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职前没有心思上班,所以《向往的生活》又好看了

作者 / 萌   蛋

运营 / 小饼干

谁能想到,《浪姐4》今天都三公了,成团收官进入倒计时。

此前,一个关于#浪姐4有一半人白来了# 的话题讨论登上了热搜。话题主要讨论的核心在于,网友盘点后发现,第一季每一位姐姐节目后商业价值上升都榜上有名的辉煌犹在,到第四季,从商务数据上看,“无效参赛”的姐姐数量已经过半,但依然有大把的人等着前仆后继地参加下一季。

根据云合数据,今年上半年的综艺市场,热播综艺排行榜上《乘风破浪2023》《奔跑吧》《大侦探》《五哈》《令人心动的offer》《妻子的浪漫旅行》等知名综N代依然高居榜单前列。

在这些综N代都想方设法让节目更新延续下去的时候,已经做到第七季的《向往的生活》(下文同《向往》)却在预告片以及每一期节目中提到节目在这一季过后将进入暂停,他们将用这一整季的节目来跟观众告别。

今年来到了第七季的《向往》,作为一档每一季都有高关注、高赞助和高播放的常青综艺,即便从第二季之后一直面临着口碑持续下滑的困境,但从客观条件上,不论是招商情况和整体的播放数据,《向往》还远没有到需要“止损”的时候。

在播放量上,根据云合数据,《向往5》《向往 6》均位于2021、2022年电视综艺有效播放霸屏榜第五名;在赞助情况上,一向成绩傲人的《向往》系列也从未居于人后,《向往4》10个赞助、《向往5》11个赞助,在平台和品牌纷纷勒紧腰带“降本增效”的2022年《向往6》依然顺利拿下了11个赞助,正在播出的《向往7》也有8个赞助。

作为国内目前最有价值的慢综IP,他们的主动告别对于节目本身、平台、观众乃至其他综艺,都是一件值得思考的事情。

或许正如何老师在节目中所说到的那样?“综艺是没有结果的,自己勇敢暂停这件事,有点酷。”

《向往的生活》回来了

从第二季《向往》的豆瓣8.0分之后,《向往》的评分一直在持续走下坡路。上一季大家都满怀期待的“马代”平替海岛季的5.8分,是《向往》史上的最低评分。。

对比前几季的争议,第七季《向往》的开场显得平和很多。

在最后一季的大背景下,大家拥有了更高的自由度,两位主MC已经把#离职前是没有心情上班#的状态诠释得十分到位。

节目看到第六期,kk最大的感受是:《向往的生活》终于又回来了,回到了最开始的样子。

首先,最明显的一点是人变少了。

不仅嘉宾来的人少了,常驻嘉宾也变少了。由于彭昱畅、张艺兴、张子枫都在戏上,这一季的节目只剩下了何炅、黄磊二老作为常驻进行录制,前几期的节目嘉宾刘宪华、毛不易、周迅、宋丹丹、陈赫、那英,都是前几季来过的朋友,三三两两搭配着互相都熟悉但第一次来节目的新嘉宾“回家”。

老友局的熟人气场,就像是住在同一个小区的老友们互相串门,即使很久不见也完全没有尴尬,就算是加密的聊天互相也能快速解码,相合的磁场下,整个节目的氛围回归了平静安宁。

周迅:“那个那个还有那个。”

何老师:“《声生不息》《大侦探》《你好星期六》……”

#刘宪华回来了##毛不易对蘑菇屋说我长大了##陈赫在向往的生活哭了#……节目的主要话题也都围绕着成长与告别,没有了以往的戏剧性,嘉宾之间的你来我往多了一些合理性,观众们的评论反馈中也多了一些大家曾经一度想拥有的友好交流观后感的氛围。

同时,由于人数上的减少,不论是常驻嘉宾还是观众的注意力都更加集中在了人本身身上。嘉宾们不用忙着找镜头,观众们也不必时刻盯着节目,数自己想看的艺人出现的镜头秒数。

以往每次开播都会登上热门的#向往的生活好无聊#话题这次没有出现,很意外地,当节目找回整体的平和节奏之后,觉得无聊的声音反而变少了。

其次,这次终于又又天时地利都占了。

往季的蘑菇屋的位置和录制时间,总要有一处是人为上难度的。

kk印象最深的还是梅雨季节的桃花源,每天都在下雨的天气,让人打开节目就仿佛被乌云围绕,再加上房屋的破旧,总感觉自己仿佛身临其境地睡在了湿漉漉的棉被里。

观众们都在弹幕里劝嘉宾们带上行李回到酒店睡觉,又怎么会觉得这是自己心目中向往的生活。

这一季的蘑菇屋坐落在一大片森林里、一处天然氧吧中,节目中的大多数画面看上去都阳光正好、微风不燥,至少从画面观感上,是让人心情愉悦的。

在不需要用劳动换取物资后,整个节目的节奏开始放松下来,嘉宾们不用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干活儿,观众们也不需要看着一群平时不劳动的人勉强劳动而焦虑他们怎么什么都做不好,争论谁干得多或者谁又干得少。

老两位带着宋丹丹、沙溢、陈赫去茶园采茶,黄磊带着周迅漫步在森林中寻找铁皮石斛,带着那英在路过的村庄下车散步……没有非要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不用被迫干活儿,一切又重新回到了来休息一下的真正向往的生活节奏。

随着熟悉的感觉回来的还有口碑,《向往7》豆瓣开分7.8,播出至第六期回落至7.7,是评分仅次于第二季的高分段选手。

从种种表现上来看,主动结束,对于《向往》系列来说,或许真的不是坏事。

主动结束or勇敢继续?综N代困境的新解法

“你说他们俩真的就最后一季《向往的生活》了吗?”

“可能会停一段时间。”

“其实这种还行,就是你能在有准备的时候停一下,而不是说你有一天被迫的有一天忽然就没有了,那个退场才叫难过。就像《康熙来了》一样,它是有准备地停,会很体面、很有仪式感。”

这是第五期节目中,毛不易和那英在讨论《向往的生活》是否真的会结束时的一段对话。

而这段回答,也与制片人王征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关于为什么决定暂停《向往的生活》做出的回答不谋而合。王征宇表示:“没有在掌声中结束的综艺。如果他最终的宿命是没有掌声的话,那我们一定要选择还有一点掌声的时候,体面的退场。”

整个节目从三口之家到四口到五口(不算彩灯、点点,H、O),再到如今孩子们都已经长大出去闯世界,家里只剩两位“空巢老人”,几乎完整还原了一个中国家庭的成长史。

对于何炅黄磊而言,用两人的话来说,“你们都不在,我们两个人录,也不太(有意思)”。一方面是人员的缺失,使他们面临情感上的不适从;另一方面,人员缺失也意味着他们作为主嘉宾的内容压力会变得更大,两个人撑起一档慢生活综艺,也同样会面临违背《向往的生活》初心的情况。

对两位核心嘉宾来说,从杭州一路开到厦门去看张艺兴、张子枫并告知他们这一季之后会短暂告别,就是他们作为常驻主动与节目进行的有仪式感的告别。反观何炅的另一档常青综艺《快乐大本营》的突然叫停,《向往》的主动告别,或许又多了一重弥补遗憾的味道。

对于节目而言,暂停几乎与结束划等的同时,也是节目组探索更多可能性的一次机会。去年,一档衍生节目《欢迎光临蘑菇屋》的意外出圈捧红了0713再就业男团,如今以他们为主的《快乐再出发》都已经做到了第二季,这也证明《向往》的节目模式确实存在着更多等待发觉的可能。

《向往的生活》虽然暂时停下了,但综艺还是要接着做的,在《向往》的基础上如何找到这些可能性,成为了节目组需要用这一整季甚至更长时间来思考和回答的问题。

对于整个综艺行业来说,《向往》的暂停也提供了“综N代”内容困境的另一种解答思路。就如前文提到的,在七季节目的过程中,《向往》也通过更换、增加常驻嘉宾,修改生存模式等众多的方式探索节目的更多可能,从最终的成绩来说,收效甚微,反倒是决定主动结束之后,这一季的口碑和各项指标得到了回升。

在综艺有效播放霸屏榜单上常驻的综N代《奔跑吧》,则是与《向往》选择相反决定勇敢继续的对照之一。

《奔跑吧》做到第七季,从邓超王祖蓝、朱亚文、鹿晗迪丽热巴、蔡徐坤郭麒麟再到近期的风头正盛的范丞丞、白鹿、周深,几乎每一季都在更换的常驻嘉宾阵容,是节目筛选适配的嘉宾的过程,也是节目吸引新观众的方式。

而在此过程中不断诞生的新CP和新人设,就是节目通往下沉市场的最好媒介。

不单单只有《奔跑吧》,做到第九季的《极限挑战》,第四季的《青春环游记》,第三季的萌探探探案》第四季的《浪姐》……绝大部分的“综N代”已经通过诸如此类的方式,将目标受众成功拓宽至00后甚至10后(白鹿、周深们,率先拿下10后?!),新人嘉宾则借助此类国民度高的老牌综艺,在作品和节目的双重buff下,打开自己的国名度和知名度。

最近在《极限挑战》第九季中观众们嗑到上头的黄明昊黄景瑜“春和景明CP”就是典型的例子。观众们在嗑CP的同时,记住了“内娱莽夫”黄景瑜、“内娱妲己”黄明昊,收获了快乐的同时也成就了节目组的KPI,某种程度上,称得上是“多方共赢”的局面。

同时,得益于此类户外竞技真人秀相对《向往》这类慢综艺包容度更高的节目类型,从节目模式到效果上也有着更多的发挥空间。

虽然,这些换汤不换药的方式,始终无法从根源上解决“综N代”所面临的内容枯竭困境,但至少从现阶段来看,目前的这些持续不断的变化,尚能满足观众们闲暇时的休闲需求。

至于更高层次的审美和内容需求,需要的或许是新的创造。

重启了,然后呢?

主动告别所包含的另一重含义,是意味着可以随时重启。这也与黄磊在节目中反复提到的,“只是明年不拍了,但什么时候拍待定”的想法一致。而湖南台做节目,也确实着一些“重启”的DNA,这段时间路透满天飞即将上线的《全员加速中》就是案例之一。

第一季评分高达8.6的《全员加速中》,至今很多观众心目中的国内“竞技综艺天花板”,不论是嘉宾阵容还是游戏设置,都难以突破。

2016年第二季以低分收场后至今,七年过去,当初还青涩稚嫩的节目嘉宾TFBOYS已各自为营,如今接替他们嘉宾位置的同公司团体时代少年团,也早已经在各个节目来去自如。

早已旧貌换新颜的综艺市场是否还能再有《全员加速中》第三季的一席之地?是第一季的经典重现or第二季的烂尾延续?还是打着情怀的名义来收割新流量的粉见谎言?这一切只有等待节目播出才能揭晓。

但又或许,更早之前,一些重启节目的命运已经给出了答案。

2021年,同样时隔七年再度重启的《百变大咖秀》同样也是顺应观众的呼声回归。面对七年后更加激烈的市场和眼光更加的挑剔的观众,重启后的《百变大咖秀》成绩也不尽人意,仅重启一季后再次销声匿迹,基本宣告了节目的彻底“死亡”。

无论是“百变五侠”的回归,还是七年前的节目重现,对于新一代的年轻人来说都是陌生的,那些仅仅只是听过的名字,很难真的让人产生共鸣。而年轻人感兴趣的偶像们,节目组也不敢冒犯,这些在七年前被看作玩笑的模仿和恶搞,在七年后的当下被饭圈冲击得已经开不起玩笑。节目最割裂的部分莫过于道歉屋的设置,带了些时代的色彩,也带了些讽刺的意味。

可以肯定的是,“重启”有风险,在当下的语境中,“重启”甚至肩负着翻身仗、“全村的希望”这些更深层次的含义和责任。

作为观众,希望看到更好、更加贴合时代的综艺无可厚非。让更多的观众能够和那英一样,认同《向往》的价值,对更多好的节目说出,“我觉得应该留下”,也应该成为从业者们做更多更好的综艺、让好的内容充满生命力地延续下去的动力。

图源:微博、豆瓣,侵删。

Copyright © DoNews 2000-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62447号-2     京ICP证151088号
京网文【2018】2361-237号