的《奔跑吧》,后来换人了,又被新嘉宾吸引,这主要是因为他们真的很搞笑,很有综艺感。”

同样在《奔跑吧》实现大面积吸年龄层粉丝的还有周深。

一堆10后、15后小朋友高声喊着 “周深妈妈爱你”,瞬间路边多了十来个范丞丞既视感。今年13岁的小城就是其中一个。

他告诉kk,周深的歌他几乎都会唱。

但在看《奔跑吧》前,他表示并不了解周深的个人性格,只是单纯被音乐作品吸引。“家里爷爷奶奶放着电视,我们就跟着一起看啊,周深也参加了。”

被问及为什么喜欢周深的时候,孩子眉飞色舞地形容周深是一个多么搞笑可爱的人,“他表情多丰富啊,随时准备滋哇乱叫。”根据小城的介绍,他有几位朋友都是《达拉崩吧》一起入坑,然后在《奔跑吧》成为“死忠粉”。

还有一位更特殊的周深粉丝,3岁的乐姐,人小鬼大,每次看《奔跑吧》都被周深逗得嘎嘎笑,得知妈妈的朋友要去见周深,还要嘱咐多拍点视频和照片给她看。当问她为什么喜欢周深,她就开始学范丞丞的口吻:“周深妈妈爱你”,她或许还不太懂喜欢一个明星是什么,但她有感受到快乐。

事实上,年轻一代流量,最需要的便是“出圈”。众所周知,过去人人叫得出名字的艺人和如今所谓的当红顶流,几乎是不同的概念了。在这个主打垂直圈层的年代,许多爱豆出了微博几乎无人问津,涵盖了各个年龄圈层用户的王牌综艺也就成了这些艺人圈层渗透的必争之地。

论国民度的助力,综艺还得老牌强?

毫不夸张地说,90后的综艺记忆是大面积的《快乐大本营》+《天天向上》,或许还有一些《我爱记歌词》。但到了00后的青春里就势必有《跑男》和《极限挑战》的姓名了。

2014年10月10日首播至今,“跑男”走了十个年头。尽管这个IP口碑上褒贬不一,还屡次三番陷入过抄袭的风波,甚至导演也以黑红著名,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个IP还是贯穿了一代人对于国产综艺的记忆。

那些年,满校园跑着都是模仿玩撕名牌的游戏,食堂里电视里除了《甄嬛传》,很大概率就是吵吵闹闹的“跑男”。

嘉宾阵容上,从初代顶流鹿晗到选秀巅峰巨C蔡徐坤,它也一度是谁红谁来做嘉宾的节目类别。而从艺人角度,选择这类综艺也是事业进阶的最佳助力赛道。

比如《极限挑战》之于张艺兴,当年的归国四子之一,从小绵羊人设输出到黄磊、黄渤、孙红雷等人的影视关系建立,张艺兴回国也靠这个国民综艺完成了事业的进阶。

同理还有白敬亭之于《明星大侦探》,不仅打开了更广阔的大众认知度,同时也将有趣、聪明的个人性格特征全面强化输出,四大墙头争得一席之地。

老牌王牌综艺的国民度从来都不容小觑。在网络舆论场他们备受瞩目,或是讨论节目模式的疲软或者参与嘉宾的风波,但这些元老级别综艺,实际上扛起了一线卫视的收视和热度大旗。

行业人士就曾透露,《向往的生活》在今年主嘉宾喊停之前,平台都是想要继续办下去的,“因为招商确实很好。”

从老牌综艺的影响力角度,如今的白鹿、周深甚至大众印象里粉丝群体更年轻的范丞丞,走的也正是当年张艺兴他们走过的路。

这些人实际上是1+1大于2的路径。白鹿在参加“跑男”之前,有彼时口碑不错的《周生如故》做铺垫。热剧+老牌综艺的效力,助力她的人设迅速形成市场印象,达到扩圈效果。

周深同理,主业务领域有热门代表作品,ost一级大户,能力突出,人设鲜明的基础之上,借力综艺实现综艺受众的扩圈。换个说法,是原本较为垂直的艺人走进了老牌综艺特别是一线卫视的王牌综艺的领域,并且得到了这部分电视收视群体的认可或者喜爱。

白鹿与周深能够站稳脚,本质上与他们自身性格爽朗有梗脱不开关系。人物的采访中曾提到,合作过的艺人都盛赞周深是一个“特别好的乙方”。 《奔跑吧》导演姚译添当初选择周深作为第六季的常驻嘉宾,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觉得他很会替他人着想,能够和所有嘉宾融合到一起去。他在节目上很豁得出去,也会主动地把梗抛给其他人。

范丞丞同理,由于其坦荡搞怪的性格特征,人设与综艺整体氛围需求以及舆论场中的“显眼包”热词高度匹配,基本已经被节目原始用户群接纳。

他们也就是大家常说的天选综艺人。除此之外,其实新人很难在这一类固定嘉宾的王牌节目里留下姓名。尤其“跑男”这类节目,换嘉宾对节目组和新嘉宾而言都是不小的挑战。

当然,节目选择他们,与选择蔡徐坤上“跑男”的性质又有一定的差异。“跑男”选择蔡徐坤,与选择当年选择鹿晗,本质是一样的。一方面流量助力招商;另一方面是流量粉丝反馈数据,盘活一下节目。艺人借助节目保持曝光和辐射更广阔的用户圈层,双赢。

只不过,数据曝光双赢的另一面,综艺对艺人尤其是演员来说一直是一把双刃剑。怎么选,都有其背后的代价。

图源:微博、豆瓣,侵删。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