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综艺,还要困在「选秀」叙事里多久?

作者 / 郑红薯

运营 / 小饼干

网友付费连线,却在唱歌环节对主播“口出狂言”?

这个画面来自柯以敏售卖价值299元音乐课程的直播的场景。

6月5日,马来西亚华裔女歌手柯以敏为售卖299元的音乐课程,在直播中开启了一场买课即可连线直播点评唱歌的互动,彼时直播间人数超过二万人。不知因谁而起,在这场带货直播的互动中,柯以敏连续被几位连麦的网友“问候”,最终只能以听不清的说辞挂断连麦。

这场闹剧缘于,彼时柯以敏因毒舌而著名,一句“你很牛吗”名留内娱选秀史。

时隔多年,之所以再掀话题,是因为此前《中国新主播2023》当中,柯以敏对7年前参加某综艺选秀的参赛选手梁馨予进行了道歉。

两人和解的场面,让人梦回2005年。

主播界的选秀毫无无水花,垂直赛道还能怎么玩?

《中国新主播2023》,听名字就知道,主播选拔类节目,比得是观众在卖货直播间的停留时长,由淘宝直播出品,目前已经进入海选阶段。

从露出的内容来看,也有不少熟悉的面孔,比如曾经的《创造营2021》选手陆定昊、16年超女“你很牛吗”另外一个当事人梁馨予、江苏卫视主持人等等。

节目内容来看,海选片段有一股浓烈的《中国达人秀》气息。什么铁锹投篮、印度飞饼、喷火、扑克牌削黄瓜……过于野生,不予评价。市场反馈当然也毫无水花,但某种程度上来说,“选秀”作为一种得到了市场验证的节目模式,得到热捧不足为奇

这个角度,平台和综艺制作方们,依旧试图在其中寻着新赛道新主题的道路试图开拓出新的生长土壤。

不久前,郑容和到了北京又离开?《这就是街舞》定了Lisa?此类消息在社交媒体刷了满屏。

其中网传让韩国艺人郑容和北京一日游的《奋斗!新生一班》,定位为校园实景音乐竞演节目。从目前释放的信息来看也类似于新新音乐人选拔节目,模式与“选秀”也十分相似,其运作逻辑更是离不开选秀。

从各家新片单来看,音乐类综艺成为了类选秀模式的重要布局区

爱奇艺有《奋斗!新生一班》,芒果TV就给出了《全民歌手2023》。节目定位为“超S级全民音乐选拔IP”,根据官方信息,将邀请跨越各年龄层的重量级歌手带队竞演,宣布重拾“超女快男”全民歌手选拔模式。根据目前的网传消息,拟邀嘉宾包括王心凌、苏有朋、张靓颖、周深、毛不易等热门实力派歌手。

画饼还是芒果会画。

腾讯视频这边,也官宣了音乐生存竞演综艺《舞台2023》,通过舞台竞演的模式选拔新人。从网传信息来看,节目模式和主题与腾讯王牌IP《明日之子》高度相似。节目拟邀蔡维泽、林恺伦、马良、买辣椒也用券、太一等48位新人歌手。同时腾讯手里还有《在下鲜衣少年》《街舞大会》定位为音乐、街舞生存竞演类的节目。

可见,尽管选秀缺位,但各家对这个赛道的热度,并不会因此完全消退。平台与制作方,都在尝试通过更多细分方向寻找突破口。

B站片单里的《时尚新秀生》,节目介绍写着将集结100位高校女生,透过她们对时尚的理解,带领观众感受新一代女性时尚潮流。也就是时尚icon101。

但核心问题在于,综艺舞台上,音乐类节目高度考验作品与音乐人本身的实力,亚文化的生命周期更是很难实现IP化拉长。

2022年,湖南卫视曾推出过国内首档聚焦美术生的综艺——《会画少年的天空》,节目集齐了60位来自全国各地,title说起来都响当当的青年画家。彼时,爱豆选秀当头,从模式上来看,文案、口号、甚至是“画家”们的妆造都高度爱豆化。

节目的重心也如同很长时间内的选秀一样,高度重视讲故事、造人设。这些所谓的青年画家们,各个熟读故事会,深谙传播学,唯独不怎么擅长画画。但美术是一个比拼天赋和技巧的专业,只讲故事的结果就是,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骂声不断。最终只能在抄袭、根本不会画的骂声中,以豆瓣4.3惨淡收尾。

B站新片单当中的《荒岛上的艺术家》邀请了21位90后新锐艺术家,通过改造荒芜岛屿释放新一代艺术家的表现力。概念上与《会画少年的天空》有些相似,但最后节目效果如何,只能等等上线了。

头部ip《浪姐》也没能再造辉煌,选秀逻辑正在失势?

头部IP来看,目前类选秀节目最热的当属《乘风2023》。

《乘风2023》本周将进入三公舞台的演出,从开播到舞台,节目热搜是不缺的。甚至不用看节目,寻着微博热搜的话题路线,几乎都可以清晰地知道节目的故事线和发展。

走过四个年头,除了姐姐们的面孔不一样外,节目流程铁打地稳定在选秀节目的模式叙事框架里:姐姐们组队、舞台竞演、然后淘汰。基本的叙事模式是:有话题的留下,本来边缘的一轮游,脸都混不熟。

比起内容模式的重复化,更糟糕的是最初助力《乘风破浪》这个IP打开市场的主题表达。从《乘风破浪的姐姐》到《乘风2023》,这个IP的核心,早就从女性困境,变成了王心凌回忆杀这类怀旧招数的舞台,连姐姐两个字都从节目名字当中摘除了。

这仿佛是芒果系音乐舞台综艺目前最大的bug——痴迷于怀旧煽情和选秀。

要知道,最初,观众对《乘风破浪的姐姐》的追捧,其实源于对彼时主流选秀的一种反叛精神。

正如宁静那句“那我这么多年不就白干了”能够迅占领舆论场,观众期待的是,成熟的艺人,能够脱离选秀节目的“剧本”和无力感,真刀真枪地“干仗”。微妙的火药味是网络段子里“扯头花”的绝佳佐料。观众想看到这些摸爬滚打多年有一定成绩的姐姐们,脱离偶像想象,重新定义女团。这才是《乘风破浪的姐姐们》能冲出重围的重点。

但走到了《乘风2023》目前围绕着浪姐讨论的话题几乎都是负面的,舆论场上的争吵大多指向“黑红”。这种违背主题表达的跑偏,正在让这个IP逐渐陷入平庸

同时,一轮30位姐姐的数量级消耗,节目很快也会失去“新面孔”能带来的第一集新鲜感。

《乘风2023》毫无疑问依然是类选秀节目目前市场上的头部,无论观众如何嘲讽节目组内定皇族等,还是有龚琳娜和美依礼芽杀出节目叙事重围,血洗各类二创视频类目,甚至有评价认为美依礼芽撑起了本年度浪姐的全部看点。

但无论芒果后期怎么补充美依礼芽片段和镜头,《浪姐》没能再造“王心凌”式辉煌,已成为既定事实。

一边,内娱最后一个限定团INTO1宣布解散,内娱的选秀团已经全部解散,偶像养成系选秀偃旗息鼓已成定局。

另一边挖掘圈层文化,不断寻找新切入口的老、新节目也在面临各类挑战,政策限制、内容疲软、找不到新阵容都在为这类节目前行的步伐加注沙袋。就连头部《浪姐》都陷入了艺人与节目双需求匹配度不断下滑的情况。

这样的颓势之下,或许平台和制作方在持续加码舞台、音乐类节目,应该思考一下,选秀框架类叙事,还能挣扎多久?

图源:微博、豆瓣,侵删。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